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孕症》49、天大福分-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702|回复: 0
收起左侧

[小说] 长篇小说《孕症》49、天大福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6-5 20: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龚举国 于 18-6-9 10:26 编辑

    抬眼间桂花已经气喘咻咻地站在了面前,我急忙将她介绍给主任医生,主任医师验明了身份,再简要地给桂花说了叶姨的病情;桂花刚要接话,却见点滴护士急急冲我而来:“不行了不行了!你们快来啊!病人好像是回光返照,有话快去说吧!”

  桂花的机灵前所未有,那“跑”的动作,简直就是疯了的程度啊?我们虽然紧跟其后,却也只能在慢几拍后才到正跪叶姨病床的桂花身后,眼见母女默默的泪眼相对,我的心酸一下失去控制,不争气的泪水夺眶而出;正无主意之时,却见叶姨的右手升在头顶左右乱划,桂花反而镇静地站起来,转过身不由分说的把我拉到床前,生硬的扯我跪下,把我的手递给叶姨;叶姨的右手婆娑着,终于抓住了我的手,并把我和桂花的手死死地压在一起抖动着,良久,竟至一言不发,倏然松开……

  “妈!……”桂花终于失声嚎啕起来。

  我紧紧撰着叶姨的手,其时该是一种什么心情支撑着我,我多想用我的力气把叶姨拉回来啊!可是,眼见着叶姨的面目慢慢的变得没了血色,我应该清楚:没办法了!

  这样的情景过去我也遇到过几次,然而每一次的生离死别,终究是多么的动人心魄?我知道,一时半会想要劝住桂花的哭泣竟是枉然;扭转头,小服务员已气喘吁吁的跑上楼来,我请过小服务员,看看她送来的物什,都是叠放有序的光显的新的内衣;我还倏然发现:这水灵灵的丫头像谁?如此乖巧懂事?一边低头想着,一边接看,女性内衣内裤之类都全在这儿了;等桂花有点歇息的意思,我站起身极其庄重地说过:“叶姨好走!”然后,定定地看着桂花,一直把她看的息了哭声我才开口:“桂花,不是哭的时候啊!叶姨毕竟是女性之身,乘着身子未冷,你快给她净个身子,把内衣换上了吧!”

  桂花面子上还没嫂子,因此她娘的寿衣,我们县的规矩,是要给亡人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全部换上新的。应该也是只有她亲自操手,才算是位对得起老人的孝女。

  桂花生平第一次用极其真诚和感谢的眼神看着我,终于站起身,我给她打来热水,从我的车上拿出备用的毛巾,热水扪了,拧去多余的水份交到她的手上;竟至低着头,默默的退出病室,关了房门;好大一会,小服务员出来:“车局长,都穿好了!”

  “谢谢你啊?”虽然是在这极其特殊工作的场景,可这丫头还真的在我的潜意识中勾起了什么,叫我下意识的把她当成了我的职工,当成了我的姐妹,而且是那么武断的脱口而出:“你再陪陪桂花姐吧?”

  按照乡俗局俗,此刻该是我抽身走人的,一应的善后事宜,事前由家属提交局务会讨论决定,事后由局财务给付,也都是局工会主席操持的;这当前,最多也只是在局财务预支点儿有限的款项。可这是对局机关正式职工的帮扶项目呀?叶姨只不过是一个正式干部的遗孀,她哪有这种资格?我简要和桂花说过此事,桂花竟十分镇静的一气呵出:“这件事,家母早就告诫过了,可我也还信缘分;我想,既然此时天时地利人情,安排了你在我母亲灵前,你不会撒手离去吧?”说完定定的看着我;许是人忙无智吧?我哪儿想过这些?“你……”我在反盯桂花之时,竟然很长时间都只能是语塞。……然而,然而,看看桂花当前的实际处境……?我还是不由自主的拨通了侯局的电话,通报过叶姨已经仙逝现正停灵医院和我的想法,侯局“嗯”了半天之后,捏捏诺诺地说:“车局,你的意思?”

  “这不是找你,拿主意吗?”

  “办她的事,局里,我怕没人听我的啊!?”

  “你……”我惶惑着我语塞着!

  “车局,我实在没有办法……”终于,始终也没敢压下电话。

  我呆呆的拿着话筒,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是怎样放下的……我缓缓的走近叶姨,我愣愣地看着桂花,没提防桂花“噗通”一声跪在我的面前:“国先哥,老的小的,你可不能计较啊!花子今后给你做牛做马,这儿都认了,只求你这一次啊!”

  “车局!”小服务员站在桂花的旁边,一样声调的恳求着!

  “桂花!”我傻傻的呼出。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镇静下来,我竟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什么像谁啊?这小服务员,分明就是十年前的桂花吗?看她的眼睛,看她的脸型,只不过待人接物的气质和大桂花分明的区别?难道叶姨,真的有如此天大的福分(注释1)?“最后上路”竟是这般有缘的人相送啊!

  桂花生生的一个泪人。

  “小桂花”泪人生生的一个。

  即便如此,我个人也难于决断,我忘情地挽起桂花,可我心里明白我的处境,我真的好难啊:“桂花,这事,哪儿那么简单?”

  “这是一万元现金,你先帮忙办吧!好歹你帮我把它料理上路了再说!”桂花已经是无所顾忌,强人所难的命令了!

  我一下傻在了那里:我嘀咕着,这局外之人,极易生就车国先挪用机关财务,帮他的旧情人服丧……我没缘由,担这口黑锅呀?而此时,桂花已把钱搞到位了,还有什么说的?

  我只得再次打开手机---现在,我也只得丢了情不情的顾忌,首先:“侯局长,你的任务,是把郑颖同志的灵堂设好,具体我就不交待了;如有差错,你冲我好了!”说毕挂了电话;第二个,办事守灵的,吃喝拉撒哪里少的?“方股长,你和某某,每餐新安排三至四席的便宜客餐,单独记账,现金到财会股领取。”

  第三个,出纳:“请你15分钟内赶到县医院住院部,三楼脑外科,不得有误!”

  做完这些,我拉了桂花撒腿就跑,桂花却踉跄着甚是别扭,好容易进了她的家门,竟至不知所以:“找寿衣啊!”桂花又像如梦方醒,听过我的提示倒也很快地开了柜门,诚如所料真还是预备好了的,很快都拿齐了,我赶紧“呼啦”进怀里,同时命她跟在我的身后,“看着点,别丢了!”

  匆匆赶到医院,出纳已小心翼翼的帮着“小桂花”守着叶姨,我命桂花:“将你的现金点清交给出纳”;我看着出纳打过收条后看着我,那意思仿佛是说:“局长,我可以走了吗?”

  我出过一口长气,无可奈何的看着眼面前的三个俩娃子,然后以不容质疑的口气命令到:“你们两个帮帮桂花,给叶姨穿上寿衣……穿上之后再叫我!”然后甩了双手,重重的关了病房的门……

  注释1、天大福分  鄂西北民俗:老人仙逝,儿女能够全部到场送终被视为“天大的福分”,小说逻辑的发展可以看出,李娜应该也是叶姨的亲生,而且从情节的发展上看,李娜有可能是叶氏桂字辈最有出息的一个,所以这里被车国先缥缈的首定为“天大……”

  (下集提要:车国先责无旁贷叶姨灵前灵后的照应,内心却挠着一个疙瘩……却见安惠黑妆素裹,缓缓地,却是第一个来给叶姨献祭……)

  (主要故事作者亲历,次要情节服从逻辑,如有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9-19 09:42 , Processed in 1.293181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