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散文:蜂事-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1272|回复: 2
收起左侧

[散文] 原创散文:蜂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2-25 16: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蔡志杰【半坡】 于 18-2-25 16:22 编辑

   
       我喜欢那甜甜的蜂蜜,却并不喜欢那蜂。见到它们,我不仅没有稍稍的好感,甚至,在心底里拒绝它们,排斥它们。这也许和我生平中的经历有关。它们太令人讨厌,太让人畏惧。即便,和它们狭路相逢,不期而遇了。我也是耽了小心,存上些余悸,想着要尽可能地及早离开它们的事。绝对不敢无事找事,寻它们那麻烦。成蜂之美事小,惜己之身为大嘛!。
     最早认识蜜蜂,是在去上圪嶗压碾的年道里。随母亲压那做稠酒的麸麯,转几圈下来,那些被母亲掰开的麯娃娃,悉数被碾个粉碎。于是,停碾罗面。在母亲罗面的那一刻,一只蜂飞上了碾盘,就落在了那一些麯麸面上。我吓得缩膀僦肩,赶紧就往罗面的母亲身边靠。母亲转头看了,安慰我说:“别怕,,别怕,那是酿蜜的家蜂。”并一在强调,蜜蜂是不会蛰人的。凭母亲咋一顿好说,我是死活不敢凑近它,友好那蜂的。
      后硷上,住着我吉克大叔。他的大儿子是耍手拾艺的人。经常在外,做些木活来维持生计。而在他的家里,就养了全村唯一的一群蜂。听人说,他那蜂是拾便宜捡回来的。知道这事的还说了,川门口那棵烂壳啷桑树洞里,住了一大群的蜜蜂。也不知谁家没伺侯好那蜂,引得蜂王动怒,率领了蜂群离了旧主。我们村那些胆儿小的,看见了也不敢凑近它。更不会想着要去养它看利了。吉克的儿子胆大,硬是用一些蜂蜜作引,敲了马锣,诱导蜂王,收买了那蜂王之心。才把那整群的蜜蜂,引了回来。如然,竟落户到了从不养蜂的吉克家。
      吉克的大孙子,生来背就有些驮。同村的小朋友,都叫他凹拜【坳背的谐音】。凹拜和我仿佛年纪,挺老实的一个小孩。用我们本地话说,那娃一点都不搅杂【土语:意即好说话,好对付。】不似那种焦麻子,燎黑豆,极难对付之类。我那时去后硷油瓶儿家玩时,也会到他家里去。凹拜的爹,那个木匠,把蜂收留回来后,就安顿在一个小一点的粮食囤子里。囤口上用秸秸锅盖盖了,再用红胶泥封了,横着搁上一截不太高的墙头上。只在盖子中间,挖出了火柴盒大小的一个小口口,供那些蜜蜂出出进进。
      我起初是不敢进那院子的。油瓶儿就说:“你别害怕,我们常来常去,一点事都没有。”油瓶这么说,根本打消不了我心中的顾虑。因为,那些小东西,毕竟在留下的小口上出出进进的。而且,钻出来的蜂,在院子里来回飞。横来的竖去的,嗡嗡嗡地,总感觉离人头皮不远。我能不怕么?
      后来,我是大了胆儿进去了。但绝不敢在院里玩,就盼着上了人家炕。再把门一闭,屁事都没有了。
      真正让我吃亏的,却在成人之后。
       那一年,连着下了几天雨后。天放晴了。我的父亲对刚从学校回来的我说:“咱家的茅厕墙快要塌了。你赶紧抽空整修整修吧”。真是龙王爷不怕你事情多。我一个民教。每周只有一天礼拜,急得承包地都锄不开,偏偏还就事上添事,忙里再添上些乱。没法,即是父亲说了,又加上入厕还是人生大事,一刻都迟缓不了的。我是心急慌忙,赶紧去清理那塌下一角的茅厕的。在抽那些棍棒,搂那些铺顶的干草时,不着意中指被蜂狠狠蛰了一家伙。妻子赶紧拿出风油精,给我抹了些。因为,毕竟奈不住那痒。我是一边干活,一边揉指头。三揉两搓,到第二天时,被蜂蜇过的手,就肿得像发起来的面团,窝都窝不会手指来了。妻子一看不行,赶紧又去麻圪旦家要了瓶蛇酒来。说是搽上它特灵的。也不知怎搞的,蛇酒在我这儿,并不像人说的那么管用。到第二日中午,蜂蜇的那肿头,直延至我的胳膊窝里。整条胳膊,肿得像一段粗木头了。
       被什么蜂蛰的,我和父亲意见有些相左。我说是蜜蜂,父亲说是柴蜂。他还说了,即便是蜜蜂蛰了,也没这么毒的。父亲放了一辈子羊。见过的蜂多了,我信他的。他那天还说了,除过柴蜂,土崖上悬空做窝的是土蜂。此外还有地黄蜂,人头蜂,蜂的种类多了是了。
如果说这次蜂蜇,留给我的是伤痛的记忆。那么,后来的这次,就让我有些伤心欲绝了。
       我家曾经养过一只麻黄鸡。它生就的多灾多难。在它还是雏儿的时候,被后沟的晃脑小子苟三,飞驰的摩托车驶过门前,压出了小鸡的肠肚。是我妻子又是剪毛,又是缝那伤口,上消炎药什么的,才替它拣回来一条小命的。等到麻黄鸡长大,要下蛋了。又一个夜晚,老鼠钻进了鸡窝,咬烂了它的屁股。这回,又是妻子精心伺侯它,把它从灾劫后的死亡路上,再次拉了回来。大约是它要报答救命之恩吧。麻黄鸡总比我家那些月白鸡,黑老鸹下的蛋要勤,而且蛋也大。对于这只鸡,不光是妻子有感情。就是我,也是看它很重很重的。
       谁能料到,命中多灾劫的麻黄鸡,躲过了摩托车的碾压,扛过了老鼠致命的伤害,却没逃过蜂蜇的那次劫难。最后,麻黄鸡死在了蜂的毒害里。它是在跳上我家坡底那一棵大柳树,准备那上面下蛋时,被群蜂蜇死的。它不知道,老柳树的烂壳啷里,是有一窝大黄蜂的。
        至此之后,我不光害怕那野蜂,就是家蜂,我也是敬而远之。见了它们,常常有避之不及的恐惧,根本没胆量和它们亲近。我以为,蜜蜂不蜇人,那是你没惹恼它的缘故。
      世界上的事,就是这么让人费解。蜂也如与人相处。有些人,远之者,可得善安,却也还不至于结仇落怨。近他者,自善而始,却不能善终。到你发现吃亏上当时,他对你的伤害,已深入骨髓之间。此生不能再有伤痊之望了。写此蜂事一文,也就至此作结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8-3-5 09:26:54 | 显示全部楼层
{:9_76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8-3-13 11:30:2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张泽雄老师厚爱送花,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12-17 21:27 , Processed in 1.385374 second(s), 1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