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孕症》112、亲缘血型-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103|回复: 0
收起左侧

[小说] 长篇小说《孕症》112、亲缘血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9-10 07:3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送我返城的车子竟然直接冲到了ICU病房门前---房县人民医院住院部比邻的一坐大楼,几近和一辆东风风神小骄迎面相撞,接我的司机正要口舌,没防备风神后箱急切下来的一个高挑人儿甚是抢眼,哎呀竟是小弟……小弟却已经大踏步走到了我的面前:“大哥,爹娘都在嫂子的床前两夜一天了,我们快进去吧!“我惊愕至极,以至“爹娘.嫂子,两夜.一天“这些常见的字眼都成为晃眼的生疏之物,哪里容我思索,小弟的一双大手几乎是兜着把我推进了病房......此时的院长医生们似乎并不关心我的到来,直接围住了小弟......一时我倒冷静下来,悟出小弟刚才言辞的关健:“嫂子的床前?”安惠病了?很严重?说话间已被引到病房最里的位置,靠近透风窗户的一张床上,洁白的被子掩盖着一个单薄的人儿,迎接小弟的医务人员都是从这张床前起身的……我冲到床前,恍惚父母都在左右穿着白衣大褂的人物中间,哪里有心细认招呼?我俯下身子急速地朝病床枕上微微露着双目的眼睛审去,天啦!这不是安惠的杏眼又能是谁呢?

  安惠!安惠啊!你怎么啦!你在县政府办公室啊!那里的安逸安全安稳我老车深有所感长有所觉,你又是个知识女性,连男性极少可能遇到的些微危险你也不可能碰到,你怎么会是这般景象?我这一生联通你的一生,又都是睁大了眼眶助人乐人,难道这般还会有人侵害于你?我正怒发冲冠,要找事主论理,不想就有李县长撞到了面前:“国先回了……一会儿我给你通报安惠主任事故的过程,刚才是带着院长迎接特邀的车国兴等三位博士,讨论制定安惠主任的手术方案……”

  “天啦!”我情不自禁的惊呼出声,就有人从我身后一把抱住我摇晃的身体,一个劲地重复着:“冷静!冷静!病人也要清静!”惊悸中我发现是穿着白大褂的我爹天雷一般的嘱托振醒了我,我强抑治住颤抖的身体,在李县长的陪同下,轻轻地坐在了安惠的床头……我将安惠的右手轻轻的拿到我的双手间,体会出安惠轻微的抖动过一次儿,就再没有了动弹的力气一般,安静的躺在了我的手心……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感觉到有人将手按在我的肩头:“车局,我们现在是否借个地方,把安惠主任事故的过程,同县政府的处置预案,通报一下吗?”

  我将安惠的右手轻轻地送进被子中间,双手撑着安惠的病榻,在李县长的扶持下站直身子,我向我的爹我的娘递去渴求的双眼,我真想现场跪求两位老人,更细心的照护好我的安惠啊!一边执勤的医护人员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各自的位置上都向安惠又挪近了一些,我只好一步三回头的跟随着李县长,走出了ICU病房……

  院长室里,李县长给我讲述过安惠落难的大致过程:

  一周前,招商局报告政府,今年的重点招商企业十堰市华外贸易公司函请:该公司收货员叶桂子奉命在兆坪乡黄泥沟村接收村代购代销点的一批货物,并就近扩大收购;谁知他在落户的方奶奶家,和智障的方奶奶的寡媳发生关系,由于叶桂子横生的**器官,把方奶奶的寡媳搞成了大出血,企业方请求政府安排稳妥的人员帮忙善后;因为政府相关领导一时人员排不开,稳妥的要求更是挪窄了可选人员的队伍,安惠没声没响就自动请缨亲赴到了兆坪乡;其时安惠尚未到人,乡上领导就接到了张县长指示,只允许安惠落脚乡政府;乡政府考虑到事发在乡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小罗的老家,就安排一位副乡长和小罗去处理此事……不想却又生出小罗的寡爹突然死亡没人发觉还被养老院的智障人剥腿误食的惨案……方奶奶的寡媳本来已经用乡医的熊胆止血液止住了,偏偏这事主还带有什么病毒,两天后又突破物理治疗效果再次病毒性出血,县里通知乡上务必派出得力领导,配备精干医务人员赶赴现场救治,其实这后续的安排都是瞒着安惠主任的……哪里知道出发时偏偏被安惠主任撞见了,安惠主任就说,因为自己没有亲往事发之地,已经误了一次治理,这次万万不能再生事端……

  铁匠树湾的这次地质灾害,应该是毫无预兆,而且这次队伍前后都有意安排了人力,护着安惠主任,不成想偏偏一颗简直没能看见的飞石,就那么不偏不倚的砸到了安惠主任的后小脑……带队的乡领导临时紧急决定,送行专车返程,并安排专人飞速赶往网络有效地区,紧急给张县长报告;张县长从履事BJ的驻地紧急启动救援预案,房县医院的救护专车在最有效的时间接回了安惠……

