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客-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1494|回复: 0
收起左侧

[小说] 过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12-30 11:5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太虚游客 于 19-1-2 22:31 编辑

一、引子

一条路远远长长,
不知道你到底通向何方,
是否也经过我的家乡?
你要是经过我的家乡,
请你把我也顺便捎上。

这条路远远长长,
我知道你通往何方,
也知道你通往我的家乡。
我要和你一起走啊。
回到我日夜思念的家乡。

......

   这首歌在这寂静的夜里,被一个异乡的游子唱起,显得格外的让人动情。但是却没人倾听,只有夜林里的山风发出呼呼的响声,偶尔有几声猫头鹰的叫声,“嗡唗”、“嗡唗”,恰又平增几分夜的神秘和恐怖。但他似乎没在意这些,依然一遍又一遍的唱着,唱着......

    歌声是在后半夜才消失的,听起夜的张半仙说,他起夜的时候,似乎还听到了一两声,后来进了门就没听到了。其实谁都知道,这个唱歌的人是谁,但谁也都知道,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谁。只知道他是那一年从南边的山路上摇摇晃晃的走来的一个中年人,似乎有点疯癫,说话颠三倒四的。似乎有半尺长的头发不男不女的胡乱的堆在头上,凌乱的像一堆稻草,二狗子说他的那头“稻草”还没有自己家的鸡窝整理的让人看着舒坦。衣服也很破,好在是夏天,没有寒冷的侵袭,让他不用考虑御寒,但也是有些衣不蔽体了。让很多从他身边走过的妇女都掩面快速的跑过去。只有那些的娃娃们,才会跟着他“嗷嗷嗷”的起着哄。他原本是就这样一路要着饭走下去的,至于要到什么地方去,他似乎也没什么目的,只是要这样一路流浪下去。
   但他却又留了下来,因为一个孤儿。

                                             二、孤儿
   
   孤儿原本不孤,是一个封姓拖拉机手的儿子。封姓在这里是一门独户,早前也是从外地搬过来的。入户不久就凭着一手精湛的开车手艺做了大队的拖拉机手。他叫封益,听说早前是从四川达州过来的,因为武斗和“斗私批修”,家里也仅仅剩他和未过门的妻子,原来是要一个人偷逃的,终是放不下,便暗告了姑娘,不料那姑娘也是痴情,竟不顾家人,随了他一路奔波却不离不弃,后流落到这里,因为书记的仁慈,也就扎了根。原本在大队做个拖拉机手是很多人的向往,在那个方向盘一转,给个县长都不换的年月,这个差事不知道让多少人羡慕。但在一次人口普查中,老家那边发现了这个“在逃”的“黑五类”分子,听说要抓回去严惩的。虽然仅仅是听说,但也是让这位“富农”家的“余孽”惶惶不可终日。终于在一次外出拉货时,出了事,连人带车滚下了二三十米高的陡坡下,车子回来时候,已经变了形,人是从卫生院回来的,通体盖着白布,已经是入殓的准备了。
其年孤儿已经快六岁了,懵懵懂懂的看着身边的人操持着其父的葬礼,后半夜的时候,终于沉沉的睡去了。而其母却在他睡去后,躲开众人的目光,用一把剪刀实现了和丈夫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誓言。留下了他一个人在千呼万唤后无奈地变成了孤儿。一年后,一个流浪汉因为众人的挽留,便来到他的身边和他相依为命,队里也给了他们一个特殊身份的家,叫着“外来户”。这一老一少,也随着大队的喇叭,和众人一起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也和大家一起过着“共产主义生活”。不知道那一天,忽然就来了几个外地人,一口的川腔,没几个听得懂的,但是从他们连说带比划的表达中,了解了大体的意思,他们要把孤儿带走,这位“富农的余孽”因为一个远方的堂叔在抗美援朝中立过功,却没有子女,经组织批准允许过继过去,便四处寻了来,算是回了家了。孤儿走时,像往常一样喊了他几声叔,他也像往常一样答应了几声。只是在孩子快走出视线的时候,有好几个人依稀看到了他眼中摇摇欲坠的泪滴在晨曦中烁烁地闪着光芒。

