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91|回复: 3

[小说] 长篇小说《孕症》14、月夜审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7-10-2 07:3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这个!这个……这个……安惠,你让我去……?”
  惊悸之余,到底只问了个开始,就自己打住了话头,愣怔在话筒前好大一会儿,摇摇头自嘲这“接雨兆”的活儿?这接孩子的活儿?也摊上我了?
  “是啊国先!你看我,我正陪同123首长姚萍乡返城途中啊!路上还要两个多小时---你知道呢!你也回城了啊?你再不接孩子,你看……没有……!”不是安惠没有说完话题,怕是……哎!这山峰常常屏蔽信号……话机戛然而止也是常事,不过这会儿?盲音不是……我想此时安惠的车子应该进入了隧道等等屏蔽更强的通讯障碍之类……
  匆忙理完手头的工作,小跑着来到县实验小学,远远看见大门口就剩下一衣花裙少女,还有少女身旁的幼童……
  “爸!一个大白狼外婆!”兆儿欣喜不是惊奇不是,自顾看着我说。
  我一脸惊诧!“小兔崽子,老爸头回接你,你可不要吓我啊?什么遇上大白狼……”扭头瞅瞅兆儿身边的少女……
  “啊!是这样,我正护送学生呢!扭身回见雨尧身边,一位白净净的婆婆,正说着‘雨尧煞像桂子小时’什么的,还逗雨尧叫她外婆呢!可雨尧只朝我的身后躲,并喃喃着说‘大白狼外婆!大白狼外婆!’我见等不着安惠姐,孩子身边又像有蹊跷,就给她打了电话,你该是孩子的爸啰!”花裙少女口齿伶俐地一气呵出。
  我赶紧谢过老师,拉住了雨尧的小手……心下并没放开老师口中提到的白净净的婆婆,婆婆口中的桂子,孩子口中的大白狼外婆?这一切信息还都指向了……?不久心里终于又被惠儿和雨尧的俏皮交谈引开,突然定格到了那次雨尧的奇怪的探问:“妈妈!什么叫结婚呀?”
  安惠一愣,旋即冷静下来:“我们雨尧,怎么说起这个话题呀?”
  “妈妈你得回答我!”
  “啊!结婚啊!就是一个好哥哥和一个好妹妹结成更好的朋友,好到一起吃饭啊做家务啊什么的!”
  “那我可以和一个好阿姨一起吃饭一起做家务啊的么?”
  “阿姨?什么阿姨?”
  “桂花阿姨啊?”
  这回我可真的看见,聪颖的安惠彻底的愣怔在哪儿,闷过好长时间才说出一句:“哈哈!这个妈妈得考虑考虑!”你看看你看看,这桂花是从那条枝上攀扯到小家伙雨尧的这根神经?上次的浑水还没清呢?就又来了大白狼外婆和长相相似的桂子,我们车家和叶姨这代的情缘都还没了,这下一代还又攀扯上了?
  咦!安惠?你怎么啦?你我首次相遇时的果敢、灵巧都丢哪儿去啦?你让我想想你的灵动机敏,看看那一招适合解理眼前的疙瘩?
