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孕症》110、小罗出题-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357|回复: 0
收起左侧

[小说] 长篇小说《孕症》110、小罗出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9-7 06:52: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如今人是物非,特别是这非难的焦点,鬼使神差般又聚集到养老院开办时最为欢乐的三人身上,料想这张老爷续的定是“解铃还需系铃人”的谱,可是张老爷啊,你是把我挪位了的啊?

  “车局”,没承想被人从身后抱住,旋即一个头颅重重的砸在肩上:“车局,我这一生,怎样忘记我的爹啊?”接着是揪心撕肺的嚎啕,我听过几句,知晓是小罗回到了灵前,应该是我的同行在身后劝说着并极力拉我起身,我想也应该是通报情况的当口了……

  我极力站稳身子,我极力将小罗拉起并极力楼进我的怀抱,“我的好兄弟,节哀!节哀!”

  真的不知道日月多长,我是在浑天暗日的感觉里被摁在一个椅子上的……

  “我们,终究不能让老人,就这么天长日久的呆睡这里啊!”

  “阿嚏……”小罗打着喷嚏,眼泪鼻涕不自主的滔滔滚下,几次欲言又被眼泪憋回,我示意村长给他来盆温水,洗过脸后终于定了会儿神:“要不是老天有眼,我这寡爹,把不准,就只是一乱堆白骨了啊!”说时小罗又满眼的浑泪……

  “车局,你我都盼着车局来给个主意,这不,总是流泪,终究不是个办法呀……”村长满脸委屈的插了一句。

  “前天,乡上让我回来看看方奶奶家嫂子的病,我就欢喜着借个机会,看下寡爹呢!嚏!”小罗总算打住了哭泣,眼见得悲戚的情绪还在继续,我只好借机插进一句:“不说其他的,先说咱爹……”“我当然是先去看俺爹啊!”小罗下番功夫捋净鼻涕眼泪,摆了摆头才接着说:“往日里回来看他,有感应似的,进了院门不多会儿他总会来迎我,那会儿偏偏冷清,我就有些发毛,看看其他四位院友,个个不是傻笑就是流鼻涕下涎水,我有点慌神了,找到寝室,床上有尿迹粪臭,爹的衣物也散乱的到处扔着,就是不见人,我浑身乱颤,意识到可能遇到不测,再到厨房找,果然看见寡爹光溜溜躺在地上,一只大腿已经只留下白里挂些肉丝的断在那里……呜呜”说着说着,小罗就又嚎哭起来,头也深深地低了下去……

  “我是在回村的路上接到信的……”村长接过话说:“已经是这个事了,我说啊,不如请车局长看看遗体,我们和议着料理后事吧?”眼看小罗一时两会儿也停不了哭泣,我也觉得村长说的还是个事,不过我想应该还得请个什么人参加,就盯住了随行的乡领导:“派出所的,估计半小时后就到。”乡领导递来话说……

  “小罗,节哀节哀!如今我们料理老人的后事才是要紧的啊!”我想终究需要小罗最后接受处理意见,这事才有一个推进,所以即便全部涉事机关在场,也都通过都认可解决办法,也还得小罗来划押啊!于是我再次拿起脸盆,盛来半盆温水放在小罗面前:“小罗,你要相信老哥,相信老哥一定用心把这事处理公允,你就把脸好好洗净,咱们得好好说了事由事理,这事才算有个推进……”总算劝住小罗,哭声停了,可我却有点僵了:我怎样才能把此事处理公允啊?说话时派出所的警察已经来到院子,大家商议过后也认为首先还是配合公安做好笔录,开棺一起验定一次才是正理....之后,派出所的警察又要求给尸体脱过裤子,在场的人依次看过遗体,映入我的眼帘的那条右腿已经全部脱离身子,光杆子骨头,成三节躺在身旁……

  按照笔录警察的要求,所有在场的人都在公安笔录上签了字。

  “这种情况,在兆坪乡其实已经是第二次了”公安做过笔录开始对大家解释:“那个寡子,入院前也有一个寡爷爷,前七年死的,死后是被他剥了双腿煮着吃了,在他剥胳膊肉时村民报警,可我们也请过省里的专家来检测过:此人智障确实已经是顶级的了……”

  我惊怵至极,这种慌蛮蠢行,简直闻所未闻……我无限地自责脱口而出:“怎么就没听说过呢?”公安也自嘲着说:“这种极其特殊的智障者案例,过于违反常理,属地治理也是难题,哪里有理由还宣传开啊?”

  “可是,如今这却成了公众事件,这种危害……”我像是提请在场的人,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车局,其实你也不必过于自责,山野之地,很多过于奇异之事,多着呢……”执笔的警察接过一句。

  “虽然如此,可终究得请你们,把这事给大家一个交代啊?”我和派出所有过几次现场处置,尤其在这山野旷地,在这所养老院的构成里,几位智障至极的人……也许,永远让他们散居野处,确实是最科学的选择……

  “怎么交代?车局你应该比我们清楚啊!养老院的那几个人,除了这位已经仙逝的寡爹爹借着手势略为听得懂几句,其他四位,你去和他们怎样交流,他们就只会流涎水傻笑,你又能怎么样啊?”

  想想前几年开院时这几位的憨样,可不是吗?人们当时都说乡政府搂栏了这几位残疾,算是给方圆周围积了大徳......这如今的场面,又有哪个先知,可以预测个头寸呢?

  “要知道会捅这大的窟窿,打破脑壳都不要设在我们村了!“村长满脸委屈地说.

  “哎!你们是都只知其一啊!”我几乎脱口而出,突然意识到自己此时的特殊身份,哪里能够把话说尽?终于把这话闷在心底没有漏气;心知这动刀割腿吃的这个人物,岁月的情分---偏偏遗留下的地主分子,穷乡僻壤没有典型,历次运动都只有斗争他们父子,一家人口相继呕死气死,就他父子命大,人虽气寡变呆,就是不死,挨到现在的形势,换上谁来当乡上的头,能有更好的法子?

  这话,我能说吗?

  我不开口,偏偏还有人嗯啊起舌,可是毕竟直到了欲言又止的神态......“你们别再动心思了!“小罗终于夺话了,“我请求你们要求县里派车局长来,我当然是想听听车局长的解决办法啊?怎么还是你们一直说那说过的事由,你们承心让我的父亲凉尸(注释1)啊?“

  啊呀!原来我的这次差事,竟然还是这样的曲折?我还以为又是张县长大老爷在恪囵我呢!看来这其中真的还是我自己埋汰下的祸根......

  小罗怎么会给我出这样的难题啊?

  注释1、凉尸:只有无人安葬的遗体才会被弃凉,是骂人无后的代替语。

  (下集故事提要:乡上派下小罗去查看方奶奶儿媳之病,却意外牵出养老院食人孽案,安惠愧于给乡上添事,就亲自到村上视事,不想铁匠树湾又一次巨型塌方,安惠被飞石意外击中,张县长又一次飞传指令……)

  (主要故事作者亲厉,次要细节服从逻辑,如有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9-19 09:41 , Processed in 1.354729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