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32|回复: 5

[其他] 文学评论:凸凹别致又如信手拈来《苦恋》赏析附:较早影响我的“网读”文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7-9-25 06:4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原创] 好,之,为止 [复制链接]  
  
    何主席,素昧平生。
    龚举国,我不认识。
   木棉,多有得罪。
   逝者,念逝者为尊;活者,愿活者安好。我相信这是每一个人的心里话。
   何主席走了,他的家人比谁都心痛;即使我们这些素昧平生之人,看到一个生命从这个世界像流星一样在陨落,大家都会唏嘘:生命薄如蝉翼,脆弱的让人心疼。但是人死不能复生,我们该用一种什么样的姿态去面对生老病死伤别离呢?我想,每个人的心态不一样,看法也就不一样。
    论坛上有很多何主席的身前好友,或者同事。大家都以文字的方式表达了对何主席深切地怀念,这反应出何主席身前做人与处事得到了大家高度的认可。就像一句话所说,一个人伟大与否,最后要看有多少人为他写悼文。无需用高大上,伟光正的形容词去说他们写的有多感人至深,因为这种表达于事无补。如果高大上和伟光正能让何主席起死回生,不光是我,包括所有的人都愿意口吐莲花。
    莎士比亚说过,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一部历史,我们都得尊重。不光是对那些逝去的人,还有那些活着的人。如果一个人连对活着的人都没有应有的尊重,就不要妄想他去尊重一个逝者。
    我们每个人都有亲戚朋友和家人,早晚会经历生老病死伤别离,谁也逃不掉。所以,在这个上面没人会幸灾乐祸,只有对生死看法的不同。
    何主席对木棉有救命之恩,这种恩情比天高,比地厚,任何人对于这种恩情都会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是的,何主席走了,木棉愧疚,你觉得今生再也没机会报答这份恩情。换着任何一个人,都会愧疚。但是,何主席当时救人不是为了以后你去报答,那是一种人性释然,换着别人也会去救人,这是缘分,一种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证明你木棉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相信,以何主席的为人处事,他需要的并不是日后怎样的去报答,而是你生活的更好。何主席活着的时候,也许你因为生活,因为工作,身不由己。当何主席驾鹤西去之后,你想起要感恩。我也坚信你是真的爱何主席,不然你不会有这么大反应。问题是,你要用什么样的姿态去感恩何主席,难道在论坛上和龚举国隔空叫骂就是感恩?这种感恩,以何主席的为人处事,何主席在天之灵,也不乐见。我坚信,何主席生前也会遭遇过或多或小的不公,但以何主席的修为,最起码的自尊和尊重他人是有的。
