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74|回复: 3

[小说] 孕症8、妇夫领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7-6-17 09:27:2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侯局长压着二郎腿,坐在小太师椅上却没有安然的神态:双手摩着显然是早就备妥的那叠纸质材料,眼神却在我的身上飘忽挪移,把不准手上的材料递出与否,好大一会儿都是欲言又止,总是找不到话头的样子……我在揣摩,如果他把局面把持的好,自然就有端得上桌面的成绩给他所在的单位,给他的主管单位,自然这会儿也可以给我,当然也就不会被调整出主要岗位……否则的结果不言而喻……以前就是心照不宣的同僚啊!以后还得搭班子啊!你不也才刚刚退到商务局次角的位置吗?时局已经如此,咱们都得提得起放得下啊!“说说当紧的要处理的问题吧?”我以自己最能接受的题目加上最和缓的态度,给我的同仁搭架好梯子,侯局也就明白了用意,口气上竟还是喏喏地惶惑:“外贸摊子合并过来的工作,县委宣布您到任后着手,我们也没有头绪超前运作;商业系统,单独核算的八大公司加上财务还在局里的两个小环节,局机关二室四股,机构都还在;是县委要求的商务系统年前保稳定的重点---打包的麻烦,比较集中在这一块儿---我们这个老系统盘子,也有五个企业两个小环节停产或歇业了;要把这些单位的班子成员招回来上岗理事,能否绕的过待遇关卡暂且不论,只是联络任务,恐怕都要涉及全国的五个省二十二个县市……”
  “一千三百二十二名在册职员,一年没发工资的353人,半年以上没发工资的407人;其它或三月或两月缺发的,情况不甚一致,现成的详细材料在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整个系统没有不欠工资的环节;如果补发一个月的工资,就需要协进资金79万元……”
  我痉挛了一下,疑惑过一会儿还真镇静下来:侯局长这里亮出的工资观,应该还是完全的计划经济的调子,不带任何任务指标和考核……给不给,怎样给,给多少都还是有嚼头的,制衡权也不完全在我……且由着他吧?
  “局机关,二十八名在岗在册的干部职工,只有5名还保留着县财政供给编制,每个月能够按时进账的就是这块儿1299元;企业编制的23名,工资已经半年没有着落了……局机关整体,也是两个月没发工资了……”
  “全系统账面资产余额亏损3567万元,其中,财政周转资金857万元,催要几次,我们谁又有办法理清它啊?也就不来了……以工代赈,800多万元,就省里通报下来的情况,大势所趋,是难由我们这一级去收回和偿还的;可是,一些环节为维持经营,搞了一些民间集资,债主是私人的,极难回避的有12人,179万元;这些债主都和各环节负责人有字据约束,所以就勉为其难,让这些当事人离职出位,或自谋出路或躲避风头,但实质是躲债去了;局机关直接欠债15万元,当然,这是截止今年,全系统欠债最少的环节……”
  “管理费,只有机关派出的干部任经理的两个公司,还在有条件上交,但数额已经都在打折扣了……
  ……
  商务系统所谓的穷途末路,积重难返,岌岌可危等等,如果用数字表述,我想,这大房县商务板块恐怕不需要什么新资料了……我轻轻的摇着头:这就是我的经济基础了!
  “党的组织,除商业局党委和机关支部,还保持着基本的运行,党费清一色都两年没交过了;局机关之外的党的基层组织全部瘫痪……”
  “应该还有,当务之急要处理的……?”
  “是啊!眼见的竟静下了这么一会儿,简直叫人不能置信……是哪个绕不开的……叶姨的抚恤金问题,说大不大,已经累积11个月了,三千多块钱呢……”
  “累积问题,总会有个根源……”其时我真的疑惑起这么小的一个数目,何以就会搁置?
  “根源?商业局机关,谁人都知道的啊!如今,来路没了,支付就得卯对臼了……没有卯,臼当然是窟窿了……”
  “那叶姨的抚恤金,以前用过的卯呢……”我一时不知怎的也会钻起牛角尖来。
  “我们局啊!以前是我们把房租交给叶桂子,从叶桂子那儿再拨付给叶姨……”
  “商业局,给叶桂子,交付房租……”我立时坠入云雾,正要再问,不想就有人高喊:“侯局,长途……”
  ……
  接过长途,就等过半个小时,终没见侯局的人影,瞅瞅面前的记录,也算基本上有了一些眉目,“侯局,就算你交接了吧?”我知道,再过来侯局就会倒出味道各异的苦水,招招都会让我好受,去他娘的干脆不听了:这会儿也许我只能是躺那儿流鼻血,流哪儿是哪儿!
