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孕症》63、一个爸么-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512|回复: 0
收起左侧

[小说] 长篇小说《孕症》63、一个爸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7-5 07:0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龚举国 于 18-7-9 14:18 编辑

    极其艰难的走完39级台阶,极其缓慢的,再走啊!被父亲拖到三楼上了……从南向北数去,第四个办公室的门,我记得极其清楚,父亲的手虽然还在抖,但已经是汗水中的沁凉了;想想我呢?应该是在三楼的楼面上开始的惬场,或者说产生了不屑的意识---我在三楼梯转向台以下,是略略地拉着父亲上楼;及至到了三楼楼面,成为被父亲微微的拖着,再到第四间办公室的门口,我极其不自然地躲在他的背后,……我清楚地记得,在三楼第四间门的门口,父亲先住了脚,转过身看了看我,我想,父亲此时应该也感觉着了我的手不自觉的抖吧?我可是第一次去见住在楼上的“局长”啊!我当时想:局长,一定比管我妈的那个生产队长大很多吧?而且,也会比我们小学的校长有很多很多的文化和学问:因为,我有一次听到校长说起管他们的教育局长,这局长虽然和我们一样住在坡样的瓦房里,但他一定是比我们小学的校长有很多很多的文化和学问;你看,校长刚才提到管他们的教育局长,“啧啧!!”那会,他那肃然转变的起敬的神情,和以后表情的丰富变化,简直就让我醍醐灌顶,如火如炬;我最终是被父亲拖进屋的;
     不过虽然进了屋,我却记得那一会儿我仍然是紧紧地紧紧地藏在我父亲的身后。

  “哈哈!哈哈哈哈!来啦!”一个白白胖胖的大个男人,大咧咧地朝着父亲嚷过,我从父亲胳肢窝的缝隙里瞅过去,屋里除了这个大白大胖的男人,父亲和我,并没有其他的人;于是我猜到,这是那个大白大胖的男人,在和父亲打招呼呢!

  “哈哈!哈哈哈哈!坐吗!?”大胖男人指了一下他对面的那张小寿椅,这个小寿椅应该是我这一生中第一次看见的最牛逼的家具!

  “就不……坐了吧?”父亲拉我的手松开了,开始把手搭在我的头上,借势狠狠地把我推到他的右侧!我咬了咬嘴唇,再掐掐腰眼,我很算定住了神,索性拿眼盯住了那局长:什么呀?不就是和我们队上住队的同志差球不多吗?白色的脸,比我们队上的做活路的人略好看一点!腰板,也只比我爷爷--看面相他应该和我的爷爷年龄差不多---略直得一点;这样的人在我们那儿住队,多球的很呢!队长说,我的母亲茶饭(注释1)好,常常派他们在我们家吃饭,接触多了。母亲的好手艺被人渐渐淡忘,他们更多的知道了我,一个多么年少的班长,少先队大队长,和在学校担任的其他公共职务;于是,他们都唏嘘着,说我长大后一定比他们强得多呢!这样想着,不竟有些瞧不起父亲来:“你抖什么?看他那样子不是很平常吗?他还敢打你?骂你不成?”再瞅瞅父亲,就做骨正经的很是牛逼的递给他一个“别怕!”的眼神,可是父亲并没会意,只是浅浅地摇着头;“唉!猪大肠,提不起!”是说我么?我有些生气了,我倒要看看谁是猪大肠?随后我也学着那大胖男人的熊样挺一挺肚子,也就学着桂花瞧我父亲的样子,定定地盯着那个大胖男人:“我是他的大儿子,您找我父亲有事吧?您快说吧!我们还没吃早饭呢!”

  大胖男人这才开始看我,上下左右瞅了几遍,好烦球人;我心里有点小瞧他了,“也就这几凿子啊!瞧吧!本少先大队长领队接受过国家空军选拔队员的严格目测,你这白胖子老头不会严过他们吧?”想过这谱,再看他怎样开场?大胖男人似乎对我多了一些警觉:“哈哈!哈哈哈哈!是你啊?国娃子吧?你的父亲提过你!应该是个---小犟筋……哈哈!哈哈哈哈!说错了,小能人吧?”

