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75|回复: 2

[其他] “网读”文评:同全球同胞一起聊《孕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同全球同胞一起聊《孕症》---致全球华人同胞的公开信



全球华人同胞们:
    中华民族到了,求繁衍的时候!
    我们的家到了,求人丁的时刻!
    描述时下全球华人关注的主题的小说,今天由“十堰作家网”的老师审核上线了!几经考量,小说最终还是选定了老革命老红军叶文和的家族为主角,这不仅是作者的最初视觉确实由一位老红军家族激起,细想当今社会,其能胜任主角,又有历史和现实的必然---作品一定会全力诠释,读者也会从小说的推进中理性感悟;
    以下重点聊聊小说产生的时代背景:
    《孕症》创作于我国社会文明发育较晚的鄂西北山区,以最为荒蛮闭塞的秦岭山脉、武当山脉和神农架山脉的交界区域为基点,主题的发现,发掘,发展经历了四个阶段,也形成了四个版本:第一个版本是作者专业学校毕业,旋即因为恶劣的社会接受条件导致被初恋抛弃,经过几年最基层最艰难的打拼,艰难地在工作成就上获得社会认可,并一步就被调进了县政府……地位的显著变化没有使作者放弃患难结成的糟糠之妻,继之还唤醒了作者对社会底层、特别是通过“恢复的高考”---这个最底层的人民梦寐以求几乎绝望的“科举制度”---而变身的同仁中,很大一部分又沦落到了社会的最底层煎熬的人群……的悲悯之心,因此衍生出更仔细考察他们命运的激情,过程中偶然发现:他们中间竟然又有部分人因为这样和那样的的原因,成了社会生态中已经事实上和永久性的“剩女”“剩男”---那时段还没有这样的概念定义这种社会现象。“剩女、剩男”的原因是什么呢?蓬勃出世的报告文学热和作者成功发表的报告文学---相关主题躁动着作者,在校园,在车间,在机关,在商务楼,在田园……作者的聚焦在靓点,作者的脚步在疲倦,作者的心灵被震撼:在计划生育被国人操持的到边到岸的时刻,中国竟然还有如此一批生灵连生育航船的船舷都没有粘边……作者又一次成就了十几万文字的报告文学,但是准备定稿的审阅近完工时,笔者踌躇了,是的,这类难于涉足计生边缘的生灵,固然和国家政策的要求有些联系,然而就作者一线刚刚回来的素材分析,他们没有成恋,成婚,成育的障碍因素,一半应该来自于父母,还有一小半则来自于自身的“羞病、脏病”的生态(注意:此时作者才刚刚对“羞病”“脏病”的概念有所认识)或婚恋伴生的略带社会性的“羞症”因素给他们的心灵造成的毁灭性定格;这些材料如果公之于世,无疑会对他们今后的生活造成雪上加霜般的摧残,如是,作者对手稿的社会效益存疑剧增,几经考虑作者决定忍痛藏稿……  
      第二个版本形成于企业改革改制时期……二十年过去了,作者著作盈寸,经济致荣,这些综合成就和绝大多数各个时期的同僚比应该是凤毛麟角了,可日程的工作却紧紧的和下岗,再就业丝绕藤连,蓦然又见,有些剩男剩女现实又成了“剩工、剩员”(营业员),内心犹疑的酸楚不能自己,回想自己走过的田头,车间,机关大院,多少少男少女的梦幻和这些早生的白发,凄凉的宴邀相伴着,《高楼盖了桂花树》的许许多多镜头再也挥之不去,可是,作者为事态设计的解决办法:移走桂花树,地域范围内清除绝育毒素,使桂花树下的下一代复育,拯救中国一定比例的生育困难群体……即便随愿,香毒之外祈求的目光,作者有底气放弃他们的诉求迫切吗?……加之另一个小小的遗憾:作者此时还不是专业的文字工作者,作者的文字成为了网络小说,成了被那些手握可主导思想可操盘广告工具的大师们的无本资源,至于作者的利益,只能在愤怒抗议之后向小丫头一样悄悄的滴过眼泪,然后绝笔……《高楼盖了桂花树》怨死网络……  