  可是,由于安惠主任的伤情位置过于特殊,县医院的医生们会诊后又认定:由于始发地到省道之间的交通过于恶劣,使伤员在运送过程中的创伤再次恶化,所以,经反复讨论,县政府动员了最大的能力,最快速度请来了全国的顶尖级专家,以避免运往高级医院的山路颠簸使安惠主任再次受伤……专家们现在都已汇集齐了,有关手术方案正在紧急磋商之时……”

  李县长叙事的语速我很清楚,他用的是授课的专业语速---作为同事,他还尽可能的在我特别关注的症结点上有意放缓了讲述,有时又特意加强了重音,只是,只是……可能他没在意,我却刻骨地被激起了愤怒:叶桂子!你干的好事!你不仅畜生般地伤害了方奶奶的寡媳,你还竟然把这个祸患如此残酷的引烧到了我的身上……如今,如今我要是见到了你的人……

  忽然感到,这事情竟又成为一个极其烫手的问题突然横卧在了面前:真的见了桂子我能怎么办?他现在是我县重点招商企业的职员,他的企业高层正请求我的上级稳妥处理呢!莫说伤到的还只是我的亲属,即便是我本人,也只能是高度自律下的双方协议处理呀!何况我又处在合作的关键岗位上……

  我几乎傻眼了……

  正踌躇呢!人说华外的领导到了!李县长长嘘过一口气,无可奈何的劝我说:“国先,振作一下吧!这道坎的确令人伤魂,可是我们终究要面对呀!”

  来人竟是华外欧洲市场部的副总老佘,华外办公室主任桂花,大家简单寒暄之后,李县长呼来院长,传达过佘总希望看看病人的意愿,院长招呼我们大家换好无菌衣裤,无菌鞋后,再由院长引领,方才向安惠的病房走去……桂花的焦虑没能因为队伍的特殊而怠慢,抢在院长前面又抢先走到安惠的床前,等到一行都看过了安惠,桂花就把院长拉到身边问道:“院长,安惠姐姐的脸色这么苍白,怎么回事?”

  “安惠主任的血型有些特殊,血库库存的这种血品眼看就用完了,所以每天的输血量只好控制数量,而且,这入院第一次的补血量,都没达到要求补给数量……”

  “那好,请您安排人员抽我的血吧!我和安惠姐姐的血型特特吻合……”

  “不可能吧?这种血型稀缺,要我们犯了多少急,怎么可能这么凑巧?”

  ”什么凑巧?我在婚检前专门请人和安惠姐姐做过DNA比对,结论我们是姐妹亲缘概率9个9,院长请您快动手啊!您抽完血,我就回家给您取当年的DNA报告单!”

  “不急不急,人命关天,如果真是这样,你可真是救了我们的大急,不过这事不是你说的这么简单,而且你的报告单毕竟又过了这么多年,所以取血之前血型检验还是不能省略的……真是这样你可真是救了我们的大急,我们的采血车还在大街上呼喇叭呢!连十堰市我们也请援了!你快随我来……你随我来……”

  落下佘总,李县长和我,院长办公室里停了,还没落座,佘总无不惭愧地说:“抱歉!抱歉!桂花的脾气啊!还得历练!”丢过一句囫囵半枣的言辞,就顾自点过支烟,摇头晃脑起来;我和李县长相视过后,也都暂且压了话题;佘总只好接着说道:“不管怎么说这是她哥惹下的祸啦!就不知道回避,我和华总都严肃的给她指出过几次,就是不听,偏偏只要我们看重这是她个人过去好不容易积淀下的情谊圈子,一直强调把不准她一定会给安惠主任一些什么帮助……哎!老天长眼,要是血型真的配对,我老佘愿意代她三年半载的苦力,让她恢复……”

  老佘的这些唠叨,当然是商场官场老油条的他在传递着他们公司需要传递给我们的重要信息,可是它却真的勾起了我的几多思绪,当然,有一点最重要的……莫非,安惠和桂花,这对冤家情敌如此多的狭路刀逼都没有对撞出一星仇火,还屡屡化险生谊,莫非,莫非?还真的是一对?亲的……

  (下集故事提要:小弟核定桂花与安惠的血型完全匹配,桂花的血样初步被选定检验;但是安惠的造血中枢被破坏,血液需求量仍在扩大,小弟提示必须三至五人轮流供血才能缓解安惠的病情,车国先条件反射地推荐了叶桂子,李娜,结果……)

  (主要故事作者亲历,次要细节服从逻辑,如有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9-19 09:41 , Processed in 1.298880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