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水-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3074|回复: 4
收起左侧

[小说] 头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7-7-16 16: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房州系列小说之三
                                                     头   水
                                                                            文/傅必学

    民国时,房州城东乡凡家河出过一个恶霸,名叫贺三堂。他养了几个看家护院的家丁,凭着几条枪横行乡里无恶不作。当年只要他听说哪里有上等好田和耳林,他便腰别盒子枪带上家丁骑着高头大马出现哪里。直到小地主们甘愿把自己心爱的土地、山林和娇妻拱手相让,他才满意而归。所以人送外号“贺抢犯”。
当然,贺三堂大多抢的都是当地有名愤的地头蛇的田产,其疯狂的程度可以说是无所不能,而且没人敢说一个“不”字。后来,地头蛇们听说“贺抢犯”三个字,脸上立马色变。
贺三堂原是砚池坪的一个穷家子弟,小时候父亲是个佃农,依靠租种刘草蜱几亩山地养家糊口。刘草蜱叫刘什么无人记得了,反正是人送的外号。草蜱,即野草叶上滋生一种吸血虫,牛从草丛走过时乘机飞上牛身,扒叉在牛身上肥嫩部位凶猛吸血,直到撑得扒不住了才从牛身上掉落地上。贺三堂从小看到父亲受尽刘草蜱欺凌,所以他对刘草蜱这个强肉弱食的狗杂种痛恨之极。有一天,贺三堂见父亲鼻青脸肿的从外面回来,他走上前去问父亲是咋回事?父亲抱头痛哭道,是因我家交不上刘草蜱的课粮才被他揍了。贺三堂很生气地说,凭什么呀,你辛辛苦苦为他种地,为什么还要揍你?贺父说,因为我欠人家的课粮呀!贺三堂说,人家都有自己的田地我家为什么就没有呢?贺父说:我家的那份子田地多年前被刘草癖占有了。为何不找他要回来?贺三堂愤愤不平地说。父亲说:我一介弱势农民,一没有背景二没有靠山,刘家有钱有势,抢去就抢去了,找谁要啊?贺三堂说,这还了得,难道就没有王法吗,我去告他?告?贺父愁眉苦脸地说,气死莫告状,饿死不做贼。天下的官府都向着有钱人,到哪去告?!贺三堂气愤地说,他们抢占别人的土地,告都不敢告,天理何在!?我必须去告他。使不得,使不得!贺父害怕地说,人家有钱有势抢你的田产有人帮他说话,你抢他的你就是犯法呀。贺三堂说,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他把咱们的生存权都剥夺了,还顾什么犯法不犯法,去他娘的我必须把我家的田产夺回来。万一不行我就去当土匪,我就不相信收拾不了这帮王八糕子!贺父说,你作死呀娃摘,当土匪也是一条不归路啊!你要把老子气死咋的!
后来,贺三堂就失踪了。三年过后贺三堂突然又回到了砚池坪。他回来时还带了几个使枪的随从。刘草蜱听说贺三堂上过高墩山,就知道他入了匪首张瘿包的伙。他怕贺三堂这次回来找他算帐,干脆主动交出贺家的田产,了结一桩怨恨。贺三堂并没有感他的情,还恶霸霸地占了刘草蜱的屋场地,并且紧挨着刘草蜱的房子盖了一个四号头的大院。从此,贺三堂自立门户,两家相安无事。后来,贺三堂就在凡家河一带呼风唤雨横行霸道,专抢地主的好田好地。那时无论贺三堂走到哪位地主家,说要月亮不敢给星星。就是这么狠角儿人见人怕。贺三堂从地主手里枪占了100多石好田好地和几架山的耳扒。他把田地租给没田的农户耕种只收课粮;他将耳林包给农民做黑耳子赚钱。他有了钱还养了几位身强力壮看家护院的枪丁。小日子过得比土匪还快活。
贺三堂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就突发奇想,他要睡所有小财主的女人。后来都在他的枪杆子威逼之下小地主们只好屈从了。再后来他又突发奇想,他要占所有新娘子头水。于是,他就放出狠话,凡今后凡家河一带谁家娶媳妇,都必须让他先占头水,不然,灭他全家。
此话一出,震惊四邻。

