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端上的百草溪-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142|回复: 0
收起左侧

[散文] 云端上的百草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10-30 15: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云端上的百草溪
付修林
百草溪所在的泉溪镇营盘山,地处竹溪中部高山地区。此处山峦绵延,谷深峡长,谷底有泉,泉水淙淙汇流成溪。溪水清流自崖上奔泻而下,形成了一道道瀑布飞泉。百草溪,这条自海拔二千米的大营盘流下来的密林深处的溪流,从白云深处,一路穿行原始森林,弹奏出高山流水的天籁之音。
位于大营盘下的百草溪,在流出森林后,顺着一个狭长的缓缓的山坡流下来,水波跳跃着歌唱着迅速地流淌。由于地势高低落差很大,昼夜都有稀溜哗啦的声响。村落人户及成片成片翠碧的茶园分布溪沟两岸。屋舍错落参差,谁跟谁也不在同一个平面上。茶园里采茶姑娘阿娜多姿地重复古老的采茶技艺,那双手一左一右,一仰一起,手指在枝干间起落,构成一幅幅动人的风俗画。
放眼望去这么大片大片坡埫地,又有丰富的水流灌溉,难怪这里在新中国成立后变成了全县最大农场,想必在古代农耕生产也是相当发达。你且想,坡埫地峡长,山地高低落差大,土地肥沃,适合种植本地各种类型的作物和中医材。著名的医材有黄连、五味子、海金沙、三叶木通等。
这也难怪大营盘山在古代成为古战场。一个旱涝保收、医材丰富、地势险要的地方,在冷兵器时代最适合屯兵了。百草溪源头的大营盘高山草甸,传说商代太师闻仲曾率大军在此驻军与姜子牙对垒,后兵败战死在绝龙岭,葬在了营盘山山顶,山顶据说还留存有“太师墓“。随行的张晓莲从小在这里长大,她讲了许多关于大营盘的传说。
可能的历史与沧桑,尤其是与闻太师拉上了亲密关系,都令人对眼前的风物形胜饱含了各种想象。
如果想感受林泉飞瀑的天籁之音,那就得向密林中攀登。林深路远,走上一段人工铺设的栈道,浑身淌汗之际,就在路边的几块平滑的人造仿木椅凳上歇息。除了水声和鸟鸣,周围的一切万物都静默如迷!这一切都象是在梦境:石苔细腻,鸟音婉转,林幽静雅,木草杂糅,镜花水月,光影回声,波光浪朵,飞鸟鸣虫。
所有带木和带草的头的汉字,都在这里无法分辨无法排列无法条理无法综合,经同行队友的指点,我初次认识了珙桐、红豆杉、头顶一颗珠、江边一碗水等珍稀林木植物,除开野核桃、枫枥、山杨树外,还有很多树,根本叫不出名字。一种长在青苔上伏地卷柏,让我们感觉到这里的沧桑久远,生命的缠绵和坚定,引发一种思古的幽情。百草溪可真是名不虚传!若字典里的带三点水的方块汉字,都码在这里,那能传达和抒发多少梦境、实境、诗境和心境?
溪沟深涧有许多形态各异的树及藤木,它们根系发达,独立相生,根系修长发达,主根深入石缝中,副根从各个角度把根干稳稳地固定住,能抵挡任何方向的风力和洪水。越过一道道溪涧,那水流清越之声适时漫入耳鼓,溪流旁众多不知名的灌木,整个树木隐藏在细长的叶子里,一丛丛开着各色成串的花,散发出蒲荷一样淡雅的香气。
大家一路走一路交谈,终于在甬道尽头的草亭处,眼前挂出了一条飞花溅玉的瀑布。伴着微微的和风,那从云层中飞落而下天籁之音,曲调清雅明亮,似古筝弹拨,又声如击罄叩缶,时而揉捻慢颤,时而铿锵激越。林木幽深,崖高落差,泉自清冽,跳跃腾跌。此情此景让人脑海浮现“小桥流水人家“意境,让人想起冯至的十四行诗,想起民风还是乐府,想起词牌“苏幕遮“和“霓裳羽衣曲”?
