查看: 1730|回复: 7

[诗歌] 草木的灰(近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7-6-12 17:54: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暮色拢来

暮色拢来
天空又换了件衣裳
看不清是丝绸还是棉质
栏杆扶手上的夕光
还未擦净
拾级而行
一阵风静止在座椅上
打了个冷颤
再往上走就是一片坟地
怕光的人不要出门
一只胆小的猫头鹰
那双大眼睛
正在树丛里发电
远处冷不丁一声鸟叫
我赶紧提了脚印
通过自己的光
匆匆下山

道旁芦花

道旁,秋草稀松
一小块空白
被芦花细细缀满
四周寂静
光线伏在上面
留下时间的暗语
溪水在一只耳朵里
仿佛神启
又默无声息
只手向晚
收起芦花拂面的pose
打开词的侧面,
加冕,还是默许
一束干花
枯在手上

金银花

两个外乡人
带了露水、晨风和口音
在他乡找寻
樱花谢了
樱桃摘光了
只剩一树空叶子
旁若无人般,恣意、茂盛
我们谈论平原的瓜果
独无樱桃
山坡树丛中
一束束金银花
一堆堆金子银子
在别人的枝蔓上递来一身香气
隔了千里
还是那种浓浓的
透骨的香

一块草毯

一块草毯
诡异地铺在山坡上
绿茵茵的。
柔软、有质感
一团一团挨在一起
安静而不招摇
不像野草那么疯
显然是种植的
夏夜,一个人坐在草毯上
也不孤单
我们漫无边际
看旁边高楼
在草毯上的投影
看头顶上那小块天空
哪颗星星最亮

早晨,植物园

早晨,寂静而宽敞
风拂发际
休闲的草木换上了朝服
露水提前醒了
鸟儿也是
樱、月季、玉兰、杜鹃
白腊、石楠、莲、槐、桂
合欢、海棠、柿、枫、火棘
楝、木槿、石榴、紫目蓿
鸡爪槭、菊、梅……
在各自的节日里
轮番占领
现在是杜鹃
一颗弃绝之心在盛开
在啼血
如此清新的早晨,令人窒息
门石镇在南门口
一枚硕大的印章按下
回音溅起的鸟羽,不知所终
路径的拐弯
仍在原处折叠
游园的人还在路上
我手里的尘埃
未有打开

艳遇

艳湖,这个俗
而充满肉色的名字
曾经,小城人的泳池
兼后花园
格局细小、狭窄
当然精致无比
亭榭楼阁、小桥流水
相互依靠缠绕
湖边,石级分岔的小径
铺满各种颜色的石子图案
像是在指引
石子缄口
它们已带着过多的爱上岸
可总有人
想探测湖水的深度
并以身相许
那次堤坝冲毁
我见到了湖底的
钥匙、石头、枯树兜
以及白骨

在四方山顶遇一池睡莲

我上来时夜色已离开
草坪空空
偶尔的鸟鸣星星点点
满园植物
在自己的季节里
忙碌、葱茏。没有谁想退场
山顶上的一个水洼
一池睡莲,伸出盈盈笑脸
一只只举起的手掌
在等提问的人。夏天已逝
与一堆剩下的日子
挤在一起,天塌下来
也没醒的意思

石榴树

细枝细叶
它们总在幼小里
皱巴巴、怯生生的
五月,举起内心的灯盏
听光线拔节
听沿途的脚步声
花开花谢
岁月遗失的指针
总在一棵树上守口如瓶
裙裾之下
多少隐情无法言说
无法将自己展开
风中哪片叶子
是它许下的诺言
我看到星星一样的脸庞
褪去幽暗
挂在石榴树上

草木之心

它们羞涩,依然纵情
在自己的光阴里
画圈。一圈一圈地
反复枯荣
反复增加年轮和重量
它们偏安一隅
汲取,并运输黑暗
与阳光
安静的时候
看不到丁点睡眠漏掉
从风中轮回
它们一脸恣意、势不可挡
在霜雪中沉沦
被雷电、暴力折断
它们恪守内心的矜持
可以停止
绝不会减少

洪水过后

湖水早已风平浪静
淡出视线。小径依然狭窄
陡峭,栈道上的凿孔
空洞洞的,在岩边听风
时间淤积在岸上
草木葳蕤
竹子越过栅栏,嫩笋如碗
景观建筑的屋顶
构成一座庞大的废墟
不忍卒读
毁坏的塑像,那些伟人
那些丑陋的鬼子
身上油漆驳落,武器锈蚀
分不清好人坏人
头顶淤泥杂草,一脸污秽
5年了,那些消失的
难以从淤泥中
再度拔出

艾草

谁能活在
尘世的一株草里。它性苦
它可熏香驱虫
煮水洗浊
我只记住了祖母的小脚
踩醒五月的露水
为我们割艾、晾晒、熏香、煮水……
儿时,我们皮肤光滑
没有患疾长疮
被虫叮咬。长大了才知道
这株草里,还有一个
更伟大的人

布谷,布谷

一直在提醒
出门的人,未有回心转意
还是,平原土屋窗外
那一只。纯纯的
依然一口老腔老调,不急不缓
这么多年了
我们收起平舌音与花鼓戏腔
在另一只空袖子里
找自己的手。身体穷尽
敲鼓扎花的人,也未能衣锦还乡
佝偻在尘埃里
白日嘈杂,夜深人静
我打开的书页
准点落满:布谷——
布谷的睡眠