  ……
  那会儿,我才下火车,背背被囊,左手提着一个帆布大提包,右手抓的是装着搪瓷脸盆等物什子的大网兜,努力地找着什么?刚走出武昌南站的出站口,我突然看见了我心仪的“武汉商学院”接生牌,不,是持牌的身着碎花长裙的高挑姑娘,不,不,不,……今天过细琢磨,应该是兼而有之吧!我径直向她们走去,“商管系,新生!”我做过自我介绍;持牌女生后面,一位手里拿着名单之类的大信笺---哈哈,整个信笺的蓝色文字上面,又有一只覆盖了全面信纸的红色鸡毛十分抢眼---我灵机一动,鬼侃子就跳了出来:“鸡毛信……鸡毛学妹!”我心中一乐就又脱口喊过一遍“鸡毛学妹,我是武汉商学院商管系的新生”,鸡毛学妹楞了一会儿,下意识地看过了手上的鸡毛信笺,“商管系,新生接待组,武汉女子分队!”持牌女生轻轻地推了一下“鸡毛学妹---武汉分队”,用普通话问道:“同学,能说一句家乡话吗?”我说:“咋儿的不行啥!我才离开我们队上,普通话斗(都)还没习惯娃儿!”“怪不得你娃儿,起外号儿…那儿的活套!”看得出来,刻意接话的“鸡毛学妹”,是特意把我们家乡“娃儿”音吐的很重,音的很长;这俗语也算……我吃惊地看着她:“你也是,我们房县的?”“这房县,就只你……们……当前,应该只有一个‘你’呀?”“鸡毛学妹”一边给了我个?应该是猝不及防的问题,一边自个摇头,并不纠缠地扭头命令持牌女生说:“房县的车国先同学总算被我们接到了,他坐了一天一整晚的车,妹娃子们,接了他的行李!”说话间我已成了光杆儿司令,跟在她们身后也就走了百十步,上了校车……
  我惊叹“鸡毛学妹”……啊!她早做过的自我介绍:“注意啊!自我介绍了,听好听明白,记一辈子:安惠,商管系,新生,女,17岁另三个月六天入学,我可是,用房县的话……娃儿,给你说的啊?以后可得改了……见人就起外号的毛病---什么鸡毛学妹呀!痞里痞气的……”末了,才把眼神递向我,看见我也在认真地盯着她,“你咋把我们房县的土话说的这么好!”“什么土话?这叫房县的官话---我说的是房县的官话---以后再给你说呗!不过请你记住,从现在起,房县的同学,可就是‘我们’了啊!---当然,我应该只算半个吧?”说完,扭过头跳上校车,算是给我再次引个路子。
  以后,以后,凭借着房县官话(读者见谅,自那时起,我对我的家乡,啊!应该是我将我的家乡在我脑海深处的定位,已是刻骨永恒的“官位”了!武汉俩芽也说我们是官话呢!我更不可有丝毫的亵渎与她!就如我的母亲!)的亲切,我和安惠自然接触就多一些,我敬佩她对房县的热情、了解甚至多过与我;对房县的眷恋甚至热过与我;这些,与今天有了儿子的她比,怎么竟至判若两人啊?
  她放弃省城的优越条件,放弃已被选调进省政府机关的有利前程,放弃父母为其择的夫君,下挂到我们小县,并毅然决然的主动着和我这个穷光蛋成了亲;我想,她的这个选择是需要何等的眼力,是需要什么程度的勇气?还需要多么巨大的现实抛弃?这个冒险,作为一个女人,她的赌注应该也算是“破釜沉舟”,从而去实现应该是蓄谋已久的“背水一嫁”吧!?
  而对于我,这又是多么实在的鼓励!这在当时我们赶行子(注释1)调进政府的圈子内,甚至全市类同的机关都是多年的佳话,激起过多少层次的干部对我的刮目?当然,物极必反,也有一些甚为难以入耳的绯闻,我可相信应该归属到“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了:我和安惠大学四年,这女子的脾气习性,哪点儿我不清楚?
  安惠是青葱拌豆腐明白的下嫁,如果我真的再不知道珍惜,我也就不配我娘教导我的“要从小到大都得做知书识礼的儿郎”了!
  但我相信,她是不会,起码不是完全向我这样体会的,她必须也得留一手,现实生活中,她应该把我敷紧捆牢,在此千公里半径内再无半个成年的像样的亲人的现实中,恐怕也是她一个身单影只的弱女子,再也不能疏忽的心理防线吧!
  行文至此,我就想起,我和安惠结婚之前,有一晚月高星稀的静谧时刻,我们在河堤的背人处,安惠静静地躺在我的怀里;她是那么有气无力慢条斯理唠嗑着话,但每一句又是那么清晰:“炎夏的白雨,透心凉吧!?”
  “淋过白雨的我最有权发言!”我有些得意自己的丰富阅历。
  “即时的感觉可以理解,也应该是有理论根据:温差造成的呗!”看看,还在和我搞什么理论探讨吧?本夫君就是你最好的搭档!文武的依靠!陶醉着刚想接话,安惠却又出来了话题:“可以设想,纯白衬衫,被雨淋透了,挡不住任何视线的啊!”
