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九的酒-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361|回复: 0
收起左侧

[散文] 九月九的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10-21 16:28: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琴箫 于 18-10-25 09:08 编辑

                                                                九月九的酒

      家乡房县的黄酒,清香甘甜、醉心绵柔,有着上千年的悠久历史和极其丰富的文化底蕴,不仅是餐桌上的一种饮品,而且也是游子心中那缕挥之不去的乡愁。
            ——题记      

    到了九月九,家家做黄酒。房县有农历九月九做黄酒的习惯,这时候做的黄酒要封藏着,一直酿到春节的时候才拿出来喝。今年又是一个丰收之年,母亲种的糯谷喜获丰收。中秋节刚过,她老人家就忙着把家中做酒用的器物洗刷干净,等着这一天早日到来。
    父亲健在时,家里每年的黄酒都是他和母亲一起做的。那时候,九月九这天做酒只是家中一年生意的开端,以后每隔两三天家里就会做一批黄酒,父母用他们勤劳的双手获取一定的经济收入来补贴家用。后来,父亲因病不幸离开了我们,母亲一时间悲伤过度,缓过来后身体和精神大不如以前,家里的酒坊因此关门歇业,母亲只是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做一些留着自家人喝。因母亲年事已高,我提前对母亲说好,今年做酒这天我回家帮她打打下手。
    终于盼来了重阳节。一大早,我就踏着晨露迫不及待地往家里赶。走进村口,只见自家白墙青瓦的房顶上已升起缕缕淡蓝色的炊烟,远远地向我招手。房檐下的竹竿上整齐地吊着一串串金黄的玉米棒子,院子中间的碾盘上凉晒着母亲昨天从地里采收回来的红辣椒和豆角。门口的柿树叶子已将落尽,苍劲的虬枝上挂满了小灯笼般的甜柿,在晚秋中昭示着丰收的喜悦和不老的风骨。我深情地凝视着眼前的景象,朴素温馨的小院沐浴着金色的晨曦,宛如油画般静美。
    走进厨房,只见灶膛里的柴火已经烧得很旺了,跳动的火焰把灶门周围映得一片通红。母亲把浸泡好的糯米装在木蒸里面,盖好盖子,架在锅上用大火蒸。半个小时以后,蒸子那松木的芬芳和糯米的清香随着高温蒸汽一起冒了出来,形成一种特有的香味,飘出厨房的门窗和瓦缝,在院子里逐渐弥漫开来,沁人心脾。这是一种传统的味觉记忆,谁家里有这种香味飘出,周围的人一定会说,这家在做黄酒了。如果把做黄酒的过程比喻成一首欢快的乐章,我想这袅袅清香一定是乐曲中那舒缓流畅、柔美动听的前奏。
    我坐在灶门口掌握着灶膛里的火候,不时添加一些枯枝干柴进去。随着高温的不断蒸煮,糯米的香味越来越浓。母亲约莫好时间,凭着多年做酒的经验和感觉,恰到好处地把蒸盖揭开,用嘴吹散腾腾热气,看看糯米蒸的程度,又拿一支筷子在糯米中间锥了几下。朦胧的蒸汽中,母亲吃力地把滚烫的、好几十斤重的木蒸从锅上抱起,倒扣在簸箩中。这时候的糯米已经被高温蒸的松软熟透,整个粘成一个桶状,我们房县人把这种糯米饭叫做“梅疙瘩”,可以直接用来打糍粑。小时候遇上父母做酒的时候,能吃上一碗糯米饭拌糖或几块糍粑蘸芝麻盐,也算是解解馋了。
    我从村头的老井里打了一担井水挑回家,母亲舀了几瓢浇在糯米饭上,让它快速冷却下来,然后用手把糯米饭疙瘩轻轻碾碎,铺在簸箩上慢慢地晾着。等到糯米饭接近常温的时候,再撒上舂碎的酒曲,用筷子均匀地拌好。酒曲在做酒的过程中至关重要,用什么样的酒曲做出什么样的酒。大曲酒暴烈,小曲酒绵柔,糟曲酒香甜。今年,母亲依旧做的是我爱喝的小曲酒。
    母亲用戳瓢把拌好的糯米饭盛到瓦缸里,用手慢慢垒好,中间留一个圆洞,房县的土话叫“洑窝儿”,最后用棉布把酒缸盖好,让它躺在缸窝里静静地自然发酵。这时候,母亲的脸上已沁出了汗水,只见她缓缓直起微驼的脊背,长长地出了口气,一只手捋了捋鬓间花白的头发,另一只手握成拳头在后腰上轻轻地锤着。做黄酒是个非常辛苦的手艺活,靠的是技艺地发挥和体力地支撑,每一道工序都体现出手艺人的经验、水准和工匠精神,这些因素将接直接影响到将来黄酒的质量与口感。
