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68|回复: 2

[散文] 苦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7-9-14 01:4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苦   恋

贾斯炜



   
贾斯炜
凤儿,西部姑娘,今年二十一岁,是我早期的网友之一,现就读于武汉的一所国家重点大学汉语言专业。
这些年,我们在QQ、微信上谈人生,谈学问,谈做人,谈读书,甚至是恋爱、婚姻、家庭无所不谈。我的观点每每得到了凤儿的认可,故她说我是她生活上的兄弟,学习上的导师,情感上的长者等等,称呼为老师。
其实对我来说,年青人,特别是这种美才女这样评价我,认知我,称呼我,不论人家说的是真心的,还是假意的,我都觉得很是受用。因此我就默认了自己是人家姑娘的老师。
今年五一期间,凤儿非常慎重地邀请我到一趟武汉和她见个面,说有事要当面请教我,听听我的意见。我让她来十堰见面,她说真的不方便。但五一期间因为有事,没有成行。后来虽然多次到过武汉,都因为时间安排紧凑,也就没有和她见成面。
到了七月份,凤儿又多次催告。
因此次荆汉文化之行,时间相对长一些,晚上一般也没有具体的工作安排,就通知了凤儿,凤儿欣喜若狂。
我让她定好见面的时间必须在晚上,地点由她定,她说就到我房间去看望我。我把宾馆的地址、名称和房号发给了凤儿。
第二天,晚上八点过一点儿,凤儿拉着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来到了我的房间。
我问:“你的父亲?”
凤儿:“不是,老师,是我对象。”
我一愣:“怎么?你的对象?……”突然觉得自己的言语有点儿不得体,转而对这中年人道:“小兄弟,怎么称呼?”
“贾老师,我叫许成。凤儿经常跟我提起您。
因为看上去就是四十岁左右的人了,我也就避免提及人家的年龄,于是就问道:“在哪儿做什么工作的?”
“老家县城的一所中学教书。听说您要过来,提前把手头儿工作安排了一下,就请假来看望您老人家。想听听您对我跟凤儿的事儿的看法。”
“谢谢!好像不是一般教书的吧!领导是吧?”
“算是个校长吧!
“校长就是校长,怎么还叫‘算个是校长吧’!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两个哥哥都当爷了,我和父母三个人过。”
“怎么?……”算了,不和人家说些让人家尴尬而难以回答的话题了。还是和凤儿变相地好好了解一下情况后再说“凤儿,你和许校长是师生恋吧!师生恋好哇,师生恋知己知彼,感情牢固,好呀!不过你既然把我当长者,我还是想听听你们是怎么恋爱的。
原来,凤儿在上初中一年级时,周末到校外一个僻静的地方晒太阳读书,被一男子强奸。
凤儿出生于书香门弟,年龄小,又不敢将这事儿向老师和家长说,后来知道这是一个富贵人士。
这人看出了凤儿的心理,说是凤儿们学校校长的命运都是他左右的,凤儿一旦稍有不从,就声称要将这事儿告诉校长,凤儿害怕,只有每次都依了他,被他随时占有。
因为凤儿的家教严,年龄虽然不大,不能深入理解这些事情的严重性,但还是觉得不是什么好事。顾及名声加上他和校长的关系,就一直不敢给父母和老师说。
突然有一天夜晚,凤儿恶心呕吐,天亮后到医院看看,医生说已经怀孕四个月了,要他的父母带她来处理。
这天晚上,凤儿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占有她的这个富贵人士,这富贵人士说明天安排人带她去处理了就是了。
第二天中午,两男子将凤儿叫了出去,带到一宾馆,强行将凤儿粗野地轮奸之后,扔下一千块钱说:自己想办法,否则……
凤儿再到医院,得到的答复是必须是自己的成年男人或者父母来,否则不可能打胎。
凤儿没有办法,找到这个富贵人士单位,也见到了人,这人警告凤儿:“不要赖我。否则……”
凤儿没有办法,想到死了,因为她觉得死了,这丢人的事儿就没有人知道了。
这天,刚好大河涨洪水,放学后凤儿来到河岸坐了一会儿后,在河边观察哪里的洪流最大,在这个城市的一所小学任校长的许成老远看到河边的这一女孩儿,高喊:“涨大水,河岸松,河边危险。……”但因水流声急,凤儿无法听到喊声,许成边喊边向凤儿跑去。
凤儿隐约觉得上游有人下来,认准了跳下去就会立即被卷走的地方,义无反顾地跳了下去。
许成飞奔过去,已经见不到人影了,便向下游观察过去,百米之外隐约可见一团长发随急流而下,或许就是刚才跳水的那个女孩儿,许成拼命奔跑过去,径直跳进了洪流。
虽然水流湍急,但许成水性也算可以,最终艰难地凫到了漂浮的头发处,果真是个女孩。……
