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柴沟之十三-文学论坛-十堰作家网 - Powered by Discuz!
查看: 2934|回复: 0
收起左侧

[小说] 砍柴沟之十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9-6-25 10:44: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来到十堰作家网,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傅必学 于 19-6-25 11:15 编辑

砍柴沟
傅必学


13、我要的是真相
杜家有一间拖厦,是杜二家冬天烤火用房。平时用来堆放一些农具什么的,房间不大,有十几个平方。吃过了饭,银成安排人把房间打扫干净,中间摆放一张小方桌,四周摆一卷椅子,能坐七八个人。这是银成专为下午解决杜二的事准备的。因为杜二是在卖柴路上死的,无论如何也要给家属一个合理的说法,让死者安息,让活者心灵创伤得到应有的慰藉。这是人之常情。银成作为杜二丧葬事务的主持人,义不容辞的要做好这方面工作安排。
一切布置妥当,摆上烟茶,银成叫扎胡去请唐丽花来,以及唐丽花父亲和哥哥都一一请到拖厦里来喝茶。
杨扎胡见吴书记和唐丽花的父亲一边抽烟一边正说着话儿,队长不知去了哪儿。杨扎胡客气地说:唐老爷子和大哥,还有吴书记,这儿乱哄哄的不清静,请你们一块到后边拖厦去坐吧,喝茶说话也安静一些。唐丽花的父亲爱安静,站起身招呼吴书记说:吴书记,走,主人家安排了,我们一块去吧。说着,三人向偏厦走来。刚出门,吴书记又对杨扎胡说:你去把唐丽花也喊来,把队长,大队文书一块都叫到拖厦里来,就乘个机会,我们开个会。
好呢,我这就去请。杨扎胡答应了一声,走了。
吴书记、唐丽花的父亲和大哥,刚在屋里坐下,唐丽花,文书,明贵都陆续来了,大家寒暄了一阵,便坐了下来。银成给大家装了烟,倒了茶,起身拱手道:对不起,我还有很多事要去安排一下。你们大家坐啊!说完欲走,吴书记叫住了他。吴书记说:银成啊,你不能走,你是副队长,下午开会你必须要参加。
银成说:好好好,我去去就来。
银成出去了,吴书记喝了一口茶水,说:大家都到齐了,我先说两句:杜二的死,我们大家都感到非常悲痛,但人死不能复生,死者为大,我们活着的人还要生活下去,所以啊,我们不但有责任安葬好死者,更要安排好死者家属未来的生活。今天在座的有死者家属,有唐丽花的父亲和哥哥,还大队和生产队的干部,下面啊就围绕杜二的安葬问题,组织大家开一个座谈会。会议由我来主持,请家属和至亲们先发言,谈谈你们想法和看法。有话敞开了说。我们大队和生产队干部都认真听,根据家属所提意见,双方要达成共识,我们会认真对待,认真处理好杜二的善后事宜。大队文书呢做好笔记,把提出来意见理出来,写个调查报告呈报公社党委。好了,我就简单地说这些。下面请家属讲话。唐丽花坐在角落里,哭哭啼啼地说:我要说的是,杜二早上出门还是好好的,他对我说白天上山砍柴晚上去卖柴,晚上回来要晚一些,还说要带些干粮路上吃,哪知晚上回来却变成了死人?回来的人都说杜二是得疾病死的,大家众口一词,我呢半信半疑,我怀疑杜二的死一定不正常,一定有是原因的,他到底是怎么死的,到现我也没有听到一个真正的说法?所以啊,我还请大队领导详查此事,如果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不然他死了都不瞑目啊?呜呜呜……”
唐丽花父亲接口说:我女儿说的我听明白了,我们别的先不说,我们要得是杜二死的真实原因,就是要一个真相,对吧?
