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孕症》111、寡爹启示-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168|回复: 0
收起左侧

[小说] 长篇小说《孕症》111、寡爹启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9-7 07: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龚举国 于 18-9-10 15:53 编辑

  再明白不过小罗已经放出了“提条件”的信号,大家迸住呼吸,等着这非难的题目亮像,到底还是等过一会儿,好容易才听到小罗的声音:“我们乡上谁不知道,剥我爹大腿肉吃的,史上留下的这对地主分子父子,他们是命大日子难啊!可是,红彤彤贫农出生的我们父子,又能怎么样?我们咋也生生的就成了一对寡爹寡儿啊!阿嚏!呜呜!”说到伤心处,小罗竟又伤心至极的嚎啕起来!“呜呜……”我是生平第一次附和着悲戚出声,不过我的自责提醒着我,此刻的我真还不能过度沉浸在悲伤感情的单一表达之中:小罗跟我也有两年,我怎么就没想到除开办养老院,让一对地主父子有了寄生之所,就没有想到还有一对父子---这另一对父子,仅仅只是孩子有份工作,其它境况竟然完全相似的父子,他们该有什么难处呢?正思虑呢!小罗就又说道:“听到乡上的同事对地主父子的议论多了,就揣摩出寡爹寡子的艰难所在,他们是没有女人料理的家啊!”咦!小罗想的是?恋爱?要对象了?只听小罗继续哭诉道:“承想跟着车局,吃苦吃难干个三年五载,车局不念我的功劳,也体谅我的辛劳呢!把我带到县里的哪个机关,城里人,人们都说那儿的人容易说媳妇呢!呜呜!”啊!我已大体听明白了,原来小罗谢绝现任书记乡长替他奔丧议事,是要借父亲的过世,找个落脚之地再早落实自己的调动……

  可是,我的好兄弟啊!你知道我当前的处境吗?你要到了我的手下,到岗之日就预示着下岗开始,这是当前国有商业企业员工普遍面临的尴尬至极呀!知情的,巴不得从我这里跳到乡镇,跳到你的位置“吃皇粮”啊!

  可我能责难小罗:身在福中不知福吗?

  到底放不下小罗今后生存的揪心……我不能盲目地在小罗身心交瘁之时,误导他跌进泥坑啊……但是眼见小罗的要求就是这了---小罗竟然不说话了呢!哎!我沉思良久,只好这样答复小罗:“兄弟,你的要求并不是好高,应该说也不难,只是我要给你说,我俩,最少也该算是战友吧!如今,我就想以战友的身份给你说,我们先把爹爹入土为安,之后,你工作调动的事,好歹都应该在我的身上了……”

  所有的人都迸住了呼吸,我知道人们都在关注着小罗的态度,可小罗就是将头深深的埋在膝盖之间,很久很久才抬起头来,迎上我的是一双饱含热泪的红肿的眼神:“车局,拜托了!我爹走了!眼见的,就你还是我心底能托付的,唯一的一个,亲人了!呜呜……”

  “兄弟!”到嘴边的是“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么会说话了?”到底看不下他的那双伤心的双眼,竟是情不自禁的把他揽在怀里:“我的苦命的兄弟啊!”我的话刚才出口,小罗已经瘫软在了地上,但他却没有再出哭声,只是努力着用一双手,死命地去掐自己的左右鬓角,面颊肌肉扯出的强痉挛我知道非苦痛至极难以有此动态……
    ……良久!良久……
    良久,小罗终于跪扶在我的面前:“车局,车大哥,你一定不会,不会让我和吃我父亲骨肉的那对苦难的人儿那样,形单影只的苦度终生吧?”

  这些话,我就知道不是小罗这样生活圈子的人,说得出的……这些话已经是兆坪乡几代干部特别是民政方面的工作人员耳熟能详的口头语,是对那对地主父子一生命运加工一遍再提炼一遍再精确无数遍而升华过几多次的描述,兆坪乡机关里几乎人人都能脱口而出……如今小罗在此种境况下说出它,其实话的份量哪里是平常可比,我紧紧地撰住小罗的双手,把他强移至到我的胸前,我说:“小罗,我一定,再不让你离开我……”

  乡上的干部适时提议:“小罗,你看车局把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我们......罗老爹的丧事,我们就开始办理吧?”小罗躺在我的怀里,无力的轻声说道:“都听,车局的吧!”

