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22|回复: 6

[散文] 驼背表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7-9-29 17:38: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驼背表哥


驼背表哥是母亲堂姐的大儿子,自我记事起表哥就是个走路低弯着腰,脊背上顶着个大凸的残疾人。按娘家排行母亲是老三,我们喊驼背表哥的母亲叫二姨。二姨家离我们村只有六七里路,二姨在世时,姊妹间就来往得非常贴心、亲热,用母亲的话说:“我和你二姨隔个肚皮跟亲姊妹一样。”驼背表哥自我记事起就是我们家里的常客。
驼背表哥腰虽残疾,但脸貌方正,浓眉大眼的,脑子也很好使,不仅会讲些前朝古代、古往今来的故事,更重要的是有一个补锅、订缸敲敲打打之类的小工匠手艺。我们村营子大,初开始见我们家来了个怪怪的“外星人”,孩子们出于好奇,尾随在驼背表哥的身后指指点点窃窃私语,表哥则不吭不声,慢慢悠悠地坐到凳子上,孩子们就把门口围个严实,傻傻地瞅着驼背表哥发笑。表哥喘好了气,一脸微笑地向孩子们招手说:“过来,给你们讲故事听,还有糖吃呢!”说着,驼背表哥一只手伸进衣兜里摸索起来。孩子们见表哥和蔼可亲,又有糖吃,就没有了距离感,跟着进了门,围在表哥身边。驼背表哥就给孩子们讲一些爱听的故事。和孩子们混熟了,表哥要是一月半载不来我家,孩子们就向我和母亲打听驼背表哥。
那时候物资匮乏,既是三五块钱,农村人看得都非常贵重。我们家做饭的一口小铁锅,锅上圈烧的时间长了烂些小眼孔,做饭时灶火里的火苗直往上窜,高粱杆扎的锅盖被灶火燎得焦糊焦糊的,做饭时只好把锅盖支得高高的,一口新锅几块钱,母亲迟迟也买不到家。坐在灶火里帮母亲烧火的驼背表哥硬要塞给母亲几块钱让买口新锅回来换上,母亲知道表哥一家日子过的也不容易,说啥也不要。驼背表哥忽然想起他家前几年换下一口烂了边的大号锅还闲放在那儿,把烂边裁掉能顶小锅用!驼背表哥量好两个锅的尺寸,用手钳咬住锅边一点点往下掰,那时没有电动工具,他花了整整一天时间把大锅改成了个小锅,锅边用砂轮打磨得平整光滑,改好的小锅严丝合缝地架在原来的灶圈上。
我们村有家大菜缸卧酸菜时从上到下撑开了一条长缝,砸烂扔了可惜,想请驼背表哥给修补修补,驼背表哥满口应下,回家不几天就带着工具来了。驼背表哥小心地用手钻沿缸缝两边隔一段并排打两个细眼,用短节中号铁丝把缝隙两边连牢,再用桐油加石灰做成的油调灰勾缝,一口烂了的大缸经驼背表哥修修补补又可以装水装菜了。那时,农村里的小手艺人给人帮忙是不收钱的,有些人家心里觉着过不去,来客了,顺便喊去吃顿陪饭。
会这个手艺,驼背表哥在家里是个闲不下来的人,东家的水缸漏水了,西家的瓷盆破了,还有找他磨剪子、磨菜刀的,请他去家里或把东西拿来让他修补他都会一一应承下来,他觉着乡亲们请他帮忙是对他的信任,人面值千金啊!谁也不能拒绝。苦在脊背弯成了一张弓,站着坐着时间长了那根弯了的腰脊骨像压上了千斤重物随时会断裂似的。身材高挑、面貌姣好的表嫂成了他的帮手,忙乎完这些杂活,她就把所用的工具样样捡拾好,放进小木箱里带回,整齐地放在家里的一角。知恩图报的乡邻们也没忘记驼背表哥夫妻的情义,一些挑担磨脚的重体力活,人们总是争先恐后地找上门抢着帮他们干。
每年六七月份,驼背表哥家的后山坡上一丛丛野桃树枝子上挂满了指头蛋大小成熟了的苦桃子,驼背表哥和表嫂拎着箩筐挑拣些个大滚圆的摘回,将苦桃皮挫净后,淡黄色的桃核纹路清晰,像铠甲一样护住里面的核仁。驼背表哥把干定了的苦桃核慢雕细刻成鸡、狗、猴、提篮等形状,再用细砂纸慢慢把表面打磨光滑,雕刻成的小动物惟妙惟肖形象逼真。心灵手巧的表嫂把这些雕刻的桃核用染布的颜料染成红、黄、绿等色,再用结实的细红线穿成手镯送给村里的小孩子们,说是孩子们出门戴上苦桃核手镯,能逢凶化吉、正气避邪。
驼背表哥因走路不方便,出门办事或走亲访友,表嫂多是一路相陪,路上不认识的人听说眼前这个皮肤白皙扎着两个羊角辫的漂亮媳妇就是驼背表哥的内人,惊讶得瞪着眼睛直咧嘴,这可真是现实版的潘金莲与武大郎啊!当面还是啧啧赞夸驼背表哥有艳福。每当这时,表哥表嫂只是笑而应之。对于这些评头论足、以貌取人的话,表哥表嫂听得太多了,他们只相信自己心里的那把尺子。这么多年风风雨雨,一路艰辛,表嫂深知,两性婚姻不仅仅是外貌、长相、金钱和地位,更重要的是心灵与心灵的碰撞,对于这个婚姻,她也曾迷茫过、犹豫仿徨过,现在她更坚信了自己当初的无悔选择。
我长大点后,母亲闲下来时喜欢给我聊天,聊一些她过去经历的苦难和现在一家子人丁兴旺的不易及为人处世的道理。有次聊到驼背表哥和表嫂,我好奇地问母亲:“驼背表哥天生就那样吗?表嫂长的那么漂亮,咋看上表哥的?”母亲平静的心一下子变得激动起来,你哥哥这辈子命苦啊!好在老天爷睁眼,给他了个疼他、愿跟他过一辈子的人。你娃子啥时候也不要小瞧你哥哥,你哥哥年轻时长的人高马大,十九岁那年去验兵,领兵的第一眼就看上了,和我们村建华的爸爸同一年到部队上当兵的呢。