    用不了多久,酒缸里的糯米饭就会在酒曲的发酵下产生反应。一对时过后,缸里的黄酒发酵进入最佳状态,糯米把自己体内的能量化为一滴滴甘甜的洑汁,慢慢渗入洑窝,满屋子都是新米酒的甘甜清香,引人入醉。此时,你若在酒缸前俯下身子,还能听见洑汁在洑窝里发酵和渗出来时发出的“嗤嗤”响声呢。这是粮食与酒曲产生的艺术结晶,这是人类智慧与实践经验奏出的动人乐章。
    母亲做酒是不起洑汁的,直接按比例兑入井水,让它再次进行发酵,这个过程叫“投酒”。这样做出来的酒口味极佳,劲大,并且不伤胃也不上头。但如果你在它面前不谦虚,它会很轻松地就把你放倒了。水质的好坏,在整个做酒的过程中显得异常重要,尤以井水和泉水为佳。不知什么原因,做房县黄酒就要用房县本地的水。否则,出了房县这个地儿,手艺再好的师傅,也甭想做出正宗的房县黄酒来。
    再经过几个月的封酿,就赶上过春节的时候了。那时候把酒缸打开,浓郁的酒香顿时扑鼻而来。毫不夸张地说,不会喝酒的人,光是闻闻酒气,便已经醉了。用酒抽把酒和酒糟分离开来,满满地灌上一壶,放在火塘上慢慢温着,渐渐地,酒在壶中嘘嘘作响。这时候,把热腾腾的黄酒倒入碗中,酒花瞬间从碗底“呲呲”泛出,满屋的酒香在春节欢乐祥和的氛围中愈发浓烈。
    腊肉和黄酒天生是绝配,从火锅中夹一块红彤彤的腊排或腊蹄放在口中慢慢咀嚼,腊肉特有香味和油脂顿时满嘴都是。吞下腊肉,再喝上一口滚烫的黄酒,美滋滋感觉迅速刺激着你的味觉神经。再接着咪上几口,黄酒的功效在冬日的寒意中逐渐体现出来,血液乘着酒劲在在周身流淌,最后在心中沸腾,陶醉着心情,舒缓着筋骨,让人感觉轻松愉悦、酣畅淋漓。母亲做了几十年的黄酒,对于黄酒我素来是情有独钟,因此写下过一篇《西江月•咏黄酒》“从小生在田里,长成晶莹如玉。巧手精酿开坛香,香飘房陵大地。历史千载有余,味胜琼浆玉液。每日欣有黄酒醉,醉我直到梦里
    房县黄酒,历史悠久,醇香甘甜,营养价值极高。追根溯源,黄酒的酿造技术还是唐中宗李显被贬房陵时带过来的。他让宫廷厨师利用房陵本地优质糯米和井水,配以从宫中带来的小曲,酿造出醉人芬芳的美酒。庐陵王李显因长期饮用此酒成瘾,不由生出“日饮黄酒三小杯,不辞长作房陵人”的情怀。黄酒酿造技术最终传至民间,家家户户都能酿制出绵长清香的黄酒。后来,庐陵王李显又回长安复位做了皇帝,人们为了纪念他,便把黄酒尊称为“皇酒”,唐中宗李显则把房陵州每年贡奉给皇宫的黄酒宠称为“房陵贡酒”和“房陵御酒”。
    房县酒文化底蕴深厚,有“无酒不成席”之说,酒文化更多的体现在酒宴上层出不穷的推杯换盏和花样繁多的酒规酒令当中。如今,黄酒作为房县的特色品牌,逐渐从百姓餐桌走上了央视荧屏,黄酒成了推荐房县的名片和联系朋友的纽带,也成了乡愁文化中的重要元素。不论你是哪种身份的客人,只要在餐桌上喝上一口房县黄酒,主人家一定会说您是一个给面子的人。不管你是腰缠万贯的大老板还是漂泊在外的打工仔,只要回到房县大碗喝着黄酒,周围的人一定会说您是一个故土难离、思乡念家的人。
    黄酒的故事如同它那甘甜清香、浑厚绵长的味道一样让人回味不穷。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家乡黄酒的感情日益浓厚,以致于每天都要喝上两碗。明年家里做黄酒的时候,我要在母亲的指导下亲自做上一回,让老一辈人的手艺在我们身上得到体现和传承,不让这种舌尖上的美味变成一种遥远的回忆。
    重阳节里,我祝母亲健康长寿。这样,每年我都会喝到甘甜绵柔的黄酒。                                                  

     


酒.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11-14 04:49 , Processed in 1.356632 second(s), 22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