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孕症》119.跪接安惠-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994|回复: 0
收起左侧

[小说] 长篇小说《孕症》119.跪接安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9-21 07:0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龚举国 于 18-9-26 07:24 编辑

  我疑惑地接过张老爷递给我的“鸡毛档案”,心生一句咋也“人忙无智”落人个判事不确的印象?就翻开了安惠的文档扉页背面:清洁无暇!啊……正页呢?“老红军?老红军叶文和?”斜的、站边的……总之都是无规则的,就这么两句类似涂鸦的文字……再翻以后的页面,竟全如扉页背面整洁如新,没见只字点迹……满脑子翻滚着正按照张老爷的吩咐,公文信笺上草拟安惠兆坪之行的事故性质,翻滚着怎样用准“老红军”的背书,就有小弟轻轻的来到我的身后,摁了摁我的肩膀说:“大哥,我有话给你说,我们俩出去一下……”随即引领我来到了医院院长的办公室,其实室内并无他人,小弟示意我与他都坐在院长办公桌对面的客人沙发上,落座之后,小弟的一双大手上下摩挲着,很是为难的样子,良久才勉强开口说:“大哥,嫂子的输血、输液治疗已经毫无意义……都五天了,我实在不想把这个症候告诉你,可是,眼见桂花姐姐已经成了这样,那位李娜小姐姐也已经到了献血的最大极限……要不是年轻,恐怕也像桂花大姐姐一样倒下了呢!……关键是嫂子的各项器官,已经衰竭到不接受外来任何营养了,供血供液已经毫无意义了……”

  我惊愕万分的瞪着小弟“于今之计,我们还是把嫂子接回老家,让她在自己家里停下呼吸为上……”

  “对不起大哥,我的两位同事刚刚已经离开了房县医院,他们和我,其实都突破了传统的治疗程度多少倍了,嫂子的伤情,现实的国际前沿治疗的顶尖手段,也就是这些了……我们实在是回天无术哇哥……”小弟的眼泪透过他的指缝“啪嗒啪嗒”地滴在地上……

  我愣过好大一会儿,终于从迷梦中醒来,我说:“小弟,安惠十几天来的治疗,起码你我都是有目共睹的,这花销的清单,我们也日日看过,如今是到了治得的是病,治不得的是命的时刻,大哥,已经万分的感谢小弟的辛劳了……”我看着小弟长大,淘气添难固然绝无影迹,可是这么持续地熬更守夜,又何曾见过?考大学都不是这般日子啊!然后止不住长叹一声:“安惠啊!你的命丢在一个桂子的事上,好不值啊!”说完才觉得自己真的好难从迷蒙中醒来:张县长已经多么严肃的提醒过我:安惠为此付出的巨大意义,都在她的“中华民族到了求繁衍的时候”这个论文的惊人要意上了,其它一切细节都应该服从这个旷世奇议的忧国忧民的论题上,我们谁个都不应该亵渎她的追求……想到这里,我终于冷静下来,仔细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后对小弟说:“张县长已经给我和李娜布置过拟定安惠差旅的性质任务,估计也是预料到了安惠的不治,要与安伯伯夫妇交底了,我草拟的意见是安惠为了到一线采集到更为一线的老百姓对计生的迫切愿望,和计划生育在我国最基层的群众中发生的真实的事故仔细,以及今后国计民生广义对独孩政策的评判依据---而不幸遭到恶劣地质灾害的损伤,可能不幸因公殉职……你看看,这样的措辞可否反映出事故的实际性质……”

  “好吧!草案的主题你已经给了定论,这文字的具体组合就由我来给你做吧!你省下神来再好好的陪嫂子一宿啊!”小弟递给我的,竟是满脸的不甘心啊……

  安惠病情的变化,最显著表现在呼吸的急促和高低声没有规律两个方面,而且随你怎么呼唤,她是一点儿也不能接受,这样的陪伴感受的除了孤独就是伤怀:一个多么朝气蓬勃的鲜花少女,是大山的深沉沉淀了你的性格特征吗?那么又是大山里还藏着什么那么让你钟情的东西,让你义无反顾的迈步进去,却落得个现今的显然的不归生存的路口?别说你就一个弱女子,即便我们这样的六尺男儿,叶桂子这样的浪荡行为后遗症,也不是仅仅个人的所为就能够缓解的呀?我的惠儿,你还能给我一个你的兆坪之行的更说的过去的动机吗?

  张县长、医院院长、国兴,还有桂花和李娜------两位惨白面容的女性,极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坐到了无名会议室,小弟亲笔的安惠兆坪之行性质草案已经数次在有关人员手中传阅过,最后在张县长手里落住,好半天了,张县长又注视过大家:“真的没意见了?”等了好大一会儿没听有人发言,张县长就抖了抖手里的安惠的档案之类,凝重地说道:“第一个要交代的,安惠留下的这个议题,国先,李娜你们要给予极大的关注,要把这个文章做出来……”我心惊了一下,要是作为对安惠的纪念,做个小说把认识她以来的故事串联起来,也还真有要人不能忘却的细节,我应该有信心有能力接活……若说论文,只有再找时间,探探李娜的意思了,权且记在心里啊!又听张县长说道:“安惠的行为总归是为了国家复兴的大计,所以有明白的话题和调查细节存在这里,等会儿我会和安伯伯夫妇答复这个问题;至于县政府方面,也会参照这个意见来议处安惠的后事,这些工作的基本参考,我个人接受国兴博士初提的蓝本……安惠的救治,根据各方面报告来的意见,是没有基本的意义了,如果没有新的意见,国先啊,我只能建议你在安惠还有呼吸的条件下接回你的父母家中吧?”

