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孕症》61、心头之病-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544|回复: 0
收起左侧

[小说] 长篇小说《孕症》61、心头之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7-3 06:47: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桂花请我坐在主席做县政府办公室值班副主任的主陪!但李娜却被安排在家门亲戚的位置上,就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从单位人事相帮的角度?从我这个实际都管对陪都管李娜的态度?以及今天人家女主持人的地位?似乎都有别扭啊?

  因为看到桂花处事几个明显的进步,就有了继续鼓励过桂花展现材料子的冲动,随即串掇她道:凡事总得得些锻炼,就此一件让你全面做主,你就按着自己想的大大方方安排,我已经嘱咐过当事的几位,全部依着你了!不挑你刺儿!

  心中积下了纠结,以至席面上也常常走神;几位同僚马大哈似的悄悄阴笑着说:“车局,怎么着也是岳母新丧,桃花心是万万不可的啊!”

  “去去!臭嘴!”我嘘过几位,携桂子桂花游弋在宴席场上,意思着一桌桌的敬酒;到了李娜的座位,我极其恐惧,害怕她把自己的不满发泄在我的身上,就有虚晃一杯的意思---事实上我是真的大意了啊!我是都管,为什么陪丧宴主席坐次我竟如此放心的交与桂花安排了呢?现在面对李娜,我真的言短词钝,我很是怯生生的,处处留心地闪避着她;桂花似乎已经看出了原委,却是一脸的不解;正是尴尬之时,不成想李娜却颔首邀了桂子兄妹:“真挚地敬车局一杯!”我仰脖立尽,未等李娜意思表达完毕就想跑人:我不得不敬服李娜丫头,竟把所有我认为都能牢骚的话尽都藏过,小着心喝完了杯中的酒,轻轻地颔首相送:“谢谢!谢谢!”甜甜的语气,胜过温馨的甜酒……看看人家,真是提得起放得下!敬服之余,心中不免掀起一些幻觉:政府界面的,商务局正在被逐渐强化地位,对世事略有洞察的精英,如果能在英年到商务系统作些锻炼,在其基本的仕途中再仔细些把握,不仅可以在经商或管理经商的岗位上得到一些熏陶,而且在日常工作的千百次理料中,是有很多获取正常的超过预料的经济利益的机会的;特别是像我这样出身农民,“白身”入仕的小主……当然,李娜家庭盈实,交际的底气足,凡事起点可能高些;相对于我的思路,可能要生例外,因为她也有更宽的渠道获取更大的经济利益,以及从政经验,----毕竟商业经济也是顶尖的历练人才的地方之一……

  可是,李娜有过这个认识么?我该不是剃头匠人的挑子一头热吧……

  “人生境遇不同,也许是我多虑了……?”这样想着,把李娜的许多优点又梳理一遍,越发觉得由我主动些,把她调升商务局副局长的可能因素极多,自此正式幻觉出把她调入本局,出任值班局长……臆想着那样岂不是给我省下多少忙活?一时又觉得现在哪儿是考虑这等闲事的时候,执意把它轻轻丢掉;“结盟”搭班子的幻觉,也就成为一阵秋风,随它去了……

  山城接受大世界的消费习俗总比外面慢过一拍两拍;可是陪丧宴、追悼会的形式改革却已经全县上下盛行多年,大城市的一些派头作式,家境较好的一些家庭也能用到极致;然而这双项的“大礼”,总归是有些头面的人物才可能有基础操持运用的;而且就逝者而言,总得有一些可资叙说的事迹,才能成就一篇悼词啊?因此家在机关的,掂量过自己也就自量间或放弃这个要求了;这样想过,也就没有“都管”叶姨的追悼会的程序;是啊!如此理料陪丧宴后,眼看叶姨的丧事再无什么特别成宗的大项需要我再留意的了;也就嘱过陪都管李娜替我留心些;再未惊动他人,悄悄地溜出了灵堂,悄悄地溜回家里,轻松地躺倒床上。

  怎么着会遇上了纪委的头头---虽然都是极熟悉的同仁故旧,可这是对方先着我没有好脸色啊!而且明白着说是召我谈话呢!冥冥中还有一个怪腔怪调的声音追问道:“为你旧情人母亲的丧事,你动用了多少机关和多少企业环节的国家资金?你耗费了多少商务局的资财?态度……自觉……”越来越难听的质问接踵而至,我忽然觉得出不了气来,还惊奇地看到安惠也站在一边傻着眼疑惑地看着我,“我没有任何私心……”我奋力的惊呼,“我对得起政府,我扪心无愧!”急躁时哪顾风度,正是奋力弹动着身子,及至一下跃起了身子坐定在床上……定过了神,原来前胸后背还有额头上都是欲滴般的冷汗……却见安惠端着一杯热茶,慎慎地看着我:“怎么样,累过头了吧?”说着把茶杯递在我的手上;我接杯在手,愣愣地忆过梦境,再把叶姨倒地后的一些情景认真地想过一遍,还真捋出一些可能生疑的地方,我开始搬算手指:经济上我确实没有支过公家的一分,怎么着都能让自己释然;可是我的用意:早一点让叶姨这位让我在新岗位上踌躇不前的最大的绊脚石---挪开---的心头大病,除了安惠……当然,还有那个人面伶俐,人后便利的李娜可能有所知悟,其他可能还会有谁能知晓我的心事啊!

  想着这些心事不禁无限感概,我把梦中所见心中所疑都和安惠讲过,安惠竟也九分的赞同:“确有让人生疑的地方!”“应该更加细致的做好账务,请桂花和你们单位的出纳!”安惠说话就是这么言简意赅,我一听就极其明白了工作的方向。

  可是我仍然把安惠注视过好大一会儿,我自己心里无非晦气地想着要怎么躲不过这场于己毫无意义可能生灾的作为;我带着极其的沉重揶揄着老婆:安惠啊!你还认什么真啊?和叶姨做个DNA,管她多少差异,就认了她是丢你的亲娘,反正我已经是身陷其中了,明确了你这层母女的关联,好多闲言碎语桃色花絮岂不就迎刃而解了?

  可叹可惜可恨可悲可不能逆转的就是安惠啊!安惠你为什么就是不给点破就是不给夫君些方便呢?

  唉!

  “不要再想那些恶梦!不是有句话,梦,都是反向的吗?”安惠倒好,等她半天才是这个意思;说完还把我强摁倒床上:“太不要命,累倒了得不偿失!安下心静静地再迷糊一会吧!我在厅屋给你守着门?”

  “把事情更细致的考虑一遍,也确实必要!更何况有妻子陪着。当紧的事她一定会及时叫醒我的。”我慢慢地放倒了身体,不管是否是偷懒的借口,反正我还是真的,极其自愿的进入了梦乡……

  (下集故事预告:往事可资,车国先被父亲当做希望,用那双就像带有刀刃的食指,捏着车国先嫩弱的手蹑手蹑脚地去探访他们心中的殿堂,初颖人事的车国先,深深的烙印着“长子如柱”的深刻内涵……)

  (主要故事作者亲历,次要情节服从逻辑,如有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9-23 14:55 , Processed in 1.313413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