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93|回复: 1

[其他] 行 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7-7-21 15:51: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行  走

人的一生无时不在行走,对于热爱文字的人,我的行走是以文字的方式。


2017年4月,从武当山到山西北田,是梦被诠释和释义的行走。


正如,多年前,以文字形式的信手涂鸦,到而今力求以文字传达自己,表述生活给予的痛楚和爱恋,并希冀以文字的方式发声,武当山到北田这一路一走就是20年。


因此,我不放过每一堂课中国顶尖文学导师的讲解,不放过每一次聆听,每一个字的行走。孟繁华老师说,文学是处理自己内心事物的一种方法,文学让你回到自己,回到自己的内心。虽然我的文字还过于薄浅,但,当现实生活撞击灵魂,或者说现实生活与灵魂契合的时候,也都会回到内心,经过内心的浸染和漂洗,或者沉淀。多少年来,尽管我的文字还是那么生涩,却都经过心灵的一次又一次磨砺;老师的这些语言,敲击着我,更深入我的心灵,给予指引和慰藉。


“写出行业语言,要勇敢打开内心,要有写作的野心”。北京文学编辑王秀云老师的教授同样指向内心,指向开阔的写作远景。自己一直是一个胆小的人,从没有奢望人生更多的丰厚,二十年来只是一直沿着自己的心,蜗居武当山下,抵达自己的内心。并试图向着更隐秘的内心,尝试着认真的审视和探寻,找到属于自己的语言和语境,力求寻求到最真的“我”,用自己的声音流淌,让写作带有自己的体温。


尽管深得《十月》编辑老师宗永平的厚爱,有两首诗歌被老师欣赏和点评。但自己似乎更诚恐诚惶,心惊肉跳。习练文字二十余年,但一直在涂鸦学习阶段,似乎并未多大个人的特质,更没有聪颖于他人的地方。以后的行走,除了多读书,沉下去,读好书,以读书去拓宽写作的纬度,诚实为人,踏实做事,诚心为文,进入自己的写作路径,让文字担负起它应该担负的使命,呈现它应有的力量,我似乎没有找出其他的适宜自己的方式。


对于语言陌生化的追溯,是多少年来文者苛求的命题和目标。我想说的是,其实对于语言的陌生是不是还有一层语言的创新的命题。这也是我多年来一直困惑于心的事。困惑自己的愚笨和痴傻!陈先发这类诗人似乎就是为了开创语言先河而生。同样的字不同的组合却深切地切割你,他灵活地辗转于文字间,在文字间自由游弋和穿行,成就文字新的生命和灵魂。


人民文学编辑部主任、作家徐则呈用敦厚的语调教授:一个好的作家要有个人的标识,个人风格的形成,要慎重地对待作品中的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符号,要有文学的能力,对自己负责。


因此,我从没有轻待每一次的个人文字的行走,敬畏每一次的文字之旅。书写是一回事,但,一定会放置。等时光的打磨,或者任自己站在时光的远方和高度以他人的目光重新对这些文字予以审视。而后予以修订和完善。


我本是个浑身沾满尘埃之人。庸俗、愚笨、卑小、搞笑、痴傻。是诗歌给我以内心的尊严!


我常常会忧伤,粗糙地活着。是诗歌扑捉了我心灵间那微妙的情绪,并将它以语言的样子留存。是诗歌,一次又一次将我的悲喜、愉悦、真实打捞,赐予我宽阔、怜悯、柔软、仁爱,赐予我在文字里站立的样子。


多少次在无力的风口,被一些语言和眼神击倒时,是诗歌一次次将我扶起!


美国诗人史蒂文斯认为诗歌洗涮了世界的贫乏、多变、邪恶和死亡。它是当下的完美,是世界不可救药的贫乏中的满足。是的,正是诗歌,犹如一道闪电,划过世界的贫乏,刺破生活的庸常,给世界以新的震撼和力量。


即使我不写诗,我也会是一直和诗歌在一起的人。


对于文字的行程,我想说,路很长!








                                                         2017-7-17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7-22 21:28: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这些体会,比较详实地记录了一个萌生态作者到一个潜意识作者到即将有成熟的思想,表达主题和娴熟的语言艺术能力的作者的磨砺历程---看过这篇文字,我的感悟是你的诗作要远远胜过你的散文表述能力,特别是思想的“块状结构”,诗歌视乎要成熟的多……也许,是你的功夫有偏颇吧?
     家母身体欠安,其实难以静心写作,许是我的表述欠着思虑……

使用道具 举报

    GMT+8, 17-9-22 19:50 , Processed in 1.123673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