    什么是感恩!感恩是脉脉不得语,盈盈一水间。感恩不是歇斯底里,更不是叫骂!也许在你眼里,觉得龚举国亵渎了何主席。仔细看了龚举国写的文章了吗?在很多人眼里,都把龚举国当成奇葩,觉得他是另类。我无须为他开脱,如果对于一个年长的人都没有应有的尊重,还谈什么感恩。也许有人会说你爱恨分明,是个性情中的女汉子,如果你换一种包容的心态来面对龚举国的文字,你是女汉子中的纯爷们。
     从木棉的文字,可以看出何主席是个值得尊重之人。人生在世,谁没去说过别人,谁又没被别人说过。不管遇见什么事,一个真正有气场的人,不会像长着獠牙的纸老虎张牙舞爪,而是波澜不惊,坐怀不乱。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我不支持你做法。真诚地希望你化悲痛为正能量,而不是暴戾之气。
    你可以有一万个理由去指责龚举国不该写这篇《惜何主席》,甚至可以批判龚举国歪曲了何主席,但必须要有个底线,这个底线就是不得伤害龚举国的人格和尊严。看看你写得那篇檄文,除了语句比龚举国通顺外,更多的是恶毒。又比龚举国高尚到哪里去?论坛不是泄私愤的道场,是大家自娱自乐的舞台,可以矫情,可以怀念,可以颓废,可以感恩,唯独不能毫无节操的谩骂。
    龚举国没看天气预报。当他看见别人打着一把黑伞,穿着黑礼服,很有节奏地怀念何主席时,他按耐不住,就不伦不类起来。由于他的文字书写和逻辑思维独树一帜,让大家误解,所以你感觉他歪曲了何主席。事实上,从文字里面基本没有歪曲的成分,刻画了生活中的何主席,让何主席形象更加丰满。只能怪他写艺不精,不能精准地传递那份情感,成了南辕北辙,贻笑大方,从文字的本身是没有任何恶意。别人写文章是在盖高楼大厦,用高标号的水泥粘合,高端大气上档次。而他总爱砌围墙跑马圈地,甚至不用水泥。围墙砌的又高又长,危险也齐头并进。经常站在他砌的围墙下面,随时都会被砖头砸着头。如果一不小心被砖头砸着头,只能怪自己倒霉,尽量少去围观。他只在自己家门口砌围墙,没危害社会和他人,所以就由他去吧。其实他自己也被砸得头破血流,除了自己砸自己外时常还莫名其妙挨别人的砖,只是他还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一直还以为是地球引力在作怪,不停在解释作用力,忽略了反作用力,越解释作用力,没想到反作用力越大。他本性不恶,只是痴心不改。砌墙远比骑墙辛苦,他也不容易。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即便龚举国写的假惺惺,又夹带私货,但只要他没去侮辱何主席的人格,还保持着基本的节操,有必要这么过激吗?在论坛这个平台上公开从个人形象上,职业上等其他方面贬损一个实名制的人是有违法嫌疑,超过500人传播就要承担责任。什么要在精神和肉体上消灭人家,中国是CX吗,龚举国犯了什么滔天大罪?即使今天龚举国写了不该写的东西,可以让何主席的家人去起诉他,让他负法律责任。用咆哮的方式来渲染对何主席爱,是对何主席的感恩吗?一个没有宽广胸怀的人会感恩吗?因为我们眼睛看到的东西才是事实,其他的都是妄加猜测。

