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1454|回复: 0
收起左侧

[小说] 征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12-26 19:3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征途



门卫老头儿手臂还连在校门的锁头儿上,曾图就泥鳅似的腰身一扭自他腋下钻了进去。对于曾图的这个俶尔发起的冲锋,看门老头儿丝毫没有防备,一时竟然乱了方寸,在急速阻拦而又薅他不住时,便追着他的背影一通嚎嚎:“规矩点儿——不然,告你老师去。”
   曾图悄悄地扮了个鬼脸,嘀咕道:“告你个大头鬼——你认得我谁呀!咱俩可是第一次见面,你超人呀?”这话老头儿没听到——当然不能让他听到:三年的交道方才拉开序幕呢!要是现在就让他听到,那自己要给学校留下好印象的计划不就彻底泡汤了?仅为一时嘴上快活,便要付出如此代价,成本未免太高,这折本的买卖曾图可不想做。
   出乎老头儿预料的,心急火燎钻进校门的曾图却并没有如他想象的那样瞎跑乱窜,而是在“七年级报名处”前将行李整整齐齐往地上一放,就规规矩矩地给报名队伍起了一个头儿。
   时间是那么早,校内也就曾图一个人,说是起头儿,不过只是独自杵在报名处“霸”了个位子。那情境,就像有人无端地给偌长的圣水湖岸插上一根孤吊吊的钓鱼竿一般的滑稽。
   而这,恰是曾图所要追求的最佳效果。以这种方式,选择这个节点儿到校,那可不是曾图的一时心血来潮,而是他蓄谋已久的谋划,行动中的每一个环节都有着他至为深刻的自我考量:抢占报名的第一把“交椅”,给自己未来即将面对的新老师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
   作为一名七年级的初中新生,曾图何以如此看重入学第一印象?这事儿说来话长:小学六年时间,曾图到底只是混了一个“白脖儿”(未曾加入少先队,脖子空空如也)便黯然离校,到底让自己的政治生命比同届同学短了一截。关于这事儿,他的内心可是大感遗憾。更可气的,临近毕业的时候,几个调皮的小伙伴还给他送来一个“征途”的雅号,意思再明白不过:他曾图的“政治生活”永远只能在“征途”上。
按理,对于一个孩子,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可由于曾图是班里最后的独一份,因为掉单儿,便让他的内心足够受伤。而这一切结局的起因,在曾图看来,完全归因于一年级入学的迟到,搞坏了班主任的第一印象,以至于随后的日子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改变不了每到关键时刻,那位教导自己六年的班主任,都会调出那份儿“档案”来对自己宣讲,直到毕业黯然离场……
虽然后来自己也搞清楚了,少先队其实只是一个群团组织,应该先入队,再进步,老师——即使是班主任,也不应该阻止自己加入并过组织生活。可那个时候,自个儿与班主任却是成见已深,牛已经顶上,就懒得与班主任交涉,于是,入队这事儿就那样尴尬的搁置下来。
   没能入队就这样变成了曾图的心病,虽然他不曾在嘴上对任何人作过倾诉,可并不代表这事儿对他不牵肚挂肠,因而,自打准备进入中学那一刻开始,他就锁定了尽早入团的奋斗方向。
   惨痛的教训让曾图比别人都要明白:要入团过上组织生活,就得扣住老师的心、抓住老师的眼球、引起老师的关注,而所有这些,放到开学这个时间节点儿,为报名队伍起个好头儿,就成了他所能选择的最佳着陆点儿……
   曾图站在七年级报名窗口,一直等到八点稍过,自己的身后呈线性的跟进了一群家长、同学之后,老师才出现在贴有“报名处”的教室门口。
   曾图抬头一看,投向自己这个窗口走来的,是一个足以亮瞎自己眼睛的美女老师。
   一看到女老师,尤其是美女老师,曾图的后背就无端的发凉。不知为啥,自打上学,他对女老师,尤其是美女老师,天生就有一种畏惧。在他的潜意识里,女老师的貌相与她的严厉程度往往成正比,越是貌美的老师,整人的手段就越是“狠毒”,好像貌美就是她们整人的资本似的。