队长明贵咳嗽了一声:唐丽花,我作为一名党员和一队之长,首先我觉得我对不起你们家属的是,不该组织社员夜间去卖柴。首先我代表队委会向家属表示问候:希望你们节哀。我要说的第一条,我们不该组织社员砍柴,如果不组织全队去砍柴卖柴,杜二也不会死在途中;第二条是,我不该组织社员去卖柴,不去卖柴杜二也不会死,我也不会一夜不合眼;第三条是,我不该当队长,当队长没有领导好大家,让大家一没有饭吃二没有钱用。因此,我请求大队撤销我的队长职务,我接受党组织对我的审查和处分。
吴书记瞪一眼明贵说:明贵,我们想听的是真实情况,不是听你的唠叨。
搪里花说:明贵,你是队长,就不能把啥事都揽到你一个身上,你说这话是啥意思?难道我不该问杜二的死因么?
沉默,会场中一阵沉默。
我来说两句。打破沉默的不是别人,正是杨扎胡。杨扎胡平时说话喳喳呼呼的,关键时刻,他出面说话比谁都起作用。为什么呢?一来杨扎胡是队里民兵队长,大小是个官,他要为队里负责;二来杨扎胡是杜二的舅老表,唐丽花认为杨扎胡是她们的亲戚,也不会跟着队长一起说偏话,拿着胳膊向外拐。如果他偏向队里,说明杨扎胡是个二吊子,如果杨扎胡偏向杜家,他又会得到队委会的反感。在这种情况下,杨扎胡说话公正才有助于把事情解决得更合理。吴书记是大队书记,若把事情处理得合情合理,首先要把事情调查清楚,然后对症下药,尽量做到一碗水担平,双方都没有意见,才是吴书记做事风格。正在大家争论着,死者家属怎么享受正常抚恤待遇时,杨扎胡从门外进了,杨扎胡进来后找个凳子坐下来:表嫂子,你要知道杜二死得真象是吗?我是杜二的表弟,我今天一手托两家,一不会偏向任何一方,二不会隐瞒真实情况。杜二的死我都在现场,我清楚的很。杜二的死就是突发心脏病抢救无效而去世的。这就是真实情况,但有一点应该说明的是,杜二是在为队里卖柴的路上犯病去世的,应该说属于工伤事故,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我想啊,只要大家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这件事是很好解决的。
吴书记说:扎胡啊,杜二去世的前后你都在现场是吧?
杨扎胡说:是的,我在。杜二犯病时,我是被队长叫回来的,他犯病后,挑不了柴,是我和银成把他的一挑柴送到窑场去的。杜二犯病后,由队长组织了几名青年轮流背到公社卫生院的,当时抢救杜二的医生姓郑,郑医生接诊后,诊断杜二已经断气了。我和银成赶到卫生院,杜二已经走了。队长又向卫生院借来担架,并叫开供销社的大门,扯了铺盖褥子,办好这一切,我们几个才把杜二送回来的。事情就是这样。
吴书记说:之前发生了什么事,你知道吗?
杨扎胡说:我是一本全书。接住杨炸胡就把晚上卖柴的经过一五一十讲述了一遍。吴书记听完问唐丽花:你们都听明白了没有?
唐丽花抹一把泪说:听清楚了。
吴书记又转向唐丽花父亲和哥哥说:你们二位呢?
唐丽花父亲和哥哥同时点头说:清楚了。
吴书记说:那好,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了,下面请大家讨论下一个问题,就是杜二死后的抚恤问题。杨扎胡跟杜二不是外人,更应该说句公正话。当然在没有得出结论之前,我亮明我的观点:我们对杜二的事故要公平公正的处理好,落实好,在把握好党的政策前提下,不能委屈家属,公事公办嘛,好不好?现在,请大家发表看法和意见!
杨扎胡看了一眼吴书记,点了点头,表示他对吴书记的观点非常赞同。队长明贵清了清嗓子:还是家属先说吧!
(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GMT+8, 19-8-26 00:05 , Processed in 1.870308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