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25|回复: 0

[小说] 长篇小说《孕症》20、闹床破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7-11-21 08: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唉!这鬼床!不比我在乡政府时的杉木板子床高档多少啊!可任凭你折腾咋就没一点声响呢?!咋就这样不配合本夫君的心事呢?无奈中只得换用起床小解的招数……并不正眼在旁的安惠,边小解边将脖子一梗---梗姿应该是极到位的,只是喉咙中什么也没梗出一点儿……觑见安惠诧异地看着我,那意思我当然明白:“今儿怎么啦?没十一点啊?你就回了?”   
        ……中招?

  “心里不明白,本夫君是用专门的时间,向你求计啊!”见她疑惑生了,我再发力的梗过五次脖子,露出特强的欲呕不能的模样,身子不适的信号应该完全传递给了安惠……我才踉跄着跑回寝室……

  安惠果然停了洗浴跟了进来,额头上摸过了,胳肢窝里放过温度计……取出:“不烧呀?几点回的,吃过饭没?今儿怎么会这样?”

  “吃你个头啊!不是早早等你吃家餐吗?谁知你也是这会儿应酬?”得哄她快睡下呢!只好强忍着咕咕叫的饥肠,顺手粘来一句白话:“唉!天赐泉!才喝过二杯酒,这肚子食道就不舒服!”

  “啊!咱来点儿白开水?”我的惠儿啊!本夫君想要你做什么,怎么就不心有灵犀一点儿呢!……权且顺着她吧!“来一点儿!来一点儿吧!”“艰难地”接过开水,撑着喝过三五口,长叹一口气:“强多了!强多了!”嘘她一下,还是满眼狐疑的样子:“要不要看医生啊?老车!”“哈哈!傻老婆!俺装的那么像吗?”心里窃笑,可工作不能止步!“惠儿!睡吧!兴许睡会儿就强多了!”

  惠儿乖乖地躺在了我的右侧……不将老公的事理料好,你还想美梦啊!十分钟过去了,惠儿的浅眠期短……我及时地又很梗了一下脖子,惠儿惊醒:“要不要再来点儿水啊!”

  “谢……谢……”小梗过两三次,安静一会儿……待她先出题目呢!十分种又过去了;咦?稀奇?怎么又要睡着?怎么这么不懂夫君之意?“呕!”这次,我是一“梗”作气,长长地坦坦地梗直了脖颈……

  “老车,你……”惠儿果然再次惊醒:“咱还是看医生去吧?”

  “谢……谢……这……么晚了,哪儿……去看医生啊?”“那……?”惠儿还真的无计可施了,只得再次躺下……

  “你不能睡啊!”心里呼唤,又不能直白与她,只得再等过一个十分钟,只得再一次到位地梗直了脖子……如此,也做过了五六次吧……惠儿终于睡意全消,“唉!老车,今晚,我是再没办法睡了!”

  “好吗!”我脱口而出!

  “什么什么?”

  意识到失口,掩饰的台词一时却很难找到,只得也转一回钳子,“惠儿,我是说,你……睡不着,正……好陪我说……说话,我……好像有点记……忆,这……种梗症,找……点……什……么惊……人……的……话题,转……移一星半点……注意力,兴……许,就……好了!”

  “是吗?!”惠儿“噗哧!”地乐过,“那好,国先哥哥,你看咱们说点什么?”说着,惠儿一下机灵进了我的怀抱。

  “没羞,就……这神调!”调侃过她,当然不能让她看出我的谋求,这不,那么多次正儿八经都吃了她的闭门羹儿吗?想想这么长时间,疲于奔波机关事务,夫妻之间的儿女私事,冷场她了几多,愧疚之心油然而生:“惠……儿,咱……来点,刺激的?”说着递给她一个眼神儿;惠儿眼睑靓过一会儿,进而又慢慢地暗淡下去:“不妥,不妥,国先哥哥,你病着!”体会着惠儿的贤惠,我忘情的紧紧地拥着我的爱妻:“唉!为了工作,为了这破烂的商务局,妻啊!老公其实用着这破烂的手段!以至影响了我们的缠绵……”可是,软不得,软不得……看看惠儿就要上钩,免不了长叹一声:“唉!”

