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孕症>79、我的姐姐-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153|回复: 0
收起左侧

[小说] 长篇小说<<孕症>79、我的姐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8-9 07:4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小雪铁龙在柏油马路上行驶,乖巧且轻盈;可这与我此时的心态并不合拍:我总觉得诸事别扭,已经达到不增加氧气就憋气的程度;可是车上也就李娜、桂花,我找谁发泄去啊?我别无选择地满开了车窗还是忍耐不住的对李娜说:“李娜,还是休息一会吧!”李娜不解地“哼”了一声,择了一处空旷且高端的路面住了车---啊!下车了才知道,这里已是房县到十堰市的门户,也是全程最险的一段路面,人人惧怕的鬼门关呢!大家到底跟着还是下了车,高山处仰视,却又是好蓝的天空啊!收了视线,焦灼泛黄的山林仍然透出清凉的山风,山间的空气好爽啊!不由自主地挥过两次膀臂,憋气的感觉立马抛到了九霄云外……我们一行沿着山路走着走着,意欲减缓一下坐车的脑闷,太有效了!桂花终于没能憋住,撇过李娜紧跟几步伴住了我:“国娃子,正好请教个事?”看她那无拘束的神态,我想又该是僻静处个人的“事”了,眼见李娜先行我们并没有几步,就示意她不可癫狂,可桂花却仍然露出满眼狐疑状:“国娃子,你是很呕门的,可看守所里你咋那样慷慨呀?”啊?这儿处问这事?倒是很恰切的:“你不给他,他不放你人啊?”“我只在那儿住了两天,我没消耗他的呀?”“糊涂!你以为是住旅社呀?”“工商那次罚款,你不是不让我缴吗?没有什么后患啊?”“可那是工商,公安,你试试,不缴,你现在还在看守所呢?”“你给他们说,也不行?”“嘿嘿!这事摊上你爸,在任政协副主席,也是枉然?”想想此时公安系统自乡镇以上无孔不入的乱行收费,想你叶桂花哪里知道就里,再犯,有你好果子吃呢?但是这会儿能给你说清吗?“桂花啊?看守所的西天之路,可不仅仅是感性上的啊?再犯,你可要考虑你的口袋,那可远远不止这750的绿票票了啊!”我并不在意桂花的感受,是因为这事早在小熊活着的时候,我已经都给她说过利弊:“你记着啊!750元,也不是个小数,你宽展了,还得还我!”斩钉截铁吐出之后,并不再看她的脸色,自个紧跑出几步,其实并没有跑过多远,充其量也就卷过一个弯吧?嘿嘿!竟有一曲轻音乐倏然入耳:“在那遥远的小山村,小呀小山村……”我顿住脚,说不清是等桂花,还是想要喊住李娜,是想要邀请两位,在这清爽的世界里,共享这极其入耳的歌声吗?李娜显然心情极好,见我驻足,三五步就跑到了我身边,再回转身一起走过了那弯极处,见到有户人家更高兴的手舞足蹈,桂花一脸茫然地赶来,傻傻的看着我们高兴,及至听到舒坦的乐声,脸色不易察觉地暗了下去……“我那亲爱的妈妈……”我的电话竟响了:“喔!什么?华老师?我是车国先;是啊!我们已经出发了!什么?你也准备出发?你马上去机场?好!好!谢谢!”桂花,李娜狐疑地看着我,我说:“华总知道我们启程了,决定提前回国,主要原因是华俊公司的财务规定,五万元以上的现金开支必须老总亲自签批。”

  按照华总的安排,我们到华外后需要休息半天一夜,他乘马来西亚直达我省省会的飞机,晚上再转火车,预计明晨就可到公司:“婚礼是坚决要推辞的……”华总怎么责怪起我来?“叶姨大丧时,我还不知道你们,”我瞅过桂花继续说道:“有这层关系呀,我怎么给他报丧呢?”听到这里,桂花似有触动,但终究没有吭声;我等了很久,见她始终不说话的样子,只好继续转达华总的意见:“华总之所以这么急的回国,还有一层意思,他说既然桂花一同来了,他就一定要见桂花一面!”我注意着桂花的情绪,只见她听到这里微抬了头盯过我,眼神放着光辉……可惜只是一刹那。我继续盘算着行程,我想,华总的这个安排比我们的预计要多用一天,但对我们要求的各个事项的落实,显然要有益的多。

