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三爹贾道义-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1065|回复: 0
收起左侧

[散文] 我的三爹贾道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12-8 06:43: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贾斯炜 于 18-12-8 08:22 编辑

我的三爹贾道义
贾斯炜
我出生是没有见到过爷爷、奶奶的,但一个铁的事实是我见到的,他们生育了四个子女,大爹、三爹、我父亲及姑姑。
从我爷的后人来说,这里的三爹其实是我的二爹,我们管叫二爹为三爹,其原因是按照我太爷之后排列的大小的。
三妈是童养媳,所以也算是我们这个家庭的见证者。三爹贾道义农业生产是把好手,不仅在红椿坡,就是在整个大堰乡也是有名的,最拿手儿的是种子撒得特别好。
据说三爹撒种子种子的使用量最多是当时农村撒种子高手的三分之二,不稀不稠,出苗均匀,简直是不需要间苗儿①的那种。所以生产队撒种子的任务一般就只有我的三爹来完成。遇到头一年欠收,种子金贵时,其他生产队也会请我的三爹去给他们撒种子。
我虽然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但不代表那就是个美好的时代,恰恰相反,我的童年见到的更多的是苦难。
因为三爹种子撒的好,节省了很多,三爹时不时的也偷偷地顺点儿回家改善生活,特别是芝麻、葵花子之类的金贵东西。
其实三爹顺种子回家不是没有人知道,也不是没有人向集体反应过,只是三爹的手艺没有人能替代而已,所以包括干部们在内的广大社员们也都睁一只眼儿,闭一只眼了算了。
大爹过去在郧阳府开药铺,新社会就定居到了那里的离城近的东方红,也就是现在的后店子,我们的交往就比三爹少了很多,但对大爹的事情我却知道的比三爹多多了。
知道三爹家里经常有好吃的,加上当时偶尔吃顿卤面②,逢年过节还有饺子、馍之类的,父母总要给三爹、三妈二老儿大大地端上一碗过去。觉得三爹本身也欠我们的,所以每到吃饭时间都忍不住到三爹家去望嘴,更多的情况下是没有结果的,时间长了内心不免对三爹、三妈产生了恨意,没有太多的好感。因为没有太多的好感,也就对他们没有多大的记忆。
对三爹、三妈记忆不多还有一个因素就是父亲的成份不好,如果交往过密,不免怕人家认为他们没有和父亲划清界线的嫌疑。但毕竟是自己的亲伯伯、亲婶娘要说一点感情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故一些零散的碎片偶尔还是显现在脑海。
好像是一九七九年冬天的一个下午,大队书记拿着一张纸到我家,说是以后工作队也以到我家吃饭了,三爹不知道在哪里得知大队书记拿着个东西到我家了,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回来,迫不急待地从大队长手中要过这个东西,看了一眼后,通知了家族全体成员聚集到道场里。
因为当时他们兄弟们分家时三爹们分的是正房,要从道场上去五六个台阶的那种,他高高地站在上面,颤抖着双手展开了这个东西,给大家宣读道:经县革命委员会决定,摘掉贾守永右派份子的帽子……
此时三爹双手颤抖的更加厉害了,声音也颤抖的说不话来了,泪水噙在眶里面打转……
当天晚上,大队就在我们生产队仓库宣布给父亲卸掉右派份子的帽子的决定。作为一个正式决定,再次重复了下午队书记所说的,以后工作队可以在我家吃饭了。
从此,特别是三妈和我们的交往就频繁起来了,当时我们姊妹五个也都“长大了”,一家七口人挤在两张床上已经不可能了。
大约是一九八二年我们盖房子,好像是包给生产队的那种,两百块钱是三间搭两厦的那种,我们管叫三爹的老二叫三哥子,三爹要求三哥子必须全程在场,生产队上有一个我父亲早年的学生也算个盖房子的“技术员”了,在大门边使“巧假”,用软土打了几板墙,三哥子发现后当场让社员们把这几板挖掉重新打。
