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近作随笔:集凑-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334|回复: 0
收起左侧

[散文] 原创近作随笔:集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9-26 22:0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蔡志杰【半坡】 于 18-9-26 22:05 编辑

      陕北老家,把人与人的相聚叫集凑。初时,以为就那方言土语音译着,应是是祈凑,或者,惜凑的。后来想想,既是与相会相聚有关,取字当然为集凑了。
     人与人的集凑是没有时间,地点,环境制约的,所以,你会感觉,集凑是可以的,可能的,没有空间限制的。要说有什么东西影响人的集凑,那就是脾气要类似,好恶要相近,气味要相投。
      人与人相集凑,就像泉眼细流汇聚,这儿那儿泛出,便各寻各的出路,这儿流出一稍稍,那儿淌下来一溜溜,然后集凑一起,成了粗粗的流水。继续寻找,继续集凑,成小河,入大河。成大河,再汇入更为庞大的湖河江流。
       人与人的集凑,又像春天的花木草棵。世界给了它空间,上苍给了相衍而生的万事万物,时间又让它们生存于同天同地同一间大屋里头。
人的孤独心理与寻找快乐的欲求,是促成人与人集凑的根本原因。而人多的热闹红火,又是人的欲求得以满足的最直接的途径。
      于是,赶集上会,生日满月,亲迎喜事,理所当然就成了人集凑的借口。如果什么事没有,有欲望,有要求,也就是人集凑的既合情合理又合法的理由。
      平日的生活里,阳圪崂崂,柴火堆堆,抑或谁家院里有人打坐,都可以集凑。再就是,白天的大路桥头,或者谁家屋里,有兴致勃勃的说话,有呱呱留烟的耍笑,都能招来更多人的集凑。
乡下人不似城里人,那么地讲究集凑的理由。也不对付自己的屁股。城里人出门提一毯毯,或准备一张报纸片。再干净的水泥桩或大理石,都别想轻易得人家那尊贵的屁股落坐。乡里人最不对付的就是自己那屁股。一段横躺的木桩,一段矮墙,抑或就是平点的土滩滩,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男人们集凑起来,不是说大话,吹牛,酗酒。就是排侃张,说那李的,咋咋乎乎。倒那生活里的委屈怨气。当然也有说生产道经营的那些时候。女人到一起,不是说家长里短,就是交流锅灶针线方面的心得。男人在一起,就是烟的倒霉。女人在一起又容易招舌头弄嘴祸。
车行车道,马走马路。谁和谁集凑,都有自己的喜好,都是一定有自己的理由的。不是一家人,难说一家话。物以类归,人以群居。就像坛坛罐罐自成一体,面缸水瓮天留下是一族。这么一起才合乎情理,相聚相惜,不感觉到别扭。再如一坛小米,落近去几粒玉米或是黑豆,人不拣出自己来,自己也感觉不伦不类,好不难受。
      前几日上街,路过一处公共厕所。见那扫马路的,收破烂的,还有管那厕所的,集凑了一起。就在那当街临马路边上,席地而坐。话说的是那么地投机,烟抽的是那么香甜,尽管烟是那么地廉价,但不影响人情谊的交流。他们,人虽然在城里,性情依然如农村。也只有这样的城里人,不惜乎屁股。我在一边看着几人,除了大家黄的黄,蓝的蓝,穿了不一样的衣服。却有一样的尘渍满面,一样脏兮兮的衣服。只有这样的人在一起,不仅是绝配,更有无话不说的可能。
      我是个很自卑的人。就那么当了几十年小民,还怕人说自己变了的话。没条件扎势,也不敢扎势。还常常告诫自己,警告那莫须有的自我膨胀。
      当有人以有官到家为尊贵,有富人临门当荣耀时。我是怕这些人的。官让我抬不起来头颅,富人又让我感觉了极大的不舒服,人家身阔体胖,显得自己像瘦骨磷磷,裸出屁眼儿的马猴。
       所以,我常常思念故乡故土,老家哪里的人。因为,如果讲人以类分,我适合与乡里人为伍。若讲究,物以类居,土糊连如的我,就不愿意和金银玉器一处。我还是粗碗搁进木盘子里更为好些。那样,人家看不见了,心里边舒坦些,自个儿也不觉得杵那不该杵的地方,自寻没趣,自找别扭。
      就这么思考着,和时间集凑,也和人去集凑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10-23 17:51 , Processed in 1.301626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