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一半(十首)-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1927|回复: 3
收起左侧

[诗歌] 一半一半(十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4-9 15: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楚楚 于 18-4-9 15:17 编辑

001ozk80zy7iyxe21XLad&690.jpg


  ◎一半一半           
     
  走在冰雪融化了的湖边
  我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在寒凉的水中和水草的阴影里
  被风轻轻裂开
  但也会合拢
  就像我与我自己
  一半在岸上
  一半在水中
  一半在观望着另一半
  一半在这里
  一半已去了遥远的地方
  若是必定有人穿越这里
  我希望是你
  举着明晨的太阳,融化零散的残雪
  我希望你站在我身边
  像蛰伏的垂柳,那被寒冷抓伤的灵魂
  在春天来临时,又回到柔软的形象
        
     
  ◎又一次遇见
      
  这是五年之后的又一次遇见
  我从他眼中看见了惊喜与光亮
  他在音乐中拉开架势
  滑动、转体、拉伸、摆荡……柔韧而轻盈
  简单动作的完成也与众不同
  我只能被动跟随
  一个膝盖和脊椎受伤的人
  意念中的完美展示总会有所缺憾
  推动、平衡、力与力对抗,我需要一个支撑点
  拔高身体
  这无用的形体展示被音乐推波助澜
  而他在我面前炫耀——你看啊
  我只走向你!
  像黑色燕尾服对裙裾的邀请——
  做我舞伴,让更多人成为空气!
  语言砸出的力度,令人惊骇、沉默——
  一个内心种满荒草的人,自带忧郁
  时间只是时间的过客
  我们都被它隔开
  来来往往的人,带着老天的眷顾
  都会回到自己的舞池……
   
      
  ◎久违的笑脸,不可辜负
         
  阳光出来了
  它洋溢久违的笑脸
  给一个暗哑的人和零下七度的小城
      
  照彻整个宇宙的光,也照在这个小地方
  并且令人信服
  像无字之歌,抚慰了人心
      
  我在玻璃房子里煮茶
  看光影布道,看小格子如何招待一位客人
  这久违的笑脸,怎可辜负
   
   
  ◎如此而已
      
  入夜,玻璃会变软
  一束束灯花不动声色地插入
  它们移动
  静止
  微弱地呼吸
  几抹亮线起伏在梦游者的梦中
  也有醒目的黑暗
  如沉默的哑剧连接着零星的灯花
  我独坐幽蓝
  像一个莫名的水泡
  破灭之后,又怀揣希望
  而这时,灵魂只是与我调换了一下位置
  
   
  ◎怀念
      
  隔了玻璃窗,
  城市是部哑剧。
  人都被黑森林吃掉了,
  除了灯火,和几粒孤星。
  我凝望它们,
  日久生情地凝望。
  望得多了,我发现被黑森林吃掉的人,
  总有几个,
  站在灯火处,面目清晰。
   
   
  ◎若
     
  若我在大海里,
  遭遇了风暴。
  谁会举起灯盏,把我引渡到岸边。
  或许
  应该有一双手,将我横空拧起。
  这样,回望时
  黑暗的漩涡只是波涛的低语。
   
     
  ◎春夜
      
  雨水敲打叶子。
  猫在楼下
  类似婴儿啼哭。
  有沉闷声坠地,短暂寂静
  之后又是一阵啼哭。撕扯的嚎叫
  被醒着的人在惊惧中驱赶、摈弃。
  混杂声音在这里得到一种假想的验证。
  于是,你把一个人分裂成多种面孔。
  而每一个面孔,都让你感到惊悚。
  你看见了举枪的人黑洞洞的枪口;
  微笑面孔下,毒蛇正在爬出……
  你急需找到突破口,
  急需建立一处安全的避难所,从“爱”的坟墓
  退出来。
  从“伤害”里退出来。
  等待时间从这里爬过去,好像一切都未发生。
   
   
  ◎距离
      
  一只鸟站在电线上,
  透明的水珠将落未落。
  另一只站在木板搭就的水域中央。
  它们头朝左边,敛翅伫立,睁着圆圆的眼睛。
  一个在上,一个在下
  不飞走,也不靠近。
  时间在这里是静止的。
  只有天空和水域拉长视线,
  成为开阔之处无限的想象。
  风吹动还未返青的枯草,寂静
  使这里变得荒芜。
  我从这里经过时,雨水刚巧落下,
  两只鸟还停留在那里,
  不飞走,也不靠近。
   
   
  ◎风过无痕
      
  东湖边上,一个老妇在扫落叶。
  扫过的地面上,又落下许多叶子。
  整个上午,她把自己交给这块空地,
  虔诚的样子,好像收拢的不是叶子,而是
  没有远走的灵魂。
      
  几个老头在水泥地上写字,
  偶尔争论。更多时候,他们专情笔端。
  清水写的字,躲过了脚步,却躲不过风。
  一大片字和一大片叶子,倏忽间就不见了。
  但每日都有老人提着水桶,拿着粗大毛笔,反复写字。
        
  几步之遥是市一医,
  每天有许多人在这里交换生与死的衣服。
  我从这里经过——
  风打扫过的空地上,
  没有悲哀,也无往生的喜悦。

      
  ◎舞着,似一种唤醒
      
  再过一会,我就要加入那支队伍
  在音乐中,用汗水把身体洗一遍。
  这样的过程,我持续了半年,还将持续下去。
  身体骨节,未完全打开,阻碍
  带来没完没了的隐痛。
  血液里的印记,是一只啼叫的荆棘鸟,它不停地飞。
  好像唯有飞着,才能唤醒
  从前的骄傲和自信——
  那张留在时间深处的灿烂笑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8-4-19 18:24:58 | 显示全部楼层
{:9_76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8-8-25 17:31: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8-8-27 08:42:29 | 显示全部楼层
黑暗的漩涡只是波涛的低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9-21 14:20 , Processed in 1.864976 second(s), 21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