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笔记 前言——五-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516|回复: 0
收起左侧

[其他] 哲学笔记 前言——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6-16 11: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李灿 于 18-6-16 11:13 编辑

  哲学笔记

  前言

  说到哲学,我们应该都不陌生。我们文科生高中政治课上都学过马克思主义哲学常识,大学公共政治课上又继续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经过这两次的学习,我们起码对马克思主义哲学有了比较深刻的理解。

  之前有很多网友读过我的《文学笔记》《语言学笔记》和《史学笔记》,他们就问我:“你接下来准备写什么呢?”我说:“那就写《哲学笔记》吧!”我们都知道,中国古代,文史哲都是不分家的,《文学笔记》《史学笔记》我都写了,那接下来写《哲学笔记》也算是顺理成章。

  至于我和哲学的渊源,说起来还有一些很特殊的经历。

  我2008年的时候曾经打算将来考研深造,但家境贫寒,家里不是很支持。我曾一度想放弃,但我的女朋友却主动说她喜欢上了我,鼓励我不要放弃,和她一起备考。有了她的鼓励,我想还是放手一搏吧!于是那段时间,我们关系就非常亲密。她还送给了我一本《西方哲学史》,这本书是美国的梯利编著,伍德增补的,由商务印书馆出版。我就常常拿来读,感觉到很有意思。

  可惜的是,后来我还是不得不放弃考研,我的女朋友也离开了我。尽管主要原因不在我这一方,但我那个时候依旧非常痛苦。然而,感情和学术是两回事。人可以有对错,书是没有罪过的,因此这本书我一直保留着。

  我大学实习结束后就一直忙着找工作,心里也很烦躁。那个时候我们那一届有个老大哥刚好想考哲学研究生,他听说我读过《西方哲学史》,就让我帮他做笔记。当然,他用的《西方哲学史》是另外的版本,但有些东西是相通的。我工作之前就帮他把笔记做完了。

  我在武汉工作时,23岁生日时,好几个同事知道我喜欢读书,就给我送书。有人送了一本《谈佛说禅悟人生》,我当时就觉得这是个好东西,也保留下来了。

  其实,我工作后也是挫折不断。我2011年夏天离开武汉去北京演讲与口才杂志社做编辑,一个多月后回家治病时就被下课了,然后就一直不见好转。2012年过年后我再次到武汉找工作,同时买考研参考书,准备再次去备考。

  这段时间我还是到处碰壁,找了好几个工作都不满意。后来,我在一个网吧遇到了一个九零后的小伙子。他和一般的年轻人不一样,很有自己的思想。他说他高中时就辍学了,那个时候年少无知,做过很多荒唐的事情。他现在在网吧做网管,他也知道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准备参加成人高考,上大学深造。他平时对中国传统文化很感兴趣,特别喜欢看一个台湾学者曾仕强讲《周易》。我离开武汉之前,他请我去华莱士吃快餐。临走前,他对我说:“你如果想考研,就把它当做一个目标,所有的一切都服务于这个目标,怎么可能不成功呢?”他还讲过很多有哲理的话,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我回家乡后也过得不顺心。2012年夏天动过大手术,身体大不如从前,只好再次放弃考研。2015年冬天,我的一个小学同学来学校看我。他之前在外面打工,现在也准备考教师编制。他送给了我一本《素书》,说把这本书读懂了人生就成功了。

  2016年的时候,我加入了县作协。县文联主席感叹文联办公室人少事多,很想把我借调过去,但是我感觉去了之后不一定能胜任,而且压力很大,就拒绝了。老人家也没有生气,反而谆谆告诫。他说人不要拘泥于小道或术,要多读《论语》《道德经》,修养才会提高。

  这几年巧合的是,我在武汉遇到的那个年轻人通过参加成人高考居然上了大学,紧接着又考上了哲学研究生。他曾经告诉我说,他很想把自己的思想写成一本书,供人们阅读。得知我也有写《哲学笔记》的想法,他当然很支持,鼓励我大胆地去研究、写作。

  其实,我这几年读《西方哲学史》的时候也曾经打算做读书笔记,可是一直坚持不下去。这个年代,谁还用笔在本子上做笔记呢?写了几页我就感觉吃不消,放弃了。在电脑上打字也不行,也感觉很枯燥。我后来就想,把书中的东西抄下来(不管是手写还是电脑输入),那还是别人的东西,能有什么意义呢?为什么不能加进自己的思考呢?于是我就改变思路,像之前写《文学笔记》《语言学笔记》和《史学笔记》那样,写成带有学术性的随笔,那样意义不是更大吗?

