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孕症》118、看下背面  -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856|回复: 1
收起左侧

[小说] 长篇小说《孕症》118、看下背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9-16 17:3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龚举国 于 18-9-20 08:39 编辑

  心知安惠工作之余特别在心她的寻亲进程,也恍惚觉得叶家和安惠的血脉应该很有缘连且已有确凿的证据,特别是这次安惠受伤,哪里就是这么巧合?大几万的人血型就是不配,单你叶桂花胳膊一伸就对上了?啊!是了,还有李娜,李娜的血型也是巧合?既然这拟似姊妹的血型都这么配伍,那么已经出现了的安惠可能是私下里已经付出惨重代价去救援的叶桂子,更应该当仁不让的站出来,为自己的嫡亲妹妹献血才和常理呀?这大十天里叶桂子你死哪去了?下刀子你也该出来看看为了救你眼看自己小命就保不住了的安惠妹子啊!啊!还有!还有!把不准?把不准叶桂花、李娜都有安惠已经调查精准的材料在安惠的“鸡毛档案”里呢?我怎么就没留心翻看一下啊?

  晚饭后张县长如期又把我们召集在无名会议室里,汇报前我强令自己回忆过下午的过程,心底忐忑没有阅完安惠的档案,眼见这个遗憾是找不到合适的时机来弥补了,万分惋惜上述的猜想竟没有细心的安惠显然已经做过的调查材料佐证,怕是提出的意见失之偏颇,一时傻傻地坐在张县长的侧位,万分地埋汰着自己;就见张老爷反复地翻阅着那本“三毛档案”------张老爷圣明,把不准就自己找到了说服安伯父夫妇的托词,不再为难心中烂麻的我,也未可知……

  “李所长,李学妹,精明的你该有一个成熟的说服安伯父夫妇的意见了吧?”却听到张县长极其违反常态的倡议,我惊的目瞪口呆:李娜是我们的学妹,这是全县干部群里都知的常事,张老爷总不在意,怎么今天在这样的场合这么刻意的提及起来?但见李娜听完问话,早已憋得面红耳赤,抓耳挠腮,到底接待场上混过市面,不一会儿竟镇静下来:“我本来可以拿出一个意见来的,不防备安惠姐姐把我的身世也理的清清白白放在档案里,稍微顾忌一下纪律,张县长你可不能诱导我犯正当回避的忌讳啊?”

  李娜竟然也在安惠的三毛档案里?和叶桂子的放在一起!天啊?这些生活的狭缝中偶尔臆测的偏怪话题,安惠?安惠竞真的被你神算准了?你是怎么调查求证的啊?

  想到这里,我真是悔恨的肠子都青乌了:验看安惠的档案,张老爷有令,虽然不是要我做主,可也并没有让我就做旁听,我怎么就这么言听计从只看过那一页“折叠”的呢?想到这里我死命的捏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我以高度的自愧命令自己:“车国先,你不能再浑浑噩噩了!”

  就听张老爷说道:“国先,你能说说自己的意见吗?”张老爷到底将我了!

  “小范围的,说白一点就是专门答复安伯父父母,按照你张老爷的一再要求,参照安惠透露的底细,我看能否用这样的说词:安惠下派到房县,有一个私密的己任,就是寻找丢弃她的父母,如今虽然有了名目,可惜父母都已经仙去了……安惠主任为了弥补自己在父母健在时没有相认的缺憾,就寻到了一个帮助自己嫡亲哥哥的机会,并且违反纪律的私自出政,偏巧就遇到了天灾伤害……”张老爷一边听着我的建议一边依然在他座椅的扶手上倒叩着笔背,显然也在掂量我的建议的内涵……

  我想,这事儿与我总归有着太多的利害关联,我目前又是这个精神状态,说出上述意见,应该是对张大老爷尽到最大的责任了,言多必失,何况是我昏聩的时候……

  “说完了?”张老爷一脸惊诧的神色。

  “你还嫌不够?”我真的觉得这老爷有些过分,原因啦实在是不是他家的事吧?

  “怎么就不考虑一下安惠主任是省政府下派下来的呢?”张老爷抖擞着那一叠档案,把档案的首页看了又看,然后竟然站起身来,走到我的面前:“国先啊!我历来认为,你是一个哲学上把握问题较为全面的干部,阅历也不少了,但就我当前交待给你的这个事,我觉得你简直就没当回事……”

  你听听他的口气?

  “你们啦!你们简直就像没有看过这个档案?”张县长有些怒气地说道!

  我们……我和李娜?我们简直都是大吃一惊!我们没看档案?我们可是做骨正经地审阅了一下午啊!李娜咋想的我不知道,说服安伯父夫妇,我车国先可是比你张老爷要着急多少倍啊?能够通过的理由,我正感谢你给了我机会,从安惠的笔迹中找到了说得过去的理由呢!况且,我相信张老爷你会最优惠地解决好安惠的后事问题,我真的不能给政府留下冤孽債啊!

  “也许,应了那句俗语‘只因身在庐山中’吧!我的姑奶奶姑爷爷们,你们两位可有一位说的出这安惠档案的案名吗?”