  好歹总算把小罗父亲的丧事推上了进程,长长的出过一口闷气,想来此事给人的启示,哪里是几年的乡长任上能够感悟到的……推物及物,心底就又泛起方奶奶寡媳的事来……是因为方奶奶的孙女是桂花的同事抑或乡长任上亏欠着方奶奶的心债呢?我看见罗老爹的待尸歌唱响之后,轻轻地示意着村长:“我们去去方奶奶家吧!”

  翻过一个山头,山凹处有一家住户,村长说就是方奶奶家了;我们小跑了两步就到了家门前,一眼看见头包白羊肚手巾的一个中年村妇,坐在并没有隔墙的应该称为是房屋(注释1)的简易木床上;见我们进屋,羊肚手巾妇人扭动着身体大声“啊!啊!”着,应声走出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妇人,村长介绍说“这就是方奶奶了!”

  之后就是村长和方奶奶之间手,口,有时甚至是脚也用上的交流,除开偶尔我还听清村长的某句话外,方奶奶说了什么,我竟入云雾一般……村长交流完后告诉我:“方奶奶过世了的大儿子与尚在世的大儿媳的孤女在十堰市打工呢!打工的公司里有一个同事到我们村收木耳,打听到方奶奶有孙女也在他们公司,就投亲借宿到了方奶奶家,住过几天,方奶奶的哑巴二儿媳就出事了,是……是?是阴道大流血呢!出事后,方奶奶孙女的这个同事就不见了……”

  啊!这事?这事华总在深圳露过话头,可是,眼见得这当事双方都没说破题……这该死的“收木耳的”和华总说的是不是一回事啊?怎的就隐瞒了大名,还在人家出事后人间蒸发了呢?

  “这个病情,已经基本控制住了……”村长告诉我说,我猜方奶奶的孙女应该是桂花助手的那位无疑---村长说本村就一家姓方的呢!我也只能顺手掏出500元说:“这是小方托我带回的500元,托方奶奶好好照顾婶子”云云,只好告辞……

  天可怜见!我是真心真意付出了我应该和不应该付出的这些!我自认为我对得起天对得起地对得起方奶奶和桂花的小同事小方了!可是这挨千刀“收木耳的”造下的冤孽,偏偏人走还留下了病毒,以致让我个人在此后事态的延续中遭受一场如此天大的横祸……

  这事儿是在第三天我们把小罗的寡爹送上山后就有兆头了:话说我们正在照顾送葬的杠夫们吃早饭呢!一声“嘀铃铃”的自行车铃声突兀地打破了山涧的平静,我一眼望去,显然就是当年小罗一般的通讯员身份的小伙子,急急地跑到乡上奔丧的干部身边,招呼他俯下身子耳语过几句,乡干部露出惊悸之色,旋即疾步走到我的身边:“车局长,铁匠树湾又是特大跨方,这次灾害无意中伤到了一位县里过来视事的干部,张县长急招你回县议事!张县长口令:越快越好!这样……你去和小罗道个别,我马上安排农用车启动送你,铁匠树湾对面,乡上已经安排了车在那儿等您……”乡上的干部演节目般渐次加快了语速,我意识到一个极为特殊的事态又粘上我了,不由自主的朝山上的小罗跑去,好在罗寡爹爹的墓地近在屋后,我在小罗寡爹倘未成型的墓前三鞠躬,然后紧紧地抱住小罗:“我的好兄弟,料理完爹爹的事后就给我电话,我来接你!”小罗楞在那里,乡上的干部已经又跟到了我的身边,像是催我又像是对小罗说的:“张县长紧急召见车局,紧急紧急!车局请吧!”我只得回眼向还在迷蒙中的小罗挥手,踉跄着向“突突突”冒着黑烟的农用车跑去……

  注释1、房屋:寝屋。

  (下集故事提要:桂花在安惠病情的极难时刻毫不犹豫的暴露了自己埋藏在心底的巨大秘密:自己早已认定安惠就是父母为了再生一个健康生殖功能的男孩儿而丢弃的姐姐,为了证实这个判断,桂花趁婚检毅然和安惠做了姐妹DNA鉴定……车国先风急火撩驱车度船再驱车,同行竟无人和他搭话,车子把车国先直接送到了房县人民医院,他被紧急带到重症监护室的门前,几乎与他同时到达门前的竟然是……)

  (主要故事作者亲历,次要细节服从逻辑,如有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9-19 09:42 , Processed in 1.450467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