  有了这些良师益友的帮助,加上我这些年读的和哲学相关的书籍,我觉得有必要把我对哲学的学习和思考展现出来,供大家参考。

  一、古希腊哲学家关于世界本源学说的意义

  在世界各文明古国中,古希腊哲学是最有系统性的真正的哲学,这些哲学家很早就在探究世界的本源,有着很多不同的观点,例如水本原说、无限本源说、气本源说、数本源说、火本源说等等。这些观念今天看来当然是错误的,构成这个世界的最基本的东西当然不是这些具体的事物,这些说法今天看来当然是不科学的。然而,我要说在那个时代的哲学家能提出这些学说已经很了不起了,它们对后来的科学的发展仍然起了很大的作用。

  泰勒斯认为世界的本源是水,这有其合理性。我们都知道,地球上海洋面积远远大于陆地面积,低等的生物就产生在海洋里。水是生命之源,生物离不开水。在地质变迁过程中,水也起了很大的作用。水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你能说水本源说没有意义吗?

  阿那克西曼德提出了无限本源说,认为万物都是由无限产生的,这种物质无穷无尽。我们今天物理学、化学都说物质是由无数的分子、原子、离子等基本微粒构成的,这不就是受了无限本源说的影响吗?可以说,在微观世界科学没有兴起之前,阿那克西曼德能有这样的认识,的确了不起。

  阿那克西米尼提出了气本源说,这个也有合理性。我们有科学常识的人都知道,空气和水一样,也是生命之源,生物的生长离不开空气。空气流动就形成风,风对地质的变迁和天气的变化都有影响。

  毕达哥拉斯提出了数本源说,认为万物都来源于数。这个也很有意思,同样有其合理性。我们都知道,物理、化学等学科都要用到数学知识来推理、计算,物理、化学上很多概念之间都有其数量关系,我们甚至觉得物理、化学好像就是数学的变体。没有以数为支撑的数学,就没有物理、化学等科学的进步。直到近代,英国哲学家培根还认为数学应该为物理学服务,今天看来培根的认识是正确的。可以说,培根的学说和毕达哥拉斯的学说是一脉相承的。

  赫拉克利特提出了火本源说,这个学说还是有其合理性。我们都知道,火象征着光明,人们才能看清周围的事物。太阳就是一个巨大的火球,太阳是地球上一切生物和能量的源泉。

  我们不能用今天的视角来嘲笑古人的无知,其实古代的哲人仍然有他们了不起的一面,他们的学说对后世仍然有指导意义。

  二、唯心主义也能产生科学技术

  我们学过哲学的人都知道,哲学分唯物主义哲学和唯心主义哲学。很明显,从科学的角度看,唯物主义是合理的,唯心主义是荒唐的。可是,在人类哲学发展史上,却有这样一个悖论:不科学的唯心主义却也能促进科学的发展。这的确很有意思。

  例如,中国古代有炼丹术。我们都知道炼丹药,想长生不老、得道成仙,这当然是迷信,是唯心主义的。可是,就是在炼丹的过程中发明了火药。没有火药,哪里会有后来的枪炮等新式武器的出现呢?科学技术能进步这么快吗?

  与中国的炼丹术类似,西方有炼金术。炼金术同样是迷信,属于唯心主义。硫磺、硝石怎么能变成黄金呢?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就是炼金术产生了化学。

  同样,占星术中产生了天文学,巫术演变成了科学实验。

  我们再说一个中国古代的思想家庄子,他的学说应该是主观唯心主义的了。他的《逍遥游》充满了想象,这些事物在现实世界当然是不存在的。可是,庄子也说:“天之苍苍,其正色耶?其远而无所至极耶?”问题提得很好,我们看到的天是蓝色的,这是真正的颜色吗?后来科学上还真的研究过这个问题,今天我们知道,这是大气散射太阳的蓝紫光,人眼对紫色不敏感,看到的天就是蓝色。我们今天科学上的解释竟然和庄子的看法是一脉相承的。庄子还推测,普通的鸟和飞虫,只要很小的风就能飞起来,鹏翅膀大,要飞起来就需要很大的风。鹏当然是虚构的鸟,但是这种想象也有其合理性。物理学上就有一类实验叫做理想实验,现实中做不了,但我们可以根据生活经验来推断。庄子的想象和科学上的理想实验用了类似的推理方法。从这两点看,庄子仍然有他了不起的地方,说明他那个时代的人们已经在思考这类科学问题,尽管他们用的是唯心的方法。

