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700|回复: 4

[小说] 长篇小说《孕症》10、青头丫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7-8-25 16:06: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叶姨的两个眼珠瞬间停止了晃动,似一盏瓦亮的探照灯迎住了我,立时逼我捡起许多过往,爱怃、愁苦、怜恤……又恍惚都难吻合?终究没有接准她的提问,是小熊呢?还是在心桂子哥?我也不想和她对视,到底又丢不下她的变异,疑惑这把年纪的主,是否生出蹩脚的事来……再看过她一眼,感觉一时半会儿不会十分的麻烦,期望心底出些主意的拖动眼神,漫无边际的瞅定天花板;见我老久没有搭理,她也只好慢慢地低眉下去,紧接着又叹了一口气,终于又睁开了双眼看准我,无话找话的说,“好啥子啊!听他说,银行贷不到款后,公司的支出就只靠收点房租;”---这就对了:叶姨这样的人,最要紧的选择是忽视不了自己……说到这里,我再看叶姨就见她突然来了精神:“是了!说起房租,我找你可就这个实实在在的由头!这不,是你们局里首先赖着不给;啊!错了!错了!看我老了,说话也不关风了,是先你的那个局长不给的,”要说又说不出的顿了一会儿,才又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你,你可得给啊!你给了,那龟儿子,敢不给我抚恤金?看我不按他的头,给你叶伯跪灵……”到底是大家闺秀,转钳子(注释1)快着呢!
  “桂子哥不给你抚恤金……”专项资金拨给专科,却被接资人挪用,不是新鲜事,不过桂子哥挪用叶姨的抚恤金,万万说不通去!说我是询问叶姨,不如说是自言自语。可我却真的知道,叶姨话头里咂(注释2)我的成分大着咂桂子哥多少呢!我就大生疑惑:叶姨,你何以如此不讲人情?我来这里屁股还没焐热啊!我真的还不能就往生决定,丢下一切就去拜访您啊?我哪能就想得到,您的疑难会是您的儿子还会有胆量去难为您啊?您毕竟……就又听到叶姨倒豆子般地抢着说出了明显是叫我听的话:“我们叶局长调到县里后,你们局里只交了三年房租,(事后问清,是我的前一任局长给桂子公司划了三年“房租”)那是县里在商业局协商定下的,一半是用作给我抚恤金的啊!去年过年你们局里竟然把它给我拖到了新年之后!”叶姨气愤地说了这句,显然是要歇息一小会儿,再抬眼恨恨地盯着我:“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心里慌;你娃子心里得有个数,那抚恤金打紧点不过稀稀的一点饭钱;给你狗子吹个风吧!你狗子小心啊!认了老子这半个丈母娘吧!老子能过时,没有亏待过你!这屁大点儿的事儿,就畅快着了事!要他娘饿昏了眼睛还会认人?拖老子的,坐得稳你那把椅子不?”出奇的流利,一气呵成的说完,昂着头又“腾”地站起,“老子是不会份外要你的!”眼中无物一般的站起,扬长而去。
  看着叶姨的身影消失,却丝毫没有放松刻在脑际的影子……是了!那个什么?什么?什么奇怪的……房租?商业局欠桂子公司的房租?这还真是?商业局是谁?桂子又是谁?我这没离开几十年啊?这隶属关系竟如此叫人摸不着头脑?我被这个怪怪的问题缠绕着,把刚才期望的,通过桂子哥这种亲情关系,来缓解叶姨抚恤金急难的想法,一下就绝望到了脑后。
  不过这又一个一定被人箍死出钱的勾当,我确是异常清醒的留在了心底。
  送走叶姨,到底没能清醒多久,我的头开始“嗡”个不停,也不知道脚是怎样迈回办公室的,只觉得脑子开始被一团一团的乱麻缠得腻烦,“嘀铃铃……”回局后的第一个外来电话,似乎在提醒我:“老车啊!你这种心态,能担此大任吗?”
  我整整衣襟,深呼吸平衡了心胸;我估计这一定是老同学张县长的电话:回县第一天,怎么着他也得做主张罗一下,和有关方面见个面,关照我几招,帮助我度过难关啊!后台强硬的感觉中拿起电话,沉稳中却早已被对方抢过了话头:“国先哥……”
  凄凄惨惨,悲悲戚戚;我惊呆了!哪个女性?竟在这个时间给我电话?疑惑和余悸中反问她:“您是……?”
  电话旋即成了盲音,我想了一想,不对呀?女士,这样的口气,这样的音调,没有过呀?啊!想起来了,叫我“哥”的成年女性,除了我的妻子安惠,这世上也就她了;刚才感叹,“怎么你们母女,就真的这样急地要接见我吗?”桂花的身子已飘然而至,“国先哥,昨晚不小心把你的衣服淋湿了,我赶紧找出一件,撵下楼又撵过十子街,影子都没撵上!你咋跑得那样快啊?还是那条兔子腿呀?”我好疑惑,刚才还是那声调,现在竟然……心里着实还气不过,愤愤地说:“不管是洗鸟水还是洗脚水,从天而降,什么行为?”我们山县最忌讳的东西,可能就是那么几样:见人苟合---闭着眼睛,眼不见为净,是可以避免的背时;遭人淋一头洗鸟水……你可以想像,洗过男女排泄物关口的那物件,那脏兮兮的,注定一个污垢的感觉,落在高贵的头颅上……“国先哥,你何必牙碜人啊?电话打到县政府后,我就鼓楞起眼神盯着大门,只恍惚了一会儿,给老娘添过半杯水呢?你这会儿进的桂花大院?”“不然能摊上你恩赐的那件好事?”“不跟你贫嘴!窗台旁,电灯下,熨件呢子大衣,水有点浑了,顺手的事,谁知冒犯你了!”仍是那样伶牙利齿,我太知她,所以也懒得搭话;但愿真真如此啊!不想她却已经很快地蹬到我的身后,把一件绛灰色的罗蒙西服披在我的肩上,“这不,转身回去找出这件衣服,也熨过了,试试?”继而一鼓作气,把衣服硬性套进我的胳臂,在她把领口触及我的胸口的那会儿,我清晰地感触到,桂花的胸锋,已经若隐若现的在我背脊上跳触……哎!这成年女性最拿手的传情动作……伴随着几乎是一句颤抖的不能连句的命令,“转……过……来…………看……看!看---看…………!”
  “不好!桂花!不好!别人看着,多不好!?”我向是说给她听,实际上我的脸已是血热,心内狂躁翻腾;然而看看桂花她却向没事一般,自顾自一会儿拉起我的右手,一会儿又抬起我的左腕,兀自好大一会:“住嘴!再稍抵赖!小妾定会更大尺度……”谢天谢地!终于看到她的眼神,还在顾忌办公室的门外:“当年脱得光屁股,光天化日之下亮给人家小丫头,都不怕人笑,这会儿到怕鬼了!”我的牙痒痒着打颤,立马就要拉开底抽屉,把我珍藏在那里的那条灯草绒童裤扔给她……但我没动,在此桂花真正当回事又送我西服的时刻,我坚韧地紧闭着嘴,“这么多年,身子不见发福呢!合适!合---适!”折腾了好大一会儿,又要我自己把手并拢,靠近她再离开她几个来回:“啧啧!好身材!配件好服装,还真别致!”我实在羞戚,诺诺后退:“别这样啊桂花!别人看见了,会怎么说啊?”
  “真要来点,刺眼的不是?”桂花收了恍惚的眼神,定定在我的眼圈:“说什么呢?谁有啥高论请摊开说说来着?‘视妇体者,夫也!’前二十年你都把你那物件儿亮给了我,你想过没有?我那会儿可是一个红花绿绣的青头女儿……啊!比青头女儿还要青头多少多少的……青头丫头啊!你知道我受到的多么震撼的刻骨铭心的刺激吗?你还能再赖我什么?我就不信,你也算个有文化的人儿,这世上就会没有‘视夫体者,妻也?’了吗?我还真想听听,你车国先?你车国先和我比,你受过正规的高等教育啊!你到底还会有什么道道,还能赛过这些呢?”竟然正正地固定了眼睛,定定地看紧了我:“大局长,有逻辑,你给一个!你现在就给一个要小妾听听要小妾服过你的逻辑吧?”堵的我心血急剧外冲却终究冲不出一句我自己想来有意义的话……“本来,我是不想任何红花绿绣了的!可是,这不都是老天爷长眼,又把我们推到一起了吗?”说着她竟又带上了悲泣的语气,那眼窝里分明盈满了泪水:“不过,”还是她自己很快就抑制住了口气的苍凉:“我也不知反思过多少次了,眼看着应该是永远没纠葛的,谁知昨天下午就听说你调回来了,真是晴天霹雳呀!我就想啊!想啊!把这些都彻彻的想透了,我就赶着回到娘家,给母亲报喜呢!”埋下头,这会儿应该是在强制镇静……到底没能镇静下去:“可是,车国先,我的国先哥哥!我给你说!我只能给你说:我睡不着!我真的睡不着!自打知道你回到了商务局,我就再也睡不着!我说服不了自己了!我不服!我真的不服!我太怨了!”
  听得出,她的内心是诚挚的欢喜着、确实的痛苦着、熬煎的翻腾着:“我离开你这么些年,我也不易啊!不过什么苦我都不愿再提了,现在我的心里,早已死死地踏实着一件事!我再也不愿错过你,我再也不会错过你!我必须郑重地给你申明申明!”说话间桂花镇定且极其严肃的盯着我,说出一句涵义要我极其痉挛的话来……

