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旨蓄-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1280|回复: 10
收起左侧

[散文] 我有旨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9-14 11:0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段吉雄 于 18-9-14 11:03 编辑

我有旨蓄



  风从云层上俯冲下来,以凌厉的姿势掠过山岗,没有带来一丝稻香、虫鸣和秋水长天的味道,突然一个趔趄,顺着锄头就钻进了人们的腰间。时节,就在农人们弯腰的一瞬间跨进了寒露。
  山岗上,一畦一畦的红薯地正在和季节做最后的博弈,斗志盎然,绿液翻滚。那片骄傲的红薯叶,它们梗着脖子,延续着整个轮回的重复:仰着头吸收着天地雨露的精华,顺着经纬清晰的脉络源源不断地输送到根部。这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工程。这些在人们看来普通得像尘土一样的叶子,每当第一缕阳光抛洒到山岗的时候,它们便开始了一天的忙碌。疯狂地吸吮着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在光线的撮合下,释放出身上的叶绿素,经过一系列复杂的酝酿、揉捏,破裂、再组合,在产生氧气的同时,也转化成了一些有机物,把一根根纤细的根茎孕育成7硕大的果实。不得不承认,自然界的力量丝毫不逊色热衷于改变世界的高级动物。或者,更甚。
  秋风劲辣的时候,红薯叶在田间的使命已接近结束了。同时,预示着另一个战场已经开启。藏在树丛中野鸡突然的一声尖叫声,在幽深的山谷里来回碰撞,让秋天越发的绚丽和立体。山涧里,走过来了一队壮硕的妇女。她们清一色的肩上背着背篓,手上提着篮子,步履有力,风风火火,宽宽的胯部把那左右乱晃的背篓卡得纹丝不动。她们像男人一样,袖子卷得老高,手上的青筋高高跃起,在醇烈的秋风里,能听得到里面血液在激情涌动。老远,她们就注意到了这片绿意氤氲、鲜汁流淌的绿毯。肥沃的土地自然能长出壮硕的庄稼,这片红薯地在女人们眼中就像家里虎头虎脑的儿子。
  这是一片肥沃的黑沙泥地,土地松软得像刚出锅的馒头,也像农人们秋天的梦,暄乎得很。抓一把土攥在手里能看到指缝里渗出的油。红薯叶子宽厚,墩实,满身都流淌着绿浆。红薯杆鲜嫩,粗壮,肉多筋少。那埋藏在地下的红薯撑破了土层,露出了或淡红色、或褐色的皮肤。看到这里,她们很有经验地根据这裸露的部分竞猜土地下面的份量,借以判断这个季节的收成。
  这一窝怕是有四五斤?!
  有的还不止吧。你看那个,再看那个。秧子都那么粗,红薯能小到哪儿去。
  田野里,女人们的对话和笑声像那随薄雾升起的太阳,脆响,清沏,还有沉甸甸的欢喜。
  绿毯挡去了去路,无处下脚。勉强朝前走几步,便被那结实的秧子缠住了脚,从上面流出的白色浆汁沾得鞋上,裤上到处都是,整个田野都充斥着浆汁的鲜嫩和浓郁香味。
  就这里啦!
  女人们把背篓放在路边,随手提着篮子,一步就跨进了繁忙之中。她们一伸手,将匍匐在地上的红薯秧提起,另一只手把那些鲜嫩的叶子攥在手中,顺手一捋,那浸淌着白色汁液的杆、叶便脱离了主蔓,彻底告别蛰伏了一个季节的温柔之乡。刚才还葳蕤的藤蔓一下子变得残缺不齐,垂头丧气地倒在地上。之前的风光四溢和无限张扬,都是给现在华丽谢幕做下的铺垫,就如同歌里所唱的:生命不过是一场虚无的华宴,觥筹交错,歌舞无休,唱罢饮罢,生命就微笑着翩翩终止。
  篮子很快就满了,背篓也很快满了。里面的红薯叶一层屋地挤压着,热烘烘的,声音鼎沸,如若不是那根从头顶穿过的绳子把它们紧紧地和背篓捆在一起,早都逃走了。女人们步履蹒跚,沉甸甸的。踢踏踢踏的声音在山谷里荡漾,深一脚浅一脚地迈进了季节的深处。
  农家院子里,秋阳已经把这里收拾妥帖了。那一排刚被太阳消过毒的菜缸,盛满了水的大盆,还有泛着幽光的大黑铁锅,都安静地呆在院子里的某个角落,静候着红薯叶的到来。女人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让这个静谧的院子喧闹起来,当那带着季节特有的醇浓喘息声出现时,院子开始沸腾了。满满一院子的红薯叶,都快把窗户都遮住了。青葱的味道弥漫了整个天空,就连在田间散漫的鸡、鸭、鹅都顺着这味儿觅了过来。整个村庄都笼罩在这汁浆甜醇,浓郁鲜嫩的气息里。
  他婶儿,今儿鲊(zha音闸,第三声)酸菜哩?邻居探出头问道。
  喔——女人抬起头看了看院里推得像小山一样的红薯叶,清脆的回答声中包裹着无奈,后面的拖音里才有一点点的自豪。
  大盆里的水开始摇曳起来,红薯叶前赴后继,一茬接一茬地被按进水里,冲洗干净后又被捞起来,放在一边控着身上的水珠。火苗愉悦地舔噬着锅底,锅里的水龇牙咧嘴,发出滋滋的声音。终于,它受不了了,翻滚着打着旋,咆哮着,想着要掀开锅盖,冲出铁锅的阻拦,去找那得意的火苗算账。红薯叶恰入其分地赶到,伸手就压制住了狂燥的开水。原本草绿色的叶子一下子就变成了翠绿色,翠莹莹的,像是用颜料涂抹在上面。