    如果你以这种方式来感恩,我只能说你错了。
    在这个世界上,人无完人,金无足赤。如果你真想感恩,你应该做的是,代他老人家对那些因为某一种原因被何主席忽略的人们说声对不起,对那些曾经帮助过何主席的人说声谢谢,对那些曾经受何主席帮忙和照顾过的人说,何主席真是个好人。经常去看看何主席的家人,去承担或延续他没完成的夙愿,而不是在这里为一篇平淡如水的文章表明你的态度,还说自己是泼妇。如果真要感恩,不要相信那些空话,那些鬼话,而是真正的走进何主席,了解何主席,还原何主席。而不是在这里不加思索,毫无逻辑性的来个天理不容。大度能容此等之事,才是天理。
    有人会说,这事和你没关系,你为什么要趟这浑水?是的,和我确实没关系。但我今天就作一个傻逼的堂吉拉德,战一战论坛上被暴戾之气转动的风车。
     龚举国是人,是个活生生的人,如果他是你们其中一位人的父亲,你们会怎么想?我和他毫无瓜葛,更谈不上交际,无谓的揣摩就免了。但我必须站出来为他说话,这不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让他得到大家应有的尊重。
    有人会说,他的文章写的不好。是的,他的文章是没论坛一部份人写的好,但谁说文章写的不好,就不能来文苑了?文学是什么东西?作家是什么?缺少悲悯情怀的文学根本就不是个东西,缺乏悲悯之心的作家大多数都是文字游戏工作者。作家中男盗女娼大有人在,作家中一丝不挂举不胜举,作家中坑蒙拐骗不在少数。纯属书上虚构,切勿对号入座过多解构。     论坛上有很多能说会道,能掐会写的圈内名流。学富堪比十字街,才高胜似凤凰山。我以45度角高山仰止,双手合一虔诚地问问?龚举国这篇文章有错嘛?错在哪里?在大众的眼里,你们就是刘谦,文字在你们股掌之间辗转腾挪,进退有度,魔力四射。小手一抖,文字就能开出花来,然后变成一个圈,叫文学圈。其实,不管什么圈,人到最后就是一个花圈。此时,我没见证奇迹,却见一阵盲动。对于龚举国,一个非常想加入你们圈里的人,你们却横眉冷对,让龚举国成千夫所指,一次又一次被别人攻陷。你们都是上道进圈的人,你们为什么不去帮助一个对文学怀着崇高敬意的人?你们为什么不去帮助一个年仅5旬还在文学道路上苦苦爬行的人?当有人撕咬一个可以做他们的父亲的人时,你们咋不出来引导别人学会去尊重一个人?甚至有时还落井下石,意欲何为?   龚举国借用司马光砸缸般的匹夫之勇, 使出浑身解数想走上那条被文学冠名的星光大道,眼巴巴地想钻进圈里,没人拉便罢,还被人推上溜光大道,头被门夹了不说,还被门碰了个鼻青脸肿。看来文学圈只能野人出没,不能俗人上道,让人费解。     美妙的诗文恰似你们的温柔,字字珠玑,句句通达,像精神导师一样不断翻腾着你们那颗白天不懂夜里黑的柔软之心。三千功名中,你们故作投名状视如粪土,八千里路上,你们伴演苦行僧霜冷长河。矫情的文字就是那大约在冬季里的鲁冰花,会在这春天的故事中幻化成零落泥。每一次你们华丽绽放之后难掩致命的硬伤----总爱把人和物像蔬菜一样归类然后贴上华丽丽的标签,形成一个高处不胜寒的闭环。但你们闭环里也需要一条鲶鱼,让龚举国来搅拌一下,必定会产生一些效应,总比闭门造车好。虽说龚举国廉颇老矣,但他脚上还星星点点沾着泥巴,多少接着地气。虽说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但我坚信在意识形态的高地上他还是一名充满战斗力的老兵。让龚举国有点安全感和幸福感吧!让他回归组织,在组织内部,干文字革命工作除了请客吃饭还不分彼此,这样他也不会无缘无故挨砖头,至少大家在举砖头的时候,也会睁只眼看看组织的面子。总之,龚举国干了一辈子的文字革命工作,也该让他有个归宿感。老是像个流浪汉在组织大门外徘徊,不是被门里的鸡肋砸的满头是包,就是被残羹剩汁劈头盖脸,太阳一晒,散发出酸腐的文化人味道。更可恶的是那些路人甲,还心狠手辣的拔毛。此情此景,甚是凄凉,于心何忍?再次让我看清组织张开了的血盆大口,吃的是文化,拉的不是包容和思想,而是刺骨般的冷漠。  有人会说,龚举国是局长。是的,曾经他是一位局长,还是一位副局长。难道这就是他在论坛上接受大家炮轰的理由?大家总是靠一种义和团的盲动去评定一个人,在个别人的鼓噪下,甚至想一棒子打死人家。我记得有句话这样说,有什么样的国民,就有什么样的官员和什么样的国家。这不是龚举国的错,他只不过是体制下的一个鹌鹑蛋,因此大家都把龚举国当活靶子来练枪法,看谁枪法好,打得又准又狠。其实那每一颗子弹不仅穿过他的心脏,也穿过我们自己的头颅。因为我们中间的一部分人,还不如龚举国,也包括我自己。