太阳从林叶间透洒过来,水雾中漾起一道霓虹,大家都欢呼起来,纷纷拿出相机从各个角度捕捉光影,或单个或呼几个人一起留照。
向右走十米远,又一道飞瀑如银带飞泻而下。一处处的泉流此起彼伏地环响,满山遍野是立体声,且无半点尘世杂音,清纯、古典的无以复加,恰似如歌行板。
百草溪在这里约有一里路程,一上一下,山崖陡峭,若不是铺架有钢构木板栈道,人是很难攀上去,两面是高耸的峭壁,头上的天是长的,只有一丈光景宽。我们手扶栈道栏杆,边欣赏瀑布美景,一边拾级攀登而上。在走过一道栈道,攀登一段九曲回廊的旋梯后,终于到达了一个观景台,在这可遥看左边瀑布的全貌。几只带翅的飞物如蝴蝶和蜜蜂从眼前悄然飞过,举目向瀑布望去,眼前的一丛杜鹃花开的正艳,蜂蝶上下翻飞,点缀其中。
此情此景不由让人想起李商隐《锦瑟》中的诗句““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望帝”传说是古代蜀国一个皇帝,名叫杜宇。死后托生了杜鹃鸟,每年清明节前后都叫唤:“布谷,布谷”提醒农民要及时播种。由于它叫的卖力,嗓子都啼出血来,血滴在山上的花上,染红了花,花开得满山遍野,红红一片,人们把这种花叫映山红,同时为了纪念望帝,也叫杜鹃花。
在大营盘山见到这一丛杜鹃,不由让人想起效忠商纣战死在绝龙岭的商太师闻仲,殷商太师闻仲为三朝元老,对商朝忠心耿耿,由于纣王残暴,激起武王伐纣,闻仲为保殷商,兵伐西岐,对阵姜尚。战于绝龙岭,死于云中子奉敕所炼通天神火柱。
莫非闻仲最后与望帝一样,葬于大营盘后,也托生了杜鹃鸟,同样啼血染了这一树树杜鹃的花红?
约莫山行一个小时,大家已经疲惫不堪,人工铺修的木栈道己到了尽头,听说这里距离到有关闻太师各种传说的大营盘还有几公里的山路,还得半天时间,给大家想观看古战场热望泼了一瓢凉水,大伙只得望山兴叹坐下来歇息。这会儿,前面有几个队友返回告知,再向前三十米远,有一个非常壮观的双子瀑,一听这消息,浑身一激灵,顿时劲头又回来了。
大家非常兴奋地穿过一片密林,循着水声仰望,但见从高天的草木之间飞流而出两股飞瀑,都惊叹这片密林中隐藏的这两股更加深长的、从高天的流云中喷泻而下的两股激流。那水冷冽幽清,附身啜一口泉水,抹洗脸手,周身都散发出清新而爽歪歪的快意!阳光的碎金此时从枝叶间洒下,似乎要复制这浪花的天籁之音和自然的律动。
山岚染上了水墨。雾色青,林木翠,山水迷濛,大家是在依依不舍中下山的。
从这仙境中走过来的人,胸怀顿有大山般的宁静而超然。世事几沧桑,山光,山影,山鸟,山风,草木精华,山川灵秀,一个踪迹,一个念头,一阵心愿,一种思绪,让人感到人生的至味就是平淡,就象这百草溪的流水,报云端之志而沉潜,自然随性而投入,在眷恋之中又淡出。人生至味是平淡,时而享受的是清幽,有时,静澄中的微笑胜得过千言万语。
该下山的时候,我们都没来的及合影。别了,大营盘,别了,百草溪,你的呼唤使我们低下头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11-14 04:30 , Processed in 1.296393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