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02|回复: 4

[小说] 长篇小说《孕症》4、嘴痨病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7-9-9 18:4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是神在引?是鬼在牵?不用电话我的方向都没有乱,放了电话我也几乎就到了商务局的南墙边;觑瞅百十米开外的铁栅大门外,没人影呢?提着心走近它,穿过它,再轻轻地隐在桂花树下?没动静啊?没有人啊?有的只是……?啊!有的还只是这株桂花树吗!四周细心瞅过一会儿,境况依旧吗?看来这打举报电话的人该是另有企图?且在心防着他来……我这会儿还是按原定的思路,看我的……桂花树啊桂花树!俺俩又照面了!唉嘿不是?差一个月俺就认识你满二十六年了,我车国先咋就看不出你的变化呢……树下,桂花枝叶的长年遮避,让尘土见不着些微的阳光和亮白;荫及所至,时不时凸出一个个碗粗的根节,间或又有些稠密层叠的、被行人无情的鞋底蹬损后的皮浆横溢,瘤堆出不规则的根疤,大大小小竟也有几十处之多;地表之上,树干之下连理着的盘根,似健身的膀臂,有力地赖着大地---这一截儿,有说它是三尺高的,有说它是齐腰深的,是斑驳陆离的表皮包裹着的主干,支在了两分枝以下,落塌实地俨然树祖宗的派头,洗脚盆子粗呢;从这儿上去的分枝,伸手勉强还能摸到:分到南边双手能扶住的,又是一分二---不再分了,两只笔杆似的依偎着昂然耸立,足有五丈高啊?它们是要尽到主次旗杆的天职,尽力告白苍生:这是商业局的数百年所在吗?那北边竟又是东西北一分三的:东西两支,要说它的特色,论理也该有的,不然几百年来就没被修剪掉呢?只是它与我的缘分过浅,我理不出来罢也。
  我能把北枝说的十分详细,实在是有几段人情往事在它上面;你看,闭着眼睛我都能把它说得分明:从树祖宗的肩膀那儿再再上去,似梯型般的成型了的,已能撑起三两人重量的,老早就已经有四级了呢!---当年,我和桂花妹妹就是从这个旁枝上偷偷地我推着她的脚,她又拉着我的手,攀上第三级那处---外伸手内搭脚,天成的虬枝构建的雀巢,我和桂花常常逍遥地借住这里,吃着从她们家偷出来的果子,及至吃完了,又并不费力地攀上她家的窗台,爬进她们的家再次捞些出来……
  在商业局大院,我敢说,除了桂花,我的“嘴痨病儿”至今都还是个秘密……
  但是,要论我今夜活泛劲的重点,应该是到南枝---旗杆枝这边来的吧?
  二十六年前,我刚上小学,母亲在阵疼里急说与我:“国娃子,快去喊你爹啊!妈要‘死’了!”咋要死了?我说给过你的……过往和母亲的闲话一时急剧涌上脑际……“你快你快你快点儿啊!喊你爹回家呀!”母亲的声音和腔调就是喜年猪(注释1)时,猪在断最后那口气的那会儿的那样,我当场就和着娘的哭叫哭串声了,我的尿痉也已经把我的裤裆全湿透了……
  ……写到这里,我的鼻子仍然酸的逼气!尿的悸望虽然被憋走了却还是打了尿痉,看官您听原因……
  我们老屋的女人,到了要对丈夫哭嚼“要死了”的时候,就是她生死攸关渴求躲过血灾羞病(注释2)的一种,生产孩子的当口时候:多少产妇,没有哭过这个鬼门关啊!祸因的指责一般集中在丈夫没有及时到场;或者,到场了,那心却还在别个女人身上,以致于没有把他的精神魂气用到替妻室助劲生产之上,自然是葬送自己妻儿的罪鬼---死后永远不得超生的罪鬼。据说,有很多应验的例子……这真是好好邪乎;当年当地,不论是多大年龄的男儿,都非常地被这个俗传震慑着:毕竟,盼妻死的,可能有些渣渣儿话茬儿。盼儿亡的,就不是人了吧?哪有望自己绝后的呀?……用心守着待产的妻室,就成了母亲们给儿子们手传脚教的,做一个好儿郎,和准备做一个好丈夫的最基本最要做最重要的母教---我娶安惠之后母亲举例更勤便了:你今生能讨到眼前这位称心的媳妇,与你娘的家教真传有血缘的关联啊!---这个结论,我自然特多感受,故而大书特书自有俯首就来的情节,有你趣的……只是得等适应的章节。
  母亲的生死之托,把我浑身激灵!也许是我第一次接受这么神圣的使命吧?我小跑着走完了田埂路,穿过了那片有好多甜杆杆儿的包谷林,上得那条黄砂石公路---现在清楚,这段路有三多公里呢!竟也顺利地找到了我爹的单位---我是按照母亲念叨过多次的线路,我是紧记着母亲多次描述的大桂花树是目标---一路也问过大人们三次,终于在大皂角树旁---我们房县县城中间的,那棵最大的人站在它的枝头就能抓住天上飞机翅膀的古树下,我找到了房县革命委员会的牌子;在牌子这儿我吸了四口气,定过三回神,转过二回身;第三回转身,未转全呢!哈哈!我就看见了东北方向离县革委会也就半里多路的桂花树梢,我兴奋至极,我看到了娘在梦中都念叨的桂花树了!我娘说过多次的一句话我已经能背的这句话:找到桂花树就找到你的爹了!---找到了我的爹我的娘就不会死了:我爹只有我娘一个女人,我爹什么时候心里就只有我娘,我爹……等等等等,大人们说到的男人对媳妇的好处我爹统统统统都是……找到的爹就一定会赶紧回家!我爹回家我娘就不会死,简直就是我这个年龄我心中最大最大的因为所以……这小小的一截路,你不经我跑的!说话间我已站在了桂花树下;环视过这个空旷的大院,和这个大院几乎连狗也没有一条小出路的紧闭,怎么没有我的爹呢?疑惑的转过几次身子,我还是在大桂花树的北边,一栋三层楼的下边,总算看见了一个扎着羊角辫儿的小姑娘---哇!城里姑娘!伙伴儿们炫过城里的俩子,漂亮呢!今天,还真让我见着了!不过,我可没功夫瞄她!可我记得我是大了胆可声音有点发颤地问过她:“你可晓得车门---我爹的住处?我爹在哪儿啊?”问话间我已看真,她长着一双好黑好大的眼睛,扎着和我们班许多女生一样的羊角辫儿---不过她用的头绳儿确实蓝的青靓!她竟然也在上下打量我呢!不过我马上就看到她瞄的不是地方,她?她怎么把眼神盯在了?啊呀不好!她一定是发现了我尿湿的裤裆?