   不过此刻,曾图再怎么害怕也是毫无用处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也就没有了退让的余地,自己就站在排头儿,躲是躲不过去的,更何况自己还是来追求第一印象的。
   女老师放好纸笔,稍作收捡便投入工作。可她的开始工作不是开始报名,而是拿自己那双好看的丹凤眼,对着曾图就是一通好生地专注审视。初次谋面,便被老师深深地审视,而且视线直指自个儿的脖根儿,这一下儿,曾图自感自个儿很是受伤——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专往人家伤口上撒盐嘛。
   要说也是,在所有的身体部位中,曾图对于自己的脖子是最为敏感的:由于始终没有系过红领巾,他的脖子与很多同学是多少有些细微的差别的。比如颜色,他的那个部位是从上到下,循序渐进一色到底,其间没有任何深浅变化,没有一点儿人为遮掩的层次感;而其他同学,由于小学阶段长期系着红领巾,细细观察之下,脖子的色泽都是有着些微的印记差别的。
   独独这个差别,曾图就是没有,有的,只是心中的痛。于是,这没有颜色差别的脖子就成了曾图自我感伤的所在,特别不愿将其示人,然而这美女老师,打人专打脸,偏偏就死死地瞅着他的这个部位不放……这一刻,曾图一下儿感到了未来初中生活的灰暗与无望。
   想想也是,就这么无端的,灰暗的感觉忽的就遮挡了眼前可能明亮的阳光:这里本是初中报名,而正是初中报名,同学们才没再把红领巾系在自个儿的脖根儿上,如此一来,不是刻意观察,这些细微的差别是很难凸显出来的。本来,清晨刚刚进入校门,曾图还多多少少有点儿人前行走的自信,有点儿缺失已久的平等感觉,然而现在,这刚刚升起的自信,却无端的被这美女老师深深的一眼审视给整到瓜哇国去了——这等境况,你叫曾图心情怎个不变灰暗?
幸好,报名的排头作用很快就在初中得到积极的凸显:第一节课,作为班主任的美女老师就在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脆生生地唤出了曾图的名字。
   虽然这次老师叫到曾图的名字只是给他安排劳动任务,但是曾图觉得这是一个进步,一个巨大的进步——记得当初一年级启蒙时,直到期中考试,自己那位尊敬的班主任仍然还叫不出他这个叫做“曾图”的名字,而是叫“那第一迟到的小孩”。美女老师这个准确无误的点名让曾图很有自信——自己终于在老师心目中打下印记了,有了印记,而后的事情就要好办多了。
   随后的上课时间,曾图决定乘胜追击,他要用自己的行动扩大“留下印记”的战果,以期给更多的老师留下积极印象。于是,上课时,只要发现有老师要提问,对于所提问题,不管自己会与不会,他都把右手高高举起。
   作为老师,课堂上当然希望学生能够积极回答问题,从而更好地推动双边互动,提高教学效率。见曾图举手积极,老师们就相继点到了他的名字。无奈,曾图光想着给老师留印象,内心一激动,结果往往连老师的具体问题都给搞忘了,更甭说答案,即使有些答上了,也是支离破碎,有枝没叶儿的,无奈之下,老师只有另行修补之术。
   由于是刚刚开学,老师也在摸着石头过河,每每遇上这种情况,自然也很是无奈,只好示意他先行坐下。如此三番,老师便对曾图有了一段经典的评语:“曾图同学是班里抛砖引玉的高手,上课态度积极,勇于参与,可又……”省略号里的内容一直没人具体说出,可曾图自己反倒好像很是明白,便多少有些气馁:说白了,在老师眼中,自个儿的积极表现了不得就是一块儿引玉的砖头。
   自打得到这个评语,曾图便觉得自个儿的头皮又一次开始发紧,所有这些,可不是自己所要追求的目标。幸亏美女老师及时发现问题,私下里找到曾图,鼓励他学会调整心态,认真听讲,努力改进,以便能够准确回答出老师的提问。别说,几次沟通之后,慢慢的,曾图回答问题的命中率还真的与日俱增了。
   这世上,充实的日子最好消磨,只是一转眼功夫,元旦说来就来了。元旦是个喜庆的日子,学校当然会设法把这日子的喜庆气氛推到极致——在七年级新生中进行第一次团员纳新工作。
   这可是曾图期盼已久而又十分紧张的消息,消息在校内一公开,曾图就考虑:不管老师对自己怎么评价,从印象这个角度考量,应该对自己还是相当深刻的,因此,在认真斟酌之后,他郑重地向自己的班主任递交了入团申请。
   临近元旦,班主任在班会上宣布了学校最终出炉的决定:从学校长远发展考虑,第一批入团的,必需是年级中最为优秀、足以堪称“美玉”的学生代表,以便发挥共青团的先锋模范及示范引领作用。在这一连串定语限制之后,班主任报出了五个人的名字。