    有人会说,他开了小卖部,卖野猪肉。是的,这两样都有。房县大地上开小卖部就他一家嘛?房县卖野猪肉是他一家嘛?无非是他有些荒唐的说了些实话,在论坛上发表帖子的时候,在文字尾巴上带上一点无关紧要的小广告,于是乎大家都抓住不放。请问大家,你们谁是因为看了广告去他店里买东西?去他冻库买野猪肉?CCTV天天都在做广告,大家咋不去给某某企业说,你不要在CCTV打广告,影响大家看电视连续剧的心情。
    有时候大家不是为了真理,为了是非,而是因为他是龚举国。即使是合理的产物在龚举国身上也会被你们整的不合理起来。这种不问缘由,不问青红皂白的去挤兑一个人能代表先进文化的方向吗?
    论坛上很多都是年轻人,都是有身份和有身份证之人。为什么我们不能换个角度看龚举国?把他看成一个爱好写作却老是写不好的文痴?把他看成一个为了生存而做小买卖的小市民?把他看成一个有梦想的中老年人?把他和局长,文字,文章区分开来,就是一个时而糊涂,时而清醒的中老年,把他当成一个长者。我们何必要去无情又无耻地阉割一个5旬左右中老人残存的梦呢?不管他这个梦能否照进现实,看着他那在文学之路上艰苦爬行的身影,以及卑微的求知欲和孜孜不倦的精神,大家应该给他一点空间,何必要赶尽杀绝。文学之路也许他不会成功,也不是每个人都能随随便便成功。我们多站在他的角度思考下,我想大家就不会对他恶语相向,冷嘲热讽。大家可以从纯文学评论的角度去评判他的文章,但不能对他进行毫无节操性的人生攻击。别人把他打倒,大家还要踹上几脚,在吐两口吐沫星子方之后快,他不是我们的仇人,更不是我们的敌人,他只是一个永远不知道文学有多黑的痴人。固然他有很多不足之处,但我们谁又是完美无缺呢;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我今天为什么在这里废话连篇?
    第一、如果是何主席的直系家属来质疑龚举国,若真有地方对何主席不敬或扭曲事实,龚举国应该向人家道歉:逝者为尊。
    第二、我们不是法官,论坛不是法院,大家要用事实说话,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不要靠自己主观臆想去揣摩龚举国当过局长,就贪腐;开个小店,就是特权;码点字儿,就说他抹黑……这样做不厚道。
    第三、 我又算什么?我狗屁都不是,只陈述一个事实。
    从感情层面大多数人会站在木棉这边,因为她是木棉,另外一个人叫龚举国。有时事情的走向并不是简单靠感情来维系的,必须得有个原则。我们每个人都是有血有肉,有感情之人。但是我们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并不是睁着眼说瞎话,不能因为感情依附就把别人的肖像权,人格,尊严随意践踏,这是我们人与人之间的基本道德底线。木棉在广州,但是龚举国还要在房县生存下去。在广州木棉的明天会更好,但在房县,龚举国抬头不见低头见。给人家留一条生路,就给自己留条活路。
    逞强过后,谁都是生活的弱者。
   我喜欢有理有据的讲道理,摆事实,但从不惧怕网暴。木棉,今天你看了这篇文章会怒火中烧,也许若干年以后,你会有另外一种看法。在此,对何主席我致上崇高的敬意,念逝者为尊。
    慎终追远,明德归厚才是大家对逝者真正意义上的祭奠和怀念,而不是在论坛上码一段高大上伟光正的文字。我们不要看写了什么,而是要看做了什么。