  女人麻利地舞动着双臂,手上的青筋照例跳得老高,用特制的钗子把红薯叶从开水里捞起,稍微篱下水后,丢进旁边的缸里,动作娴熟而有节奏。她不停地用嘴吹着一次又一次扑到面前的水雾,把那几片遗漏在开水中的叶子打捞干净。脸上有汗水不停地滴下,她有时会用搭在脖子上的毛巾去搂上一把。顾不上时,汗滴就顺着脸滑进了锅里,融进了红薯叶的脉络里,它们被一起卷进了缸里,之后便偎依着共同酝酿着一个冬天的美梦。
  女人的心里并没有这么多诗意的想法,她大概也不知道绿色的叶子里面含有对人身体有害的亚硝酸盐,经过开水一烫,这些有害的东西便会被除去。她看着这快堆满了院子的红薯叶,心里是十分敞快和愉悦的。至少,明年春荒她做饭时有下手的东西了。那每天挑着太阳和月亮的丈夫,还有那一群让她怜爱的小崽儿,可以不用饿着肚子了。但很快,她心里又有些难受,如果有粮食果腹,她也不会鲊这么多酸菜,让孩子们端起碗都向她抱怨。想起了他们,女人疲惫的身体里又注入了动力,那已经偃旗的青筋重新又站起来,动作顿时又麻利了许多。
  终于,院子里安静了下来。那似小山一样的红薯叶已经不见了,它们被装进了厨房一排排陶瓷缸里,锅里剩下的小半锅水彻底安静下来,深褐色的烫汁有一搭无一搭地冒着气泡,已经失去了刚才的狂热。当男人扛着农具,孩子们背着书包一前一后踏进院子时,这里再次沸腾起来。还在院子里捡漏的鸡鸭和小猪来不及撤退,惊惶失措地夺路逃窜。丢掉背上的书包,孩子们拦住了那头来不及跑掉的小猪,捉腿的捉腿,抓尾巴的抓尾巴,顺势就把它荡悠起来,在空中打着旋。小猪惊恐地叫着,破口大骂,最后嘶哑地哀求着,但他们可不管这些,枯燥的生活猛然有了这个乐趣,哪里会轻易放过。院子里,灰尘四起。直到月亮拔开云层也来看热闹时,他们才终于感到了疲劳。也或许是这个游戏太单调了,总之,他们撒手了。小猪躺在地上稍微定了定神,步履蹒跚,呜咽着走了。
  又鲊这么多酸菜。看到那排菜缸,孩子们咧着嘴,皱着眉。厨房里还弥漫着红薯叶青葱气味,中间夹杂着一丝辣味。他们捂着鼻子,看到锅里正躺着半锅红薯叶,转身又跑了。院子里,清冷的月光在缓缓流淌。孩子们的闯入,惹得那月光有轻微的娇羞,赶紧扯过半尺云彩遮拦。
  厨房里,男人坐在灶间朝锅底塞着柴,目光一点一点地顺着那排菜缸打量,最后落在锅台边正忙碌的女人脸上,那张黑红的脸上挂满了疲倦。
拉了这么多菜。男子点起一支烟,些许异样的声音有欣赏,惊喜,还有一丝只有女人才能懂得的浓酽味道。侧过头,她看到了男人眼里有特殊的亮光,和灶里迸出的火星一样。
  嗯。女人没有更多的话。把锅里那炒好的红薯叶铲在了盆里,转身招呼着孩子们吃饭。热气搅得她心里有一丝燥意,倒和这季节有点不符。
  夜深了,陶瓷缸里传来咕嘟咕嘟的声音,那些叶子们又在进行复杂的化学反应,酵母菌把红薯叶中的糖类酵解为乳酸杆菌,同时,也在抑制着其他杂菌的生长。女人把那群小崽儿和酸菜一一安顿停当,直到他们的分别都扯起了鼾声时,她才摸着上了床。她伸腿踢了踢脚头的男人,鼾声没有受丝毫影响。女人在心里骂了声猪头,一句话刚迸出口,自己的鼾声也匐然响起。
  我有旨蓄,亦以御冬。这些古人为了留住美好而使用的方法,成为了特殊年代农人们度过饥寒,谋生续命的手段。他们并不知道《诗经》里这些华丽的语词,只知道想尽一法办法把家支撑住,把血脉延续下去,就是一生最华丽的绽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8-9-15 11:25:24 | 显示全部楼层
“”红薯叶“”挺好的。干嘛文绉绉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8-9-15 16:40:4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原题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8-9-20 15:47:39 | 显示全部楼层
红薯叶和那个得鲁奖的酸菜差不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8-9-21 08:40:25 | 显示全部楼层
艾静子 发表于 18-9-20 15:47
红薯叶和那个得鲁奖的酸菜差不多

吓到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8-9-23 14:0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妙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8-9-23 14: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妙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8-9-25 09: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吕科长批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12-19 09:34 , Processed in 1.316149 second(s), 21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