  可我还是觉出,这侯局长的交接,证明在他主政一个月的工作中,他应该把商业工作的各个方面都操心到了;虽然于专业的经典材料靠不着边,但那是因为他的职务所限,有些东西是他极难涉足的;还有些东西,又是上面的指导甚或领导系统,明知侯局还在考察待定位置阶段,不便明确告知他确切的……或者和我一样和千千万万讨厌那些无筋可扯却偏要扯出的利益头绪,是见得多了麻木了抑或很清楚很明白及早推辞掉它呢?送我来的领导的招数,我就不能现炒现卖一回?再想想不行啊!我毕竟是这儿的正经主儿了!只好用心理清了他告诉过我的梗概,我该从哪儿启动这架千疮百孔的破机器啊!?“您先看吧!这些情况,你需要尽快熟悉,接招。”侯局终于再次来到我的办公室,终于带着极度的疲惫,递给我一句结束汇报的措辞,然后默默地退出了门;我还在疑惑着,我极不情愿地从他身上收回视线,却立马被手上的第一份材料抓住了:“关于郑颖同志某某年抚恤金问题的请示”,看来,侯局长是用了接过电话后的这会儿间隙,有意识把这份材料摆在了最重要的位置,目的当然是要引起我的高度注意:郑颖!已逝政协副主席叶文和同志的妻子,自叶局长就任时举家搬进商业局,在这儿居住了大半辈子;叶局长从商业局长调任县政协副主席后,本来应该随其搬回县政府大院居住的,她却千条理万不便的要求,将全家的户口和叶主席的工资关系都还留在了商业局……那时商业系统的待遇显然要比政府机关要活套多少啊!
  叶局长过世,商业系统已呈现危机,可是叶姨哪里相信这半辈子都红火的生活,也会塌气不成?抚恤单位仍然强赖在商业局不转,哪里预想得到,也会有这样的窘境啊……
  看来张县长介绍的难题,是很有原因的啊!
  以我的经历,我知道侯局长此时的工作思路百分之九十九对路;只是如果让他落实这第一件---叶姨的抚恤金问题,确实就是很大的难题,还需要创造一些条件,这就是已经让他主政了一个多月,又把我调回商务局本身的真正原因吧?
  我下意识的摸着口袋,空的;回城后安惠是严禁抽烟的,否则“尼古丁味太浓,只能分睡”;哎呀!不让抽烟可以,但像叶姨的抚恤金?这种纯粹需要政策解决的难题,安惠啊!这可是你政府办法制科的当家政务啊!我也听过侯局的多次建议:商业改革,我们目前依据的只有那些“传达到县团级”的文件,操作性很低,等于墙上烧饼;不把安主任请到我们商业局来做法律顾问,有针对性的设计出解决问题的方案和步骤,你等于寸步难行!应该在理---但显然有夸大其词之嫌疑---否则这么重大的建议,侯局在专场的交接场合竟只字未提呢?也不能说他是纯粹的台下备词啊;其实此时我已明白,与其说政府调我来任商务局长,不如说让我来侧面的做安惠的工具:她给相应的法律法规和政策,我来顺藤摸瓜抓落实呗!明摆着的妇夫型台子吗?只是在事业上,又把我们这对蚂蚱绑敷在一根绳上---想如今社会经济体制大调整时刻,多少事主,把理事的工作人员当成把捏难题的债主,我的大脑热血似乎就要外喷---张县长啊!您作为老同学,您把安惠也绑架上这趟时刻将会燃爆的危车,你真是有点……作孽啊!
  啊!明白了张县长分明导演的是妇唱夫随的基调,你老车在安惠面前的“老公”角色,怎样转换到配角地位?且泰然处之,真的是不能在台上表演,更不能有争艳斗奇的心态……胀然若失的感觉,逼着我极其当回事、专心致志地考虑这个政策层面的问题:以政界老油子的经验,政策到位,执行不偏,政局也就稳定了十之七八,也才有开展其他工作的基本阵地;政策的来处,以我对安惠的把握:细致和敏锐,又有强闻博记的能力---我是毫不怀疑的;可是,在工作的主动性方面,安惠会有碍吗?商业局里,曾几何时,那位提起“真让人头疼”的“什么事儿?”,不会给安惠蒙上阴影么?特别是,好像那主儿摆在面上的,这第一件,就是叶姨她家的那活儿……老张把他在本县仅有的两名大学同学,如此这般地紧栓在一架车上,看来这其中的用心,确实是这么良苦啊!
  进了这家门,也算慢慢醒悟了眼前的处境吧!刚要出口长气,门外却又传进让人颤栗的女高音:“狗子国娃子,你也能当局长?当局长了,也不给老子报个喜?真是你妈的抠门,省一杯酒啊!出来!你给老子出来!”
  听听!这是哪门子对哪门子啊!?
  不过我感知到了:该来的,已经来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7-6-21 12:55:3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本节点击如此之少——————看来是得改写……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7-17 17:46: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清风压倒松
飞雪凌乱梅
竹菊今安在
老汉推车处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7-17 18:34:0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不过我感知到了:该来的,已经来了……
此手法结尾,高

使用道具 举报

    GMT+8, 17-9-22 19:46 , Processed in 1.119253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