友情提醒一下:
    龚举国,文学虽好,可不要贪写哦。对那些英勇奋战在抗击龚举国前线上冲锋陷阵的人们,这儿不是前线,咱们都好,之,为止!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7-9-25 07: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谁能想到,这位作者对我的第一篇评贴是“裆红不让”,文章极尽嬉笑揶揄之技巧---两年过后,作者却又写出这篇让我醍醐灌顶的文评---我才猛然想起让我惊奇的“裆……”文,就去回查该网友的页面,竟然被他删了---这种变化,难道不说明,即便匿名,其实也在不但地“正名”自己吗?可见网读派也是一种极具能量的作为……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7-9-25 08: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个人认为这是一篇极其高档的文评,没有一定的文学积累并没有资格读到它,所以,不奢求编辑审核发帖,仅只让有阅读权限的人士读到它足矣……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7-9-26 12:2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在县级论坛,我因实名上网,可以说经受了严峻的考验和磨难,当然,上述文字也算给了我一个恰当的 评价……但我个人认为,我的服务圈不该只是房县,所以,我计划在十堰坛以同样的形式磨练两年……祈请高层次的交流对我更有价值的启发……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7-9-27 16:34: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没有进入文学的正门,社会各界对我的文学梦确实反响异样,感念它在支持我跳出农们的过程所做出的贡献,惯性使然写出了“孕症”和“轻轻地祭”两个长篇,印象里应该还算是介绍房县的两张有特色的名片,期望得到市作协的支持,让它留下完整的故事---网站所谓的稿费,个人受愚弄次数和方法太多,我已失去和他们联袂的兴趣……祈请理解我的心情。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7-10-5 11:38: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我是真心的……     以下文字,我也用我的生命和灵魂做保:全是真的……     第一次听说他是文联的新一届副主席,我真心的邀他共进午餐,地点是东城酒楼二楼,我们一边玩着卡五星,一边讲着文学,诚如很多没有和何主席见过面的文友,钦慕之余就有了“何主席有什么传世大作我们领教领教呀?”     何主席用一句很恰切的话支开了我的问题;     主宾都到齐了---原来有一位是和何主席在军店^^同过事的,这么一过面,何主席的“主次”立即高过一份,那是我最敏感的---我毕竟三十多年的文学爱好了啊?我就把我在第二届湖北省作协小小说大赛获五百前的一篇作品呈于何主席看(后来发表在中国交通报上),何主席初略看过,轻轻地放到一边:“写小说啊,要有独特的观察,例如鲁迅……”     我努力装出虔诚状,但“鲁迅退出中国文学舞台,已经是……”几乎喷口而出……     此时该是我短篇小说创作的第二个痴迷期和成果期……      以后我肯定有机会了解何主席的文学路和文学成就,慢慢的我懂了,何主席和我最大的同点:渴望以自己表现在文学里的真才实学,获得社会的认可,进而改变自己的命运……异点是何主席虽没有比我多的文学成就却进了文学的主题队伍进而成了文学老师,而我虽然有些不值炫耀的作品却成了“吃喝工程师”,于是就不得不在哪怕是真心交流的时刻,却也不能正视自己的作品为“作品”和心不甘情不愿的看着别人轻视自己的作品……     于是我的作品就只能在^县以外的省报央报上发表……     不客气地说,自此以后我对萌发于“我认识的^县第二届文坛领袖……”也是真的彻底失望了。     但我并没有把里面的“规律”理透---竟至知晓何主席大难复苏,我也只是和他简单的---应该是只寒暄了一句……      突然听到了他的离去,心头砰然跳出一个“惜”来……(见雁南飞渡之《哭何兄》之第一回帖)     直到今天,知晓这事已经四天了,心中总是“惜惜惜惜”,不过终究很难“惜”出半个道理来。今天摁开电脑走进文苑墨香,突然就“惜”出了一个解脱:如果我不爱好文学,我就不会在极不会的时刻留意他何^主席,因此我将何惜之有……行文至此,只能说肯定有难言之隐而“鲁迅”与我的何^兄弟,天国里你再别被世事的别扭而别扭了吧!

点评

此乃《惜何主席》原文,嗮在这里供大家参考阅读……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17-10-12 13:3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7-10-12 13:3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龚举国 发表于 17-10-5 11:38
我是真心的……     以下文字,我也用我的生命和灵魂做保:全是真的……     第一次听说他是文联的新一届副 ...

此乃《惜何主席》原文,嗮在这里供大家参考阅读……

使用道具 举报

    GMT+8, 17-12-18 03:46 , Processed in 1.123058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