      第三个版本是在作者卸下沉重的工作责任之后……此时“羞病”的病症又衍生出了“失独”等类型的病毒,“脏病”也随着岁月的轮回,凸现出毁灭家庭的恶果……据作者考量,它对中国社会经济和人文因素的可持续、不可遏制的破坏已经远远大于一二三甚至上百过千次的SARS病流行……各种“羞病”病症制约中国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使得乡亲姐妹兄弟的机体以致他们的长辈家庭屡屡遭创,这些鲜活生命体征的苦难坚韧地刺伤着作者---因为这是人为、可控的啊!认识到了它的肆虐却不能遏制---备受煎熬而不能自拔……作者不能为润笔而逃逸……成书已经三四年了,作者经过了一年的搁笔、静思、反刍,对没有“主要故事作者亲历”的情节,作者有意识的拜访了身边可能寻觅到的类似阅历的商业工作者,可能寻觅到的尚健在饱藏前代商业逸闻趣事的工作者,再次吸纳他们对原成书时尚无把握的历史脉络给予的修正建议;“羞病”“脏病”的载体最后选择“无奸不商”的商业精英队伍做角色,与老商业工作者的坦荡故事不无关联---人们可以想象,游弋于工农军学科等界的商界人士,他们犹对“羞病”“脏病”的肆虐束手无策,工农学军科若遇到这个题目又奈若何?有鉴于此,就笔者的感悟,当今社会的“羞病”“脏病”题目,实乃是“中中华民族到了求繁衍的时候!”的头等课题。总之,《羞病》是作者几十年独立思考基层商业变迁与“羞病”病症变迁的历史的俩个过程,此次选择申请在“起点”编辑老师的帮助之下,尽可能的防范盗版的劣行之后全书发帖,多少兼顾一下作者的利益,意思是和编辑和国人一起,对中华民族“羞病”的发生、发现和创立常规的治理体制做一个呐喊,为探索更为有效的措施治理“羞病”、“脏病”的救助机制,为中华名族的繁衍尽一点绵薄之力。  
      第四个版本成型于十八届五中全会以后,毋庸讳言,本书的主旨对盛行了三十多年的计划生育政策是不完全赞成的,特别是新世纪以后,那个著名的“一封信”承诺的时间点到了,新形势下国家的人口现状进行大盘底后调整国家的计生政策章节云云……可是设定的时间点过了,我们看到,掌控着国家方针命脉的高层,却在既得利益者和忧国忧民的民族精英的激辨当中摇摆不定,对既得利益者实际的经济消费远远大于社会公众平均值的现象及其衍生的社会潜意识甚或肢体的激烈冲突熟视无睹,近乎盲目地陷入少生育为最终极目标,多生育就施行经济攫取的恶劣管理手段甚至是敌对的模式,对国体本属于依赖的社会群体,实施着舍弃民族繁衍反民族延续的近乎对敌战略的战术,恶劣程度导致的社会形态竟至升级到民众对国家肌体失去信心……作者毕竟也是这个肌体中的一员,耳染目睹感知了衍生到国家肌体上的这颗毒瘤赖以生存的气候,体察它在当今的环境里还不能成为主宰的成分,它和时下人们最为诟病的养路费过路费、工商管理费和个体会员费被时人概括为在历史节点上中国经济的三颗毒瘤,人们拭目以待共和国什么时候才能有用清晰的理论框架和锋利的手术刀割除它……由是本作品应运而生,伴随着十八届五中全会的庄严公告,三颗毒瘤中的最后一颗毒瘤被共和国割除了,作者也理直气壮对自己的小说庄重命名《孕症》。  这个病症是中华民族和中华民族的子孙们在特定历史时期内的共生病,其后遗症恐怕也不是十载二十载就能治愈的:我们应该反思它的得病机理和症候危害,人控失衡的理论荒谬根源,预防它再次抬头……

(待续)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全书即将完稿,祈请有长久广告的企业赞助出版纸质书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这是一个时代的大题,谁人能懂失独苦?!相关事写有一词,请指正。
虞美人*哭祭毛毛百日
花样年华轻去了,悲泪流多少。本是暖屋却变冷,触物生情不堪居其中。
可爱笑容忆忧在,只是时空改。双亲无语尽是愁,如落深渊日夜泪悲流。

使用道具 举报

    GMT+8, 17-10-18 08:23 , Processed in 1.113003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