  我们不否认科学需要唯物主义作指导,唯心主义是不科学的。可是,在哲学史上,唯心主义客观上对科学技术的发展也起到了促进作用,这是不容否定的事实。尽管这个事实我们不愿意接受,可确实是这么回事。

  三、文理分科是不合逻辑的

  我们读高中时,一般在高二就经历了文理分科。我们知道,除了语文、数学、英语是必修课外,文科要学习政治、历史、地理,理科要学物理、化学、生物,而且文科数学比理科数学要简单得多。其实,按照马克思主义哲学,这样的分法本身就是不合理的。

  我们学过哲学的人都知道,事物之间是有联系的,不能简单地分成人文学科和自然学科。例如,我们把地理分到文科,这就不对了。地理也分人文地理和自然地理。你能说自然地理也是文科吗?即使是人文地理,里面也有自然科学的成分。例如,讲西亚和北非,那里是阿拉伯世界,人们喜欢穿白色宽大的衣服。如果我们解释这一人文现象,还是要用到自然科学的知识。

  还比如,化学上水(H2O)和过氧化氢(H2O2)相比,水分子至少了一个氧原子(O),两者的性质却截然不同。水是能喝、能洗的,而过氧化氢却有强腐蚀性。如果学了哲学,知道量变引起质变,对这个问题的理解就会更深刻。没学过哲学,还真的不好解释。

  可见,把学科机械地分成文科、理科,本身就是不合逻辑的。人文学科中的哲学,对其他学科包括自然科学,都是有指导意义的。学理科的人,如果不懂哲学,就不能深刻理解具体的科学知识。我曾经有个同事,是数学专业的,数学底子当然不差。可是,对于数学上一些有争议的问题,她却解释不清楚。因为她没有哲学常识,不懂得归纳、演绎等方法论,很多东西无法自圆其说,自然就会误入歧途。

  同样,我们说哲学这类学科提供的是根本方法,而不是具体方法。如果只学哲学,不和具体的学科相接触,那样就会华而不实。网上就有人说:“你没有知识,明白一大堆道理有什么用?”有的校长,管理学学得很好,能倒背如流,却把学校治理得一团糟。为什么会这样呢?管理学其实也是哲学的范畴,提供的是根本方法,解决的只是一个大方向的问题。学校的具体事务你不去钻研,那同样不行。光就教学这一块,不同的学科有不同的特点,不同的年级情况又各不相同。不扎根基层,就会瞎指挥,吃力不讨好。同样,有的党员干部,马克思主义哲学学得很好,从毛泽东思想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都能背得很熟练,但这样的人就能运用这一套哲学思想为人民服务吗?显然不是这样,他们很多人都是“语言的巨人,行动的矮子”。因为他们没有具体的学科知识,没有研究具体的事物,动手能力差,一做事就会露出马脚。

  因此,说到底中国的文理分科的思想害人不浅。学科不能过早地分开,那样对一个人的成长是不利的。文科生也应该有一定的自然科学常识,理科生也应该懂一点以哲学为代表的人文学科常识。有人担心这样会加重学生负担,其实这个问题很好解决,把考试题量减小,难度降低不行吗?

  四、好人不需要所有人都说好

  《论语》中,子贡问孔子:“一乡的人都喜欢这个人,怎么样?”孔子说:“这个人不一定是好人。”子贡又问:“一乡的人都厌恶这个人,怎么样?”孔子说:“这个人也不一定是坏人。还不如好人都喜欢他,坏人都厌恶他。”孔子的回答告诉了我们如何树立正确的认识论和人生观。

  从认识论上讲,对一个人的认识要一分为二,因为那是个很复杂的问题。不能看到大家都说他好,就认为他就是好人;也不能看到大家都说他不好,就认为他是坏人。我们还要看是谁在评价这个人,这才是问题的关键。一个人本来是坏人,但他装得像好人,其他的好人受了蒙蔽,当然也会说他是好人。其他的坏人和这个人同流合污,当然也会说他是好人。我们能据此就说他是好人吗?如果连坏人都说他好,那就有问题了。同理,这个人本来是好人,但被其他坏人冤枉了,那些冤枉他的坏人当然也会说他是坏人,那些好人受了蒙蔽当然也会跟着说他是坏人。我们能据此说他就是坏人吗?真正的好人应该是什么样的呢?光明磊落,是非分明。这样一来,好人当然说他好,坏人当然说他坏。我们不要看到有部分人说他坏,就怀疑他不是好人。他是好人,坏人当然不喜欢他,怎么会说他是好人呢?这是很正常的,没有必要大惊小怪。