雷家冲有户叫雷一阵的农民,因欠上河莫家湾莫财主莫光影的二百大洋还不上,就把二姑娘许配给莫家大少爷抵债,双方讲好腊月初六完婚。谁知这事被贺三堂的家丁李怀柱打听到了。李怀柱急急忙忙跑回来告诉了贺三堂,然后问:贺爷,莫家湾莫财主今天娶儿媳妇,你说你要占头水的,干是不干?
干啦!贺三堂眼珠一亮,这么好的事咋不干呢!你召集兄弟们立即出发。
贺三堂说罢进屋穿戴整齐,走出来时,李怀柱早把马牵了过来。贺三堂飞身跃上马背,吆喝了一声,就率领家丁直抵莫家湾。

腊月初六这天清早,莫家大院张灯结彩,大红喜字贴满门楣,前来贺喜的亲朋好友一拨接一拨的走来,恭喜贺喜之声连续不断;厨房油锅泡泡翻腾,蒸笼上冒腾腾热气;吹唢呐的“乌里哇啦”吹着欢快的调子;锣鼓班子“咚咚咚锵锵锵”的敲着鼓点;整个莫家大院人声鼎沸,到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氛。吃过早饭,路支客站在门口高声喊道:上路结亲的人动作快一点,现在我们就去接新娘子罗!锣鼓班子就敲锣打鼓先走出大门,接亲的姑娘穿戴艳丽,抬轿的轿夫抬着花轿摇摇摆摆,抬嫁妆的扛着杆子一脸兴奋;挑喜报篓的小伙子担着贴有大红喜字的喜包篓大摇大摆走在队伍最前面……迎亲队伍嘻嘻哈哈离开了莫家大院。
中午时分,一群小娃欢呼雀跃地跑回屋高喊:快去看哟,新姑娘接来了!客人们听了小娃娃地欢叫,就跑出大院,站在门外的路边上高高兴兴迎接新娘子到来。这时,挑喜报篓的小伙子担着喜报篓走进了莫家,他说,新姑娘随后就到。然后就坐在火坑傍抽烟喝茶。站在门外看热闹的人站成两排,扬着脑袋看热闹。这时,只见不远处,一支浩浩荡荡接亲队伍从下河边摇摇晃晃走了上来,在大红花轿细吹细打地锣鼓声中停在了莫家门外。一群小娃娃钻去钻来在人群中疯着,一边疯一边念:新姑娘,坐椅娃,半边屁股纳底儿。新姑娘,坐床梆,生个娃儿好当官。
小狗子的,都给老子闪开,新郎倌要去接轿,都滚开!随着一声喊,鞭炮齐鸣,锣鼓阵阵,新郎倌莫大少爷从人林里走了出来,他穿着长布衫,胸戴大红花,在支客引领下走至轿前,先弯腰把新娘子从花轿里接出来,然后再把新娘子背进拜亲堂。接客的人热情地把送亲客请进了堂屋,安排好坐位,时不时过来好眷顾一下上亲客抽烟喝茶,生怕冷落了远来的客人。上过三边烟,喝过三便茶。总支客站在堂屋里高声说:各位来宾,现在时辰已到,请新郎新娘就位,开始拜堂!客人们听到叫声,都奋不顾身地挤进正屋客厅,站在人林中观看新郎新娘举行婚礼。不大的堂屋涌满了人,人声鼎沸,挤攘不透,欢声笑语充溢其间。正当执事倌念道“新郎新娘请入洞房”时,门外突然一阵慌乱,不知谁大喊了一声:贺抢犯来罗!快躲啊!
转眼间,四条端着枪的蛮汉耀武扬威地闯了进来,他们凶神恶煞地吼道,想活命的滚开,不想活的等子弹伺候!
话音一落,观看婚礼的客人“呼啦”一声冲出门去,抱头鼠窜了。不到一会功夫,拜亲堂上的人全部走了个空光。
“叭叭叭”三声枪声响过,几条大汉拥着贺三堂走进了莫家大院。贺三堂穿着红棉袄,头戴三挎帽,手提盒子枪,大摇大摆走至莫家客堂门口却站住了。
不是他不进去,而是莫财主拦在门口。
莫财主爷儿俩见是贺三堂来了,知道来者不善。莫财主莫光影两双腿一曲跪在门口说:贺爷,今天是吾儿大婚之日,在下不知贺爷前来贺喜,有失远迎,还望多多包涵。我们家里备有热酒热菜,请进屋喝几盅吧!
哟呵!贺三堂哟呵了一声,抱拳说:恭喜恭喜!不过……
不过咋的?莫财主不解地问。贺三堂微微一笑:“我是来占新娘子头水的,你看若何?”
这可使不得啊!莫财主哭丧着脸道。
贺三堂脸色剧变,厉声道:还不给老子滚开,不然老子一枪毙了你。
莫财主莫光影一把抱住贺三堂的大腿哀求道,贺爷可别这样呀——
贺三堂眼睛一轮:把莫财主爷儿俩绑了,请一边去!
四位如狼似虎的汉子走上前来不由分说一绳子把莫财主父子绑了。让他们跪在干檐上不许动。
贺三堂回首又吩咐了一句:看守好这儿,不许任何人进来。