两人被洪水又冲出了两三百米之后,终于将这女孩救上了岸,简单抢救之后,背回到家中。
第二天,凤儿自然流产了。许成安慰道:“这其实是好事,就先住在我家,给学校请个病假,休整一段时间,我来想办法,给你改个名字转个学校,再继续去上学。
这些日子凤儿好像长大了很多,跟许成谈了很多读书的事情、与人交往的事情、甚至是将来的婚姻事情,凤儿最担心的还是将来嫁不出去了,说:“许老师,您对我这么好,我要是嫁不出去了,您要我不?”
凤儿谈话的方式和观点虽然非常幼稚,这许成还是感觉到了她的善良和无助,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小娃子嘛,先安慰一下再说,道:“有许成哥哥呢,不怕嫁不出去。”
“您说的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
“不许骗我哦
“你说许成哥哥是不是好人?”
“当然是好人。”
“既然是好人,怎么会骗人。”
“那您现在不许说婆娘的哦
“嗯!”
“那我们拉个勾吧。”
反正只是应付一下目前的事态,许成对凤儿的这些要求也没有多想。
二人勾了小指,印了大指:“拉勾就拉勾,来……”
让许成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安慰,凤儿却当真了。以后的日子里,凤儿不仅把许成当成亲哥哥看待,更重要的是许成一跟女性交往,自己也就觉得对不起凤儿,凤儿好委屈似的,连自己也不知道这是种什么心态。
许成虽然近三十的人了,因为有这种心态,每每没有与同龄女性深入交往下去的决心,更不用说谈婚论嫁了。
一晃三年过去了,凤儿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里唯一的一所重点高中,并明确向许成表白:“如果不嫌弃我过去那段经历的话,一定要等到我把书读完。……”
高中毕业,凤儿考上了武汉的这所国家名校,许成很高兴,但凤儿却拒绝入校,理由是许成应当成家了,许成说:“我答应过等到你把书读完。……”于是死拉硬拽地把凤儿送进了大学的校门。
我问:“你们现在到底怎么打算的?”
凤儿说:“您是我们的兄弟、导师、长者,多重身份,因此想听听您的意见。如果您觉得我们可以结合,这个月十八号我们就去登记,如果您一时不能决定,我们就再考虑一段时间。……”
“许校长,我想听听您对爱情和婚姻的看法。”
“这世上许多事情的动机是无法说清楚的。但爱情,不论动机是什么,只要彼此之间真诚的相惜、相助,都是实在的,更是值得尊重的;婚姻,不论动机是什么,只要彼此之间坚守着相协、相促,都是能够永久的,更是值得赞颂的。
“凤儿,你也说说。”
“经过这么多年,证明许成哥跟我确实是相惜、相助的。这八年,经过了风雨考验和时势变迁,许成守护了自己一时的戏诺,我也守护了自己的稚嫩的初心,所以,在以后的人生中,我们一定更能够相协、相促的。……”
“说得好。相互怜惜、相互扶助的爱情一定能建立起牢固的情感基础,但相互妥协、相互促进才是婚姻的保鲜剂。你们两个能不能记住今天彼此在我面前说的话?
凤儿和许成同时答道:“一定牢记!终身都不会忘记。”
“好!为你们未来的相互妥协、相互促进而祝福!

QQ:729887056。

微信:jsw7238760。

电话:8684998、13872801780。

十堰楚郧法律事务有限公司。

地址:十堰市茅箭区市府路1号万象国际城1栋2603室。

十堰律师    法学教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9-16 09:3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您这教授当的……好好继续,定有好报!

点评

谢谢!一定努力吧。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17-9-17 11:24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7-9-17 11:2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龚举国 发表于 17-9-16 09:35
您这教授当的……好好继续,定有好报!

谢谢!一定努力吧。

使用道具 举报

    GMT+8, 17-9-26 02:51 , Processed in 1.118447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