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孕症>>78、要个孩子-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135|回复: 0
收起左侧

[小说] 长篇小说<<孕症>>78、要个孩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8-9 07: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办公会紧急讨论着桂花外嫁可能给商务局遗留下诸多不便的有关事宜,定了题的:桂花除了外嫁的路子,其它还有没办法筹集款项,用来理赔受灾的两家苦主;桂花会因为借了外嫁,从此销声匿迹吗?偏题的还真不少,我忍着性子,听着那些不着边际但还真不是无中生有的闲言碎语,还不能立即踩他们的刹车,任他们想象够了,议论完了,没劲了,我想也该是我给他们统一认识的时刻了;我说:“刚才大家抖出的一些话题不是没有道理,可是务请大家最好也于时间概念作些联系;过去了的,实在没有什么意义的就不要再提了;大家就说到此为止,请大家留下这个记忆。”我等过一会,预备着有人再提意见;还好,静过一只烟的功夫竟没有人吭声;我给大家递过感谢的眼神后接着说:“有一条大家说的特别有道理,那就是我才是商务局的主,我不能随便脱身,不能因了一个桂花,把商务局的全盘工作都荒废了;只是,那两家被火烧的,理赔之事总得给个合适的人选啊!国不可一日无主,是要随时决断国家大事;单位领导的重任,虽不及国君显赫,却总归担着担子;如今两家苦主的救助,整个系统,又有什么当紧的事,是我们商务局的一局之重超过了它呢;我们常说,人不可一日无事,那么可想而知,更基本的一层应该是人不可十天无家啊!人家两户被火烧透的居室,可是东借西挪,快一个月了啊!”议论来议论去,事关掏银子的事,交给谁都“我可没这个能耐?”只好作罢!我关场说:“算了吧!这是要给民做主的事,能为难谁呢?其实,在此专题议论我只是想让各位体谅,我是躲不过这架火焰山的邋遢猴罢了!”华俊老师,他现在是十堰市华俊外贸总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这是从市商务局得到的准确答复;为了局里的职工听着便宜,我们就改口称他为“华总”吧;“华总答应给六万元?”“华总给桂花六万元的聘礼?”“华总,前几年也还就是一个穷教书的啊?他拿得出这笔银项?”“华总,真还是个谜呢!”这些议论虽然很快也就过去了;但是,我却始终萦怀于心:想当年华老师教我们政治时,视乎就已成家,据我们乡下人的一贯看法,教师是最珍惜已有的地位,和极其吝啬已有的财富的;而且,对当年华老师成家经年仍然膝下无子,人们就有很多的议论,特别是他仗义疏财的行为,就有很多褒贬不一的传闻;褒贬的内容,竟形成两方极大的对立;华老师您是怎样完成了从一个寻常的政治教师到一个企业家的巨大飞跃的啊?您是怎样实现了从一个谨小慎微的职业教书人向一个气吞山河的冒险商贾的升华的呢?有了这些问题,加上两家受灾户急需赔偿的巨大压力,我还真的不能放弃,或者请人去施行这次“访嫁”之旅了呢!考虑再三,只得委屈李娜,充当司机的角色……这当然还有公务文职之事的前瞻性安排。

  征求过李娜的意见:“这还用说啊车局,不过油钱可得你掏腰包啊!”你瞧这死丫头。山区的路曲折蜿蜒,车速很慢,这倒有利于我们谈话;走过一程,桂花似乎感觉到了她在副驾的位置和我交流的不便,歇车的间隙,她主动坐到车后,和我聊起了她的这次婚缘……华老师是三十岁时,夫妻经过充分的考察,论证之后,向学校领导坚决要求下海经商的;好在他的大学同学中,有两位正好在他预备谋划的新职业的交际圈上有着重要的位置:市教育局长答应,只要他交一定的保职费,工资、福利、工龄就还全算,全付,直到他自己认为应该退出教育系统时为止;市外贸局长答应:只要他同意,在新公司试用一年,达到要求的业绩,就调他进入外贸系统,届时可以根据其在岗位上的适应程度,安排合适的岗位,并正式履职;人说小福靠挣,大福靠命;华老师任职一年,不仅完成了市外贸公司副总的公共工作,单线任职的一个小公司,竟一下盈利百十万元,这简直创造了鄂西北国有商业的神话;华老师顺利的调入了市外贸公司,并顺利晋升为公司副老总;企业改制后,华副总果断地辞掉了公职,接手原老总坚辞的挑子,甩手大干,只用了三年时间,就把这家外贸企业一举办成了市直公司的盈利老大;就如人们常说的:“商场得利,情场失意”,华总的事业虽然辉煌,可终究没有挽留住他的结发妻子,而且,据说华总还让人不可理解的大人大量,给了他的结发妻子为数不菲的一笔离婚费;不仅如此,一个半老徐娘竟还疯疯癫癫的要读什么博士后,人们传说,华老师仍然有话:“读到哪里,学费就供给到哪里……”这一些常人不可理喻的话题……我静静地听着,我听清了……可是,我怀疑着?你信吗?“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凭什么在事业辉煌的时候?凭什么在思想人格成熟的当口?离婚?无故赔偿?无故支付?这符合“普通中的特殊吗?”这是华总的唯物辩证法吗?我埋着头眼睛紧紧地盯着我的皮鞋……新的呢!桂花意识出了我是在心里笑她:“这可都是前五六年前的事啊!是我哥,这四五年在他那儿打工,听到后说给我的;你别使坏,骂我是双破鞋,破坏了别人的婚姻!”我正眼对了桂花:你呀!你呀!你何至于这样揣摩我的心理?我没那意思……我真心认为你不会走到‘破鞋’的程度……别人糟践你我都还想骂他们呢?我怎么会……?可终究,心中并没有一句成熟的想法回答与她,可能是我想到的太杂太乱;我最误心桂花的信息,出自于她的哥哥叶桂子这种人,何止与雁过拔毛,简直就是事来取魂的角色;他的话,有多少可信的成份啊?可是,也容不得怀疑,这其中很多已经从华老师那里得到了证实,没有误传啊?心情烦乱极了,我对华总---怎么说呢?我是不怎么提倡婚姻随便的,华总的再婚意念,也有别于大多数男人,非青头女不娶;可是,难道是为了华老师不应该选择了他的学生作为对象?可他们毕竟是都离开学校大环境上十年了啊?此理不通!难道,还是旧俗的男人观念?她娶了我的旧情人?可是,可是这个意念也是我驳斥了无数回的啊!也许是我过度痛苦的表情流露出来了吧!?终究打不破忧闷的沉默,却听桂花终于用清晰的声音,说出了华总离婚的又一个原因:“华老师离婚,根本道理,是华老师强烈地想要一个孩子!”
    ......又是孩子!可我马上就对桂花懵眼以对:“是啊!要孩子!我相信这是华老师当前石板上钉钉的事实,可是,叶桂花同志,这个要求你能完成吗?”话音刚落,我立即意识到我可能桶了马蜂窝......

  (下集故事提要:在通往十堰市的“鬼门关上”,桂花和车国先有一个静谧的谈话,工商和公安的潜规,国兴弟弟的天真无邪给桂花的生存历练出一个醍醐灌顶的彻醒感觉……)

  (主要故事作者亲历,次要细节服从逻辑,如有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8-17 16:48 , Processed in 1.369005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