   曾图细细品读了老师报出的五个名字:班级前三名三个,另加一个本校副校长的公子,一个据说自小学一年级就没落下过一件好事儿的颇有背景的女孩。这一下儿,即使不考虑其他任何情况,单从这几个人的具体情况分析,无论软件还是硬件,都要远胜自己一筹,这一点儿,曾图承认——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对于这份名单,说良心话,曾图服。
   这次团员纳新,自己虽然仍然是空手而归,可对照这上榜的五个人,曾图心里还是很平静的:不能不承认,无论自己如何积极表现,如果老师不愿特殊关照给开绿灯,自己也确实不能进入首批纳新名单——无论自身学业、身后背景甚至开学以来自己所造就的班级影响,客观比照之后,曾图承认,自己都只能算是一个“小康水平”——即使强行硬挑,唯一富裕起来的,也只能是自己给老师留下的印象,遗憾的是,老师的印象不在这次纳新的考虑范畴。
   初中生活的第一拨儿纳新,于曾图来说,就这样仍然在征途上草草收场了。
关于入团这事儿,第一轮交锋,曾图打算拼印象,最终未能如愿。如此一来,初中头半年时光,于他而言,只能算是起了个大早,却未能赶上一个晚集,匆匆作别了。
   针对自己的具体情况,曾图决定调整行动方向:听人说,入团这事儿也不完全都是成绩的角力,自己如果有某一两方面特别优秀,给自个儿的班集体挣得了荣誉,那也是可以破格纳入的。
   那么,自个儿最优秀的具体体现在哪个方面呢?曾图想起了元旦文艺晚会。进入初中的第一次文艺晚会,班里好容易才拼凑出了两个节目,而这两个节目都没能在学校晚会上出彩,搞得班主任老师很伤自尊的。而这方面,自己就有着一技之长。不过,小学的时候,由于自身一直没有得到当时那位班主任的关注,这点小本领就一直养在深闺人未识了。
   思虑再三,曾图决定在学校五四晚会上将它亮出来,给全校师生的眼前来一个惊艳亮相。
   曾图所说的这点本领不是别的,是自爷爷那里传下的一手二胡绝活儿,爷爷是本地一项非遗传承人,尤其是拉得一手好二胡,在爷爷的一众孙辈中,唯有曾图得到了爷爷的青睐与真传。他的二胡曲调哀婉凄绝,甚是动人。
   由于小学那会儿自己不遭班主任待见,因而也就懒得与她配合,导致这一手绝活儿从来没有在学校舞台上亮过相。因而,校内也没几个人知道他有着这么一手绝活儿的。
   山区学校本来就鲜有器乐介入学生生活,再加上他暗自下定决心,每次放学回家都练习得甚是刻苦,待到五四晚会的时候,果然,一亮相,全场都被他那把二胡营造的气氛给强烈地震撼了,尤其是自己的美女班主任,硬是婆娑着泪眼忘了止住鼓动的手掌。
   然而,演出的轰动效应却没有为曾图带来好运,刚刚自舞台谢幕下来,美女班主任就向他摊开了自己那双无奈的纤纤玉手:由于事先根本不知道曾图的这手绝活儿,更不知道这手绝活儿能为班里挣得如此荣誉,所以在班里早已上报的纳新名单里,根本就没下他曾图的米。现在,曾图虽然为班级争得了荣誉,可是入团这事儿,眼前是大局已定,人家纳新对象马上就要开始登台宣誓了,现在上报人选,已然不切实际。
这一次的校团委纳新,虽然班主任在上报名单的时候没有下他曾图的米,可事情发展到最后,他却硬是用自己的实力让班主任有了深深的悔意。如此算来,自己虽然没能站在舞台上庄严地举起右手,朗声宣读誓词,可内心深处却一点儿不比站在台上的同学觉得矮小:班主任对自己入团的认同,自己已然确知。更何况,最为紧张的学业竞争就要开始了。
   “七年级遍地红花,八年级上上下下,九年级花落谁家?”众所周知,八年级是整个初中最为关键的一年,这一年,学生成绩如果跟上了,那就彻底跟上了;如果跟不上,那就再也难以踏上队伍的节奏。作为年级“中产阶级”的曾图,当然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而今,对自己而言,入团这事儿,从心理上已然通过了班主任那道心理的坎儿,那么剩下来的,就是只待自己学业水平给鼎定根基了。换句话说,现在只要自己的学业有了一定的精进,入团这事儿,那就板上钉钉无需操心了。
   学习这事儿,说来技巧很多,精进很难,其实说白了,内中也有规律可循,最为重要的,那便是个人精力的集中与投入:一般情况下,分数和汗水是绝对成正比的。