  从人生观上讲,我们对自己要有准确的定位。我们不要指望所有的人都说自己好,那反而不正常。连坏人都说你好,那你还是好人吗?孔子还说过:“乡愿,德之贼也。”没有原则的老好人,大家都喜欢,可这样的人其实没有真正的道德。最理想的状态是,好人说你好,坏人说你不好,做到这样就可以了。退一步说,即使大家都说你不好,也没有必要难过。说你不好的人里面有坏人,坏人说你不好是正常的。还有的好人误解你,只是受了蒙蔽。孔子还说过:“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要相信,只要一身正气,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可见,好人不需要所有的人说好,只要好人说他好就可以了。

  五、评价古人的哲学不可走入两个极端

  不管是中国,还是西方,古代的哲学家都有自己的思想。今天看来,有的思想和我们的看法出入很大。对于这个问题,不能走入两个极端:既不能无限贬低,也不能无限拔高。

  我们先说第一个问题,古人由于活动范围有限,科学技术不发达,他们对世界的认识当然有很多不正确的地方。我们不能因此就嘲笑古人,说他们浅薄无知。社会是不断发展的,若干年后如果后人这样也嘲笑我们,我们同样也不能接受。我们分析古人的哲学,必须放到特定的时代背景下,那样才知道其实他们提出那样的学说已经很不容易了。

  例如,我们学过《两小儿辩日》。一个小孩认为早晨太阳近一些,因为早晨太阳形体大一些,近大远小;还有一个小孩认为中午太阳近一些,因为中午温度高一些,近热远凉。两个小孩的看法似乎都有道理,他们找孔子请教,结果孔子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不能据此就嘲笑他们无知,那个时代的小孩能思考这个问题,而且还能根据生活经验做出推测,已经很不容易了。

  还比如,古希腊的毕达哥拉斯学派认为宇宙是球形,当中是中心火。地球、月亮、太阳、金星、水星、火星、木星、土星都围绕中心火旋转。他们还认为,在地球和中心火之间还有个反地球。今天看来,这当然是荒诞的,反地球和中心火纯属想象出来的东西,宇宙中根本就没有这两个天体。可是,我要说这个学说仍然有其进步性。首先,它将地球看成和月亮、太阳、水星等天体并列的星球,这在当时已经很了不起了。我们中国长期还在坚持“天圆地方”,把天和地并列,认为日月星辰等其他天体是附属于天的。毕达哥拉斯学派在当时的条件下能把地球看做和其他星球并列的天体,这已经很不容易了。而且,能提出地球在旋转,这更是了不起。我们都知道,按我们的直观感受,应该是日月星辰东升西落,我们看不到地球本身在旋转。欧洲也长期认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是不动的。毕达哥拉斯学派的学说其实已经为后来那些反对地球中心说的学者指明了方向。

  我们再说第二个问题,我们不能走入另一个极端,那就是把古人刻意拔高,说他们非常了不得,今天无法超越。我还是那句话,古人的活动范围小,科学技术不发达,他们对世界的认识当然没有我们今天深刻。我们今天反观古人的哲学著作,其实也不是无懈可击,有的地方甚至有明显的硬伤,并不是人们吹嘘的那样神秘。

  例如,《论语》作为儒家经典,被人们抬得很高。可是,我要说,《论语》也有不严密的地方。孔子说过的相同的话,竟然在一本书中重复出现,这不荒唐吗?例如,“巧言令色,鲜仁矣”这句话即出现在《学而》,又出现在《阳货》。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好几处,这里不一一列举。孔子的弟子和再传弟子在编这部书时,为什么就没有认真校对呢?这样的问题他们发现不了吗?他们只是把孔子及其弟子的话整理出来了,分类也没有按统一的标准。编排时顺序是随意的,每组的小标题只是取第一段话的开头两三个字,和本组的具体内容没有什么关系。没有严密的体系,甚至重复了也不管,可见这本书的处理是很粗糙的。如此不严谨的书,里面的内容当然也不会字斟句酌,所以有些话是经不起推敲的。对于《论语》,后面我们还要具体分析,这里就不展开了。所以,如果我们说《论语》完美无缺,代表了古代哲学的最高峰,那也是不对的。

  综上所述,我们对古人的哲学,要有正确的评价标准。不实事求是,刻意贬低或者刻意拔高,都是不对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7-17 21:32 , Processed in 1.305053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