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真走运-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2496|回复: 1
收起左侧

[散文] 今天真走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4-13 21:43: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玉塑孩馐 于 18-4-16 12:01 编辑

今天真走运
                                                                                                                                                               
      对于人的习惯,要从付诸行动的身体构件来看,嘴应该是最难改变的:诸如口味儿、诸如乡音、诸如话唠……甚至有人说,人只要度过童年期,这些东西就再也难以改变了,有如“乡音无改鬓毛衰”以及草根达人嘴里的青菜气息。
  在我的亲人中,父亲就是这方面最典型的代表。
  让我记忆最深刻的,是在我们早已把调和油作为生活必需品的时候,他老人家硬是坚持做到了对此的终身抵制。记忆中,年老而又单身的父亲,不管居住、身体诸多条件的怎样变化,每年都绝对要亲自养一头猪,与此同时,还会种点儿花生芝麻菜籽之类,而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一年吃的那点儿油。对于他的这个做法,不管我怎样反对、怎样阻止,他都会毫不理会的依然故我、依然我行我素……
  记得那年,在几经迁居之后,他的健康状况已明显下降,在他往常必需种芝麻的时候,碰巧是个周末,我就回老家为他帮忙。也是天公作美,我刚一走到,天空就起了乌云,父亲二话没说,立马抄起芝麻种,顺手递给我一把山竹扎的破笤帚就往地里跑,我知道他这是要撒芝麻种,就拖着笤帚跟了过去——为他掩种。
   进地以后,只见他左手拿着装种子的小棉布口袋,右手半握着空心拳,手心儿抓着少许种子,上臂紧紧贴住身体,下臂不断小幅均匀而有节奏地摆动不停,芝麻种就悠悠地从他手里滑出,缓缓的向那块早已翻挖得甚是平整的土地散去。几分钟后,一块儿不大的土地已经种满。此刻的父亲脸色红晕,干瘪的嘴角径直向两边咧开,甚至还一直呵呵的笑个不停——摆出一副分外满足的样子。我的内心感到很是纳闷儿:撒这么一点儿种子至于兴奋到如此程度吗?但我丝毫不敢把自己的情绪表达出来——在老父亲的眼里,土地是最为神圣的,庄稼更是绝对不容许我丝毫轻慢与亵渎的,对此我早就有着深刻的记忆——正常情况下,我绝不会去碰他的这条底线。刚刚撒完,大气就开始剧烈的抖动——起风了,而且风很大,随后雨水就降了下来。不过,自古刮的风大下的雨小,一场雨只下了一小会儿就悄没声儿地停了。父亲很高兴,一叠连声的直呼:今天真走运。
  那两年,作为父亲还存身于世的唯一孩子,我是每隔半个月左右就要去看他一趟的。
  两个星期后我又一次去看他,父亲正在地里除草、间苗,我走过去,芝麻苗已经均匀的绿在地头,长势非常喜人,间距都在20公分左右。
   父亲指着芝麻苗:“今年真走运。”
  我实在纳闷,一个农民种了几十年的土地,这点儿芝麻至于让他高兴得反复唠叨的地步?实在忍不住,我最终还是顶着“雷”问了:“为什么呀?”
  “撒种那会儿没风呀。”
  “要是有风呢?”
  在自己的孩子面前,父亲永远都是那么倔,话语中总有一股强烈的火药味儿:“亏你是教书的,费种而又缺苗呗。”
   父亲“走运”的真正内涵我是在随后的学校重组中最终领会出来的。
   那是我当班主任的经历中很值得得意的一届学生,当时的学校一个年级共有六个平行班,分班时是严格奔着平行去分的,各班的实力开始确实是甚为平行的。然而,此刻正值我事业的爆发期,身体强壮,精力旺盛,激情澎湃的,而且家里没有任何羁绊,因而学生成绩攀升很快,到了八年级下学期,班里成绩在年级中早已是万绿丛中一点红了,我信心满满,期望这届学生成为自己的代表作。然而,就在临近中考的九年级上学期期中考试的时候,学校为了“保证各班能够正常开课”,在几位很会融洽校领导关系的班主任的巧妙运作下,学校对这届学生重新进行了分班,分班的过程中,将我班的八个尖子生硬生生“均衡”到其他班级去了,我这个班里的优势立马就荡然无存了……
  其实,分班本是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事,只是时间节点的把握太过“恰切”,犹如撒种那会儿的一阵狂风,哪怕只是一阵儿,造成的伤害也将是永恒的,因而它给我的内心造成了很大的创伤。
   自那以后的日子,我所经历的事情,无论它发展成如何的状况,只要还没有落幕,我都再不去预知它所可能的结果,因为明早起来,事情将发展成什么样子,我实在没有任何把握。也正是因为这个,随后的人生中,每当我遇到的事情发展到极好的状态时,我总会告诫自己,等等再等等,冷静再冷静。真正成功了,我总会在心里庆幸“今天真走运”;如若事情的结局拐了弯儿,我也很坦然——或许这才是常态:我们不能不承认,很多因素都能使事情的结局变到自身期望的对立面。
   现在,父亲已经在地下安睡行将五年时间了,我每年也只在几个特殊的日子才到他的坟前为他烧上几张纸钱的同时与他低语一番(也不知他老人家是否能够听见),尤其是自己遇到喜事时,我一定会说一句:“今天真走运”之类的话,以便使自己尽可能的冷静下来。
  因为这句“今天真走运”让我真正明白:如果我们的这段人生获得完胜,那么就要在承认自身天资与努力的同时,更加笃定的去感谢上苍在我们前进的路上撤去了所有的路障——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成功的我们,只是“今天真走运”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8-4-15 11:4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文友交流、批评、指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12-17 20:23 , Processed in 1.395113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