  “什么?”几乎是异口同声,我和李娜!异身同起,我和李娜却确实都做到了,不过李娜却跑向张县长,一手接过那叠档案,轻轻地念着第一页的------档案名吧!:

  “中华民族到了求繁衍的时候!”

  “中华民族到了求繁衍的时候!”李娜兀自重复着,很像是自言自语,又好像似有所悟,李娜掂量着这叠档案轻轻地走向我,下意识地将档案交给我,嘴里却仍是在自言自语道:“中华民族到了求繁衍的时候!”

  “这才是这本档案的宗旨啊!我们要解释安惠的任何问题,我个人的意思,都得在这个宗旨下来理思路。”此时的张老爷一幅和谐可亲的斯文样,真像一位谆谆善诱的导师,“我就说吗?安惠在校时就显露出卓越的理论修养,国先你还记得吗?她撰写的《邓颖超之女性特色教育之研究》,不仅立论新颖有据,解决办法也极具操作性------这篇论文被学校采纳之后,在校女生的就业现状是多大的改观,为学校的发展做出过多大的贡献。人们传言,安惠留职省城,最大的靓点就取决于那篇论文呢!当年我就疑惑,安惠绝不单是为了和国先处对象下派到我们县的,她显然已经选好了一个什么高尚的追求,现在看来她竟是以房县作为她的考察地域罢了……”张老爷云里雾里发表着他的宏论!可我的心底却狂澜迭起:张老爷你可不能像我一样六神无主啊!咱们现在研究的是怎样找出理由,给安惠的父母一个说的过去的事故定性的交待,你倒好,堂堂行政县长钻到理论框子里去了,安伯父夫妇会和你嚼舌根子去?

  由是我竟紧急地插话说:“打住打住!张老爷,我已经懵了,你可不能再糊涂啊!”

  “我怎么糊涂了?”张县长一时也没反应过来。

  “安惠是我的妻子,你把她的遭遇当做自己的事解决,不枉你也和她同学一场,我也念你的情!如今可好,你抓住‘中华民族到了求繁衍的时候’,这显然是一个题目极大的实事政研论文啦?你能拿它给安惠的父母当做一个说的过去的安惠事故的根由?我是要给泰山交待的呀!老抵脚,老主席!老县长你行行好,你这样的理论研究,安惠的父母听得明白听得进去吗?”

  “你是说……”张县长鼓楞着眼睛看着我,先是收起了笔,末后又眼示李娜把档案交还给他,才正襟危坐地说道:‘’国先、李娜,这事我说说我的连贯的想法吧:安惠主任,寻亲是我们在学校时就都明了的,工作以后,她可能对国家的单孩时代政策有所感悟,就暗自拟下了‘中华民族到了求繁衍的时候’的调研论题,此时恰逢省政府选派干部,安惠就结合自己早有的到房县亲访双亲的意愿,顺便访查丢弃她的深层次的家庭和社会的原因,这一些推论,都有安惠的这些档案作为证据……啊!你们可能将眼光盯在了安惠的这次事故之上,可是你们想过没有,事故的起因是叶桂子的兆坪乡犯事,叶桂子,正是安惠寻亲和论文基础的焦点人物啊!”

  “你是说,安惠事故的主因,实在是忧国忧民的政策调研活动?”我大获新悟:“以安惠的冷凝,以安惠对人际的关注,安惠会去凭自己的微薄之力救一个大男人?她到现场去实地了解国计民生的计划生育边缘问题,才能说明如此高贵的女性的人生追求啊!”我几乎是用摸索的速度,吞吞吐吐讲完了上面的一段文字。

  “可惜我们共事的四位校友,真正讲起忧国忧民的高层理论,竟只有安惠才具备这样的先知先觉……天妒英才,我张维莺没有为国家保护好一位栋梁啊!”张县长感慨过后又对我和李娜征求意见似的问道:“我个人意见以此为基调,今晚就拟定一个安惠事故原因的定性草案,明早早餐前仍由我们三人讨论定下后先通报给安伯父夫妇,二位认为可否?”

  我的感觉,竟至是刚刚才通过了一场考试……可是,把得准,这样的理由安伯父夫妇能接收吗?
    我将疑惑的目光冷静地。久久地递给了张县长……眼见张老爷并不看我,却直接将安惠的鸡毛档案按在我手上,严肃地一字一顿地告诉我说:“你就不能再留点心,看看档案的背面文字吗?”

  (下集故事提要:安惠终于不治,医院和安惠单位清醒人都建议在安惠存口呼吸的档口把她接回老家,正在车门老人行最大迷信和虚妄之心做挽救安惠的最后努力的路上,却惊现叶桂子长跪安惠“回家”的路中……)

  《主要故事作者亲历,次要细节服从逻辑,如有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8-9-16 19:43:02 | 显示全部楼层
腾主席,咋搞的117都没审核通过,118就上了呢?我可不敢舞弊啊?您发话了我才敢发11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12-19 09:34 , Processed in 1.524892 second(s), 1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