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孕症>>76、西天之路-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352|回复: 0
收起左侧

[小说] 长篇小说<<孕症>>76、西天之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8-8 06:5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简要约定了明日的会面内容,我和华老师各自收起电话!我就想着,要在女人堆子里混,撑不住瞬息万变的情绪,还真不要接商务局长这副担子!你面前看桂花的脾气,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回来的;李娜,面上看着我出洋相呢!可是,当前的情况,我要不变着手法哄她帮我,仅靠我个人要把桂花的事儿顺利推进下去,就没有缓冲的带子了;这里,我暂时还得用卖乖的点子蒙她一会儿;于是我不得不无话找话的说道:“李娜,看来你才是最难为的了,又得请假?”“我才不呢!手头上正有几件事儿要到市里去办,你邀我,我岂不搭车混饭借着了免费的床铺,哪去找这样的美事?”我简直目瞪口呆:没指望你出个子啊?财源门子,一下就关的愣死?罢罢罢!俺这事儿投你的,是你和桂花现有天缘姐妹的表象,运气!算你两个遇上我---一个让我恨的,就差一掌推出现门;一个,唉!真是的,还真把我搞成了十五只桶打水……啊呀!什么时候,想这些啊?“好吧!那就定在明早八点出发,咱们去十堰市,访访华老师---按说,一次拿出六万,确实也是个大人情了,好长眼呢?俺倒要看他实也不实?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没啦!”李娜麻利的走了人;

  这两个女人,一个把我拖得不落塔,还这么又傲又怨又撒着气的,把我撇在这儿呢;一个……无形中走进我的工作,间或的胜过一只膀臂;间或又好像专看我的笑话,捏我的拐子,要我不得不想到要支走她……我车国先真的是你们的宠物玩儿啊?看我小神也来功夫一回:三十六计,咱玩玩“被走!”---哪怕只有一小会儿呢?和看守所长通过电话,被告知说:以前的程序,虽然时间上可以作些调整,但内容上忽略不得,还是要兑现的;而且,眼下的当务是要办理赔付两家财产的紧急承诺公文,仍然必需担保单位和事主到场---承诺是一回事儿,真正寻到财源,给人家苦主兑现其实才是十万火急;这可不是我能包办代替的。

  我和桂花通过电话,桂花竟没好气地说:“只有听你的咯;”算了吧!去接她---量也连牵不上我几回了;我将桂花安置在副驾的位置,她也指引着我很快来到了这个处所;我是首次到这地方,未免心生稀奇,按照桂花地指点,在看守所的大门处停了车,我说:“桂花,洋相一下吧?”“就你事多?”我瞅瞅桂花心里苦笑,谁求谁?谁帮谁呀?是哪个猴年马月了,还把我当谁呢?没高没低的?---换个角度想,真正给她说破也是一件难事;看来总归是我背啊?我只能嫣然一笑,看我的风景,兀自刚刚扬眼内心就一个寒颤:这么整齐的看守所,仔细看后,藏着一个什么设计理念呀---看过小人书的一瞅都害怕:坐西朝东,进门不远,就是一片白天也极易形成的人造一般的阴影,什么物什身临其境,都是灰蒙蒙不景气的神态;而且,单就这个通道的整体造型,是一个外大内小的空间环境---西天之路,地狱之门呀!站在门口,唤起的这个感觉,促使我捏诺了:“走呀!”桂花催促着;我站在原地,我想起了娘亲的嘱托:大男人,阴罄去处,点柱香,燃只烟,看着有个男子汉,鬼魅也跑散!“桂花,买包烟抽吧?”“你?”我抽烟,桂花掏钱,我们热恋的时间都是这样:“你不是不抽了吗?”“这个去处,不行,快点!”我发急了!桂花买来我最爱抽的“红塔山”,我叼在口中,点燃,才向大门里挪了一步,不过仍未躲过浑身一浸,仍是一个寒颤。

  天知道,此时的我何以如此庄严肃穆;我屏住呼吸放轻脚步集中心神就像到了莫高窟;这是一个不小但看着效果确实是极其狭窄的道子;车进院后,被生生挡住:北、西、南,都是一样的严丝合缝的高大铁门,用一把高质量的暗锁锁着!其他净是一丝不漏的粉白高墙,并看不出偶然露出的丝丝缝隙;北边,“重型犯狱”:门顶上,高大敞亮的岗哨楼,螺旋楼梯,把哨兵持枪的酷姿推到视觉的单一处,更显清晰可辫;从横向斟酌,楼梯旋过三圈,玻璃墙也旋过三圈,哨兵向蜗牛一样,被紧紧地卷在三层的中心;当然,他是可以在这个楼梯圈子里巡回走动的---以后有机会听到细致,还都是防弹玻璃呢!西边,“待审犯狱”,正门,和重型犯一样,临着大门的四间,形式一模一样;室内,一把高大的太师椅,气势凌汛地俯视着审讯桌,和它下面的低矮的囚犯凳---囚凳的四周,囚带规范地围着,扣环铮亮放着银光,使人联想着随时开扣使用,把又一个常人拘束起来……墙上,挂着一只电话模样的听筒,我试着拿起,即刻被人提问:“干什么的?”“找人!”“找谁?”“看守所长!”“两点半准时!”挂了!抬眼再向它的高处瞅去,一只监控视频闪着刺眼的红色斑点,提醒你务必事事规范……我只得走出“待审室”,再看南边的“拘留所”,“我就在这里边住了两天。”

  桂花悲戚戚地说过,我看那样式竟是如此的熟悉,似曾相识,倏然转身---原来是和身后的一个模子---事后听人说,竟是一样的形状、尺寸,只是那楼梯玻璃圈墙的功能,南边的只防风;北边的,防风还防弹。人生第一次浏览这种功能的建筑,转身又看看桂花,好不感概:被请进派出所,被招进看守所,竟都是为你桂花,叫我好长眼界啊!可不知道,桂花啊!你已进来住过两天,你体会到了吗:“你已经走进过鬼门关,再深一步,可就是……”回想着大门边上的这些设计风格,大脑荡起一些更为可怕的念头:“看守所长的车进来了!”桂花像只受伤的宠物,扯着我的衣角,把她的身子轻轻地挪到我的身后,轻轻地提醒着我说……

  (下集故事提要:看守所长和车国先通融着叶桂花的公务,心中惆怅却也深知是老红军的女子,几经踌躇终于站在车国先的隐约地位,提醒着车国先最好把持好叶桂花别再粘惹那地狱之门……)

  (主要故事作者亲历,次要细节服从逻辑,如有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10-23 20:02 , Processed in 1.309927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