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会员新作 查看内容

饮水思源说水瓢

关于水和瓢,《红楼梦》里黛玉和宝玉有一段禅语对答。其间黛玉道:“宝姐姐和你好,你怎么样?宝姐姐不和你好,你怎么样……”宝玉呆了半晌,忽然大笑道:“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黛玉道:“瓢之漂水,奈何?”宝玉道“非瓢漂水,水自流,瓢自漂耳。”所以记得这个情节,是因为当时看不懂,其实现在也没看懂,只因说到水和瓢,自然而然想起来了。

他印象中家里最早使用的瓢是葫芦瓢。这和“瓢”字本义相关,“瓢”基本字义是 舀水或取东西的工具,多用对半剖开的匏瓜或木头制成。而在详细解释中,说明是瓠的一种,也称葫芦。所以“葫芦瓢”的说法是有问题的,但既然老人这样称呼,所以他决定还是继续沿用。他认为父母所指的葫芦瓢,就是字典上举例时所列的 “ 瓢勺”,因为字典的解释是“把老熟的葫芦剖成两半做成的勺子”。这和他的记忆高度吻合。葫芦一般七八月份就熟了,但做葫芦瓢的要放到上十月份以后,一直等到葫芦皮变成坚硬的干壳。当时的葫芦是舍不得种在好地上的,大多种在房前屋后的角落,他家就是这样,嫩葫芦熬汤,老葫芦做瓢,做瓢的时候要特别小心,因为葫芦壳特别光滑,用锯子锯的时候一不小心就锯到手了。葫芦瓢一做就是一两个,一个舀水,一个舀粮食,记忆中邻居们也都这样。

但是他记忆中的葫芦瓢,首先却是用来舀水的。时光一下就回到了三十多年以前,那是一股汩汩流淌的山泉,离蔡家场两、三百米,公路旁边,山上树木葱茏,山间草木丰茂,一股清泉从岩石的缝隙中流出来,流过长满苔藓的石壁,注入一个尺许见方的水潭,潭边长满了铁线蕨和一些不知名的小草。在那里,他第一次有了水瓢的概念,因为记忆中的母亲就在那里挑水吃。清晨,一缕阳光刚从树木的缝隙投射到地面,母亲就挑着桶出发了,木质的水桶,经桐油油过的木纹像瓷器一样闪着光,瓢是葫芦瓢,母亲一瓢一瓢把水舀进水桶,舀满一只,又换另一只……平时的时候,瓢就放在缸里,口渴了,拿起来就是一口。至今他还怀念着那一口清泉,清冽中带着一丝甘甜,甘甜中一股青草香味……

后来,回到县城了,吃水要到疆渣坎一口古井里去淘。开始还是那对木桶,后来换了对铁的,瓢也一样,但是母亲更愿意用葫芦的。大多数人淘水并不需要带瓢,但母亲经常带着。因为古井的水面离井口还有一段距离,所以打水是个技术活儿,关键是扁担钩紧水桶时劲儿要往下使,水即将打满的时候要迅速上提,否则要么水打不上来,要么桶就沉了下去,木桶还好,铁桶“咕嘟”一声可就掉井底了,最开始的时候,母亲和他都经过这样的尴尬,带上瓢就是在桶打不满的时候,好用瓢匀满。这井水和蔡家场的泉水一样,渴了可以直接拿着水瓢喝,累了有时还可以加点糖,但喝水还是用葫芦瓢舒服,当时的铁瓢,有一股淡淡的油漆味。在这期间,他家还用过木瓢,木瓢和葫芦瓢一样怕摔,摔破了就用线绳缝上,所以一个水瓢,好好坏坏也能用过一年半载……

大概是到了上小学的时候,吴家巷有了第一口水井。和疆渣坎的原始水井相比,吴家巷的水井要先进多了,是口轧水井。这种水井,吴家巷先后修了四五个,有私人修的,也有集体修的,这种水井有个缺点,就是开始轧水的时候需要引水,瓢主要是加引水时用的。这个时候不仅有葫芦瓢,木瓢,有一段时间还流行铝瓢,说是铝,其实主要是铅,小作坊做的,因为结实,所以很受欢迎。但这种瓢使用时间并不长,一是工艺差,看起来很粗糙,二是手工模子浇铸的,太重。其实当时并不知道铅是有毒的,后来逐步被淘汰,主要是塑料制品的兴起。塑料桶和塑料瓢逐渐成了主角。用水逐渐方便了,但直接拿瓢喝的次数却少了,一是地下水含碱量重,喝起来涩涩的,二是因为污染,偶尔还有红虫……

这种情况持续到了二千年左右,他家终于用上自来水了,桶用得少了,瓢除了塑料的,大部分家庭更喜欢不锈钢的,但是水真得很难喝,一股漂白粉的味道。他还是怀念蔡家场那一泓泉水,虽然现在已断断续续,但只要有水滴溢出,仍然珍珠一样,颗颗透亮。

鸽子 17-9-4 15:28 引用

博古通今,赞一个!

段吉雄 17-8-22 15:14 引用

qin1978 17-8-22 10:35 引用

哈哈

会员专著

作者:吴鹏飞
作者:康平
作者:杨 府、顾国平
作者:周玉洁
作者: 冰客
    GMT+8, 17-9-22 19:49 , Processed in 1.084237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