那年代正赶上饿饭,外地不少人到我们这里讨饭,地里的野菜都捥吃的没有了,有些年老体弱的人走着走着饿的倒下不能动弹。你哥哥当兵的营房就在表嫂家附近,你表嫂的爹连病带饿去世了,撇下你表嫂两个年幼的弟弟和她妈,刚开春家里就没啥粮食了,一家大小靠到山上找些野菜和别的能吃的回来充饥。你哥哥在部队食堂做饭,那时粮食普遍紧张,部队上的伙食也很差,知道你表嫂家的情况后,心肠好的他每天把洗锅的净泔水攒在一个水桶里,桶底下总能沉下几粒米,说是把泔水提给表嫂家喂猪,实则让他们一家吃野菜时能搭个五谷味,就这样,你表嫂一家算是渡过了饥荒。
驼背表哥常常给他们家“送饭”,假期里有时间还帮他们干点重活,时间长了,表嫂这个情窦初开的女孩对正直善良一副热心肠的兵哥哥产生了爱慕之心,只是担心人家是部队上的人,有知识,人又长得英俊、潇洒,不会瞧上自己的,她把自己的这份情感萌动暗藏在心底。
几年后的一个秋天,表嫂家后山上几棵柿子树没等柿子泛黄,就被人们偷摘的所剩无几,部队上放假,表哥路过此处,看到表嫂十一二岁的弟弟正要爬上柿树,去摘树顶高处人们够不到摘的几个柿子,自己脱了鞋子一会儿就爬上了树顶帮他摘。表哥刚把一抓柿子摘到手,换手时因站立的树枝太细,只听“咔嚓”一声树枝压断,表哥因一只手拿着柿子没来得及抓住树枝摔了下来,腰部正好平垫在柿树下一个大石头尖上,顿时流血染红了这块大石头,表哥当场昏迷不醒。部队医院检查的结果是,腰脊骨碎成了几截,恢复得好,能站起来弯着腰勉强走路,恢复不好将终生卧床!
表哥遭此厄运,二姨一家如晴天霹雳塌了天,表嫂一家也是悲伤万分,恨老天让好人遭此磨难。在医院的治疗和表嫂的耐心照料下,表哥最终能驼着腰站起来走路。表哥不能在部队服役,又身落残疾,只有退伍还乡,因表哥在部队上立过功,表现好,民政部门按月发给他一些生活补助金。但对于这样一个残疾人,回到农村,注定要打一辈子光棍。表嫂毅然决定要跟表哥一起回老家伺候他一辈子。开始表哥坚决不同意,心想,自己成了个残疾人,前路茫茫,不能这样自私害了这个好女孩,伤前伤后,表嫂对他的那一番特殊的好他也不是没有察觉到。表嫂为了表达自己的决心和诚意,当着两边大人的面“扑腾”一声跪在表哥面前说:“我们全家的性命是你给的,以后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会跟着你,你啥时不答应我就跪到啥时!”加上表嫂的母亲也意决果断,表哥最终不情愿地勉强答应了。两人就这样恩恩爱爱,同甘共苦,风风雨雨携手到现在。
以后,我们全家搬到城里居住,和驼背表哥表嫂家来往的很少,母亲时不时会提起驼背表哥和表嫂,只要听说是他们那一带的老乡,母亲定会刨根问底,从那些人的嘴里打听驼背表哥和表嫂的消息。。。。。。后来得知驼背表哥七十三岁那年因病去世,耄耋之年的母亲难过了好长一阵子。表哥死后,他们的一个姑娘已经出嫁,两个儿子先后成家立业,表嫂跟着儿子儿媳们住,孩子们都很孝顺、正干,让表嫂心里宽慰了许多。
岁月轮回,时光垒加,虽然多年没见过驼背表哥和表嫂了,可他们的相貌在我的脑海里仍是那么清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10-11 09: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我把格式给你排了下

点评

谢谢吉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17-10-12 20:0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10-12 08:56: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点评

谢谢赏读!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17-10-12 20:03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7-10-12 20:01: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段吉雄 发表于 17-10-11 09:13
我把格式给你排了下

谢谢吉雄!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7-10-12 20:0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7-10-12 21:52:2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用文字记录生活点滴,传递真善美的情感。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7-10-14 11:4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谢谢点评!

使用道具 举报

    GMT+8, 18-4-27 07:22 , Processed in 1.355009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