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孕症》65、谁来关门-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797|回复: 0
收起左侧

[小说] 长篇小说《孕症》65、谁来关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7-9 07: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敬爱的叶文和局长的办公室里,叶文和局长给我父亲的那几句并不十分分明却叫我从此振醒的“至嘱”,这位让我一躺下就要上镜的“哈哈局长”,一下把我的性格带到了这种沉默寡言的境地;从此我一卧倒,我的头就下意识地压着了手指,手指再压着枕头,就那么静静地,静静地盯着头上的瓦缝;才开始盯那缝时常常伴着静静地流泪;再以后,泪水好像流干了,就干盯着,一直盯了两年……那二年,竟发生了许多极其奇怪的事情,最重要的似乎是我的脑筋,什么时候应该都是特别地明白,想什么都成条条;第二,我的成绩竟至变得特别的好,主课副课大考小考没有少过百分。之后,我应该是十四岁了吧?!那一年,我参加中考,竟以全县最高的分数被房县一中录取---我本可以上更名牌的高中的,但是要我离开我的家乡,我有一些不舍我的母亲?我也有一些放心不下我的父亲;而且与人交流过后,知道那所名校费用确实更高些……况且我们县一中火箭班不收我的学费,之外还给我3千元奖励呢……

  据说,这事在房县一中都是开天辟地第一……

  上高中的第一年吧!?我在学校认识了蚊帐(别见笑),找个借口钻进子夜未归的同学的蚊帐里睡了一夜,好惬意啊!于是我请母亲进城,指着那东西希望母亲就从我的奖学金里用10元钱也能给我买一床;我说:学校就不配了,学校里没多少蚊子,只是感觉到了现在家里的蚊子太多,学校干净的环境住惯了,星期天回家带菜带粮要睡一夜,以前也是这么睡得呀?现在,真的咬的睡不着……

  几年不见,桂花竟至出落的天仙一般,哪里还能认出?要不是第一次班会,叶姨发言时在那儿三番五次郑重地陈述:“我们叶局长,……”我真的不敢相信,叶桂花就是“桂花”。

  苍天啊!你为什么?竟让我和桂花成为了同班同学?

  母亲的纯棉白色蚊帐遮住了眼熟的瓦缝,使叶局长“给”我的动力有点儿飘渺了!但是,与桂花的同班,钩起她老子那句羞人的补充,不禁又让人积愤:本是戏谑般的玩笑,咱们村里,要说这种事儿,那十来个上得了台盘的同龄的姐妹兄弟,哪个没有被戏说过?风行着呢?竟也能成为你撵我老子的理由?看着那么美丽的桂花,小男人我无可奈何的只有倔劲啊:好好读书!说不定将来我还真的娶了她呢……

  怎样才能读好书呢?

  就这么头枕着手指,手指压着枕头,想啊!想啊!突然灵机一动:“‘哈哈’局长的至嘱,把我摁倒在床,从此好多清醒的思路就是在这里诞生的;它使我获得了上我们县最好高中的资本。上高中了,多少优秀的才子成为竞争对手,他们?他们未必有躺着背书,沉思地经历?!

  于是,难背的书,难背的数理公式,化学反应式,就在我的帐顶和帐墙上……

  斗转星移,如今,我仍然习惯用这种思考形式来思考重大问题的解决办法;只是我完全没有预料到,当年三番五次苦思冥想着:怎样才能让老叶知道,我车国先没有忘记他的“至嘱”!以及他的至嘱,给车门,给车门儿子的被人赶出的羞愤……被人羞辱的感觉……被人非礼的尴尬报答;当然,说是报复,可能才算表述的准确;而且,这个思考,应该也坚持了好多年;最激烈的的设计是:携上钎担(注释1),藏在桂花树上,待他夜出,突然冲出……这个成熟的设想,应该是在我的父亲被清退的第二年----一个十三岁的少年,应该可以做到的……

  刺死他……将近半年我都被这个悲壮的报复计划激昂着!

  我人生的第一个方案论证应该是很严谨的:十三岁激愤很久的少年,刺杀一个养尊处优很久的老头子,且他是毫无防备的……不知哪个环节出了弊漏以致落败,还真没有细究过……

  如今,却要用这种惯一的形式,思考着对叶文和局长的妻子截然相反的回报方式和回报内容;世事沧桑,人情转回;但是,要如此心怀的商务局长车国先改变初级中学学生国娃子的潜意识,其实好难卷这个弯啊!

  然而,我还是得卷啊!我本能地觉得,把不属于我局职工的叶姨的丧事办好,绝不是商务局机关本身职能弱化而不得不为之的行为;也不是我的心血来潮,或者是对桂花的愧疚;用当前比较时髦的一句话说:它是一个旧时代交来的,必须由新世界用民族的较高礼遇“敛葬”逝人---总而言之,现在的车国先,确实不只是车门的大儿子了!

  我想,是这个好难定位的角色主导了我的思路:桂花还得坚持一夜,她必须负责叶姨最后时刻的整容:戴正阴间礼帽,摆好入阴的脚步;还有,陪伴可能最后陪伴叶姨的至亲兄弟姐妹;阴阳先生当然应该坚守阵地,他得把叶姨口中的阳间绝液白糖和茶叶掏出,并烧发叶姨入阴的通行证……还有,他是个包头式的阴阳先生:撤祭棚,收祭桌,以及一应的丧事物什,都由他指挥操办撤棚和送还呢!第三件:组织扛举花圈的队伍,也得二十多人---李娜辛苦下吧;第四件,也算生存在阳间的所有的人最自私的了:“灵柩一出,务必在第一时间关好祭院大门---尽量避免这样死人的的事再落难啊!”而相对于叶姨的丧事,我还有个顾忌,这关门时---“不要碰响门;不要让桂花产生赶她母子出门的感觉!”谁都明白,他们母子这一出商务局的大门,还有什么理由再进来呢?

  这是本地最看重的对灵棚所在地还要生存的居民最为紧要的一个细节,应该说是丧事主事者自己的事情;可是桂花她偏偏处于主事者和主人若即若离的状态。

  唉!谁来关门,才是最适合的人选呢?

  注释1:钎担:山区农民砍柴担柴的工具,两头镶有带尖的铁头。

  (下集精彩提要:日夜劳作的李娜仍然冷眼旁观着车国先和安惠的“表演”,地域的差距,使她确信了车、安的“假象”;然而,在事关商务局命运的关头,李娜的果断和清醒,使车国先坚定了自己的抉择……)

  (主要故事作者亲历,次要情节服从逻辑。如有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11-14 21:40 , Processed in 1.335009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