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72|回复: 0

[小说] 长篇小说《孕症》34、找你球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3-27 06:5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龚举国 于 18-3-29 06:40 编辑

“你和安惠姐姐结婚的现实,叫我彻底死了在等机会的耐心:真切的领悟到不是安惠姐姐的对手……冥冥中感觉着也不该对她使手脚……说不清啊!倒是浑浑噩噩过过一段时间,终于依着母亲随明子哥去领了结婚证。”桂花低头顿了一会儿,缓缓抬起头瞪大眼睛盯着我,好长时间过去方才转过脸;我在感慨:人啊!知心有望的时候,啥话都没遮拦;如今两家人了,桌面上的事也还需要再三琢磨才能出口,我算想清楚了,这话真有彼此之分!又听她接着说道:“这事还真怪我,医院里查了,也是我的问题;”桂花抹去了满眶的眼泪:“不久你就有了雨尧,明子哥每次看到你们家雨尧都会莫名其妙的变傻;其实我也知道,这都是明摆着的事吗!”桂花又一次檫过眼泪:“可老天无眼啊!你们婚后一年就有了雨尧,可我们两个,不论是婚宴前的疾风暴雨,抑或是婚后的精耕细作,可恶的肚子就是不见动静!”说时桂花还“啪啪”的掌击着腹部,同时无可奈何的长叹着,“明子哥就去医院检查,结果出来没问题,就洋洋自得高贵的了不得;可我能服气吗?我骂他没用还想恶老娘我!他就缺德的找了小英子!”桂花瞟过我一眼:“小英子,你认识啊?就是我们高中时的文艺委员,他们真是敢做孽啊!竟一炮成功了!”又顿过好长时间:“可惜明子哥,又让英子流了!”
  我简直像听天书,明子,英子,桂花这些同学,在我的心目中,不仅是多么纯真的挚友,更应该是少玩时天良的化身啊?这是神圣的洁白的少儿挚谊啊!如今,你们竟至……难道真的……

  “老娘也不要什么好果子的名声了,老娘,请了不要脸的段铁头,闭上眼睛也让他雷轰火闪的放过上十炮,他的狠劲,比在高中时带队打中锋可猛多了!可是,望着已是‘鸡鸭成群’的段铁头,我终于明白了,可能是我的问题。”

  “打住打住!”我听着这一串一串的名字,以及由他们的名字串接的故事,我印象中似乎早有所闻……只是这绯闻的主角,怎么好像?不怎么对卯啊?

  可是桂花并没有打住,“我没有理由给明子哥的父母交待,明子哥就串弄他父亲的好友把他调到了深圳,深圳啊!”桂花显而易见是在炫耀:“在那个花花世界里,明子好像即刻人间蒸发了,哪儿还给我一点音信啊?这不,才在深圳上班一年,就只剩下重复着的离婚一个话题,在我身边滚绕……”

  “伤透心的事,不说了吧?”我其实也听明白了;最重要的是,我请桂花你来,实在是有事啊!桂花戚戚地摸着泪眼,更长的叹着气:“可恨的是明子哥和我离婚后,虽然说的是让我离人不离门,可他一年后也有了儿子,他老子赶着县委副书记都不当了,老两口欢天喜地跑去抱孙子,留下我,算是给他们看家啊!?”

  明子哥的父亲李书记是到龄退休,这事我知道,可见桂花也信了误传。

  “桂花,我找你……”

  “啊!对了,你找我,肯定不是为这事儿;可是,不管怎么说,国先哥,说这事时,我也只有你一个在管事儿的亲人了,你应该可以听听啊?”桂花说着,接近干净的眼帘又开始盈积泪水;“好在,车门伯伯,已经给我找到了一点门路……”

  “什么?”这回是轮到我疑惑了,可桂花却像沉浸在她的思虑里,仍是自言自语的样子:“小弟弟,也采了我的血样;”

  我更惊疑了,小弟弟?只有我还有一个弟弟啊!是了,因为一些扯不清的丝,他管桂花叫“大姐姐”呢!桂花也就顺坡下脚称谓着“小弟弟”了;可小弟弟他是BJ医科大学的在读生,什么时候有功夫有条件采你的血样?我瞪着眼睛,意思要她再说下去,桂花却异常坚定地说:“不说这个了吧?你要问啥事,你问啊?”

