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孕症>>77、地狱呼唤-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137|回复: 0
收起左侧

[小说] 长篇小说<<孕症>>77、地狱呼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8-8 19:5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一辆中档的“东风悦达起亚”三厢黑色轿车,并没有“police”标记,极其轻易地驶过看守所的大门,驶过那前宽后窄的特别通道,“待审犯人”的门前停了下来;想来主人应该是事业广泛一族,私车公用,自有它许多不宜言表的奥妙,也没兴趣奢谈它了;桂花又在悄悄地暗示我:“邹所长,管我案子的。”我看着他躬身锁好了车门,是那种谨慎型的:电子锁门,犹不放心,再扭过门把检查过一次,前后左右玻璃窗,那眼神分明是盯这些去处,之后才挺直了身子,和我不相上下的个头,应该也有一米八吧?迈着庄严的脚步,正欲向牢狱大门走去的时候,我轻轻地唤过一声:“邹所长,商务局车国先,为叶桂花的续保求见!”“车局长,幸会!幸会!”握过手,并不谦让就在前面引路,到了牢狱门前,电话招来值班的警察,开了铁锁,竟是彬彬有礼地让着我,“局长请!”我看他使用的是标准的,中共中央办公厅规定的政府序列工作人员的接待程序,想来现在上了层次的警官,多半也是科班警校出生,警科外的边缘知识不会逊于别科,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没再客气地先他进了门,眼神虚后瞟过,邹所长迈着稳重的军人的庄严步子,随后进了大门……桂花?竟至嗫嗫诺诺,钩头束手,最后跟了进来;“可以浏览一下,所容吗?”我没忘我的业余爱好!“局长的意思是……”邹所长略事迟疑,随即爽快地说“请便!”所长的大度使我的禁忌有所宽怀;仔细从铁门处看起:眼前不过是门外的复制,不过给人的大体印象应该是浑然有异,我首先警觉到的,是这院落的设计理念,不像是我猜测的那样可怕,竟有宽敞明亮,有轮有廓,方方正正的,给人感觉一新的心境;接着大门的,是向北的一截宽敞的通道,纵深也有六十多米的样子;猜想它的功用,应该是大卡车运送大批人犯时可以越过大门直达这里,并可以迅速自如的倒着顺着行驶;犯事的人到得看守所落地的第一站?通道尽头,向西转向,又是小铁门了,所长又是礼貌地让我先进了门,就没再客套了:“您随意,转转,看看!我去准备开水!”看来这里该是牢狱的正处了:东西大走向,南北用一条走廊隔开,形成两个风格迴异的建筑;南边,一长排延伸去,一个式样的小间,办公室的模样,窗户宽大且异常明亮,室内陈设的桌椅和其他办公用具赫然在目;走廊的北边,空泛宽大的牢室之前,留出牢犯放风的还算徜徉的空间,似有百米之长,近走廊的,是有近八十米宽吧?里边是囚犯的住所,也是高大敞亮的窗户,看进去,还算整齐干净的铺着一排黄色为主的杂色被褥……和三个一伙儿,四个一堆儿的闲耍狱犯……也有一些卷缩在被褥里打困的角色……“车局长,水开了,请喝茶吧!”与这里初次交道,我想还是不要过于由着自己,只顾尽意,破了别人的规矩,逐理解为所长限制我长时间的观看对所规不利,索性彻底收了再要看下去的兴致,一屁股坐在他的办公桌对面:“谢茶!”落座一定,看他理料案件的路子。