  “是啊!淋过后贴在身上,竟是全无遮挡的一般!”我的眼前已经浮现出那场白雨后桂花的清晰胴体……
  “健男靓女,此情此景,竟然都能做到不越雷池半步,何等高风亮节啊!”
  “惠儿你……”
  我简直惊呆了,我们难道同步忆起了那个场景?惠儿不在现场啊,这样儿惠儿你就是有意揭我短了?可是,那场景除了桂花和我……我没向任何其他的人吐过半个字啊?难道桂花她?安惠你这弦外之音,审夫啊?如此,我还有什么值得隐瞒了啊?“苍天为证,想当年俺一个农民孩子,好容易跳出农门,设若大二被开除回家,辱没祖宗事小,我的前程就全泡汤了啊!”这个话题不容赘述,大三时我们班就有个案,几乎就是这个结果---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副班长的我,生活委员的安惠应该都很清楚。我还清楚我和桂花决绝的“那个了”的话题,小范围的已经传的很详细了,于是我进一步的开脱说:“更何况,设若当时染指了桂花的身子,桂花拉我叶姨面前表白‘那个了’的提示,我能斩钉截铁的否认?且能逃掉?”我惊异竟这么一气呵出了:“安惠,我虽然事事不如你,可我有福和你成亲,起码在成亲前我还是腰直的!现在对于你的揶揄,本夫君拍胸脯保证至目前还保持着高尚的自尊:本夫君当前可是硬郎朗的,站在贵夫人面前的腰直郎君!”
  “成亲以后,就不能保证腰直了?”月光扑面的安惠,静静地柔柔地盯着我;“那就得看我车某后院的声誉了!”我也调侃了安惠一下;“美死你,看别人多在乎你了!”安惠笑骂道,说着还想站起,我有力地摁住了她!
  如果说,我的青年时期,也有过“脚踏两只船”的混账,我不否认,瞎驴吃草,也还嗅个草味儿呢!何况选妻?哪里就是强摁头糊喝水的?叶姨啊?安惠的父母虽然也是大城市的干部,可他们却都是没有任何地位的啊!哪向你家叶伯的实权和光显呢!你的桂花应该很有机会得到比安惠多几倍的见识和鉴别力啊?实际咋就没我妻一半的学识和眼光呢?
  读者诸君,你们如果身临其境,凭心凭人而论,您又会选谁?
  择夫就不说了,如今是只养您老人家一人啊!?你的儿子,和你的闺女,竟都不在养你的天经地义的候选人中?偏偏就得由我这“半个女婿”,来推这缺损的磨盘?母子两代竟还处置的这么安然!“您太偏心了吧您?”我想假如您在这个问题上做一点点调整,小侄恐怕恁是会对您刮目啊!退两步想,即便如此你也不至于这样当回事的紧锣密鼓地难为小侄,让小侄更进一步的小瞧你呀!
  突然我就想起:咱雨尧心中的“媳妇”、大白狼外婆,与我当前在处的商务局长的职位联系之后,有什么危险因素会罩上我的雨尧吗?
  哎呀怎么这么跑题?咱们刚才,应该解决,安惠怎样回答……兆儿的提问呀?


注释:1:赶行子:借用生猪采购环节的行话---1977年高考制度恢复以后,新制度毕业的学生,政府机关并没有即时形成选调制度,恰逢那几届政府人员年龄严重老化,当代知识,管理几乎青黄不接,前后几年只好成批大量调入恢复高考后的毕业生,形成了“赶行子”选调干部的现象。
  (下集故事提要:高中时代的叶桂花不屑的口气蛮购计划物资,被营业员低眉顶了回去;车国先凭借着农村孩子的谦恭实现了没有计划却买到了计划物资的传奇,第一次得到了商业交易的成功经验,也奠定了他的商业基本理念……)
  (主要故事作者亲历,次要细节服从逻辑,如有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7-10-5 09:36: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十堰作家网可以把自己的敏感词公布吗?这样长时间的耗毕竟不科学不效益啊?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在此千公里半径内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使用道具 举报

    GMT+8, 17-10-18 08:23 , Processed in 1.113981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