  唉嘿!这么快就认错了?慌经着你多牛逼呢!好在你也知趣,明了了这个历史真实---我们那儿会不叫小名人,看做事的能耐!往往习惯给个“能人”的称号。

  “这不是在家里啊!娃儿,别张狂啊!”父亲煞急了,狠狠地掐了我的顶门,继而转向那大胖男人:“叶局长,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娃子小,您可别在意啊!”

  我从父亲怀里拽出来,站定了自己的身子,我先是紧紧地盯着父亲,再转过身又紧紧地盯了一会儿那个白胖子;现在我知道他就是叶局长,就是那个小小的漂亮姑娘的爸爸了;不就是一个局长,一个爸爸么?:“我张狂什么了?您们商业局就这么说话吗?你们这里就不讲道理了吗?我有什么过错,让您们局长要计较了!”

  父亲呆在那里---这样的局面,在我们家里是很常见的,不过父亲常常打着圆场:“惯得你,就收不住摊子了!”这时我就见好就收,有好吃的糖葫芦在后面啊!可我现在就不能卖他的账:父亲今天找叶局长,是要说清退的事的,绕哪条线让你迈得过去?

  “哈哈!哈哈哈哈!是啊是啊!自古英雄出少年!人家娃子,句句话说得在行呢!”说着,叶局长掏出一包烟,我瞅瞅是我们乡下待大些的干部抽的“游泳”牌,不紧不慢地自个点燃了,然后才对给他送开水的小勤务说:“端两份早餐上来吧!”

  一份早餐是两个二两重的面包和二两稀饭,咸萝卜条一大筷子,就丢在稀饭钵子里;我可不客气了,抓过来先吃,父亲盯着我也没有言语;这位叶局长,按说也还有世故,在我吃饭的当口竟没言语。我吃过四个面包,一钵稀饭,也确实饱了;我知道父亲的脑壳,此时他是没心吃这口饭的;看看都拾掇干净,也都静了下来,叶局长慢慢地开了口:“哈哈!哈哈哈哈!这事,我琢磨过多少次了,横直你知道了商业局太多的事,所以,你先回去,对你对我,都是最好的办法?”

  “也不是……一年两年啊!叶局长……我也算……知道轻重的啊?正经事……我没给外人透过半点啊!”

  就这几句,很清晰很准确地留在我的脑海里,是我父亲被清退的事故原因吗?我猜我的父亲一定是是受了我的鼓励,讲了这几句语序颤抖但意思完整的话;而且并没有些微的颤音!但是不论是叶局长还是我爹,两个大男人像约好似的,说过这几句,就再也不吭声了;闷坐过好长时间,叶局长才又把眼光盯着了我:“哈哈!哈哈哈哈!也许,是你说的,那样吧?看,这娃子的一对耳朵,哈哈!哈哈哈哈!以我几十年看人的经验,国娃子,确实有贵人像,可世故变数,大呢!你过早,把他和桂花,扯在一起,也不是你,和你的儿子,很光显的事,我说重些,以后,你可别,妄想这事儿啊!……至于,以后,向你这种情况,也就是,你的工作,好歹,我会在其他单位,再給你,参忽个事,也不是好难……”说过,从他那宽大的桃木寿椅上霍然站起,扬长而去……

  呆呆地,呆站在这间宽大的办公室里,我,,,,,,和我的爹啊……

  注释1:茶饭好:乡下“厨艺”的官话,也是评述女性等级的第一标准。

  (下集故事预告:掌控车门命运,被车国先和多少小百姓视若圣明的商业局长,车国先在一睹尊容,一番舌战之后,枕头回想扫描,却原来是这样一个角色)

  (主要故事作者亲历,次要情节服从逻辑,如有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10-23 17:54 , Processed in 1.260661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