  显然,我没有那么轻易的转得过话题,但桂花看上去却是如此的冷静,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绝像;我只好放弃追问,转上正题“桂花,楼下铁笼里的小熊,据说……其实……是你养的?”我极不情愿地捡起了这个话题。

  “这事你也要管?”桂花一脸的不乐意,很麻利地反问着。

  “哪儿是我要管啊!要管的地方多着呢?”望着并没有见过过多世面的桂花,我心中的酸楚隐隐作疼,也许,当年的桂花执着点抛弃“学好数理化,不如有好爸”的现实,在三、四线城市上个大学,应该是没问题的,如果走了这条道路,那接触的世面,磨砺的锋刃,走过的道路何至于让叶桂花如此懵懵懂懂?可桂花你走了捷径,虽然就业的起跑线明显早过所有的高中同学,可是,人生毕竟不是只有一次百米冲刺,这不,没有充足电很快就掉了队的桂花,我体会的是她连生存的方向都迷迷糊糊了啊?!

  “昨天上午,电视台的记者给它录了像,如果和电视台没有隔阂,可能也就过去了;可是自那以后我这脑壳就总是蹦蹦蹦,我这脑壳里总是节外生枝在叫唤……我在乡下时,为几只熊还上过中央台呢?”

  “你的意思?”桂花似懂非懂,看样子她还真的以为在商业局大院里养熊只是她个人的事;“林业上也有野生动物不可违法私养、捕获的法律设定;”

  桂花惊异地看着我;“环境保护,有一个野生动物恐惧排声,排便的法律处罚设定!”我强调了野生动物给平安社会可能造成的恐怖和伤害;桂花架起的二郎腿开始微微发抖。

  “公安派出所,对夜行动物可能出没的地方,也警戒市民……当然,对引起野性动物伤人伤畜的直接责任人,有权采取强制措施……”

  “你说的这些,为什么?都没发生呢?”桂花的上下牙已经在打架,可她仍然连接着说出了她的疑惑;“是啊!商业局,如果不谋求解决叶姨的抚恤金,解决千百人下岗的问题,解决上亿的国家资产闲置,桂花大院可能永远没有商业以外的人来,你就可以在这儿横躺直走,也都没生人来警盘你!”

  “何必这样牙碜人?”桂花自觉地放下了二郎腿。

  “侯局应该和你说透了啊?这个事现实存在啊?”我偏盯着桂花不转眼。

  “没你说得这么嚇人?”桂花双手抱定胸前,挺直了腰杆。

  “我在乡上,配合处理过啊?!过程和这极其类似……”我据理直言。

  “那你说说,我的小熊!?”桂花终于把双眼递给了我。

  “商业局,绝不可能有它的位置!”我斩钉截铁,毫不含糊!
    “商业局待不得,县政府,恐怕更有人警管……你这一说我还真没办法了……”说时双手就是漫无边际的摩挲……“还真得求你帮忙给个办法……你还真得给个办法呀?”桂花近乎绝望地收回了双眼。

  “当然得有办法,可是目前,它必须得去!”说过这些,我立即有了我怎么成了叶桂花家里人的感觉,我是在认可我已经当然有了办法?我已有了“它必须去的办法”了吗?

  可恶!真正可恶!但要防止更为可恶下去的是---桂花你可不能真在此时和我构成心有灵犀的状态啊?你可不要顺势把我拖的迷迷糊糊?这课题你真的不能把它再踢还给我---眼前的这个阵势;我给办法?我还找你?我给办法,我还找你做啥?我找你……我找你球益?

  应该是脱口而出,可我终于醒悟着闭紧着双唇!我仅仅只在心底愤愤地……!

  (下集内容提要:车国先处置小熊的紧要关头,电视还是毫不留情地曝光,县委书记的龙庭微怒,波及得桂花大院微微震颤……)

  (主要故事作者亲历,次要细节服从逻辑,如有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使用道具 举报

    GMT+8, 18-4-27 07:30 , Processed in 1.306642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