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996|回复: 0

[小说] 长篇小说《孕症》19、找老婆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7-11-14 07:3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默默退出叶家的那会儿,我心里真是寒潮汹涌:这事儿,我要是另外的一种处理办法?设若桂花不在现场设若老国在稍微疲沓一步,叶姨就有可能真的走在了你老国主政的时期和主政的事区啊;想来就是撇得开叶姨曾经给老国你的爱妩,车国先,你就可以向政府交差?你能找到什么样的遁词给张老爷报告叶姨的凶死缘由?交不了差,今后,你又有什么脸面再就职政府……?
  ……

  自责归自责,可我调任商务局长时张县长给我的交待,重点也不在这里呀!我的主政范围,张县长在宣布调任意向时,已经极其明白地界定在政府层面,我需要面对的是一千多号嗷嗷待哺的员工,是“冷冻”的几亿元固定资产!几多千头万绪的主打问题,急需要梳理?至于叶姨,以及和她类似的我们系统区区百人的抚恤问题……即使推论到县级层面,也无非上万人而已,小局上讲,哪里端得上我的桌面?

  可是,你说得清么?你有机会有理由推脱得了类似的问题吗?
    况且,公务员的界面,很多问题,结论都是被“角度”左右……

  就这样,一会儿认为自己有道理,一会儿又觉得自己像失职……简直就是乱了方寸吗?“你,忙你的去吧?”我让侯局暂忙他手上的事,我自己反锁了办公室,伏在办公桌上,让我安静地理理头绪吧!

  唉!这老红军……就我熟悉的,全县尚健在的,寥寥的几位,也就是建军节前吧?请来进一步踉跄的他们,一般是李常务副县长出面,把过去重复了的不知多少遍的陈谷子烂芝麻的英雄事迹,捡那和当前形势挂得弦的,改头换面再吹一遍;之后,李县长会站起身,“接个电话!”什么的,座谈就有李县长的秘书继续主持,并请老红军们,尽量的,每人都跛着发颤的上下嘴唇,“啊啊那时那时”地再回忆一番;次数太多了吗!其实连我这级的干部,都全面晓得了这几位尚健在的全部的光辉事迹……而后是尽量的狼吞虎咽一餐:新的问题?敷衍着甲机关要高度重视,乙单位务必落实;及至日后,哪回不是过眼的烟云,找谁落实他去?其实也是转业到我们户方县的这几位红军,英雄事迹太少太不上册,真正要去落实,实在靠不上谱……这才是缘故?正册如此,你这遗属的问题,另册档上的事啊!时间上又得拉几茬子下去排队?政策上,竟至追索到几级的上面,也未免制定了呢!

  还是---待决啊……

  对了,桂花你现在的视点无非两个方面,这一,设若当年我和你的恋情,成了,熟了,我车国先就是你堂堂正正的女婿了!可是,咱两要是夫妻,这商务局长的位位儿,虽然差点儿,排得上老车吗?设若就是排上了,那就是现在的型式,加一个母婿层面的假设,谁能给我说这母婿层面的,就能私决公案吗?

  还有党纪吗?还有国法吗?

  想想啊叶姨,你也真是难堪,不管真假,要我说呢?人家是老红军的遗孀,确是不争的事实,一个月几百元的遗属补贴,因为国有商业转制成私有的了,似乎顺理成章的被哪个层次“抓大放小”(注释1),丢在破产或转型的“企业”(注释2)了,可县级以下的私人企业老板,渐渐用的也完全是人家自己的血汗钱了,会认可你这档子事吗?老红军的遗孀,以及类似身份的人员,他们有为政府为人民打江山的历史!无论功大功小,情理上也是对决过多少次了的,应该有政府负担福利待遇,怎么就转嫁给了自负盈亏的私人企业,要他们“按政策负担?”合哪条理适哪款法?确实在经营亏空的时刻无力负担了,又该怎么办?这情理上的渠道,也争论过上百次啊!末了“打铁的肠子认直理”,“要我认个舅妈养,那也得看俺愿意与否?”

  这样的结论,分明就是撵人滚蛋吗?这如今砸烂“三铁”(注释3),端走“奶碗”的时刻,是你政府先翻脸断情绝意的啊!你又凭什么要求人家企业,还给你承担义务呢?

  啊、这事,这事!这事……这事已经不是派遣侯局就能应付试探得了的;“老张啊老张!按您的魄力,叶姨这般情况,您不该这样拖泥带水劳苦我啊?”

  心苦和事苦,煎熬的我如坐针毯,桂花,桂花!桂花说的也有在理的啊?

  可解答桂花的问题,不是我老车的职务所能啊!桂花啊桂花!你不能就以你臆断的“心理丈夫”,就心安理得的来恶我啊!

  “心理丈夫?”我心中突然一爽,对呀!心理丈夫!哈哈!人家就能把我逼得起码心理上已经就范了!安惠,按桂花的说法,你可是我的生理老婆,心理上更是决绝的啊!这事,又是你天经地义的职责之内,老车竟然让你躲清闲了?“只要说得在理,哪能让你一个人钻这架刺呢!”张县长的嘱托又在耳边想起!

  对!找老婆呀!

  可是,这找老婆也不是现在才冒出的心思;都有三个版本难以逾越了呢!所以这抛锚的处所是哪儿?又该是哪儿的理、法错了卯!哎,如今是再误不起了!冲!当年俺才是一个毛头高中生,还镇服了美痣姐姐呢!和她安惠,大学四年,又做过了快十年的夫妻,真是,还怕她不给办法……

  主意一定,早早地进了家门,关了手机,略事梳洗,脱了外衣,放平了四肢---睡觉!

  六点半,安惠应该进家门了啊!充分准备好了情绪,预备好台词,专套安惠接招!

  天不助我,安惠竟然十点钟才回!近四个小时的待机情绪和消耗,用生病的由头激她帮出主意的初衷已经没有半点儿兴趣了:我们家,毕竟没有福气仰仗外力撑持家务啊!听着安惠“刷刷”地搓洗,雨尧的衣服应该清理的差不多了;我开始执行我预定的第二套计划:假借身子小有不适,难以入眠---山里人多有传颂成文的精彩章回:闹床!

  注释1:抓大放小  针对一系列改革的失败,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国家果断的提出“县域工商企业施行:不涉及国计民生的大中型企业,一些市场化竞争强烈的行业,把他们果断的推向市场”的谋略,由此衍生出:抓大放小,下岗职工,优惠政策等一批时代名词。

  2:从1997年起,随着国家抓大放小政策的逐步到位,县以下国有商贸流通和工交企业基本统一过渡为“股份合作制”或纯粹的私营企业,但是这个过渡仅落实在生产经营权的层面,诸如国家退离休干部的身份,他们的退离休金的出处(包括与他们有联系的亲属的相应政策福利)急需正本清源与相应政策的滞后出台,是成就这部小说的基本矛盾线索。

  3:三铁即铁饭碗,铁工资,铁岗位,奶碗,即国有企业由国有银行输血供奶(提供各种名目的贷款),在经济体制改革时被打烂和取消。

  (下集精彩提要:正所谓兵来将档,水来土淹,车国先用“闹床”的办法,哄安惠献策,安惠乘机从车国先口中套出了多少安惠想要的东西,之后莞尔一笑,提前一夜,给丈夫透露了一个绝好消息……)

  (主要故事作者亲历,次要情节服从逻辑,如有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使用道具 举报

    GMT+8, 17-12-18 03:35 , Processed in 1.112230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