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14|回复: 0

[小说] 长篇小说《孕症》35、小熊出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4-3 06: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龚举国 于 18-4-6 18:42 编辑

“你呀!一个女同志,不说还得留心操作的工具,单就体力,取熊胆吗你真的很不方便啊?”按理,桂花取熊胆的曲折,下刀子也轮不上由我来说是非!许是我在取胆现场有过体验吧!“知不知道?程序繁琐的很,过程危险的很呢!”咕咕唧唧想停还续,眼前就是抹不去那几个血腥的镜头:脏是自然的,费力费神是自然的,稍不注意,搭条腿掉只胳臂甚至丢了脑袋搭条命都不稀罕,哪儿是女人所为?“你趁早拿定主意卖了它吧!省的亏本!”我心里打颤可我还是想说轻巧些,我不想吓着了她……
  “那我的生计……?”桂花甚是找事的眼神,我还是读得出的。

  “明知不可为啊!它只会是你的伤神之计!”你别以为我车国先是在求你,俺给你提醒到,届时别说俺人不知心……

  “有人做过的吗!”桂花极不服气但却是没力气的发声了……

  “那你也就能行啊?”没有见识极了!这话还用你提醒我:我还取缔过那个“做过的”人呢!眼见过正是做那事的人都倒霉的一辈子都难再爬起来了,你这样的人还要再去趟那个火坑,不知等着你的可能会是几辈子“永世不能翻身”呢……

  “是啊!可你知道,人家是什么样的人啊?单就体格,人家五大三粗,就长的熊一样呢!总归与熊有一拼吧?看看你自己,你像什么?你骄傲的不就是风吹不倒你吗?可能就意味着熊也扳不倒你不是?再说,做这样的买卖,哪有不看地方的?深山老涧都还有人举报;那么大的规模,那么多的成本,那样到位的手续,那样周正的设备,最终还是被取缔了;城里?不说是你,换了任何人,都不可能走通的?尤其是在商务局,一天到晚都要和五马六杂的人打交道的地方;”我以人格担保,以上每一句话,都是我掏心窝的大实话;

  桂花将信将疑的瞪着我:“这会与谁撞出点啥子事啊?”

  “这地方太显眼!这地方太危险!不确定因素太多!出一桩啥事,桂花你想想你都会吃不了兜着走!”其实,我们背着桂花,也无数次的议论过这事,烂七八招的结论,根据早就堆着几箩筐呢。

  我清晰桂花的理解力,让她能够跟上我传达给她的信息还得走几里心路:“小熊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严禁私人捕猎和养殖;个人如果涉及养护,首先要在林业主管部门办理相关手续;其次要在畜牧主管部门申报检验有无人畜共生的传染病;再次要到公安部门报批可否涉及养殖地域的人身安全;还有环保部门的噪声,卫生等特殊要求……”

  “领教领教!你停、你停……”桂花竭斯底里地挥舞着双拳嚷嚷着站起身:“妈呀!”仓惶地逃出了我的办公室。

  “犯了法,哪个部门处罚都不轻啊!”我仍坚持着,用最清晰的声音,把这个信息高声喊出,传给仓惶逃走的桂花。

  算福不灵算祸灵,正当我们揣着误心,紧锣密鼓地为通过“规划”忙碌时,张县长把我请到了他的办公室,我看见他死蒙着的脸,到杯水都颤抖的双手,我已经预感到又没我的好果子了?

  “苦头还没吃够啊?”

  单刀插入,直奔主题,毫不修饰!

  “命苦啊!”摸着后脑勺,其实我很纳闷,这奇而古怪的事儿,怎的偏偏就在我的任上又出现了呢?而且这还是城区啊!哪能比乡里的天然因素:大山深处,大山里的人,等等等等;即便如是,我们的处理过程竟也是天南地北,几乎作揖磕头了小半个中国才算稍事落停;之后我们总结,我最不该的是生了“靠山吃山”的侥幸;老张也是“缺乏一把手的政治敏感,该吃苦头!”小范围的给了一个轻轻地提醒;而今,这里的头数,个头,又岂非那时可比?而且我已经再做工作了啊!我感叹自己的命运多灾,委屈至极地正要向老张诉苦,不成想没开口就被他打断了。

  “还是个男人不!还是个干部么?没有难度,在我们县,为什么把我大学仅有的两名同学还是两口子的你们摆在这个线上?”打气呢!老张自是放心不下地叮嘱说:“务必抓紧啊!啊!对了,咱们俩,可以换换工吗?你,从现在起,专职处理这只小熊,你需要紧急办理的,你给我列个清单,我自动手或者派人给你办理。”说过就是一双眼神专注的盯着我:“行不行啊?”

  你听,这话的份量应该是路人皆知的了。

  正当我们紧锣密鼓的奔波,磕着全局的有生力量为小熊安置出路之时,第二天晚上,一个可怕的事实,一个权威的电视台,就在显耀栏目的黄金时间,曝光“房县城惊现公开肆虐小熊事件”。更可怕的是报道的结束语被人们四处传递:“事件何去何从,请关注本台记者的跟踪报道。”

  “咋办咋办?”应该是我自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再也挥之不去的跟屁虫……又臭又粘身。

  我真希望世界上有“皇帝的新衣”,可是,这个世界级的笑谈毕竟真的在我局发生了啊;当我在局内还在犯疑“我咋就没看见报道呢?”期望报道是谣传,是“皇帝的新衣”之时,县委宣传部的电话就打到了我的手机:“车局长,按照县委师书记刚才提出的要求,你局笼养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小熊的电视报道u盘,我们已经遵命复制好啦!请您派人来拿吧!”

  “桂花呀桂花?!我咋就这般被你克着呢?”心底“冤家呀冤家”地讴着,极其疲倦地拖着步子,伤感地卧到桃木寿椅上,嘴上还不得不去敷衍:“是吗?我安排人,就来!”

  现在,这只小熊的居所没有大山里那般遥远,不需要害怕曲折山路的孤野,我就在举手投足间就与它见面了!我要有只石鼓,我真恨不得即刻举起,也把它的头砸成稀泥!小熊啊小熊,是你,让我的生路,让我的前途,成了这般举步维艰地又走到了死胡同啊!可是,打狗看主,这砸熊?唉!这熊主人?它的主人,这三十六级楼梯,这还算宽敞的转向台,咋就令我想起就生畏呢?以我一米八的曾经的篮球中锋个头,以我工作和生活的多年的所向披靡,唉!我老车,如果说,世界还存在一个令我惧怕的角落,我的旅途,也突兀起了一棚刺架,那就是这儿:“房县城关镇人民路70号商务局家属楼三楼东室”。

  我请来勤务,让他赶紧去趟宣传部;我又一万个不情愿地拨着侯老哥的电话,好半天才有人接:“还有事啊?我都睡了一觉啊!”

  “是吗?好福气!不过老哥,你没福气接着睡第二觉了!”看我也呕呕你,我在话筒上喘着粗气,一气接过一气,“你说话吗?”等他催过了四遍,我才有气无力地目的是要撸着他的神经说:“这一回,是县委师书记亲自交办的工作,钦点你我,定时报告,限时完成!?:处置小熊的事宜!”

  “车局长你是说……”这小阿哥,不知为何,竟比我还早的挂了电话?

  (下集故事提要:叶桂花笼养小熊的事件,造成房县上层的极大恐惧,各方汇聚的力量,迫使车国先雨中绸缪……

  (主要故事作者亲历,次要情节服从逻辑,如有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使用道具 举报

    GMT+8, 18-4-27 07:24 , Processed in 1.478179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