  是了!娘一嚎叫,我就没有魂了,一家伙没憋住我尿湿了裤子可我跑急了我忘了换下湿裤子了……
  不过我的记忆,那时候我应该只有一条囫囵裤子,就是想到了该换也没得换。
  “和我桂子哥一样,尿裤子呢!”小姑娘自顾自咕哝了一句要我不着边际的话,“咋就不知道换呢?”咕叽这话时又是眨眼又是抓头,抓着抓着就不见了。
  我丢了一个烦恼却又马上来了一个烦脑:我找谁去问我爹啊?
  “给你快换上要沓出病来的!”一个清新的小倆子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一转身,竟然差一点就撞上了刚才跑掉的那个小俩子;
  “我桂子哥的裤子你能穿的!”
  我的视线落在了她手上的黑色灯草绒大童裤上:我见过这东西,我还问我娘要过可我只考了个数学百分语文还差半分才一百分,我就没要到我娘“双百分就给你买一条灯草绒的新裤子!”的承诺---这儿事怪我,语文老师都可惜我“只要稍微留点心岂不就是一百分了?”哎呀新裤子悔死了悔死了算啦不说了不说了悔死我了!……因为已经是这么回事了吗!所以我可没想过我再能穿上它。“快脱了湿裤子呀?”小倆子竟在催了。
  “脱裤子?”我惊呆了:“在……哪儿?”我转了一回身子,我要找那个遮羞的地方……才可以的筒子们说是吧……
  “什么在哪儿脱啊?就在这儿啊!”说时就蹬在我的身旁开始扯我尿湿的裤脚边。
  “不行不行!”可是我立即发现,要想藏身遮羞真是妄想,于是临机一动:“你要转过身去,啊对了,你还要闭上眼睛!”
  “没我哥大呀?我哥隔三差五都要换呢!我娘说哥是病,所以啊大我的呢还尿裤子?你也有病啊?“
  “你才有病?”见你个鬼了?换条裤子摊个病,我才不干。
  “没病也不能穿湿裤子呀!快换快换!”说时就蹬在我的裤脚边,扯裤子呢!
  “不行!”我赶紧挪开了身子!
  “怎么啦?”小丫头噘嘴了……
  “你得转过身子,背对我,闭上眼睛……”想不起来在哪儿遇过这事儿,人家就是这样处的……
  “也知道害羞?好吧!都听你的!”
  我就像盗贼似的手脚麻利脱下和换上了裤子:“现在,你能告诉我,车门,他在哪儿了吗?”好大一会儿,我才见她缓缓的睁开了那双又黑又大的眼睛,之后又像明白了什么似的,向着桂花树的南枝下,一排低矮的简易住房,我竟然看见,那中间的一间,已经是乌黑色的木门的房子,那门也还是开着的呢!指了一下;我就大着胆子,稳稳地走过去---别让人真把我当成小贼娃;我缓缓地进了屋,环顾了一遍,也只是有一张看起来比我的床要洁净些的单人床;紧靠床的,是一张带屉子的书桌,书桌前面,是一把直直的靠椅;屋的中央,一张极不起眼的小四方木桌,可是,它的上面,一个清爽的铁盘上面,横着两只木筷,木筷上面,盖着一只大花坪碗,它一下吸引了我的眼球---一定是好吃的啊!三多公里的砂子路,早把我的小肚肚儿抖空啦!
  我轻轻地揭开花碗,一阵从未闻过的清香即刻钻进鼻孔,我不由自主地拿起了横在盘上的筷子,夹起两丝带着白花花油迹的肉条塞进嘴里,我敢说此刻我感觉到的那个肉香,至今仍是我尝过的最美最美的美味---美味使我忘却了一切!我哪里停得住筷子?筷头毫不犹豫地再次伸向盘子,正要第二次夹着肉丝了,突然就被厉声喝住:“就是他!”
  我的筷头停在了空中……


注释:
  1:喜年猪:即洗年猪,杀年猪。
  2:羞病:男女生殖系统和生育能力畸形的现象,鄂西北一带乡村忌讳谈论且将其视为“羞病”。
  (下集提要:车国先也有七情六欲,可那情欲的苦主,在妻子之后就粉墨登场迎接车国先的竟是泼在头顶的洗“鸟”污水……)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7-9-9 18:47:2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7-9-10 08:4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7-9-11 12:0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7-9-25 05:5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本节在全书中的逻辑名是“快脱裤子”---作者注。

使用道具 举报

    GMT+8, 17-10-18 08:22 , Processed in 1.115356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