  张老爷终于也把国兴的意见给我提了出来……

  “于今之计,于今之计……这个,于今之计……”我简直不知道我要与安惠一个什么罪恶……安惠!我相濡以沫四年的大学同窗……我相濡以沫十多年的妻子……离开医院,拿掉氧气罩,停止输液输血,安惠完全依靠自己的体能维持,我记得我是请教过小弟的,最多48小时……

  “维莺兄长,您让我想想,您让我……想想……我想想后,再给您答复……好不好?”我已彻底失去平静,我的请求已然变成了哭诉……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你……你好好考虑吧?你怎么做我都支持你,都能代表我的意见……”张老爷梗着嗓门说完这些,步履失衡地走出了门……

  竟然没有想到,强烈要求继续留院再观察两天的竟然是我的父亲车门,老人家哭的死去活来,“求求你们罢孩子们,再留两天,如果惠儿再不醒来,就算我车门此生瞎了眼缺了德……我也给人治过这病啦!就因为那一家听了我的劝告多留了两天两天后病人就醒来了,我绝没有骗你们你们应该相信我……”

  终于熬完了三天……三天后的安惠已经只是微弱的呼吸了……安伯母终究是专业的工会干部,眼睁着安惠确实难在挺了,不得不拉着我的娘说:“亲家母,孩子还是有一口气回家的好,你们当家的,不要再坚持了啊?”

  我爹终于下定了决心:“国兴全程盯着护理,我们老少三辈儿郎,国先全程跪送惠儿,我和雨尧爷孙都在家门口跪接惠儿回家……”(注释1)爹是梗着气做过这样的安排,到底再用过一口气:“国兴你小子听着……爹使的是绝情计,惠儿醒不醒得来,这是最后的招了……”

  爹在安排这一串事务时我终于了解清楚,这是爹借用的兆坪邻乡的“接鬼”计:活人误用阴招,阎王不平,一怒之下就把病人退回到阳间,父亲使用过这计一会---灵验……临出院时,但见桂花一身黑衣黑裤黑袜黑鞋,比送叶姨时少过一只黑簪……出院的瞬间桂花靠近我:“好不甘心啊!”李娜也与同事换过一辆黑色的轿车,到底虚弱不敢扶盘,请来一位代驾……我们一行正要启程,却见皑皑白雪伏天盖地涌住路面,不一会儿路面就被飘逸的白雪尘封近尽,院长只好吩咐救护车司机:“安稳些,带上防滑链吧!”

  救护车终于启动了……我不敢违拗父亲的旨意,我请求院长违规一次,将救护车的后门以开启的形式固定,我向前排站着的安惠的全体医护人员叩拜,感谢你们这半个多月的熬更守夜,细细照料……还有正班护理人员之后那么大几排是有意赶来给安惠送行的吗?我想安惠如果有知一定会劝导您们:“别掉泪啊!您们在陪伴我的十几天里心酸的心情,我都承受不起啊……”

  可是,叫我始料不及的是,在医院的回行过道上,竟然肃立着那么多的几排医务人员……还有……还有回家的沿途……可是我终于感觉出初冬白雪的寒气可能透过正开的后门,侵蚀我的安惠……

  我和国兴商议:将后门虚留一线吧……

  由是我的注意力稍稍转向了车的前方,雪中的路边清晰的路径赫然在目,行驶了一会儿我才想起:这是苍天也在安排让来房县以后似乎特别钟爱山县静谧环境的安惠,也有心有机会再兴致地看看她为之默默工作过了十三年的家乡吗?正在我幻想着如果惠儿清醒的时刻会如何观摩这雪白的世界的时候,凸兀里车前方仿佛有个跪在路中的白色人儿挡住去路,我正心中诡异,疑问谁个真是想得起,行这般跪接大礼的时刻,救护车到底停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见扶那起身的司机们来给我通信:“桂花认出来的,跪在路中的是她的哥哥桂子,可是,就在人们劝他起身,大礼礼数已经尽到的时刻,他却不声不吭,赫然倒地,李娜同行的医师诊视过了,已经没有了最基本的生命体征……”

  我惊得差点憋过气去……

  注释1、跪接大礼:本是街坊邻居跪接跪送仙逝人上路的大礼,特边远的山民迷信,就借用接送危重病人,却有救活病人的先例,但是偶然的奇效并没有显示这其中有科学因素。

  (下集故事提要:车门夫妇以新婚大礼迎接安惠回家,叶桂子的死因亦逐渐明朗,但是似叶桂子的身份和处境,却理不出谁该给他报丧,给谁报丧,车国先思索过后才义无反顾的拿起了手机……)

  《主要故事作者亲历,次要细节服从逻辑,如有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12-16 21:02 , Processed in 1.369158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