  桂花,应该兴慰啊!她的多少问题都有了解决的希望吗!可是,看不见桂花高兴的样子;我想,应该是这首令人难以忘怀的“在那遥远的小山村”曲子搅乱了她的思绪,把华总的这份真诚的心意也眠灭了……“我们,还是慢慢走吧?”我向李娜提议,桂花说话间,已经提前迎上过来的小车坐到了副驾的位置。车子在荒野的山道上缓行,我被李娜,桂花甩在车后坐上,谁也不理谁了。我扭头车后窗,我的眼睛还在留恋“在那遥远的小山村”,我的思绪,静静地,静静地回到了我儿时的欢乐的小山村……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夏天,还应该是碰上了节假日之时,早晨的空气多凉多爽,我们一家正吃过早餐,预备各自的劳作,一辆客车,“哧”地停在我家门前的公路上,车上下来一位小女孩,她扎着白里镶着绿色淡花的秀珀,洁白的衬衣,纯蓝的筒裙,一双吊带吊在肩上,白网鞋径直地向我家跑来;及至进门,我们都还没认出来,母亲竟乐呵呵地把她揽进怀里:“什么风,把我的桂花吹进屋啦?”“车伯母,我和爸爸进林区开会;路上,他指给我看,说是车门伯伯家呢!我就想着,车门伯伯哪去了啊!怎么这么长时间就不上班呢?我也想来看看国先哥哥,不晓得他今年学习怎么样呢?我老早就想来了!今天,终于骗过了爸爸妈妈!”桂花欢天喜地说过;虽然桂花的到来,无怨由的给我们家带来了几多喜气,可是,我记得我们家最欢迎桂花最有失格的内容欢迎桂花的当是小弟,他那时应该还挂着鼻涕,歪歪扭扭地跑到桂花面前,母亲一把扯过他:“擦了鼻涕,洗了小手,别弄脏了姐姐的裙子姐姐才答应当姐姐的!”然后才放过小弟:“快叫姐姐!”弟弟生性腼腆,却真的异常反常,竟自己上前扯着桂花的手,上下端详过几多遍,又有些疑问地望着母亲:“这是我姐姐?”看见母亲庄重地点过头,小弟才开心地笑过:“我说吗!怎么人家都有姐姐,就我没呢!原来我的姐姐,出去做裙子去了?”“是吗?”先是母亲惊异,望着小弟询问。

  “是吗?大姐姐!”小弟又一脸正经地问着桂花。桂花先是张大了嘴,然后是开怀地大笑:“对啊!对啊!大姐姐做裙子,做白网鞋,就忘了带小弟弟玩儿了!对不起呀!”“没关系,可你要知错啊!你再不许走了,你以后天天带着我玩儿,好吗?”“好呀好呀!”桂花笑得合不拢嘴。然而出乎我们所有人员的意料,没有当过姐姐的桂花,因为她的随意表态几乎酿成大祸:午睡醒后,不见了大姐姐,小弟竟然自己决定徒步离了家,漫无目标的找出二十多公里……几近疯狂的母亲找到小弟的那一刻,竟至瘫在小弟面前呆傻在了那里,直到人们发现她们……迷失方向的小弟可能是累急了,竟在一片苞谷林里,一堆荒弃的稻草上睡着了,害得我们大半个村子的乡亲找了两天两夜,才在那片苞谷林外寻着已是微弱哭声的小弟,此时的小弟已经饿的连哭声都不成串了;见到乡亲们,第一个哭要的仍然还是要人们带他去找他的“大姐姐!”“不找到,就不回!”人们哄他说:“大姐姐可比你听话,早回家了呢!”几乎饿昏了的弟弟听说大姐姐已经回家,竟然自己又从大人怀里蹦出,小跑着在大人的带领下自己跑回了家。

  可是,没有“姐姐”的家,小弟是多么沮丧;小弟“嘤嘤”的哭着,闹着;以后小弟要要他的大姐姐的“奇”事,不知怎样又传到桂花耳中,感动的桂花第二次再赶到了我们家,还拉着叶姨呢!桂花提着一个书包大的“三洋”,在我们的灯泡下面,那个多用灯头上插上了电源,那里面立即传出了极其动听的“在那遥远的小山村!”小弟既好奇,又骄傲,欢天喜地地拉着桂花的手:“大姐姐,你怎么还有一个妈妈?你还有一个家吗?我们育红班,也有几个同学,有两个妈妈呢!你现在回到我们这个家了,你和这个小‘三洋’,都和我永远是一家了吗?”闯了大祸的桂花,这次没敢再表态了;此时她知道向她的妈妈求救了……然而,叶姨竟是一脸茫然的样子,叫小弟前后围着她们转了一圈又一圈……没有得到答案的小弟就一直围着他们眨巴着小眼睛……然而桂花终于还是又要走了,紧紧牵着桂花裙角的小弟可不依了,哭的鼻涕眼泪横流:“妈妈!咋回事吗?我的大姐姐,怎么不在我们家呀?”

  (下集故事提要:叶桂花心酸着小弟的童真,无心吝啬却被小弟点中了自己心爱的三洋作为伴随品,叶桂花惜爱自己的小三洋的同时,却促成了小弟的“大科学家”的坚实步伐……)

  (主要故事作者亲历,次要细节服从逻辑,如有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8-17 16:54 , Processed in 2.311904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