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孕症》75、自去嫁人-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209|回复: 0
收起左侧

[小说] 长篇小说《孕症》75、自去嫁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8-7 15:5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据我所知,国先哥的哲学课,在华老师启蒙后是有很大长进的,怎么啦?是时间让学兄忘了‘一分为二’了吗?”并没轧过多长时间,李娜就兜头泼来一盆凉水,甚是揶揄着呢……好在李娜的话中文章也是我想过好几次的,就我个人听来十分顺耳,因此我的话接得就快:“谁说不是呢?这桩婚事让人很难接受,不论是男方的基本条件,或者是女方的大体素质,如果不知根底,不存疑问的印迹,这事儿就会好理解些了……可是,你要我理清他们之间的师生恋,我又从何说起啊?”李娜惶惑地摇着头一幅不甘心的样子:“你是事场中人,当然比我清楚明白;或者真的是饱汉不知饿人饥吧?”李娜的问题,我当然可以回答一些:譬如桂花和明子的离婚真相,譬如桂花的不能生育,譬如让我极难相信的桂花的一些花边绯闻等等,等等等等;但是,严格意义上说,我和桂花都是华老师的侄辈,而李娜呢?年龄和工作经历,又该是我的晚辈,谈论婚恋,不管是从理论的角度,或从实践方面表述似乎都不具备恰当的条件;可是,解开桂花也算当务之急的婚事动议异议,她竟好像又是最佳人选---有些问题真还回避不了她啊!但是,但是……哎呀!我是否忙混了头---叫来桂花一问,诸事不都明白了?况且,这事离了桂花,岂是我和李娜有戏唱的?刚要拨桂花的电话,她却一步跨进门来---即将远别,已在心中刻下烙印,怨她之心已经减了一半,我赶紧给她递过一杯茶,示意她坐下,却是冷场着好半天,竟至没人说话;到底李娜年轻憋不住:“花姐,你不说话,我们还赖着,替你跑腿不成?”“一个是哥儿,一个是妹儿,人家这样的事儿,咋开口吗?”“是啊!叶桂花姑娘,你还是个小丫头吗?”李娜简直是在嘲讽了;我看着李娜轻轻地摆了摆手,然后真挚地看着桂花:“是吗?那我问你:明天有人接你去做新娘吗?”“我也在想,让我自己过去结婚---嫁人,华老师,也太混账了吧?”看来,这还真有事实的成分;不过……“结婚的日期,是华老师亲口给你说得吗?”我再多过一份心思;“华老师,比你脸皮薄些!”姑奶奶啊?你做这个比较;可容不得我急躁,我只有再换话题:“那这话头,总得有个出处,才能定盘心啦!”“哥哥前两个月说给我的日子!这不明摆着该有变化吗?”这就对了!那个夯货,哪里知道以时间为径的历史唯物论?我心中的谱子:恋爱中的女子笨的出奇,所以从桂花这儿传出的信息多半不合常理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于是我来找当前的安排了:“桂花,你和华总最后一次通话,是什么时候?”我瞥着桂花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道。

  “你嘴上干净点啊?谁跟他通过话了?”桂花满脸怒气!天啦?听听,叶桂花?这是哪码子脾气吗?

  我实在忍不下去,就调整了话头:“好啦好啦!我也不问你们了,我来分析一下吧?”我说:华老师和桂花的婚事,可能还只是两个月前,桂子哥和华总的一个动议;动议的基础,可能是出于两个方面,一是鉴于华老师对桂花的了解,可能要求桂子,用这种方式把桂花招至麾下,承担某个比较重要职位的工作;二是华老师从桂子那里,无意中了解了桂花的难处,念及师生情谊,替桂花解经济和工作之围?至于我们热议的桂花的婚期,可能在这两件事后,才会真正动议;“车大局长,痴人说梦吧!人家明明说的是,要桂花姐嫁给他?这是乘人之危吗?可你还想朝好处延悠?”李娜有些激动地说。

  “不对不对!华老师不是那样的性格!”我在脑子中再次放过华老师的一些镜头,之后,更加坚定了这个认识;我说:“替华老师和桂花牵线的月老,应该是桂子哥;也算是他当哥的做了件人事;问题有两个:一是桂子是否收了华老师的不义之财,这个月老当的魅不魅心?当然,左右这事的并不是桂子,那就是第二个问题了:桂花你也是了解华老师的,你对华老师的求婚,是有完全的自我决定权的!桂花,扪心自问,你的心中,真的情愿吗?”“你?”桂花激动地站起,愤然怒视着我:“车国先,亏你说得出口!不是你不给我路,我叶桂花,何至于如此天怨地绝?”说完,竟然甩手扬长而去。

  啊!是我失言了吗?是我不给你路了吗?我不也是在处心竭力,为你叶桂华谋划吗?难道我……仔细回味过刚说的话,并没过错……当然,需要撇去我和桂花曾经是恋人的前提……可是,老扯着这根绳子不丢,没有意义啊!李娜愣愣地坐在那里如观古书,竟只有眨眼的份……我想这是很合情理的,她哪知这些根根畔畔啊!看来,华老师交给我的任务,不管怎么说,都只有由我当机立断的了;更何况华老师给的这些条件,都是我,还有当事人桂花急于想办法要争取的---它们,才是桂花当前最急需要寻的路吧!想过这些,我只好对李娜说:“你也是个精细之人,涉及桂花婚期的备细,咱们也得做个两手的准备;好歹你给她张罗一下吧!”之后,决绝地提起电话:“Tel:13***925967,fangcountyinhubeiprovinceofthePeople‘sRepublicofChinacheguoxian!”拨通了华老师在马来西亚的座机,我毅然地报出了华老师的国内手机号码,和我的身份……

  (下集故事提要:再理性的法治也绕不过生存的需求制约,娇气难抑的叶桂花终于拗不过看守所的法律程序,引领着车国先也去尝试了一回人造鬼门关……)

  (主要故事作者亲历,次要情节服从逻辑,如有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8-17 16:53 , Processed in 1.304555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