野荷塘

平原漏掉的一个停顿
一个水洼。夹在水稻里
不起眼的一小块归宿
独自抽芽展叶
在别人的季节里出入
无人读你,更无人在意
伞下,小白刁、鳑鲏、麻姑啷
虾蟹、泥鳅、鱽鳅、鳝……
以及水蚂蝗
它们在阴凉的水里,渺小地游弋
没有多余
没有动荡不安
秋天,时间压在手上
稻子归仓
枯荷折断水墨的倒影
我手里的莲蓬垂下
一脸锈色


曾经的月色,枯在塘边
我踩到的莲藕
那节嫩拱头,脆生生的
还有随淤泥
捞出的鱽鳅,它光滑的脊背
钉子一样的尖头
一联藕的形状
拱头是最冒险的部分
拱开泥土,藏下整个身子
和秘密。荷叶上的事情
尖尖角,还有荷花
好看的水珠,正随风荡漾
还有蜻蜓、青蛙
熟练地使用各自的道具
停住、跃出
或飞走。一朵花
隔着水面转述,它幽暗的心
沉在水底。花瓣落尽
花蕊之中的莲
已经受孕。那个小脚女子
还在闺中梳妆

山中

山风吹了下
不去想离风更远的事物
沿途的石级和停顿
交给游园的人。没有目的
等黄昏降临
等时间的指针
一座山就是一间屋子
它比屋子安静。我能听见
花开的声音
落叶翻书的声音。逃离
山中日子
仿佛找到一处避难所

弈者

那个负重蹈海的人多么优雅
夕阳总是太匆匆
天幕拉下来
万物都要隐退
包括今晚的清风和行踪
在隐晦处读诗,失身的河水
像一串省略的记忆
隔着我们,汩汩流淌
策兰手里的词,漏在了河水里
我想侧身打个水漂
沃尔科特也没能
抵住时间。枕边
他老年的白鹭,雍容、富丽
透明又繁复
一个弈者,多大的孤独啊
最终也没找到对手

少数人

艾略特赞美的少数人
越来越少
我手里的书
砖头和刀子,伤不到人
只剩纸中隙缝
以及内心的安详和从容
每天,都要路过
墙边的一蓬窝竹,两株月季
几丛杂草
一生的枯荣兴衰
仅此而已。
每天按下四次指纹
始终没有记住,是哪根手指
强加的罪
这是恐龙出没之地
植被依然
无论加法还是减法
身体日趋臃肿、庞大
一棵古树茁壮的投影
也没能遮住

山中小径

山城十堰
山是它的地脉、屋籍
水有时,只是一个虚名
春天,皮肤肿胀
万籁生姿
满手干瘪的词语开始注水
眼中的花朵、绿树
肆无忌惮。整个天空
只剩一副形状完整的性器
不避耳目
褪下长衫和年轮
爱、醉酒、写诗……
承受季节反复
所谓来路与去向
只是谶语。我只关心
那条山中小径

樱花落

去年的风能否持续
火焰一起
转眼,三月又要被一朵花收走
葬花的人还没有出门
起早的蜜蜂、蝶都扑了空
我知道,花开花落
就那么几天啊
人这一生,需要放弃多少瞬间
才能抵达
我已准备好足够的盘缠

云雾帖

视线折断。
山峦逶迤、远遁
我手边的草木、石头
溪涧、河流……
佯装已经离世
谁在白天挖下陷阱
谁又将落日隐瞒
有种东西
注定伸手是握不住的
有一张薄纸
注定无法被词语触及
不必遮掩、躲藏
不必忏悔。一个妄想
就能推开虚掩的门
从羊群里转世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6-12 21: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它们羞涩,依然纵情
在自己的光阴里
画圈。一圈一圈地
反复枯荣
反复增加年轮和重量
它们偏安一隅
汲取,并运输黑暗
与阳光
安静的时候
看不到丁点睡眠漏掉
从风中轮回

来读山野、露珠、草木气息!来听鸟鸣,看泉水淙淙!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6-12 21: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它们羞涩,依然纵情
在自己的光阴里
画圈。一圈一圈地
反复枯荣
反复增加年轮和重量
它们偏安一隅
汲取,并运输黑暗
与阳光
安静的时候
看不到丁点睡眠漏掉
从风中轮回

来读山野、露珠、草木气息!来听鸟鸣,看泉水淙淙!

点评

静子好!想改变一下,就是不成功也想改变一下。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17-6-15 17:32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7-6-15 17:32: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艾静子 发表于 17-6-12 21:18
它们羞涩,依然纵情
在自己的光阴里
画圈。一圈一圈地

静子好!想改变一下,就是不成功也想改变一下。

点评

理解你的想改变或者说超越!!祝福师徒大哥丰收!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17-6-18 16:5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6-18 16:50: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张泽雄 发表于 17-6-15 17:32
静子好!想改变一下,就是不成功也想改变一下。

理解你的想改变或者说超越!!祝福师徒大哥丰收!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6-21 09: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8-22 10:3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掌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8-27 20: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我终于进来了!

使用道具 举报

    GMT+8, 17-9-22 19:46 , Processed in 1.157422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