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孕症》108、被吃大腿-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260|回复: 0
收起左侧

[小说] 长篇小说《孕症》108、被吃大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9-5 07:25: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龚举国 于 18-9-5 07:51 编辑

  到底是桩伤心的事由,既然你的都管有令让我们休息,巴不得放平身子闭目养会儿神呢!却不想就有家乡区号的电话吼叫起来,我赶紧摁过接听键:“车乡长,不得了啊!奇耻大辱啊!奇耻大辱啊!“我听了半天接受了的竟致就只有这四个字......啊!是了!还有呢!我听清了!这是房县兆坪乡通讯员小罗的声音,他现在该是个准大男人了,怎么会用电话……应该是远程的电话,对我还嚎啕大哭着诉说呢!

  可是,分明地听清了他当前激动的口气,远隔千山万水劝他“节哀节哀“显然也是徒劳,我愣怔地瞅着手机,猜想啊?该是什么痛苦的情节,以致于让他想起了用如此嚇人的哭腔来说话啊?到底等到对方缓和了哭声,轻轻地问过一句:“小罗,发生了什么事,你到底,给我个准信啊……”

  奇怪!对方的话机竟然成了盲音……我试着拨过几次来电号码……我知道小罗用的是乡上的值班公用电话,平常它不允许私事使用,公事也只许党政办主任以上开机,应该是极少占线的啊?竟然一直打不通?奇怪奇怪……

  心里揣着这么个疙瘩,哪里休闲的下?正要踢上鞋子出门呢!不想桂花推门的习惯声音就响起来:“车局,华总有请!”我赶紧开门迎着桂花,见她一幅风急火燎的神态,估摸着又有什么激变?哪里敢请她私话?

  一时来到华总寝室,华总连呼“坐坐!”……此前李娜已经到了,我和桂花只好赶紧择地安身,华总并没有看我们表情的意思就开口说:“家里来过电话,报告小方家出了点儿事,还与公司的人有牵连呢!所以这里的事需要加紧步伐……”没等我问呢,华总又吩咐道:“国先和李娜联系一下圳方海事局,据我以前的经验,圳方鼓励海葬的例日……明天就该是了……如无例外,明天我们就一起给明子做个最后的送行吧!”说完转向桂花:“我俩到机场给李书记夫妇购两张到洛杉矶的机票,届时就请你把李书记夫妇送上飞机,洛杉矶方面,你们的师娘会为李书记夫妇安排好一切的……”

  我没好细问,旋即起身随李娜一起出门,路上李娜告诉我,华总已经安排李书记夫妇赴美,协助华师娘沈博士筹建“新生医院”,明子出殡以后,华总就要赶回华外,商议处理小方家的那起“涉及华外的纠纷”了……

  听听,这都是哪篮子事?

  华总?您有些事是把我当成了局外人了?

  可我?我分明是被小罗小方两个旧地的老乡的警报,牵扯的心惊肉跳啊?

  且行且揣摩:这兆坪乡,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一定发生了与小罗小方有牵扯的什么大事?大事?什么大事让小罗感到是“奇耻大辱”……需要华总牵头解决的小方的事呢?还避开了和我的商议……眼前竟然是不让我知晓基本的苗头啊?

  我能问问华总吗?不妥不妥!这些秘密,毕竟是涉及人家“华外”的……突然想到,这事,估摸着兆坪乡不会不清楚吧?电话安惠,她可以在政府办的哪一个环节,都可能给我个大概啊……

  是这样了……

  给华总报告过“明天确实是SZ市区丧事人家集体海葬日”的事宜,以及按规定应由我们递交的手续---其中申请一项该有丧者最直系的亲属签字……华总说:“由我来请教李老爷子吧!”……圳方鼓励海葬,所以诸事竟没有事主一点事务,只有领取一笔奖励一事,交过差事回到住所,悄悄地摁过安惠的手机号码……唉嘿!竟然盲音!

  再摁!

  盲音……

  天啦!这是……

  这件事......恐怕桂花那里可以讨点信息......憋不住轻轻摁过桂花的电话,直说过心迹:“咋不是呢?我也是在猜忌?什么事这么刻意的回避……我……看来还有你了……“

  这事看来真的与我的联系……份子少不到哪里去?到底找不到理由直问华总,倒不如静下心来,慢慢和安惠联系……慢慢的对方的信息多了起来:“你所拨叫的电话脱离服务区”让我最是惊异……没有过的事啊?

  看来得叩叩张老爷了!

  我知道他的电话忙,所以拨号也就消停,果然拨过五次才算接到线:“国先啊!我也要找你呢!是这样,兆坪乡养老院一位罗姓老人病逝了,不想那几位智障者---他的院友误把他的大腿当成猪肉卸下,煮着吃了!这山野之地的残疾人啊!真正让人难以设想......可以理解家属现在过甚激动的心情......前线回来的消息,并没有稳妥的人员和办法解决,县委研究急调你回来去参与协调,刚定下的……”

  我拿着电话,木然的站在原地,不知过了多久我才又有了听觉:“国先,你听清我的话了吗?”似呼还连着追问了几次:“你听清了事件的概要了吗?“

  听清了……我岂止是听清了?我还悟清着呢?兆坪乡?兆坪乡养老院?这个在我任上终于办起来的最为边远的山区养老院,五位孤寡老人瞎聋瘸痴萎都到了极限,罗姓老人……小罗的寡爹啊?人虽不会说话,但残疾到不能识事做事,也就算他还属于“健全的人了”,养老院里,诸事也就让他代为沟通呢!怎么倒是他先走了呢?难怪小罗那么撕心裂肺的“奇耻大辱”着叫呢!正在胡思烂想,电话里张老爷又在叫了:“国先局长,你说话呀?”

  “我能说什么话,你张大老爷指示就是了!”我没加思索脱口而出……

  “谢谢!谢谢!我说……我看这样……”嘿嘿!你老张也能啰嗦话了?我想这事儿一定把老张也唬到位了:“我是一直和华总保持着一日一电的联系,这样吧!以我领悟的华总的意思,你明天参加完了明子的海葬,就可以单独先回县了,只是华总也有误心,他说不知你的意思怎么样呢?”张县长简明的指示着……

  我能有意思、我的意思被你张老爷掐着呢:“我遵照执行就是了……”我竟是浑身麻木的怵在那里,心里的一句话倒是十分清晰的明朗起来:“怎么都是我车某老是遇上这类晦气事呢?怎么你张雷神就偏偏要想着叫我去处置这些事呢……?”到底撑不过乡间人情的纠葛:小罗跟随我身前身后五年多啊!人虽少点文化,摸着心口说话,人家对我生活的关心,对我前途的在心,记在心底的,可不是仅仅一桩“蹬着自行车80里送信‘你高升了’”啊!

  这不?这事我还真的要提捏起!虽然没有电话知晓小罗要述说的全部,但县委要我出面梳理这事儿,也算房县的高层看重着我,知晓着我和小罗的情分,于是呼过几口气,踢过了腿,自打精神的站起了身,大步朝华总的房间走去……

  (下集故事提要:兆坪乡养老院发生了建国以来首次‘人吃人’的‘恶性案件’,面对羞愤痛不欲生的小罗,车国先除开怀抱小罗尽情安抚以外似乎也没办法,正在难解难交之时,又一个惊天噩耗不期而至……)

  《主要故事作者亲历,次要细节服从逻辑,如有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9-19 09:42 , Processed in 1.696356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