  回头看见桂花,站在办公室里,双手错乱地在衣襟下摆上摩挲着,是一幅不知所措的样子,逐又站起身,所长座椅边上,拿了一只小圆凳,放在我的坐椅旁,我并没有顾及所长的态度,放松心态地对桂花说:“你也坐下吧!”邹所长没有抬头顾及我多少有些越轨的反客为主的行为,他的精力似乎格外集中在他手中的那个卷宗,纸笔类的,案头也摆好了,我看他摆出了正襟危坐的架势,即便开口问过:“叶桂花的案由,现在能请所长明示吗?”“行啊!那我们就开始公务吧!我想,车局长专为此事而来,这种地方,也不是我绕圈子留局座宽怀的所在;”我点着头并不出声;我想所长应该意会了我的态度;我再给他递过请他继续讲述的眼神;他就心领神会地继续着他的陈述:“叶桂花的案子,在我们看守所,实际需要推进的程序并没有新的内容;实质的作用,是用这种强制的手段,督促犯人积极理赔;如果苦主的矛盾化解了,看守所里,也期望她早出去呢!”听清了所长的话,我自是低了头,反复地揣摩过几遍;我想,桂花呀桂花,当初劝告你早些时处置了小熊,动物园里,说不定也会给你些许意想不到的回报;那小生命岂不也是有个规范的安乐去处?如今可好?酿成这般侵人生计的祸患,换个角度,是谁都痛心的啊!罢罢罢,这种事场,也不是责怪她的处所,长草短草,一把挽到;横直那些赔付,是搁不脱她身子的压力了;正在无边无际的胡思乱想,就听所长惊醒似的抬高了声音:“啊!叶桂花的拘留期是15天,食宿费是750元,叶桂花你先把它结了才能说别的方面。”桂花睁大了眼睛正欲站起,我却先她站正了身体并按住她的肩膀;我从兜里掏出钞票,还好今日敬的哪门子神竟破天荒带着些钱呢?我给所长数过八张毛老爷,看他数过装入屉子,找过零,开了便条递我收好,斜眼觑过桂花她还楞张着嘴巴呢!我递过一个轻轻的摇头,示意过她不要较真之后……我再接了所长递过来的两张理赔承诺表递给桂花,让她首先看了,原来是从消防大队移交过来的,事主、事由清单附后,极其明白;损害方处空着签名,桂花看着我,我只好说给她:“华老师承诺了你,你自己也筹备了这么长时间,当然,也还有我呢!你自己量档一下,不签能过关吗?”我看见桂花颤抖着右手写下了她的名字。

  “好!车局长,这里,请您盖上贵局的公章;这里,也还请您,签上您的大名。”都只有照办的份儿。看见他麻利地把卷宗整理归档,我意识到桂花的承诺手续应该完结了;说过感谢的话,之后,感觉上实在没有在此多留的理由,就说了“方便的地方,自是没齿难忘,宽容以后,遇着机会重重相谢啊!”所长接过话由,也说过:“言重了!”我只得顺口道过:“再见!”想所长在此位置,确不是礼仪的场所,也就“只能送到大门这儿了!”握手,然后是”砰“地关住铁门的响声,我倏忽的感觉,又见到了桂花送葬叶姨时那凄婉回眸的时刻。

  狭窄的过道里走时桂花就喷出追究细致的语气,我赶紧制止“闲空了再给你解释你今天的疑惑吧?”说话间鬼使神差抬起右手默默的护着桂花的头,看着桂花上了车,我给她关好车门,之后镇静地缓缓地再次换转了身子,拾起眼神把这生疏的牢狱脑海里再记一遍;心里想到:“小时候大人们讲过的坐牢的辛苦,虽然这次牢狱之行并没看到,可是终归叫人胆浸肝寒了一次,老天爷保佑,但愿不要有什么由头,再来此处领略担浸受怕!”轻轻地上了车子,轻轻地关了车门,轻轻地发动引警,轻轻地启动车子,轻轻地驶出牢门,其实,我真的是想保持一种高度的清净,桂花啊!我是不愿打扰你的,你好好想想吧:“这个地方,你还能来吗?”桂花,你知道我的用意吗?

  (下集故事提要:针对华老师要娶桂花的理由,车国先从局办公会到桂花李娜三人核心的研讨,都没有得到合乎逻辑的理由,就在华、叶即将见面的前夕,桂花终于开了尊口……)

  (主要故事作者亲历,次要细节服从逻辑,如有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8-17 16:48 , Processed in 1.346831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