  “怎么啦!”安惠心疼的意境溢于言表;“这……破商务工……作?”

  “怎么啦?桂花妹妹又添乱啦!”

  “和她,倒……没关系!”

  “叶姨?叶妈妈?”

  “是啊!那个老太婆;先是绝食!”

  “叶妈妈?绝食?”

  我准确听清了,安惠已经数声叫着“叶妈妈”,心中有点吃惊……我们小县的称谓,“妈妈”的亲份明显地要比“婶婶”高一位,比姨,要高两位的;惠儿干什么就给她连升两级呢?

  这个小节,还真引起了我的警觉!

  “什么叶妈妈,真是……”不是我有任何私心,叶姨,真的,在我商务局长的任上,真的,把我的头都搞炸了……

  “怪桂花吧?”

  “人家是出阁的姑娘!”

  “完全没私心吗?”

  “惠儿,你自己躺在心爱的人的怀里,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我有意激她?

  “还有啥不能说的,惠儿,不是你怀中的小鹿吗!”

  “惠儿,咱都是这个年龄,俺这么个缠绵还嫌冷清,可人家桂花,冰床冰被的,你说,不可怜?”

  “谁说不是呢?俺要很在意,你哪天不是十一点回家?俺查过你岗吗?”

  “惠儿,你何必提起桂花,就来伤我!”

  “用什么做证明呢!”

  我有意气她:“小弟,不是生殖专家吗?”

  “国先哥哥,你说,我该去找小弟弟?”

  “自家人吗!”

  “你好像对我说过,这种羞病,不管是哥是嫂,在咱们家乡,一概是流氓话吗!”

  我自知失言,只好“呵呵!”的干笑!

  “咱们睡了吧?”

  岂有此理?俺老车的问题,还没挂弦儿呢?

  我只能挑惠儿的软肋了:“如今的知识分子,骨头不硬的,不在少数?”

  “是吗!”

  “什么叶姨,叶妈妈?就快催死人了!”

  “一个老太婆,那么大的狠劲?”

  “先是绝食,再后来,上吊,要不是我踹窗闯入,说不到是什么结局呢!”

  “是么?是么,是么!”

  “怎么不是?”

  “三个女人,感谢你呢!”

  这回轮到我惊诧了:“惠儿,你说什么?”

  “我没说什么啊?”惠儿一脸的诧异。在我们都觉失态的时候,惠儿又像似是而非地问了:“听说,叶妈妈,还有个大女儿?”

  “这话?有啥说头!他们家,典型的要有传宗!”

  “那他们的大女儿?”

  “一岁多点儿的时候寄养出去了啊!”这事在我们户方县稍微大户点儿的人家,几乎家家知晓,论它干啥?

  “可是桂花,怎么就留住了呢?”

  “有了桂子,他要儿女双全呗!”

  “车国先?你病了没?”惠儿一下就腾出了我的胸怀!

  “惠儿你……?”

  “车国先,你病了吗?”

  “惠儿你?”

  “车国先!你少磨叽!我早看出来了!你的闹床都是装的!”

  我全懵了……

  (下集精彩预告:天刚破晓,车国先就接到了县政府的紧急通知,穿着完毕,却发现惠儿已将早餐备下,狼吞虎咽之后,车国先却罕见地看到安惠竟一直静静地盯着自己:十几年了啊?惠儿,俺又成了什么新课题你要研究……)

  (主要故事作者亲历,次要情节服从逻辑,如有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使用道具 举报

    GMT+8, 17-12-18 03:40 , Processed in 1.116162 second(s), 2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