此时,新房里只剩下新娘子雷二姐一个人了,她坐在新人床上,一边听着外面的对话,一边思考如何对付土匪贺抢犯。
贺三堂径直走进新房,反手把房门栓上了。他轻轻走到新人床前,用枪尖掀起新娘子盖头一看,不由一愣,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位姓雷的新娘子虽不是大家闺秀,却也是一位细皮嫩肉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如若占了头水我死而无憾!贺三堂这么想着,自觉不自觉的被新娘子姿色触动了,感觉有一股电流飞快通过血液传遍了全身,脊梁沟子麻簌簌的。贺三堂努力控制住自己激动的内心,笑眯眯地说:新娘子,你一个人多寂寞啊,贺爷过来陪你玩一会。新娘子雷二姐一看土匪打扮的贺三堂,娇滴滴地伸手抓住盒子枪的枪稍说,贺抢犯,你说来陪新娘我玩一下,你却拿着枪抵着我的头,有你这么玩的吗?贺三堂嘿嘿一笑:新娘子的嘴怪烈的呢!好好好,我把枪收起来还不行吗。新娘子瞅一眼贺三堂说:你别吓唬我噢,是好的一枪奔了我。我可是还没有开包的嫩豆腐脑啊!你要尝鲜吗,你就赶快上啊,还愣那儿干嘛?贺三堂是穷人出生,也是一个很讲究面子的人。听新娘子这么一说,反倒警惕起来:你刚才说啥?你这个新娘子明知道我来强奸你,你不但不害臊,还催我赶快上,这这这,莫非你?新娘子咯咯一笑:我实话告诉你吧,我曾是夏门街樱花巷妓院的妓女,是莫老爷花了二百大洋卖来的,你要占我头水怕是不可能了,我的头水多年前早被一个不知姓名的人男人占了,只要你贺爷不怕我脏,你就来呀,反正我见得多了,不怕你对我怎么样。贺三堂听完身子猛烈地打了一激凌,仿佛有人兜头泼了一瓢凉水心里拔凉拔凉的,转而情绪一落千丈,冷冷地看了一眼雷二姐,转身就走。新娘子却上前一把扯住他的衣袖说,贺爷,别走啊,我俩还没有那个呢?贺三堂像躲瘟神一样甩开新娘子手说,妈的巴子,老子看在你是个可怜的女饶你不死!快给我滚开!贺三堂恶恨恨地一掌把新娘推倒床上,自己转身拉开门栓,飞快地跑出新房,吊着脸孔走到堂屋,对属下一挥手:我们走!
贺三堂走了,莫财主和莫公子急忙跑进新房,见新娘子坐在床上没事一样坐着,急问:雷二姐,没事吧?雷二姑娘抿嘴一笑:我好好地坐在这儿有什么事!莫公子说:我在外边仿佛隐隐约约听到你说你是妓女,这是真的吗?
雷二姑娘格格一笑:那是我骗贺傻瓜的,我当没当过妓女,难道你们家不知道吗?
莫家父子大眼瞪小眼对视了一眼。莫财主眉开眼笑地说:哦哦,儿子,快把客人喊回来,端席喝酒!!!

                                  作者联系电话:13971924810

                                     2017年7月15日修改于北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7-17 08: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帖仅作者可见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7-7-17 08:3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帖仅作者可见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8-1-8 13:51:08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帖仅作者可见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8-1-8 20:2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帖仅作者可见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12-19 09:37 , Processed in 1.292433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