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16|回复: 0

[散文] 母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7-11-26 20:5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雪后初晴,久违的太阳在人们的心目中似乎一下子伟大了许多。
  朋友却似乎早已憋不住了,坚决邀我到街上走走。
  终是盛情难却的也就跟了去。毕竟朔风冽冽,终于将我隐隐泛起的一丝游兴吹了去。
  然朋友却一路滑着雪,或扔着雪球,或唱着歌,或炫耀着以前雪中的勇敢与趣闻。我却苦笑着舍命相陪了。
  街上的人出奇的少。露了脸的都收敛了昔日的潇洒,一个个缩首缩尾,吐着雾气。
  我终于在一家商店前驻足不前了,揭开厚厚的棉帘时,一股暖气扑面而来,恰是一股浓郁的荤香扑向一位饥饿的乞丐,便使劲拉了朋友钻了进去。推说是看看。
  然朋友却很在意,掏了随身的几块钱买了一双手套,又要出来。我暗叫着苦,也只得跟了出来,又是寒战不已。
  朋友呆望着什么,顺着目光寻去时,我也呆住了。
  我们的目光裹住了一位瑟瑟作抖于墙角之侧,寒风之中的女人。凌乱的头发堆在头上,四分五裂的,其间夹着的棉絮,零星的点缀在黑灰之间,棉絮已没有白色,让人怀疑其间隐着不雅的生物。她的脸不是很清秀,左边也许曾经受过伤害,留下了很大的一块疤,变形的左脸使得那张本就不好看的嘴的上下唇错开了,显得有几分狞狰。温柔的,仅仅是怯怯然投向我们的那一抹眼光。那怯怯间似乎隐藏着无数的苦衷。
  裹着上身的不是一件棉袄,倒像是一两件薄夹衣,却也破烂不堪了。外衣已没了领袖。明显的漏出了已成灰黑的残缺。右臂处已漏出紫红色的肉,她的怀里是一大堆已成棉絮的破被套,她那酱色的双手上有几个疮口,其间仿佛要辐射出阴冷来。她紧紧地搂着那堆棉絮,像葛朗坦搂着装着珠宝的锦盒。
  然而,在那缕缕残乱的棉絮中,竟有一个乳儿正在酣睡着,是那般香甜啊。有些廋削的脸颊很干净,全然不像母亲那样脏,略有些紫红的脸在熟睡中笑出两个甜甜的酒窝。那棉絮都捆在孩子的身上,捆棉絮的是一根布条,赫然便是母亲的领袖相接而成的。我的视线模糊起来。朋友把刚买的手套在母亲的怀里放好后望着我。我下意识的在身上的每一个角落搜寻着,然而却连一个手绢也没有,除了一张两角的饭票。我的脸唰的红了......母亲旁边的破碗里乞来的硬币仿佛在此时像一张张嘲笑的脸,向我做着各种各样的让人羞愧难当的鬼脸。我蹲下去对母亲说:对不起,我没什么给你的,大婶,但我......
   “谢谢你们,你们已经给了我很多很多了。”
  沉重的脚步踏着归路上的积雪,发出“嘎叽,嘎叽”的声音。我似乎听到了那颗脆弱的心的残破。
  风大些了,我颤抖起来,朋友也紧裹了领袖。我想到了晚上,风雪交加的夜里。可怜可敬的却又无家可归的母亲该在那里过夜呢?......

使用道具 举报

    GMT+8, 17-12-18 03:41 , Processed in 1.108769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