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堵河景系列-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202|回复: 0
收起左侧

[散文] 情迷堵河景系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11-1 02: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黄龙坝顶之夏韵
    二十多年后的今天,回味起畅游堵河的情景,印象最深且别有感悟的,就有对黄龙大坝坝顶夏韵的记忆。每次进坝游玩,归程的轮渡,大抵于或正中午、或下午三四点、或晚来擦黑之时,便可停于坝前的码头上。不管天气如何变化,都喜欢在离船登岸后,于坝顶稍做小憩。

在天气晴朗的日子里,随着归程的夜色渐浓,河风会缓缓凉爽起来。凉爽的河风,不知不觉吹干身上的汗液,并通过衣领、袖口、对襟衣扣之间的缝隙和下摆钻入,鼓起贴身穿着的确良衬衫,轻轻抚慰体肤,令人感觉有说不出的舒坦和惬意。客船靠岸,往往要先下河绕船游一会儿泳,让清凉的堵河水消去一天的疲劳和满身的汗渍,然后舒舒服服地慢步当车,踱到不远的坝顶上去。

       夏天坝顶的夜,格外的安详。坝面两边间隔的路灯,静静地照着光滑的水泥地面,从坝面入口到对面的山崖,形成明暗有致的光晕带路。零落的几栋建筑和高耸的起吊设备,在灯光的照射下,将自己的影子印在地面上,并拉得长长的,和谐地与光晕交叠着,自然而然地融合为一个整体。这条坝面上的光影路带,仿佛是奏着的乐谱;漫步于这光影之间,感觉是踩着节奏在翩跹,让自己忘却一路步履的辛苦。

       夏夜的坝顶,凉风习习,没有一点的酷暑之感,让人觉得那是寝室所没有的舒适,而且这凉意浸漫的坝顶,也没有蚊蝇恼人的嗡嗡声,因此静坐休息,可以慢慢享受这静寂夏夜的美。在升船机拔坝面而起的混凝土顶柱旁边,择地而坐,打开随身的黄色帆布包,取出饭盒、凉开水,有时还会有小瓶装的点点散打的白酒,准备完完全全消灭掉剩下的馒头、咸菜和几十粒花生,做为犒劳自己的晚餐。啃着馒头、就着咸榨菜、抿着小酒、临着爽人的夜风、望着黑魆魆的远方,酒催诗意,诗浓酒醇,心中不由会浸出:“路灯浅印音乐谱,巧步戏嬉舞韵节。夏夜沐风清凉意,饮邀太白欲为何?”可惜西天当空长庚不现,而人间谪仙飘逸!

       坝顶的夏夜,总是特别的静谧。简易晚餐之后,将空铝饭盒装进黄布包,叠上背带,放到空地上做头枕,仰面朝天而卧,准备要好好滋润一下这清凉的星夜。天,湛蓝湛蓝的,银河繁星点点,卫星飞渡,偶尔还有流星划空,几缕纤云相缀,好一幅美妙绝伦的夏夜星空图!这样静静地躺着、赏着,心也慢慢地静了下来。这时,耳边除了风声,还有几种微弱的声音在回响。专心聆听,那声音于是便越来越清晰起来。这声音里,有蟋蟀在低唱,有蝈蝈在慢吟,还有不知什么昆虫在引颈高亢,亦还有空山里,时儿传来的夜莺叫声。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一阵一阵的,此起彼伏,宛如一场盛大的音乐晚会正在上演……醒来时,寒凉袭体,星光空照。

           下午归程,若天气有变,则到坝顶时往往会阴云密布。站在坝顶,回望库区,宽阔的水面平静如镜。可是,高空的浓云总仿佛是专门沿了堵河而来,坝内水面开始微澜荡漾起来,明朗的水面也瞬间暗了许多,闷热的空气也当即凉爽了下来。当天空的乌云与库区两边连山的诸峰结为一体时,坝顶本来轻舒的微风,顿时大作起来:坝面凡可以刮飞的物什,瞬间被狂风荡涤一空;风,撕扯着衣服,拽曳着肩上挎着的黄布包,犹似要把整个人抛掷到空中;狂风,飙过有棱角的坝面水工设施,发出破空的嘶嘶声,让人震撼不已;坝内的水面也开始剧烈地激荡起来,波浪一浪接着一浪,赶趟儿似的,直撞向坝体和两边的山崖,溅起的浪花宛若雪花,给整个苍青色的、起伏动荡的库水镶钳上了一道雪白的花边。

       此时,常常会有一阵突入其来的、稀稀拉拉的、蚕豆般大小的雨滴当空砸下。转眼间,就在坝面砸出点点暗斑,也激起一阵阵热浪和白汽。这白、热之汽,会直窜裤管,让人感觉特别的难受。雨点也砸在库水的波浪上,直撞出一库高低错落、动感有致的朵朵白莲。这是夏日大白雨的先头部队,是狂风骤雨的前奏,它来的是那样的突然、快捷、猛烈和惊心动魄!