                                                      三  老吴

     从此他搬出了孤儿留给他的那三间大瓦房,独自一人就在财神庙里住下来了。这财神庙因为“破四旧”早已破乱不堪,没有了神像,没有神桌,更别说和尚、神龛、神位与神幡了。他拎着那床破被子,仅仅是把早已破败的厨房和禅房收拾了一下,算是住下了。队里的革命小将本来是要去问罪的,但都觉得他没有违反基本的革命原则,也就任由他住下了。那财神庙也在村里通往南山的那条主路旁不远的半坡上,平时农闲时有过路的或走累了的,便会顺着那条小路走上去,天南海北的和他说上一通,也算歇了脚。只是无论谁只要问到他的身世,他便会缄默。后来大家也都知道他这个脾气了,也就不再问及这些。大家也仅仅知道他姓吴。却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真是的姓,至于叫什么,他也说让大家叫他老吴就行了。老吴不老,实际年龄不到不惑之年,但是那些明显的皱纹和未经修剪的边幅,却让他把无尽的沧桑显露在众人的眼前,给人一种已过知天命的感觉。他甚至也不愿意提起自己的年龄,他说什么都是虚的,人和世间的万物一样,都是尘世间的过客,匆匆的来了,注定要匆匆的走的,为什么来和为什么走一样,都是没必要去深究的,想的多了,人也就复杂了,复杂了也就会累的。也许因为他的这份恬淡,使得他没有被岁月的风云所吹散去,依然停留在这世界一隅,默默然。时有好事者,暗暗想撮合他的一门好事,却让他以默然婉拒。后再也无人提及。孤身一人,伴着破庙。和乡亲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这一切却仿佛在一夜之间成了历史,当有一天,他依然从半坡上走下来,准备去队部领农具时,却被告知队部不存在了,领农具只能在村里领了,村?他疑惑了一下,好像明白了什么,却依然还是如原来般糊涂的问道:“村在哪儿?”“村就是原来的队!”别人有些嘲讽的对他喊了一声,仿佛在跟一个聋子讲着其不明白的话题。“哦。”他似乎彻底明白了,又好像已经验证了自己的猜测。当他来到村委会,又被告知他目前属于第三组成员,要到组长办“办公室”去。当他来到第三组祖长“办公室”时,又被告知他属于第五小组管。他终于明白,大集体合作社时代也作为以为红尘的过客,从自己的面前走向了历史。他在第五小组的作业范围内,依然和以前一样,不紧不慢,不争不抢,不言不语的,仅仅也就是两三个年头后,突然有一天,他被告知,以后的农活没他的份了。因为土地被划分到每一家了。至于他,因为还没有取得这个村的户口,所以没能分到一分一厘的土地。他,一个旅居的外乡人,一个红尘的过客,看来又要继续流浪了。
夜已经有些深了,他还没有丝毫的睡意,因为明天不用出工了,也因为他一下子找不到自己存在的位置了,他就在这寂静的夜里,孤独地想着自己的事情。庙里还没有扯上电线,亮着的煤油灯使得他的身影显得老长老长。孤孤零零的匍匐在庙门外。我们依然难以看清他的形容到底是怎样的沧桑,只能听到他的歌声愈加嘶哑,也愈加哽咽,和夜风与猫头鹰的声音混在一起,飘向四方。
当晨光再一次洒在这个悄悄变化着的山村时候,喜欢早起的人们已经陆陆续的挑着竹筐走出了家门,在四处寻找着牛粪或人粪,也有妇女挎了竹篮子,赶往田间山野,为自家的猪儿找回一天的粮食。不知道谁的一声惊呼:“老吴死啦?!”于是,四散的村民齐向财神庙聚拢来,看见老吴像一页垂头丧气的风筝,静静的挂在他平时缠在腰间的那根青灰色的腰带绕着的扣里,面像一点也不像传说中的吊死鬼那样恐怖,倒是有几分安详,嘴角能微微看到几丝笑意。众人将他放下来,因为身体已经僵直,也只能顺势搁在庙门板上,有人找到他的旧衣物上下掩着他的遗体。
“不该这样的,政策不是变了吗?可以回老家去找找的,在就想不开呢?”
“他连个名也没有,可能连他自己都不晓得回的了家不,死了也好,早死早超生。”
“村长呢?”
“狗子去叫了,可能快来了。”
“张神仙来了。”
众人于是在张半仙的指挥下,正准备举行一场超度时,却听有人叫道:“村长和书记来了!”众人扭头往外看时,见村长和支书一前一后快步赶了过来。
村长姓曾,叫曾伟学,三四十岁的年龄,早年在西南边境上过战场,为人为事颇有魄力,原是要往原公社里走的,后来听说是因为太年轻,还需在基层多锻炼,也就没有上调的消息了。支书姓贾,叫贾玉山,却是个五十多岁的长者,听说早年在县城解放时候,做过很多支前拥军的工作,听说有一位首长叫雷天明的,还亲自接见过他,所以不管从哪方面讲,他都是颇有资历。但大家还是喜欢开玩笑地把他们叫做“真村长,假支书”,不过也只是在农休时候活跃一下气氛才这样玩笑一下。而这在这种场合却不是开玩笑的地方,所以大家看到领导来了,也就缄默起来,五组的组长周爱民是个小伙子,还没结婚,因为自小在农村磨炼,一身的农家好本领,所以在选组长的时候脱颖而出,也算暂露头角了。周爱民见书记和村长都来了,挤过来站在二人面前,试探的问道:“村长?书记?您们两位领导看着咋处理呢?”
“死者为大。先入土为安。”曾伟学脱口而出。
“那者些费用?”周爱民再一次问,
“放两棵树,做个棺材,到村委会拿点钱,今晚停一夜,明早上山吧。小曾,你看?”贾书记说了自己的意见后转脸看着曾村长。
“也行,老吴虽然是个外乡人,来到我们村,算下来也是有五六年了吧?”
“快八年了,还记得那个姓封的孩子吗,他六岁的时候,老吴来我们这儿的,还是书记说不让他到处跑了,让他照顾小封子?”周爱明似乎在提醒两位领导。
“对对对!时间真快啊,我那一年四十七岁。看到老吴的时候,觉得他年龄比我还大呢。可怜巴巴的,原想是让他和那孩子一起,凑合着过日子,谁想啊,还是没过到一起去。这一下,走的走了,死的死了。唉......!”老书记哀叹一声,无限遗憾的回忆了一下。
“小周,那这里你就操点心,我们还有个会要往乡上去。我们明早再来。”村长交代了几句,就和书记一起走下了山坡。
周爱民目送两位领导走下山去,刚准备转身找张半仙商量接下来的事情,却听到有人喊:“枕头下边有东西!”
周爱民急忙转身往老吴生前的卧室走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9-7-18 21:25 , Processed in 1.793816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