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孕症》48、人已放了-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560|回复: 1
收起左侧

[小说] 长篇小说《孕症》48、人已放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6-3 10:3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龚举国 于 18-6-4 14:52 编辑

    绞尽脑汁,我似乎终于有了救桂花出狱的噱头……

  这事儿天生要从桂花的亲眷身上打点……我和桂子通过一个很长的电话:原来,这几年公司在他手下难以为继,他便寻了路子,在华俊老师手下的手下得了一份采买的工作,兼做相关环节的黑木耳和香菇的等次鉴定,定价……天爷!国有商业时这可是个肥缺;也做了几年,算算也还顺利,感受着也在入行了;桂子告诉我,毕竟也在这挡事儿的位上有过经历,眼看着他的上游缺着个更挡事儿的主儿,探究过几次,人家也不瞒他,就把这“位儿”的方圆描述的他就背得出了:年龄30岁以下,文化高中以上,三年以上营业员实战经验,最好深愔黑木耳和香菇的国际国内贸易业务,初通英语,最好未婚……当然,如果是女性,更得首选;这是华总钦定时补充的一个条件;天啊!这不是指定着要桂花吗?加上张县长郑重地把我请进房县最特别的那间会议室,启发着我加重商业下岗女职工的就业平台建设:简直就是天设地造,水到渠成;详细的编排意见,应该已有端倪,不过还算不上精细;思索着怎样才最完善,竟至东扯西拉着在脑中盘旋,哪里成得了体系;正着急时,忽见叶姨披一肩素黑白间的短发,笑盈盈地走来:“狗子国娃子,毛糙子的时候,见你娃子呆头呆脑,大眼没正经看过你呢!却没省着你还有点气候!要知如今,当初何必愣愣地防你爹啊?”说时,就有了亲抚的举动,我竟又有了孩提的感觉,也不过又被叶姨奖赏一包糖葫芦之类,脑门上又有了她的右手那特细腻的抚摸;又仿佛街上店里坐着……眼见叶姨不停嘴地说道:“老姨的时间也不多了,眼见面前有件不大不小的事,寻遍了还没个正主,只有交待你了:花子这几天蹲在牢里,并没遇见啥子磕碰,你也不必过份忧她……好在你俩今后也有一份意外的姻缘,竟还有个结果呢……只是明天,你得和她把你们的老娘我送走,才能轻了你的手脚!至于桂子,唉!老娘虽也十分地牵挂与他,可叹他太过自私,枉遇几多机会,终究是个断子绝孙的主,可惜我再也无力帮忖他了,你也就别和他计较了吧?”带着无可奈何的浅笑还没完的意思呢,怎的就是一个踉跄,竟至突然变成歪了鼻子邪了嘴巴模样,倏忽间脚上又成异常的麻利抬腿就走的急样,不提防一头跌在地上,吓得我倏然要起抢去扶她……哪里能够动弹,焦急之中赫然惊醒,原来竟是一梦;摸过自己的前后胸,竟自全布满了汗水……

  回忆回忆,从我爹被清退开始,十几年中清楚地记得,款款做过和叶家有关的留下深刻印象的几梦,竟是几款都有寓意性的,还梦梦应验;再想过这次和叶姨的梦遇,不竟又是一身冷汗,难道此时的叶姨……?恐怖着赖到天明,急急的拨了侯局的电话,请来小服务员,有些着慌的进了桂花的大门,闪过厅屋,冲到叶姨床前,但见叶姨满脸紫黑,话语动作已无从说起,已经只剩一口气了;120拨过,再拨桂子的电话,很快通了,我有些愤怒地说道:“叶姨甚是病急!你得告假尽快回来,否则,恐怕难见面了!”什么德性,你的母亲房子被烧了啊!至今不闻不问?至于当前,乡长任上我是处理过几起类似叶姨这样的事件的;人的气数到了这处,“积重难返!”怕是最准确了;随后,粗略地把叶姨的情况报告给张县长;随即又和医院院长通了电话。

  医护人员提着担架已经冲上楼来,看他们的专业动作,我也只能旁边扶持着,纠些小偏小斜的;我叮嘱小服务员,不要有外人的身分,尽量把老人必须的用品拾掇了赶紧送到医院;交待完了,我特意紧盯着她:“明白了,没有?”小服务员谨慎地回复了一句:“应该,很明白了!”我再狠盯过她一眼,算是强调这事的重要,才缓缓转过身子坐上驾位,启动车辆向救护车追去。

  还是晚了半步,我问过值日医生,叶姨已被送到了三楼抢救室,我冲上三楼,却只能站在一群白大褂的外围的外围,抢救室的大玻璃墙外,看着他们忙里忙外了个把小时,之后,再看着他们的大半慢慢散去……一个护士给叶姨打上点滴,一个医生模样的中年女性沉重地叫着:“家属呢?”

  我茫然地站到她的面前;“你是啊!你随我来!”

  我跟着她进了脑神经外科主任办公室;女医生把我介绍给一位中年男医生;这位中年男医抬眼打量过我三会儿,终于抬起了屁股,伸手和我握过,就示意我在他的对面落座,然后沉稳地说:“你家老人得的是急性脑溢血,只能手术,但是,向这种大范围大流量的出血非常罕见,因此,挽救的可能性已经很小很小了!”停了片刻,他接着说:“但是,我们尊重家属意愿,你们如果要求,我们也只得做这个手术。”

  此时,我岂是茫然,简直是无措之急,我算哪门子家属?我能不算家属?昏聩至急,突然想到办法,我拨通张县长的电话,“郑颖,急性脑溢血,已经很危险了!”

  “已经通知公安局了,让他们在急变通叶桂花取保侯审之事;你也联系一下吧!”

  我拨了公安局长的电话:“啊!老车啊,我已经给看守所长下了命令,命他紧急处理,估计人已放了吧!啊!对了,我还命所里派车,把叶桂花直接送到医院!”

  挂了电话,已经听到警车的警笛渐渐由远而近由浑而明;我舒了一口气,感慨地看着医生,我说:“麻烦您稍等一会儿,病人面前还能赶来的就只一个女儿,警笛已经在这楼下叫着,她可能马上就被送到这里……”

  (下集故事提要:弥留的叶姨将车国先的右手死死的压在桂花的双手之上阖然长逝,六神无主的叶桂花面对叶姨的遗体举手无措,但在车国先踌躇无作之时,叶桂花毅然递上了一万元现金……)

  (主要故事作者亲历,次要情节服从逻辑,如有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8-6-3 19:53:3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过主席:这活竟然您亲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6-24 07:39 , Processed in 1.302352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