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758|回复: 0

[小说] 长篇小说《孕症》22、跪认大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7-12-5 06:36: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我的儿,今儿个县的老爷给我们母女送来大喜,我们母女,应该都笑才是啊!咋的还掉泪呢?”我正看着安惠,偷偷陪她伤心,看见叶姨嘴上虽在劝着安惠,自个的眼泪却像决堤的洪水,哪里停得住?她是一边哽咽着喘气一边拉扯着:“要我说呢,我们母女都硬扎起来吧?我们没道理拉着县老爷陪我们母女嘟囔啊!”大地主的千金,人面上需要时真会耍盘子啊!但我也看得出叶姨对张县长的眼神是真正地充满着感激!其实在场的并没有人理会得出事场的走向,干等着叶姨又歇了半会儿,叶姨才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哎呀,有个礼数,少不得的呢!”之后突然变了个人似的吼道:“桂花,跪下!”桂花先是甚感突兀,脸面上就有些微抵触,然而终于没有怠慢,浅浅地跪了;“面向你惠姐!”我很惊愕,叶姨啊!您的身体……装什么将军:“拜姐姐!”真正是吼了,叶姨哪里还有顾忌?拼出老命了啊!

  叶姨再一次挺直了些身子站在地上。竟也推开了扶她的安惠,继而又踉跄地扶着床沿,复又艰难地把惠儿拉到面前,款款地扶正:“桂花,拜姐姐!”叶姨紧绷住脸,大瞪着眼,哪容置疑?

  “一鞠躬!”

  桂花饱含热泪低了头……抬眼的瞬间,已是滂沱如雨……

  “二鞠躬!”

  惠儿坚毅地憋着双唇,脸色发青却谢绝着我的暗示,惠儿诚心地配合着叶姨……
    桂花憋屈的心胸剧烈起伏,摇晃的头颅不歇的打着嗝抖(注释1)……

  “三鞠躬!”
    桂花完全的泪、嗝失控……
    唱令完了,叶姨欲哭还笑的对安惠说:“我儿,娘总算找到了个认女儿的机会!”末了就对桂花说:“花子,你总算替娘了过一个在心底了几十年的心愿!”跟着就也小小的嗝抖起来……
    三个女人,热泪倾盆地各自摇曳……

  我知道,我深信,世界上最庄严,最神圣的礼仪,是这个地主---我们的前两代,拥有相当地产,大革命时(注释2)竟能很快卷弯的老财主,不仅把资产献给了人民政府,还给女儿找了个干部女婿;这一切应该说是在一个非常的时刻,一个极其聪慧的人生命运的巨大质变,却处之的那么泰然……虽然以后他并没有逃脱被镇压(注释3)的命运---那是后话---在他的女儿主持下,庄严的完成了!

  说得仔细,可是这个场面,却没有用起码的物资铺排,甚至连一点标志性的文字也没留下;但我深信:那心意绝对是至真至诚的!谁能相信,这个甚为简陋的礼仪,却真正的完成了一对血缘母女,两个亲姐妹的相认……这更是后话。

  安惠,何等聪颖之人!只见她最先止住悲戚,缓缓起身,安放过叶姨的双手之后再轻步后退;我相信,惠儿一定会有些作为的……叶姨却也即刻止了自己的伤怀,且跟着安惠的举止生出惊异的眼神,安惠择着位置的样子,果然是要跪下,还拜?只见叶姨急忙踉跄到惠儿身边伸出手,很快挽住了惠儿:“使不得!使不得!哪能让你大主任曲腿低脸?这不是明笑我这个做娘的缺知少识,不给我的大女儿长脸吗?”尽着气力挽走惠儿床边坐了。安惠满眼的泪水,复又涌出……似哭还笑,柔柔的扶正了叶姨;才又站起来走向桂花,地上拉起她揽在怀里,凝视过一会儿,方才相拥相抱过许久,许久……

  “张县长,您别着急!我就几句话了!”叶姨吐口气接着说:“惠儿,桂花,你们都给我坐好吧!桂花,首先是你,给我仔细听着,从今以后你要给我好好熬人,这熬人的一个大原则,就是不得有丝丝的,伤你惠姐的事儿,你要是刮牵(注释4)到了你的惠姐,你听好了,我还是当着张县长的面,我会剥你的皮!”叶姨的意思好明白啊!我和安惠,竟至都有些红紫了脸;这违犯原则的事儿,不咎姐姐姐夫,倒追着小姨子了?是这理吗?……知她这事是显见的偏心的嘱咐……突然嘘见叶姨踉跄着晃了两下身子,就势扶紧了安惠:“我儿!国娃子,这仔子,要敢伤你一根汗毛,老娘就不是他的丈母娘了!”发过狠,好像还不过瘾:“惠儿父母住的远,国娃儿,我的儿,老娘自己悟着心口说,这一辈子没有挡住你叶伯,应该也只是对不起你老爹和你娘;但你郑姨,我知道你娃子有肚才,万不能就认了我是你娘的材料,你心里是只会叫我郑姨的,儿也罢,婿也罢!我也无力左右你了,你自己酌量着吧!由不得老姨可老姨一直把你当儿子还亲,你自己心里也该有九九,今儿个老娘认女儿的意思,你答不答应,给我长点儿脸,好歹你得给个话啊!”

  “叶姨娘亲!叶姨娘亲!”我赶紧附和着她,低头俯首;对她,我终究是曲不了膝盖的……叫了两声……从此心中再没了“郑姨”的特殊概念,也算对叶姨娘亲的彻底认可;你能说我不是认了娘亲?

  “叶局长啊!托你老头子的福,总算有点依靠了!”

  说毕,赫然倒床,如石雕般再没表情!

  我给惠儿做着下手:惠儿极其仔细的扶坦了叶姨的膀臂,扶坦了叶姨的双腿,拉了被角,心口上给她盖了被子,一边叮嘱说:“桂花,照顾叶姨的起居,你多费心啊!我和国先过来打扰,可能也会多些的了!”桂花抽泣着频频地点着头。

  我看见,站在旁边的老张,一边像是欣赏着自己刚刚完成的一件艺术创作,一边又不由自主地偷偷地笑看下我,掩饰不了地坏笑呢!过了好大一会儿,他才显出县长的严肃,接了一个电话,然后镇定地宣布:“已经接到了财政局的报告,国先局长,明天请你先派人到财政局接洽,把叶夫人的抚恤金支付问题彻底办妥啊!”

  现场的人都热烈鼓掌!之后,大家陆续退出屋子……安惠又落在了最后,我转身欲去扶她,却见她正转了身体,恭恭敬敬地向老人家走去,俯下身,深情地,深情地吻过叶姨……

  注释1、嗝抖:人体受委屈后的生理反映、与“打嗝”相像,但影响生理器官的个数,发生的次数多些。
      2:大革命,此处特指1945年到1949年的全国解放战争---中国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

  3:被镇压:新中国建立之初,***叫嚣*****为了稳住新生的政权,对一些可能成为内应的中小地主(很大一部分确实是改造好了的)实行了毁灭肉体的政策,可惜这个“矫枉过正”,一直都没有落实政策,也算历史的一大遗误。

  4:刮牵:不和常理引起的擦刮类事故。

  

  (下集精彩提要:安惠在没有施行DNA之前,还不敢确定生母就是叶姨,凭借她渊博的学识,她竟给叶姨的算盘,做出了准确的预测……)

  (主要故事作者亲历,次要细节服从逻辑,如有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使用道具 举报

    GMT+8, 17-12-18 03:44 , Processed in 1.103407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