注释1:转钳子:铁匠专用语,此处借用为转话题。
  2:咂:事前有预谋的用言辞掂量某人对某事的态度。
  (下集故事提要:桂花自己违反习惯,却用习惯的口气把车国先叫着“心理上的丈夫”,委实让车国先内心震颤:商业改革,竟也能把人的灵魂都改彻了吗?)
  (主要故事作者亲历,次要情节服从虚拟,如有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7-8-27 10: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这部长篇小说,是张维国,师永学,张歌莺三位领导在房县任职,指导作者工作留下的时代烙印;作者曾经希望用千万的磨砺,将本书打造成精品,赢得出版社厚爱以出书,现在看来这可能不会一时能够成功,加上作者年龄不等人,所以即使有几个邀请,作者也概然略过……从今起将以奉献给家乡人民的打算,将此部长篇小说,完整在十堰作家网发表……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8-27 16:2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坚持写作,坚守对写作的挚爱,永不言弃,甚好。写长篇不易,想让作品打出去得到认可产生轰动效益更不易,原有的时代一去不返,出版社追捧的是郭、韩之流名人效益。

点评

体制外,真的好难……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17-8-29 20:53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7-8-29 20:53: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赵国章 发表于 17-8-27 16:29
坚持写作,坚守对写作的挚爱,永不言弃,甚好。写长篇不易,想让作品打出去得到认可产生轰动效益更不易,原 ...

体制外,真的好难……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8-30 12:34: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叶姨的两个眼珠瞬间停止了晃动,似一盏瓦亮的探照灯迎住了我,立时逼我捡起许多过往,爱怃、愁苦、怜恤……

喜欢这样的语言!

使用道具 举报

    GMT+8, 17-11-19 05:09 , Processed in 1.119490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