            急切的阵雨过后,是一段短暂的平静,仿佛是专门给赶路人的警醒和紧急避雨的机会,更仿佛是演奏高潮来临之前的休止符。这大自然伟大的作品,瞬间灌顶般地让人领悟到江州司马《琵琶行》里:“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妙谛,让人自然而然地联想到接下来的场面,那一定是“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的壮烈了。想到这些,宁愿被大雨淋湿,得一场大病,也要体验一下那暴风骤雨般的场景。

           果不其然,滚滚的黑云,眨眼间就吞没了两边的山体,也快速地吞没着库区的水面,坝面上狂风再次肆虐了起来。此时,“黑云压城城欲摧”的诗句,怎比得上“黑云重压气飞逃”来得真切、来得直接呢?此时,天空完全失去了光,彻底暗了下来,仿佛是提前进入了黑夜。此时,那贯耳的隆隆声,莫不是黑幕之后的千军万马在狂奔咆哮?黑云一掠过坝面,便是呼啸着的、排山倒海的、青白色的、水墙般的大雨,劈头盖脸地倾泼下来,这密集的雨幕,即便是声势浩大、横扫千里、直把敌城辗成齑粉的、进攻着的秦军方阵也逊色不少……立即本能地、箭一般地逃离这雨幕。可惜,为时已晚,当冲到几米远的坝顶警卫室时,浑身上下已经开始下起了中雨,顷刻在地面上,奇迹般地创造出一条小溪来!

            若到叶大去游玩,返回到坝顶时,一般都在中午十一点左右。夏日坝顶的中午,可真是夏日的光景。天空无云,太阳当头,炎炎似火。阳光照在身上,就像是火在炙烤着皮肤,有一种火燎般的疼痛感。近水泥地面上,热气蒸腾,好似有一种光在闪耀,刺得人无法睁开双眼。坝面上的整个空间,闷热异常,犹如一个正在冒气的、巨大的蒸笼。这时,若在坝面上行走,简直像在火红的铁板上跳舞;若在坝面上停留,简直如呆在老君的八卦炉里。汗水不停地流,气不停地喘,水不停地喝,可总也难以抵挡这暑气的围扰!空中的小鸟,也都熄灭了歌喉,失去了踪迹,不知躲到什么清凉的地方去了。就连大坝边缘的花草和树木,也都失去了清晨时的精神,个个在毒辣的阳光下垂了头,皱褶了叶,无精打采地、静静地杵在那里。可是,坝面上还是有工人在劳作!沿坝侧地面观测着大坝计量仪器的,那是做大坝水工观测的师傅们,他们一会儿弯腰,一会儿记录,一会儿交流,一会儿拭汗。站在烈日之下,检查着坝顶变电设备的,那是电厂运行人员在做巡检。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们身上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湿透了大半截子。最为辛苦的,是在坝顶门机车上下忙碌着的、正做检修维护的师傅们。他们每个人仿佛在水里泡过似的,衣服上滴着的,那不是水珠,而是滚落的汗珠!沿坝面防护墙排列着的水瓶和饮水桶,则是师傅们斗酷暑的秘密武器。这些,足以说明师傅们的智慧和付出……师傅们顶着太阳的烤灼,付出了汗水,战胜了酷暑,保证了安全发供电,支承着国家建设,为千万户家庭的空调、电扇送去了电能,送去了清凉,也送去了他们深挚的爱心!坝顶爱韵传千里,袅袅不绝久盘空!

       坝顶的夏夜是柔美的,她给人以安静和绚丽;坝顶的夏雨是雄壮的,她给人以猛烈和激荡;坝顶的夏热是苦闷的,但它突现了劳动者的意志和情感之美。时常静心品味三曲,则坝顶夏韵悠悠,二十多年以来,一直让我轻醉幻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8-11-14 04:56 , Processed in 1.297216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