   果然,八年级上学期期中考试的时候,曾图一下子考出了年级第十四名的好成绩。这可是自他读书以来最为辉煌的一个成绩,属于破天荒的记录。想当初上小学,年级里的人数比现在还少得多,自己也最终都没有跨过十五名的这道门坎儿,如今进入初中,人数猛增一百多号,自个儿竟然还破了十五,毫无疑问,有了这个名次,从成绩这个方面看,自己自此便可以算作是班里那“部分先富起来的人”了——那么,入团这事儿,嗨,那就不是事儿。
   看着自己的光辉形象第一次登上“校园英雄榜”,曾图心襟摇荡不已,此刻,他多么希望元旦这天时间能够早一点儿驾临啊。
   学校的期中表彰大会是11月上旬召开的,这个时间节点儿也正好是学校要求学生上交入团申请的时刻。
   曾图自然不敢怠慢,对自己的申请几易其稿,进行了认真地修改,就连标点符号也都经过了认真的斟酌校对。班主任看过他的申请,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这可是自己政治生命的发端啊,曾图想。于是,他就在私下里琢磨:入团那天,我当穿上什么衣服?该用什么步伐?几步跨上舞台?如果那天还正好有接受校报记者采访的任务,自己该说些什么?这可是庄严神圣的事儿啊,对于这一切,自个儿都应该提前考虑得严丝合缝不是。
   “笃笃笃笃”,曾图正自走神,班主任却不知何时来到课桌之前,并且以叩击桌面的方式来提醒他的注意。
   曾图吓了一跳: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刚刚有了入团的迹象,就开始走神分心?而且还被自己的美女班主任逮了一个正着!
  “跟我来一趟。”
   奇怪,班主任并没有对自己的神情恍惚予以深究,而只是亲切地让自己“跟我来一趟”,这是什么意思?豪雨无暴风,是不是……曾图的心揪得紧紧的,再也不敢往纵深推衍。
   “你妈妈是村干部?”班主任语态还是那么亲切。
   “算是吧,好像是村里的妇女主任——或许这个根本算不得干部吧。”曾图据实回答。
   “你在小学领过贫困寄宿生生活补助?”
   “好像领过。”曾图想了想。
   “领过几次?”
   “记不清了。
   “你家是精准扶贫对象吗?”
   “这个,我真不知道——按说不是。”
   “是这样,经过大数据比对,你们家有两个比较特殊的情况:一、你妈是村干部,二、你小学一直在享受贫困寄宿生生活补助。而这,按政策是违规的。当然,有关部门为此已经与你当初就读的小学进行了沟通,结论是因为你家当时住得离学校太远,学校利用生活补助政策为你考虑的一点儿路费,不属于你们自己违规。不过,这事儿上面还没有结论,所以,你这次入团的事儿可能又得往后靠一靠了。当然,你不要有思想包袱,等事情处理结束了,你自己进入初中以来又进步得这么快,我是会为你的入团事宜加以争取的……”
美女班主任虽然尽了自己最大的抚慰能力,曾图还是感觉自己头上蓦地被人泼了一瓢冰冷的凉水:他不明白,自己这么努力,而且经过努力也取得了超乎自己想象的成绩,怎么就是过不上别人轻而易举就能过上的组织生活,就是不能鲜活起自己的政治生命——加入团组织。
美女班主任显然窥见了曾图内心暗藏的端倪,在他行将走进教室的时刻,悄悄跟上他的步伐,抚摸着他的脑袋:“曾图,作为一个积极进取的青年,入团自然是一个上好的证明——由此,能够很好地开启自己人生的又一条生命。可是,如果自己的原始动机出现偏差,把它作为衡量自己是否进步的砝码,那么,你的每一个优秀方面的着陆,必然伴生一项缺憾的凸显。我们所应追求的是自身品质的提升,而不是一时成功的轰动效应。如若那样,即使短时间达到自己期冀的某个目标,那也会留下一条遗憾的阴影:比如动机不纯。要知道,如果从某些单个方面看,现在的你已经优秀到足够喜人的程度:表现积极、学业精进,就连特长也彰显出天分,而所有这些,都否认不了你政治投机的动因。而这,可能就是你自小学都未能入队的根本原因吧。”
曾图愣愣地思忖着,忽然,猛地一个转,恭恭敬敬地给美女班主任敬了一个礼:“老师,这回我可能真的要踏上‘征途’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9-6-26 02:05 , Processed in 1.794545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