从此以后,可能是三哥子对他们不放心,每一个过程,他都要严格的把关,封山后三哥亲自上房脊指导过梁,从房脊上摔了下来,人们说可能是因为喝酒了,浑身是软的,所以没有摔坏。
好像是房子盖好的同时,县里面的通知下来了,父亲复职了。
后来三妈给我们说了很多关于父亲小时候的很多事情,因为奶奶是个佛教徒,不吃荤,父亲出生后没有奶水,家里就由三妈负责养了一只母羊,供养父亲吃奶。
三妈养母羊,三爹总是不放心,生怕三妈不用心,时不时地现场监督着,生怕母羊瘦了。
关于父亲读书的事情,三妈也说了很多,主要记得是父亲逃学被三爹打的顺地下打滚儿的事情,硬是把父亲逼上了读书之路。
促使我动笔写一下三爹的事情的原因并不在前面说的,而是小时候也听说过,昨天得到印证的事情。
昨天回家探望父亲,快到红椿时一行下车拍个照,遇一老人过来跟我们搭讪,我们得知他是一个老党员,已经九十七岁,但仍然耳聪目明,每天坚持步行十几路。
这老人问我们到哪儿,我们说是到红椿坡,他就知道了是去贾道炎家的,他说那是一家好人,弟兄三个都是好人,他用了义士、读书人、善良人来形容我父亲们三兄弟。
关于大爹和父亲的事情我知道的比较多,基本不需要从别处获得信息,主要在意了这老人说的关于三爹的事情。
按照当时抓壮丁的政策,我父亲们三哥们儿是不能抓的,因为我大爹在郧阳府开药铺,是为老百姓做事的人,父亲还小,在读书是,国家的后备人才要重点培养。但是,当时的大堰乡有两个叫贾道义的年青人,那个贾道义列入了壮丁的行列,但因为其家庭条件好,买通了官方,就用我的三爹替换了下来。
三爹到了部队后就直接上了战场,有一个大的战役打响之前,一领导找到三爹核实了他们的家庭情况后要求三爹立即回家照顾爷爷、奶奶及尚在读书的父亲。三爹没有答应。
不久乡政府来人慰问爷爷、奶奶,并告诉了爷爷、奶奶,已经查明那个贾道义是买通了官府才逃避的壮丁,于是决定要他每年无偿地为爷爷、奶奶干一个月的农活儿。
抗日战争结束的不久,三爹以要回家敬孝为由向部队请退,得到了部队的同意。三爹持部队“介绍信”回到了红椿坡。
按照这个老人的说法,三爹从部队请退敬孝只是一个因素,更重要的因素是三爹认为是中国人就应当抵抗侵略者,而不是把枪口对冲自己人。
晚上回家后向父亲求证三爹当兵的事情,但父亲已经完全糊涂了。大哥、小哥给我说,这个老人他们都认识,他说的完全是真的,之所以那么多年三爹当兵抗日的事情大家没有强调,是因为三爹是在替国民党抗日,怕牵连自己和家人,所以整个家庭都心照不宣地严守着。
关于三爹的事情我还有一个记忆,土地下放到户后,这年三爹的大孙子叫工③秋播,我放假在家,也去帮忙。
那天有一个叫国子的帮忙的喜欢吃烟,中午吃罢饭休息,三爹第一个起床的。先是自己按了一锅子烟吃了后,磕干净烟袋锅子,又满满地按了一锅子,叫道:“国子,起来吃袋烟。”
这个事件可能是我儿时真正佩服三爹的智慧的一件事情,所以记忆最是深广。
三爹大约是七十多岁去世的,是因为帮村子里的放树,树塌伤之后卧床不起,且一起咳嗽,三爹的两个儿子一直守在他身边几个月,直到去世。
有一个是我自己的完整记忆就是,两个堂哥哥用手接三爹吐的东西,将饭嚼碎后,嘴对嘴地喂给三爹吃。
这里要说明一下的是,三爹虽然因为帮人放树被塌而死,但是是不存在牛皮赔偿的。
关于三爹的事情,今天也就只想到了这么多,从心里说好想得到其他的,但找不到记忆在什么地方,那就让给时间吧!
O一八年十二月八日凌晨
于红椿坡
【注释】①间苗儿:将多余的庄稼苗子薅掉。
②卤面:红椿坡人管蒸叫卤面。
③叫工:请免费帮工。
QQ:729887056。微信:jsw7238760。
电话:8684998、13872801780。
十堰楚郧法律事务有限公司。
地址:十堰市茅箭区市府路1号万象国际城1栋2—603室。
十堰律师      法学教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9-6-26 02:04 , Processed in 1.814909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