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孕症》109、第一位的-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663|回复: 1
收起左侧

[小说] 长篇小说《孕症》109、第一位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9-5 07:4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海葬之日……终究还是桂花捧着明子的骨灰盒,李娜搀扶着桂花,华总算是长辈---也只得由我撑着那把给明子护光(注释1)的大黑伞,明子娘好说歹说躺在床上休息---其实是她真的跨了,哪里还有精神起床?可李书记横竖要送明子最后一程……最后在甲板上桂花把骨灰交给李书记,再由李书记把它交给撒拨手---当舰上的扩音喇叭播放出撒拨明子骨灰的时刻,我们都拥扶着李书记,哭泣着和明子做最后的诀别……

  黄昏,是我出发的时刻了……我极不忍心和李书记再次道别……可是,我毕竟知道,此次一别,再见恐怕就是千难万难的了……我轻轻地叩过李书记的门,是桂花过来迎我的,李书记夫妇相拥着呆坐在床上,好容易才扭头盯住了我……许久许久都没有人说话……到底还是李书记经过的场面多,这应该是从他清晰的话语中让我体会出的:

  “国先局长,我已经叮嘱过李娜所长了,明子这次的丧葬费用,华总已经表态极尽所能承担着,我们也确实给县里添过不少的麻烦,我们考虑再三,桂花的娘已经让你受过不少委屈,这明子的事,怎么说都不能让你背黑锅了……”

  其实李书记是很缓的说过了这段话,之后,李书记加重了口气,几近一字一顿地说:“桂花,很感谢你在明子的最后路上,你担着这么大的委屈来送他,以后我们承华总如此体贴的安排,到底又成了一家子生活在一起,因此啊!这报答国先局长的重任,恐怕很多都在你身上了啊!”说时李书记竟至轻轻的哭泣起来,桂花强抑着哭声,我知道,我此时不走,一定是无端唤起大家更大的悲戚,示意过华总,华总只好说:“桂花李娜你们好好陪陪李书记夫妇,我去送国先到火车站吧!”

  路上,华总掏心给我说过:华总上大学时,恰遇李书记作为优秀县********,和他同校接受高等教育的中干班教育,李书记主动打听到房县的学生华俊的处境,不仅安排县里对华俊给予支助,还自己不时不刻地帮助华俊解决难题……华总转型的路线,其实最后的决策人,华总都把他凝聚在李书记身上……

  “怪不得……”我长出了一口气……在我只身躺在车上,伴随着火车的节奏多次回味着华总的这段道别,冥冥中不知让我醍醐灌顶到了多少人间真知……

  这次十堰市火车站出口,接我的气氛明显的给人以温馨:穿着入时的一个小伙子高举着“车国先局长”的牌子甚是醒目,我径直走到他的面前抓住牌子,才看见他白皙的脸上似乎有些细汗:“辛苦你了”!“不呢!就是有点……慌神?”“新到的?”“是啊!才在政府报到一周呢!”“咱们走吧?”

  车上小黄师傅告诉我,张县长安排我最好直接驶往兆坪乡……罗氏家族人口稀,横闹并没有出现多的花样,但这事虽然发生在极其边远的地界,但终究有些时日,传闻省市都要派调查组进乡,如此就可能衍生一系列的麻烦,所以务请国先局长早日赶到现场,到现场后尽快控制事态,并将相关情况报告县政府……路上竟还接到了张县长打来的电话,告诉我兆坪乡的民政负责人已经赶回乡政府“侯驾”。



    乡干部通报此事的进展是在午饭的时候:按照平时对养老院的管理,村长最少应该是三天去查看一次的,可这次却偏偏就闹腾到一起了,一个什么市公司收货的,在那个方奶奶家搭伙,怎么就那么快和方奶奶的儿媳好上了,偏偏又是个不健全的人,一大早嚎啕着大出血呢?全村竟只有两个干部留守啊!赶忙着动员村上会事的帮忙治理,就这事把干部们的手脚捆住了……

  啊!把不准这市公司的……十堰市华外?小方?方奶奶?天啊?兴许这事就撞到一起了吗?我正心悸把不准又与桂花粘染,就有人问道:“车局,你市面广,把不准能说个一二吧?”

  “这儿事,能猜测的?”我脱口给予否认……

  是啊!我猜极有可能是这位先生无疑了,可是,我内心的小九九,是多么期望这位先生与这事别关联啊!越是排斥心底竟然越是放心不下,索性放了碗筷……“你们慢用,我要出去会儿了……”

  想的是出屋到空旷处给安惠个电话,如此应该什么都清楚了,偏偏这会儿挪到哪处都没有信号,只得摁过手机,静静地等一班人陆续出了厅屋,好歹凑齐了工作班子,撒腿向库区走去……有人说今年的雨水欠丰,我们一行很容易渡过了库区,对岸已经有农用三轮在等我们,一行利索地在车仓的农家椅上坐定,三轮车就昂首颠簸起来,行至铁匠树湾,老远看见上次跨方的几大堆滚坡石都被清除在路外,路基也是很陈旧的色泽了,也就没再用心关顾……

  40公里山路,到底经不起机械行走,不过我确实感觉到被跌的腰酸背疼,可是,这等在村口接车的竟然是……我老远就看得清切,是要送我肥兜兜野公鸡的村长……

  我飞下车,村长则是飞跑着抱着我的……

  “车……局长,您来了,想是,问题能够解决了……”村长一脸的疲惫,却还示意我们一行先到村委会听取汇报,我给乡上商议过后,决定先到小罗家去……人死为大,不论怎么难于沟通,这向逝者致敬的礼数,必须是第一位的……

  山大人稀,我们转过几个山头才来到一处低矮的甚是陈旧的瓦屋面房下,眼见一口还算周正的棺木,棺头已经抵在了大门的门面之上,说是丧事,量当着因为诸事倘待说法,其实灵前却没有人丁守护,我来到灵前,想到先前一次的村上视事,已经到了面前却没能探视一下老人,甚至面都没能见上,如今虽然近在咫尺,却已阴阳两分,想想逝人儿子跟我几年,人前人后侍奉我,而我却失职与老人的基本奉养,膝下不自觉软瘫下来,一膝盖跪在老人面前,不一会儿就有人要搀我起来,我低声啜泣着说:“您们让我,在这儿静一静吧!”

  其时我的心情又如何能静的下来?---当年,兆坪乡养老院经过几任班子动议,终因愿意入院的人数太少搁浅;到我任上,全乡也只有五人---有四人是黄泥沟村的呢---反复的递过申请,偏偏赶上小罗的父亲送小罗到乡上报到,小罗倾诉“我这一走,寡爹就连个搭话的人都没了啊!”也是天缘巧合,我借着他们父子离别的机会,连比带划人语哑语全套上阵询问过老人,“你可不可以做个院内的搭线人啊?”老人手舞足蹈连连点头高兴的在乡政府的院子里转圈……这儿事,我就是在这样的背景里敲定下来的……

  谁能想到,这儿个倘没彻晓的悲剧,竟然让他的动议建立者承受了呢?

  《主要故事作者亲历,次要细节服从逻辑,如有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8-9-6 14:51:20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小说《孕症》1、孕症探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11-17 08:39 , Processed in 1.303283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