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家牌坊 查看内容
摘要: 秦祖成,1978年12月出生,竹溪县人。善沉思,勤笔耕,工作之余,与笔为伍。2008年开始发表小说,作品散见于《北京文学》、《长江文艺》、《湖南文学》等刊。现供职于十堰市茅箭区委组织部。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十堰 ...

秦祖成:寻找“世俗心”


 秦祖成,197812月出生,竹溪县人。善沉思,勤笔耕,工作之余,与笔为伍。2008年开始发表小说,作品散见于《北京文学》、《长江文艺》、《湖南文学》等刊。现供职于十堰市茅箭区委组织部。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十堰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茅箭区作家协会主席。

 

小说拥有世俗心,这是王安忆等很多作家的共识。意识到小说的世俗意义,需要历练、积累和感悟,需要有能力和勇气破除一些大词对个人思想的绑架。在十堰文坛近年小说创作队伍中,秦祖成无疑是一位相对活跃的作者。从他创作的迹象来看,“世俗心”成为其剥开小说内核的利器。

秦祖成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出生于竹溪县泉溪镇一个小山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的他,对农村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早些年,他的小说从熟悉的农村下笔,书写村庄和村民的命运,比如发在《辽河》文学月刊的《走亲戚》、《本命年》等小说。参加工作以来,他先后在乡镇机关、竹溪县委宣传部工作。工作的特定场域使他的思维更活、见识更广、阅历更丰富,也使他对事物的认识和理解上升到一个新高度。2009年,秦祖成选拔到十堰市茅箭区工作,后来又到区委组织部任职,不同的岗位经历更加开阔了他的视野。这以后,工作、生活在城区的他,笔墨着眼城乡之间,洞察人情冷暖。难能可贵的是,在素材的挖掘、题材的把握中,他开始以世俗的眼光开掘小说通道,在小人物、小事件、小细节中奠定小说基石,怀着一颗世俗心,从而探寻小说的秘密。2014年刊发于《北京文学》的小说《城里的月光》,以一位农村老太太到城里儿子家养老为引线,讲述了她吃穿无忧却精神匮乏的真实现状,老人在城里平安无事却倍感孤独,她的期待竟剩下月光的清辉和每晚的敲门声。一抹月光,一阵敲门声,叩开了单身老人的精神家园。小说用世俗化的眼光审读生活,以细腻的笔墨和感人的细节建立起创作基地,直击当下养老、婚姻、家庭教育等诸多隐忧,给读者情感触动的同时带来深度冷思考,是一篇考量人心与人性的现实生活作品。《北京文学》编辑王秀云点评说:“作者贵在拥有一颗世俗心。他从世俗中打开视野,以此建立自己的创作基地,他的创作无疑值得期待。”

小说在于发现,在于创造,在于源源不断的生命力。拥有一颗世俗心,便能从世俗中拾捡发现的种子,开拓宽阔的视野,积淀社会的元素,从而探索人性之美、人情之美。其作《二十四小时的爱情》还原乡村世俗,以乡村文化为引线,以山乡民歌为背景,小说通过鲜活的生活场景,细腻的情节描写,微妙的心理波澜,透视了一位乡村少女的好奇、羞涩、不安、向往与期许,尤其对地域民歌文化进行了精彩传承与弘扬,展现了以文化人、以文传承、蓬勃向上的精神力量。如文:“她弹起身子,猛然发现自己躺着的地方,竟是昨天王忽然躺着的地方。她重新躺下去,使劲嗅了嗅,一股很好闻的味道飘向她周身。比草还香,比花还香……”这些从世俗中升华的细腻之美,充满着向往与纯净之光。作品在《长江文艺》选发后,引发不少读者的关注,评价该小说“无论是故事还是人物都很干净、醇厚,感受到一种久违的山乡淡雅之风。”

世俗心既是一种人文情怀,也是一种现实考量。世俗存在于现实社会中,存在于点点滴滴的生活中。秦祖成在他的小说创作中,怀着世俗之心,不断开掘现实生活中的人性富矿。当前,农村空巢现象十分突出,老房拆除,举家进城,田地荒芜,盲目开发,给本该安静的农村带来阵痛。秦祖成的小说《数鸭子》(刊于2015年第七期《北京文学》)便敏锐触及这一话题,从一口祖传当家塘养鸭而娓娓道来,通过“父亲”对农村的坚守、在城里工作的“儿子”的迂回态度、村庄的盲目开发等情节,展现了农村发展的盲目、农民出路的茫然、故土情结的坚守以及父子之情的世俗裂变和愈合。作者始终寓以人文情怀,宽阔透视了农村现状、官场生态、家庭情感等多重涵义。同样,小说《大王小王》书写的是“子女在外奔波,父母在家守望”这一司空见惯的场景。作者却虚拟了一个“给首长当警卫”的人,通过这个虚拟的人与现实中的暴发户作无形较量,从而引发两家人的情感纠葛,最终双方父母在春节前的失落之中达成心灵的融合,读来让人心生感动。

从世俗出发,怀着世俗心上路,秦祖成的小说值得人们期待。

滕家龙 17-4-20 15:40 引用

思索+勤奋

    GMT+8, 18-10-23 20:52 , Processed in 1.201725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