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堵河景系列-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323|回复: 0
收起左侧

[散文] 情迷堵河景系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10-25 20:35: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风消汗 于 18-10-25 21:41 编辑

序: 生活在堵河边,一晃就快三十年了。随着时间的不断延伸,堵河在心田,就象是陈酿的老酒,弥久愈醇,绵香厚实。有时,站在河边,静心观赏堵河的景致,仿佛轻舌慢转地咂吧着美酒,越品越有滋味,越品越令人陶醉!


一:融入春天里的堵河


      记得在刚参加工作的七八年里,喜欢独自一人,挎了帆布黄包,包里装上饭盒(盒里盛着两个馒头与一点点食堂里打的腌榨菜)和一瓶凉开水,于周末乘客渡到黄龙大坝的库区里游玩。皮鼓村、叶大乡、猫河村、园艺场村等,是常去的地方。日子久了,渐渐爱上了春日里的堵河景色。
     春天,万物初萌,两岸山崖的草木,渐渐嫩绿起来。这翠绿的山,映着洁净的水,蜿蜒如带的堵河便铺满了翡翠。河中,人在船上立,船在水中行,船前绿水如镜,船尾劈出的翻卷白浪,好象是在水面彩绘了一幅硕大无比的、银色的西藏铜管乐器铜钦,吹嘴随着船走,喇叭口扫刷着两岸的崖石,而轮机那富有节奏的轰鸣声,则是铜钦奏出的极有穿透力的音符了。空中,时而飞舞的小鸟,一定是谐和着这美景,在尽情卖弄着她们欢快的歌喉,只是轮机的声大,无法听到她们美妙的乐鸣。岸边,有人家的地方,总会停泊着或一叶,或几叶划舟;其间,偶尔也有一些小舟,在这湛翠透底的水面上,若悬空飘乎的飞梭,穿插着来来往往……整个堵河恰如一幅打开来的自然山水宏卷,在尽情地展现着她自身本有的美丽!
      晴日里,早晨溯水而上,景色已经令人叹为观止。晚上归来,若遇下雨,堵河的景观,又会让你彻头彻尾地化入春雨里。
      春日里的雨,总是细细的,密密的。若站了船头,如织的春雨,在不经意间,会润湿你的脸庞,并在你的发梢、眉梢和衣面上,缀满密密的、微小的、晶莹的玉珠。那纷纷飘落的春雨,若游丝悬荡,在一汪翠绿的水面上,点拔出朵朵小小的梅花。暮色渐暗,岸上堵河人家门前的路灯,似萤火一般,顺着船体前进的方向,东一盏西一盏的,零零星星的。这灯光,好似要努力地穿透层层的雨帘,用尽自己所有的亮光照明行人的旅途。只是,在这春雨里,那亮着的灯光,总是有些朦胧、孱弱和昏黄。此时,通常会有炊烟升起。在春雨里升腾而起的炊烟,好象是受了什么的重压,不袅而散,扩展成一团茂盛的树冠,为农舍遮风挡雨。“春日细雨点水面,薄暮炊烟湿不直。”,悠然起自内心的诗句,是此景最为真实、最为深切的感受!
       天完全黑了下来,客船的夜灯照着归程的水路,也照亮了纷纷飘落着的春雨,象银丝,闪闪的,又象织机上的线,密密的。两岸的青山,这时完全成了黛色,黑黝黝的,高低起伏着矗立在堵河两岸,而天上除了阴云和微微的天光,就再也没有别的什么了。河面上的船,独自在黑暗中行驶,其机器声和船体激起的水声混杂在一起,彻底霸占了人们的双耳,而船外的一切,却尽在静谧中。
      转过一道大弯,大坝即在眼前:码头和大坝上的灯光,几乎连成一条线,照彻了整个雄浑的大坝。虽然春雨密织若纱幕,却也难以遮掩大坝那高大宽阔的身姿,尤其是坝面上高高屹立着的桥机,在灯光下显得格外的伟岸和雄健!
     撑起一把雨伞,离船登岸。于坝顶中部,凭护栏俯视:下坝路两边树荫里的路灯,透过枝叶间的缝隙,直射出一缕缕的亮光,隐约相连着亭立在雨中路灯的光,弯弯曲曲地盘在山间,象是一条飘动着的光带;坝底小机组的灯光,则宛若一堆明珠,在雨幕的迷朦里生辉,犹似龙宫一般,别有一番神奇的情趣。抬眼顺堵河远眺:你一定会陷入迷茫,辩不明天气是晴朗,还是阴雨;分不清自己是在凡间,还是在天宫。因为,自坝底至黄龙镇以远,星罗棋布的灯光,在春天细雨的深处,是那么的飘渺,简直就是银河坠落人间;公路上那快速移动的车灯,则仿佛是晴朗夜空里划过的流星。
     “远远的街灯明了,
     好像是闪着无数的明星。
     天上的明星现了,
     好像是点着无数的街灯。
     ……”
    神游于天地间,沉浸在美景里,不觉在心中吟起郭沫若的《天上的街市》来!


注:堵河之黄龙大坝码头,因南水北调工程而停用,美景因此难得再见,特述游以记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11-14 04:59 , Processed in 1.326378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